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冷笑一聲,站在那裏不動。

當這些人衝到近前的時候,李雲才迅速的後退。

與此同時。

兩顆黑漆漆的圓球出現在空中。

正是靈氣彈!

轟隆!!!

轟隆!!!

兩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同時傳出來。

極其恐怖的靈氣傾瀉而出,如同一片汪洋涌動。

看見靈氣彈的瞬間,衆人臉上露出了恐懼之色。

他們萬萬沒想到李雲還能拿出兩顆靈氣彈出來。 這傢伙到底藏着多少件大殺器?

他們被驚的不行。

但是,他們還是第一時間往後面衝出。

當轟隆的巨響傳出來的時候。

啊啊啊的慘叫聲也跟着傳出來。

只見爆炸的地方,殘肢亂飛,鮮血橫流。

可以看見。

楊孔林在恐怖的靈氣之中,四分五裂,鮮血撒了一地。

當一切平靜下來以後。

那裏,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坑中佈滿了大裂縫。

周圍滿地狼藉,千瘡百孔。

而剛纔衝上來的人死了絕大部分,唯有兩人僥倖活了下來。

雖然如此。

但是,這兩人傷了極其嚴重的傷,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李雲衝過去,輕易地把他們兩個擊殺了。

剛殺完他們兩個,就見身後傳出來凌亂的腳步聲。


李雲回頭看去。

就見柳英紅、譚麟、王維梓帶着許多人衝來。

龍庭的人也終於殺到這裏了!

李雲衝柳英紅三人點點頭,然後繼續朝着中心位置趕去。

柳英紅三人連忙帶着人馬跟上去。

李雲一路前行。

不久之後。

忽然,一陣風吹來,眼前多出了一個帶着紅色面具的高大身影。


李雲瞳孔一縮。

這個人怎麼出現的,他都不知道。

主要是對方的速度太快了。

能有這種速度的人,實力肯定極強。

李雲不僅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

這個人帶着面具嗎,看不清容貌,只不過他看起來很高大。

身上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氣息。

而且,他的雙眼很冷,看着李雲的時候,如同老鷹盯着自己的食物一般,令人不寒而慄。

李雲感受了他體內的氣感。

頓時。

李雲心裏吃了一驚。

此人的修爲竟然是超凡八階頂峯。

在整個邪月之內,只有一個人的修爲有超凡八階。

此人的身份欲呼而出。

沒錯!

他就是邪月的最高首領——徐家駱!

李雲心裏不禁警覺起來。

面對這麼強大的敵人,他一刻也不敢放鬆。


在李雲打量徐家駱的時候,柳英紅等人也在看着徐家駱,他們眼中閃過一絲駭然之色。


只覺得此人深不可測!

也不知道有多強。

就在這時。

刷刷刷的響聲傳出來。

就見不少的人影極快的衝來,如同一道道閃電似的,一下子便出現在徐家駱的身後。

總共來了近二十人。

參差不齊的排列在徐家駱的身後。

其中,李雲便看見了林詩詩的身影。

除了林詩詩之外,還有幾個氣息強大的人引起了李雲的注意。

其中一個看起來很瘦弱,卻站在徐家駱的左手邊,其他人隱隱的站在他的後半步的地方。

從這裏便可以看出來。

他的地位僅在徐家駱之後。

感受下他體內的氣感,發現他的修爲竟然也是超凡八階。

不過,他沒有徐家駱那麼強,應該才進入超凡八階不久。

其它四人高矮不一,但是修爲都很強,全部是超凡七階的高手。

不過,相同的是,他們臉上都帶着面具,看不清楚相貌。

此時此刻。

徐家駱等人皆一瞬不瞬的看着李雲。

他們的目光很冷。

這時,爲首的徐家駱開口說話了,他的聲音有點嘶啞,只見他開口道:

“你是哪來的變異生物?可知道這裏是哪裏?”

“我自然知道,這裏不就是邪月嗎?”

李雲開口道。

“既然知道,看來你是衝着我們邪月來的。”

徐家駱說道:“你是誰,我邪月與你們有什麼仇?”

“聽好了,我們是龍庭的,我的大名叫李雲。”

李雲說道:“至於跟邪月有什麼仇,你可還記得柳家嗎?”

徐家駱臉色微變,但是瞬間恢復正常,他語氣冰冷的道:“我不知道什麼柳家楊家的,你找錯人了。”


就在他們的說話的時候。

龍庭與邪月的人看着李雲,神色不一。

當李雲報出龍庭的時候,邪月的人眼中充滿了疑惑,根本不知道龍庭是什麼勢力。

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

更不知道龍庭爲什麼要來攻打邪月。

等李雲報出自己的大名的時候,邪月的人覺得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裏聽過一樣,非常熟悉。

而龍庭的人的表情截然不同。

他們看見一條黑蛇說話,眼中閃過一絲驚奇。

但是,他們不知道這條黑蛇跟龍庭有什麼關係。

因爲,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條黑蛇。

(整個龍庭除了四大堂主之外,沒有誰知道李雲的真正身份。)

不過,當聽見李雲的名字時,他們與邪月的人一樣,覺得這個名字有點熟悉,似乎在哪裏聽過一樣。

儘管心中有疑惑,但是邪月與龍庭的人都看着李雲與徐家駱說話,誰也沒有插嘴。

“呵呵!你是真不記得了,還是假不記得了?”

李雲冷笑了一下。

他早已看見徐家駱那一絲微表情,知道他記得柳家,不過是故意這麼說的而已。

“哼!我記得如何,不記得又如何?”

徐家駱冷哼一聲。

一個小小超凡五階的畜生,也敢這麼跟他說話。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