村長臉色一變,大叫道:“大夥都跟我去看看,二牛,你去開你家三輪車去,腿斷了要往鎮上送,這天黑路滑的,哎,要二寶他爹還在就好了。”

一夥人急匆匆的往山下走去,趙二寶也傻乎乎的跟在後邊。

趕到山腳下,徐桂她爹已經昏迷了,膝蓋那裏露出了骨頭茬子,血水染紅了半條褲腿,村民正七手八腳的往一個架子上擡,徐桂和她娘一邊幫忙一邊哭得眼淚汪汪的。


趙二寶也想上去幫忙,卻被徐桂狠狠的推開了。

“滾,要不是爲了找你,我爹也不會從山上滾下來摔斷腿。”

徐桂瞪着眼珠子氣呼呼的說道。

趙二寶低下了頭,心中無比的愧疚。

是呀,他就是個傻子,什麼忙都幫不上,還總給別人添麻煩。

他遠遠的離開了人羣,躲在遠處看着村民把徐老爹搬上了三輪車,一個聲音突然在他心裏想起:

趙二寶,你還不趕快去幫忙,那個人的傷不重,你手裏的靈芝就能治。

誰?

誰在對我說話?

趙二寶疑神疑鬼的四處張望起來,可連個鬼影都沒看到。

“別看了,我在種子裏,你看不到我的。”

那聲音又說道。


“你,你到底是誰?”

趙二寶的心裏開始發毛了,一個活生生的人怎麼能夠藏到種子裏去呢。

“我是生命之樹的守護者你可以叫我莎莎。”

“生命之樹生於洪荒,歷經三百八十個大天劫,既然神農選你繼承了生命之樹,那你便是下一個紀元的主宰,也就是我的主人了,以後我會專心爲你護道,有什麼不明白的你就問我好了。”

莎莎說道。

“什麼天劫,什麼護道?你在說什麼?”

趙二寶聽的一頭霧水,莎莎卻催促開了:

“哎呀,你別磨蹭了,快點去救人吧,你看他們都快走了,那人傷了動脈,走不到鎮上就要流血死掉了。”

我?

常年的自卑叫趙二寶猶豫不前,但是一想到這些年受村民的恩惠他鼓足勇氣走上前,攔在了三輪車前,說道:

“等一下,徐老爹的傷,我,我能治。”

全場寂靜。

過了會,村長反應了過來,一把推開了趙二寶,罵道:

“都啥時候了,你還在這搗亂,趕緊滾開,等把老徐送醫院,明天再找你算賬。”

“對,滾開,滾開,都是你害的,你還有臉站出來。”

“叫我說,咱們就不該把趙二寶留在村子裏,這是個禍害,應該趕走他。”

“趕他走,趕他走。”

村民今晚也是窩了一肚子火,現在全部爆發了,對着趙二寶一陣叫囂。

村子的臉色徹底沉下來了,抿着嘴脣不說話。

“村長,求你了,叫我試試吧,我真的能救徐老爹。”

趙二寶顫巍巍的聲音又在村長耳邊響起,村長一陣心煩,用力的推開了趙二寶,嚷嚷道:

“救救救,你救什麼救,連自個都照顧不好,你以爲你是你爹趙半仙啊,趕緊滾,別擋道。”

一夥人急眼了,罵罵咧咧要拉走趙二寶,趙二寶大叫起來:

“蒲黃,天麻,三七,先給徐老爹把血止了,我爹教過我醫術,我真能治。”

“傻子,你還在這胡說。”

有人給了趙二寶一個嘴巴子,趙二寶卻發瘋一樣推開人羣衝過去,把採摘的黑靈芝咬了一口,嚼碎後抹在了徐老爹的傷口上。

奇蹟發生了!


剛纔還流血不止的傷口立即停止流血,一股馨香在空氣裏流淌。

“呀,真的止血了。”

“這靈芝是個寶物。”

剛纔還叫罵不已的村民一下傻眼了,看着趙二寶就像看着一個怪物。

“咳咳。”

村長有些尷尬的咳嗽兩聲,上下打量趙二寶兩眼問道:“趙二寶,你真的跟你爹學過醫術?你不是個傻子嗎,怎麼會記得醫術?”

趙二寶撓撓頭:“我也不知道,突然就想起來了,村長,你趕緊找人找兩個夾板過來,我給徐老爹正正骨,然後再上點藥,過一會他就好了。”

“啥?過一會兒,吹牛了吧。”

“傷筋動骨一百天,哪裏這麼快,村長別信他的,還是送醫院吧。”

人羣裏又響起了一片並不和諧的聲音。

村長猶豫一會,還是答應叫趙二寶試一下,現在天黑路滑的,萬一外邊再有啥泥石流也不好辦。

衆人七手八腳的找來夾板在趙二寶的指導下給徐老爹正了骨,趙二寶又把靈芝嚼碎包紮在上邊,不一會,徐老爹就緩緩醒轉了。

“徐老爹,你感覺怎麼樣,現在腿還疼不。”

趙二寶一臉關心的問道。

“腿…”

徐老爹摸了摸自己的腿,一臉驚詫道:“好像一點都不疼了。”

趙二寶長出一口氣,大叫道:”,好了,可以拆夾板了,徐老爹的腿已經沒事了。”

“什麼!真的好了?”

“怎麼會這麼快!”

一片驚疑聲中,村民拆下了徐老爹的腿,只見光滑平整,完好如初,連一點疤痕都沒有。

“我去,神醫啊,比他老爹都厲害了。”

“二寶怎麼不傻了,突然會給人看病了。”

“上天可憐,肯定是他的死鬼老爹在天上保佑了。”

村民們又開始七嘴八舌的議論起這怪事了。

村長一臉疑惑的看着趙二寶問道:“二寶,你是真好了?你怎麼好的?”

趙二寶撓撓頭,憨憨一笑:“我也不知道,就好像突然間自己就好了。”

“哈哈哈哈。感情這傻子還是個傻子。”

趙二寶的話又引來了一陣鬨堂大笑。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二寶沒事,老徐也沒事,二寶爹在天上保佑咱小河村呢。”

虛驚一場,村長也感覺幾分疲憊,招呼着大夥散去了。

“謝謝你,莎莎。”

回到家之後,二寶真心實意的感謝了這位看不見面的朋友,剛纔要不是莎莎指點,他還真不知道怎麼救人呢。

“不用感謝,我的職責就是幫助你,現在你把生命之樹的種子種到你家院子裏吧。”

莎莎說道。

“這個嗎?”

趙二寶從口袋裏掏出了那顆不起眼的棕褐色種子看了看,挖了一個坑,小心翼翼的放了進去,填上土還澆了一壺水,然後滿懷期待的看着。

既然莎莎說這是一個寶物想必定會有奇蹟發生吧。

一個小時過去了。

兩個小時過去了。

趙二寶託着腮都快要打盹了,可那塊土地還是平平如也,並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算了,我還是回去睡覺吧。我真是個傻子,一天老盼望什麼奇蹟呢。”

趙二寶嘀咕了一句,打算扭頭睡覺。

忽然身後的土地綻出一片金光,滿院的馨香,莎莎的聲音在趙二寶心底響起:

趙二寶你快回頭看看。

趙二寶下意識的轉過頭去,頓時驚訝的合不攏嘴,身後那塊土地上邊不知何時長出了一棵一米多高的小樹,上邊還掛着五個金燦燦的果實,在這黑夜裏耀眼的很。


“這是…”

趙二寶情不自禁的走了過去,伸手摘下一顆果實拿在手裏端詳着。

“別看了,這枚是智慧果,你腦子缺根弦,趕緊把這智慧果吃了補補,以後你就是天底下最聰明的人了。” 呃!

你才腦子缺根弦呢。

趙二寶雖然是個傻子,但也不喜歡別人說他傻,下意識的還了一句。

哼!

莎莎冷哼一聲,沒了聲音。

猶豫再三,趙二寶還是把那智慧果吃了下去,心情有點小澎湃,畢竟他也想知道當一個聰明人到底是什麼感覺。

一分鐘過去了。

兩分鐘過去了。

趙二寶除了覺得那果子有點甜之外,並沒有任何的感覺,忍不住又抱怨了——

怎麼一點反應沒有,不是說可以提高我的智商嗎?

“蠢材,那枚果子上印記了三千大道,難道你想一夜悟道不成,你現在就是獲得了最基本的技能,記憶力計算反應能力已經遠超常人,不信的話,找本書看看,是否看得懂。”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