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逸峰一聽大喜,忙說道:「快請過來!」

話音剛落,幾支火把就來到了李逸峰近前,火光照shè下,只見肖博文和木宇二人混身是血的來到李逸峰近前。

「肖博文拜見將軍!」

「木宇見過師祖!」

李逸峰見到二人身上的血跡不禁大驚,忙問道:「出什麼事了?你們傷的重不重,其他人呢?」

肖博文馬上抱拳說道:「將軍,我們並沒有受傷,這些血是在救人的時候沾上的。」

李逸峰走近二人,上下打量了半天,方才說到:「沒傷到就好,快說說南鳳城的情況!」

於是,在李逸峰的追問下,肖博文便把眾人傳送過去發生的事情以及南鳳城目前的情況對李逸峰做了詳細的彙報。

肖博文還著重誇讚了木宇一番,說木宇在防禦中如何如何表現,最後依靠光耀神石的力量震懾住了魔族的大軍,以致使魔軍退敗而去。

對此,木宇連連表示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自己可沒有那麼大的能力。但李逸峰還是大大的誇讚了木宇一番,本來李逸峰就非常喜歡這個小徒孫,這下就更加愛不釋手了,看著木宇混身上下哪都好!

最後,肖博文說道:「將軍,依冴小雪城主的意思,目前城中光系和水系的治療師非常短缺,以至於大量的傷員得不到及時的救治。而且藥品也早已用光了,希望咱們儘快組織一支治療部隊和藥品過去。另外就是盡量多地提供一下魔晶大炮和魔晶過去,否則城防力量太過薄弱了!」

李逸峰點頭說道:「光系和水系的靈師好找,魔晶數量也夠,只是這魔晶大炮要從其它城池調運過來,恐怕不能馬上提供。」

沉吟片刻,李逸峰說道:「這樣吧,我馬上派人到周圍城池抽調魔晶大炮過來,你們先帶靈師和魔晶過去。最晚明天下午,我就會組織好第一批魔晶大炮。」

肖博文點頭道:「如此最好,那屬下馬上去召集靈師。」

李逸峰說道:「好,事不宜遲,博文,你帶上我的令牌速去營中召集百名六級以上的光系和水系靈師過來,我馬上派人調魔晶和藥品過來。」

「是!」肖博文馬上領命而去。李逸峰又派人去調魔晶和藥品,同時分派出人馬帶夜趕赴周圍的城池抽調魔晶大炮。

木宇問道:「師祖,那我幹什麼?」

李逸峰沉吟片刻,問道:「宇兒,你的傳送之石可以無限次使用嗎?」

木宇搖搖頭,說道:「不能,如果按每次傳送百人的程度來算,每天大概可以往返三個來回吧!」

李逸峰點點頭,喃喃道:「三次!三次!…」

木宇問道:「師祖,有什麼問題嗎?」

李逸峰思索著說道:「恐怕不太妙呀!」

木宇一驚,奇怪地問道:「師祖,此話怎講?」

李逸峰沉吟道:「宇兒,按你們所述,看來魔軍有些心急了,想要儘快拿下南鳳城。若不是今天因為天黑難以視物加上援軍趕到的緣故,恐怕魔族是不會退兵的。」

木宇沉吟道:「師祖是說,明天魔族還會大舉來襲?」

李逸峰點頭說道:「很有這個可能。咱們這邊的援軍不斷增加,我看魔族是沉不住氣了,想儘快在援軍力量更加強大之前拿下南鳳城。南鳳城能不能守住,這幾天應該就是關鍵了!」

木宇聽罷一驚,略一思索,頓時感覺師祖分析的有理,恐怕這幾天將是南鳳城最難渡過的ri子了。

達索那邊做好傳送法陣要十天左右的時間,按師祖所言,恐怕這十天之內戰爭也就會出現結果了。但萬里有一,總不能因為猜測就停止達索那邊的準備。

看來,必要之時,還得使用自己的高品質空間之石的力量將靈師軍團帶入城中不可了。木宇眼中逐漸出現了堅定的目光。

要知道,大陸之上空間之石雖然不少,但品質高的卻不多見。像木宇這種能夠存入生命體的高品質空間之中數量是極其稀少的,通常只在皇族之中才有可能出現,而且數量也非常有限。

就連在地底深處挖掘了幾百萬年之久的土系jing靈一族也不過就三塊而已,足可見其珍貴的程度了。

木宇一但把手中這枚巨大的高品質空間之石暴露於天下,恐怕將會後患無窮。胖子當初就曾坦言,這枚空間之石的價值足以抵的上整個匯雲閣的價值!

但胖子還是說小了,其實這枚空間之石的價值在大陸之上足以稱之為至寶了。要說其價值,恐怕沒有人敢於給它下一個定論。不過就算皇室的所有寶物加在一起,也沒有這枚空間之石的價值高了。


真不知道風魔道人當初是如何獲得的這枚至寶。但萬事皆有因緣,也許這就是風魔道人的緣份。只不過,這個緣份卻是為木宇提前做出的鋪墊罷了。

人心險惡,一個人如果要壞起來,決對是要比魔族還要可怕數倍的,這一點木宇可是心知肚明的!所以,為了避免引來小人的窺視,木宇始終沒敢把空間之石的力量展現出來。

哪怕是將jing靈一族暴露出來也不敢拿這枚空間之石冒險。只因為,這空間之石的吸引力要遠大於jing靈對人類的吸引的。


只不過,木宇卻決不是那種見利忘義之輩,此時見人類的形式不容樂觀,已在心底暗暗決定,必要之時,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至於以後會引來多少的麻煩,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此時,只聽李逸峰說道:「宇兒,從明天開始,你每天早、中、晚分三次各返回軍營一趟,我會分別將軍中修為最高的靈師提前組織好,讓你帶入城中。既然人數有限,那就要貴在於jing。同時,我也會在靈師團隊中召集一些修為不錯的團隊讓你帶進去,希望這樣能夠確保住南鳳城的安全吧!」

木宇點頭道:「是,師祖,宇兒記下了!也希望師祖隨時做好進攻的準備,如果城中出現危機,我會隨時回來請師祖出兵的!」

李逸峰並沒有多想,於是點頭表示了同意。在李逸峰認為,木宇只不過是想在危急關頭,通知他裡應外合,一同夾擊魔族罷了,卻不知木宇其實是另有打算的。

時間不長,負責調集魔晶和藥品等物資的靈師便回來複命了。肖博文也很快帶領著一百名光系和水系的靈師團隊返了回來。

在這些靈師之中,修為最低的都達到了七級,而修為最高的已經達到八級後期了。


而這名八級後期的光系靈師就是軍中負責治療的光系軍團長,號稱一朵殘陽耀九州的天目靈師。

李逸峰一見馬上迎上來說道:「天目靈師,您怎麼也跟來了?」

天目靈師已經是年過百歲的老人了,卻依然是神采奕奕,看起來不過是六十來歲的長者而已。

但可不要小瞧這名小老頭,天目靈師的高級光系治療魔法「殘陽花禮」施展開來,猶如一朵巨大的蓮花,又似一抹殘陽普照大地。可以同時為千百名傷者進行治療,同時還能提升光照範圍內靈師的戰鬥力,是一種範圍型光系高級治療魔法,也是他名號的由來。

見李逸峰迎了上來,天目靈師一擺手,說道:「逸峰將軍,這麼緊要的時刻,我不來怎麼行呢!聽說南鳳城中傷者無數,如果我不親自出馬,恐怕鎮不住這個場面。光系軍團那邊我已經做好了安排,將軍請多保重,天目恐怕要離開軍中數ri了!」

李逸峰拱手說道:「既然如此,那天目靈師就多多辛苦了,請代我向城主問好!就說有我李逸峰在,一定確保南鳳城的安全,讓城主多堅持幾ri,後續援軍會分批入城!」

「逸峰將軍放心,有我天目在場,一定確保南鳳城眾將士如生龍活虎一般,把南鳳城守的固若金湯!」

李逸峰點頭道:「好,時不宜遲,南鳳城剛剛經歷一場大戰,傷者無數,就請天目靈師早些出發吧!」

隨後,李逸峰馬上吩咐手下把物資轉交給了肖博文。只見靈光一閃,木宇眾人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斗轉星移。隨著熾靈星的再一次升起,魔獸竟然一反常態的沒有進攻。這不但出乎李逸峰等人的預料,也出乎所有南鳳城守軍的預料之外。

按以往的習慣,每天早晨,魔族都很準點的會到城下報到的。儘管只是象徵xing的打一場攻防戰就退兵,但也從沒有斷過一天。

可今天這是怎麼了?如此平靜的清晨,竟然使守軍們有些不太習慣了。難道是因為昨天打的太痛了,魔族想休息一兩天嗎?或者是…有什麼更大的yin謀在背後籌劃著?

―――――――――――――――――――――――――

今天去看電影了,是討厭的喜羊羊,沒辦法,兒子喜歡。老婆大人果斷自己看的愛情片。入場后才發現,今天包括我與兒子在內,只有四個人把放映廳給包下了。這種感覺好爽!可沒想到,老婆大人出來后竟然說那邊全場就她自己。雖然是愛情喜劇,看感覺空蕩蕩的放映廳好恐怖! 但不管怎麼說,今天沒有仗打終歸是件好事,可以讓疲憊的守軍們好好的恢復一下體力了。兩個月來,大家都已經太累了,真的是太累了!

一直到了晚上,魔族大軍依然是沒有任何行動。這不禁讓人們聯想到,魔族是否也如人類一樣,想要休養一天呢?但這也預示著,下一次的進攻將會異常猛烈了!

但下一次魔族進攻的再猛烈一些,那又能如何呢?

人類的援軍已經進城了,物資也都補充到位了。在木宇的幫助下,僅僅用了一天時間就先後進來了三百名七級以上的靈師。

那可是七級的靈師啊!有這三百名七級靈師進行防禦,幾乎可以挑起一道城牆的防禦來了!

而且,援軍還帶來了上百門魔晶大炮。這樣,北城之上就又重新裝備上了重型武器。同時,魔晶大炮還在不斷的籌備之中。如果魔族再晚幾天進攻的話,恐怕還會有更多的魔晶大炮被運送進來。

再就是在這一天時間之內,城中受傷的靈師們全都受到了援軍中光系和水系靈師的治療。

在援軍到來之前,南鳳城光系和水系的治療靈師雖然不少,但為了城防的需要並沒有太多地為受傷的人員進行治療,畢竟防禦魔族的進攻才是最主要的。所以受傷的人基本上都是依靠治療藥物來醫治傷痛的。

援軍進城后,這些高級的治療靈師真是賣了力氣了。從半夜進城開始就沒有休息過,一直又忙到了天黑,靈力用光了再聚,凝聚后再用,如此反覆幾次之後,終於把城內的傷患全部治療了一次。

而在這支治療團隊中,最受人敬仰的便是天目靈師,他的群體治療魔法一次就能為千百名傷者進行治療。但同樣的,天目靈師的靈力消耗也是最大的,一天之中也僅用了幾次「殘陽花禮」而已。

由於援軍的到來,使得城防更加的牢固,所以城主冴小雪也加派了水系治療師加入了對傷者的治療之中,但之前的光系靈師卻沒敢動用。

這些光系靈師是為了防備魔族在夜間偷襲時用來為戰場照明用的。如果讓他們都累倒了,到時候魔族若要晚上偷襲南鳳城,那不就真的抓瞎了嗎?

人分三六九等,事有輕重緩急。做為一城之主來講,什麼事情擺在什麼位置都要考慮周詳。儘管冴小雪之前兩個月來對待傷者的態度如此,但卻並沒有受到眾人的責怪。

大家心裡明白,正是因為冴小雪的這種安排布置,才使得南鳳城一直堅守了兩個月之久都沒有失守。


轉眼到了第二天,魔族依然沒有任何動靜,這不禁使得城中出現了一絲異樣的氣氛。城主冴小雪召集了城中的主要人物召開了一次臨時會議,對魔族這兩天來的異常情況進行了分析。

到會的人員除了軍方的主要將領外,還包括了水晶宮宮主納蘭月以及長老羅天逸、慕容輝、華風等人,還有南鳳學院院長古蕭和長老堂主要成員。做為援軍負責人的肖博文、白斬、武魁三人也參加了會議。

會議開的時間並不長,但對於魔族的異常表現,眾人也沒研究出什麼結果來。主要還是重新布置了一下全城的布防情況以及自各負責的防禦工作。

反正不管魔族有何yin謀,人類能夠做的就是把防禦最大程度的加強就是了。

一直到了晚上,木宇除了又帶進來300名高級靈師和魔晶大炮外,還帶來了一個意外的驚喜。

那就是,在十名高級土系靈師的幫助下,達索竟然僅用了兩天多的時間就把城外的傳送法陣做好了。在木宇傍晚接進來的這批靈師之中,就包括了達索和那十名土系靈師。

這無疑是一個最大的喜迅。城主冴小雪在與眾人商量過之後,決定把城中的傳送法陣設在南鳳學院的長老堂中。

因為南鳳學院的長老堂是南鳳城的中心區域,支援哪個方向都是最近的。而且,有南鳳學院長老堂坐陣,就算這次戰爭結束之後,傳送法陣有長老堂的人鎮守著,依然不會出現什麼亂子。

南鳳城南方十幾公裡外的原始森林之中。

此時,做為魔族的統帥妖風,正帶著龍魔一族的魂影、冥月二魔以及狼魔、熊魔、猿魔、獅魔、虎魔等魔族的族長近百名仈jiu級的強者正站在一處山頂之上守望著。

時間不長,只見天空中三道黑影不斷放大,轉眼間,三條人影就飄落在眾人面前。

妖風馬上帶領眾魔跪倒行禮道:「屬下妖風見過二公子!」

只見來人中,當中一位年青俊朗的男子可不正是龍魔二公子昊焱嗎?而在昊焱左右各站著一名身形壯碩的男子,正是遺迹大森林中的三大魔王之二。

一個是金鋼虎魔的族長殷豪,另一個則是咆哮熊魔的族長梓橫。二魔都是九魔以上的修為,此次被龍魔二公子昊焱一同帶來,想必三魔的關係並不一般!

三魔站定之後,昊焱沖妖風一揮手,說道:「起來吧!妖風,我大哥昊英果真是被這南鳳城中的靈師殺害的嗎?」

眾魔站起身後,妖風沖昊焱一躬身,抱拳說道:「回二公子,大公子昊英兩個月前受到南鳳城靈師的圍困,慘死在九級靈師的手下。受龍皇大人調遣,這次我們定要為大公子報仇!」

昊焱回身看著南鳳城的方向,心中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到了實處。看來大哥真的死了!昊焱的臉上頓時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兩個月前,昊焱因為骨肉之間的聯繫,突然感覺到似乎有至親之人受到了傷害,一時間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起。

於是,在料理完手頭的事情之後,昊焱特意回去了一次龍堡。但龍魔皇正在閉關之中,昊焱並沒有見到龍魔皇的面。不過,在龍堡中,昊焱也打聽到了大哥昊英的死迅。

吃驚之餘,昊焱很奇怪為什麼父皇會如此淡定,大哥死了他竟然還有心思去修鍊!難道大哥就白死了嗎?就這麼便宜那些傷害大哥的人類了嗎?

經過一番打聽,昊焱終於知道父皇原來正處在突破的邊緣,很快就能突破到十級了。所以在這緊要關頭,不能被雜事影響到突破的契機。

對此,昊焱可是深有體會的。昊焱就是因為尋找突破到九級的契機而在大陸之上闖蕩了千年之久,但卻依然沒有突破。

而昊焱也打聽到,龍魔一族已經派妖風、魂影和冥月三魔率領魔族大軍前去南鳳城為大公子報仇了。此時已經是一個月前的事情了,相信南鳳城那邊早已開戰了!

昊焱在了解到事情的經過之後,又在龍堡住了數ri,在這期間,昊焱的心情一直平靜不下來。大哥死了,但從父親不溫不火的表現來看,大哥真的死了嗎?是不是還另有隱情瞞著自己?

不過,如果大哥真的死了的話,那將來這龍皇之位豈不就是我的了嗎?原本昊焱就認為有大哥在,這個位子永遠也不會落到自己的頭上。

但此時事情竟然有了180度的大轉彎,一時間,昊焱也不知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難過!

雖然因為大哥昊英始終受到父皇的青睞而使得昊焱很不服氣。這麼多年來,昊焱一直想方設法追尋著修為上的突破,為的就是有一天修為能夠超過大哥,在父皇面前也爭回一口氣。

也因為如此,兄弟二人這麼多年來也是始終沒有過往來。昊英是一直在忙他的事情,而昊焱卻是一直在大陸上遊歷,找尋突破的契機。

但萬萬沒有想到,大哥有一天會突然死掉。這使得昊焱這麼多年的努力全都失去了意義。

為什麼會這樣?我努力了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在父皇,在大哥面前爭一口氣嗎?大哥死了,沒有人跟我爭了,那我這麼多年的努力不就白做了嗎?

不,不對!我的努力並沒有白費。沒有了大哥,我就是龍皇的繼承人!我依然要表現出我天才的一面才能在眾族人面前立足威信!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