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左奇說完還做了一個滑稽的動作,看得陳清蕊目瞪口呆。

只見惡魔幻影有點厭惡地打了個響指,那釘死女屍瞬間倒地不起。“這種有弱點的恐怖都解決不了,你去死算了。還有,不要叫那個愚蠢的名字了。”

惡魔幻影一臉不屑,但還是乖乖落在了李左奇身邊,幫他注意着周圍的一舉一動,就像是盡職盡責的保姆。

“你好,這是偉大的伯魯斯大人,快來問候一下。”李左奇沒有理會惡魔幻影的咒罵,很是高興地向陳清蕊打了個招呼。

這不是李左奇有什麼特殊後臺,而是李左奇使用了惡魔幻影的信物,把它召喚而來幫助自己。

雖然惡魔幻影只是一個24天級別的小恐怖,但對於那具乾屍來說依舊是龐然大物,惡魔幻影的一個響指就能將其殺死。

“嘶~”迷宮裏的行刑者忽然看向了李左奇的那個方向,“這是……弱小的味道!”

只見行刑者提起斧子,開始慢慢靠近李左奇和陳清蕊兩人。

在得到字條線索後,許川和程輝開始瘋狂地尋找骷髏,巧合的是,兩人居然在同一時間發現了同一個骷髏。

“你來還是我來?”程輝看着許川說了一句。

許川沒有說話,向後退了兩步表明了立場。

程輝見許川退讓,也不客氣,直接上前一腳踹飛了骷髏的腦袋,下一秒,程輝就消失在許川眼前。

“額,我好像忘了問他字條上寫了什麼內容了。”許川有些氣惱地拍了拍腦袋,然後轉身離開。

“原來驚醒骷髏還會被傳送走。”程輝摸摸鼻子躲開骷髏的撲擊,然後一拳打掉骷髏的頭骨,“看看這次會有什麼線索。”

字條上的內容並不能和他上一條字條串聯起來,似乎是有點掃興,程輝聳了聳肩就離開了這裏。

字條上的內容:“貪婪使人一無所有。”

各個住戶都在迷宮不停地遊走,或是尋找骷髏,或是尋找其他住戶,而廖泉,就是屬於後一種。

因爲不大喜歡主動尋找,廖泉在恐怖場景總是喜歡和人待在一起,跟隨大部隊混到結束。

不過這一次的恐怖場景卻是想要和他作對,不僅迷宮裏面極其混亂,哪怕是和住戶走到了一起,也會因爲要擊殺骷髏獲得字條而分開。

也正因爲看到李左奇因觸摸骷髏後忽然消失,所以廖泉一連見到三個骷髏也無動於衷,看了一眼便默默離開然後繼續向前走。

如果許川,程輝和李左奇三人知道他這麼做的話,一定會把他狠狠打一頓。

似乎上天在眷顧廖泉,剛剛離開骷髏沒多遠的他又碰上了一個骷髏,這一次他終於停下了腳步,不是因爲他想幹些什麼,而是被地上紅水晶的光芒所吸引住了。

“這是……紅水晶嗎?”廖泉彎腰撿起這個精美的藝術品,將其放在手中不停撫摸。

“好像……那位不能進來的住戶說首先要拿紅什麼的吧?難道說是這個?”廖泉的記憶力很強,很快想到了在迷宮外被行刑者殺死的那位住戶所說的話。

“伊帕諾斯迷宮又叫行刑者的遊戲,它的出口只有一個,路線極其複雜,首先我們要先找到紅……”

“嗯,紅水晶找着了,接下來就是等它大顯身手的時候了。”廖泉將紅水晶拿在手裏不斷摩擦,心裏美滋滋地想到。

“小惡魔,你怎麼了?”李左奇看着身旁若隱若現的惡魔幻影,開口說道。

“我先走一步,祝你們好運。”惡魔幻影瞬間消失,李左奇還在納悶爲何它做出如此舉動,便感覺有人拉了拉他的手。

能拉他手的除了身旁的陳清蕊還會有誰?李左奇順着陳清蕊的眼光望去,嚇得拉着陳清蕊掉頭就跑。

李左奇看到的正是行刑者,四年多的豐富經驗自然會告訴他58天級別的恐怖多麼可怕。

赤龍武神 “幸好這傻子跑去追小惡魔了,不然就慘了。”李左奇拉着陳清蕊左轉右轉了十多分鐘,來到一個骷髏面前才停下來喘口氣。

剛剛休息好想向陳清蕊介紹一下骷髏的作用,李左奇便看到對面爬出了一個怪物。

來者正是無腿赤裸男,無腿赤裸男似乎清醒了不少,說了幾個字,但是這種時候兩人哪裏還有心思認真去聽。

李左奇丟下一句“保重”便衝了上去,陳清蕊以爲李左奇想爲她爭取逃跑時間,眼淚差點沒掉下來,但接着看到李左奇飛快地踢了一下骷髏瞬間消失,然後失去攻擊對象的赤裸無腿男盯上她後,便嚇得立馬扭頭就跑。

“我去你媽的。”陳清蕊逃跑過程還不忘爆了一句粗口,然而始作俑者卻是聽不到了。

這也不能怪李左奇,在冒着一半機率被怪物追殺和瞬間逃生之間二選一,是個正常人都會選第二種。

至於將瞬間逃走機會留給別人,捨身被怪物追殺。呵呵,見鬼去吧,不存在的! “媽的嚇死老子了,差一點就被那怪物摸到了。”李左奇顯然也被怪物嚇到了,現在還坐在地上沒緩過來。

“走開,不要煩我。”李左奇把張牙舞爪的骷髏稍微用力一推,骷髏被嘩啦啦的散落成一堆,隨即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張字條。

李左奇平復好自己的心態後,才挪動身子將字條撿了起來。

“如果你想從掉進錢眼裏的人獲得什麼,那你一定需要一些金幣。”

“莫名奇妙!”李左奇將字條兜好,隨口嘀咕一句,又開始了尋找之旅。

“這是……另一支隊伍裏的那名成員?”許川有些吃驚地看着前方十米外的無頭屍體。

很謹慎地觀察了一會周圍的情況後,許川鼓足勇氣湊了上去。

“看來死的早,身上也沒有什麼字條。”許川熟練地把屍體摸了個遍,有些失望地說道。

看了看傷口的損害程度,許川除了斧子想不到其他的了。

“看來行刑者到那邊去了。”許川看着地面上的血跡推測道。

因爲屍體靠在道路口,因此行刑者有三個離去的方向,但如果行刑者往其他兩個方向離開的話,不是腳上會沾滿血跡就是身體會擋住血液噴濺。

然而許川既沒有發現腳印,血液噴濺在牆上的痕跡也不像被遮掩,因此排除了其他的兩個方向。

當然,如果行刑者的身體是虛幻的話那麼許川也沒轍,但好在許川的推測是對的,行刑者確實在他的前面。

只見許川小心翼翼地踮起腳尖離開血泊,將腳底的血液蹭乾淨後,飛快地逃離了這裏。

行刑者現在倒是不緊不慢地追殺着惡魔幻影,因爲同爲恐怖的緣故,兩者都能確定對方的位置,不過惡魔幻影感到的是害怕,而行刑者感受到的是進食的慾望。

加上這裏是迷宮,有着死衚衕,惡魔幻影很快便被逼到了路的盡頭。

24天級別的惡魔幻影在58天級別的行刑者面前就是一個笑話,不等惡魔幻影說些什麼,行刑者一把利斧就劈了過去。

站在空氣中靜靜吸收惡魔幻影的怨氣,行刑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是時候去料理那些蟲子了。”

通過同化惡魔幻影的怨氣,行刑者的級別已經升爲61天,身體上的鮮血濃郁得像要滴落一樣,手裏的利斧也開始泛着紅光。

程輝在經過瘋狂的尋找之後,成功地走到了一個死衚衕,道路盡頭上面掛着的一席灰袍勾起他被赤裸無腿男追殺的回憶。

沒有一點點猶豫,程輝瞬間向着來時的道路逃去。

灰袍在被程輝驚擾之後很快地甦醒了過來,開始慢慢向前飄去。

“唔,怎麼又有一個骷髏?”廖泉看着空地上靠着水池的骷髏自言自語,“找了他們那麼久還不見,該不是有什麼玄機吧?”

廖泉看着骷髏的雙眼第一次出現了迷惑,捧着紅水晶悄悄靠近,輕輕地摸了一下。

兩分鐘後,廖泉開始了對自己碰到骷髏無作爲的瘋狂檢討。

“原來這隱藏了有線索!我居然不知道。”廖泉只是不喜歡探究線索背後的故事以及對不確定之事胡亂猜疑,但對於線索,他當然知道其重要性。

萬分後悔的他開始回頭尋找,奈何這裏已不是原來的地方了,哪怕廖泉能一處不差的全部記憶下來,也找不回原來的那幾個骷髏了。

忙碌了十多分鐘的廖泉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開始停下來仔細思考。

廖泉手裏的字條寫着:“出口意味着生機,有生機的地方就是出口。”

廖泉手裏的字條已經很接近真相了,當然,這得是他得到其他住戶字條才能知道,現在的他,正看着字條一頭霧水呢。

“等會,我……似乎知道出口在哪裏了。”廖泉的內心很是激動,呼吸也有些急促。

“如果我沒推測錯的話,出口就在那裏了。”廖泉開始加快腳步,往着迷宮外圍走去……

陳清蕊現在處境極其危險,這次被赤裸無腿男追殺沒有人再來救她了,她一個女人,根本跑不過那個怪物,然而還沒等她累得跑不動,便發現自己走進了一個死衚衕。

“你……你不要……過來。”陳清蕊縮在牆角,這種被困在角落無法逃離的感覺令她顫慄不止,說話聲也有點不清晰。

赤裸無腿男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獵物逃不掉了,索性不再着急,一邊靠近陳清蕊一邊欣賞着自己的獵物。

離赤裸無腿男還有四五米的時候,陳清蕊終於聽清怪物說的是什麼了。

“腿,我要腿,把腿給我。”

億萬隱婚:高冷總裁追妻99天 迷宮裏傳來一連串痛苦的呻吟,讓全體住戶不寒而慄。

“是迷宮在變小的緣故嗎?”許川又一次回到了孟雨軒的屍體旁皺了皺眉頭。

“那些沒有了骷髏的水池應該會連同連接它的通道一起消失,這就導致了迷宮越來越小,最後只剩下一片不大的區域。”許川做出一個可怕的猜想,然後轉身離開。

“得抓緊時間了,現在應該過去一個小時了,還剩下兩個小時不到。”許川心裏緊張得很,孟雨軒的屍體和陳清蕊的慘叫讓他異常不安,再加上沒有住戶在身邊,許川甚至懷疑只剩自己一個人在戰鬥了。

許川猜想的沒錯,迷宮的區域正在不停縮小,被住戶們找到的骷髏也不斷增加,除了廖泉找到的那個,這段時間內,李左奇和程輝又各自找到了一具骷髏。

“大家都說,皇子是最爲富有的。”李左奇現在連分析的慾望都沒有了,陳清蕊的那幾聲慘叫也把他搞得心慌慌。

“不是每個皇子都十全十美,大帝的兩個兒子也是如此。”

因爲看過繆斯的墓碑,程輝倒是從自己手裏的字條分析出一些有用的東西。

“繆斯爲大帝生了兩個皇子,兩個皇子都有一個缺點。看來得加快進度了。”程輝做了一個深呼吸,開始了自己的奔波。

“找到了,居然給我找到了!”廖泉的聲音很是激動,像是找到了出口一般。 廖泉來到的地方正是迷宮入口,在他的猜測當中,拿到紅水晶後就能從迷宮入口離開,也就是所謂的出口,而字條上的提示更讓他堅信這一猜測。

“出口意味着生機,有生機的地方就是出口。”

在廖泉的理解中,有生機就是那位被行刑者允許通過的住戶就是這次恐怖場景的生機,畢竟他已經通過了嘛,自然不會有危險。

“紅水晶不能拿出來的嗎?”廖泉走出迷宮,看到自己手上的紅水晶莫名其妙地留在了迷宮裏,不禁納悶。

“也對,紅水晶留在迷宮裏,其他住戶才能拿着它獲得離開的權利。”廖泉更加堅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只不過,地上那名住戶的頭顱是什麼情況。

廖泉看着臨死前流露出極度慌張的頭顱,心裏有些膽怯。

“這迷宮外不會有怪物吧?我還是先回迷宮躲躲?”廖泉立馬回頭想要走回迷宮裏,然而還未等他走進迷宮,迷宮就消失不見了。

廖泉有些發愣,呆呆地站在了空無一人的空間內,陪伴他的只有一具屍體。

“一定是爲了防止我回去告訴其他住戶真正的出口,迷宮纔會突然消失的。”廖泉又開始了自我催眠。

“爲什麼?爲什麼我有腿之後還是動不了。”死衚衕裏,赤裸無腿男咆哮着。

只見它把一條白皙的長腿放到自己的傷口之上,卻發現怎麼也接不上。

“該死!”赤裸無腿男將腿隨手一扔,接着爬進了迷宮深處。

在它的身後,是因巨大痛苦而昏迷的陳清蕊,她的右腿,已然消失不見。

“骷髏們從不說謊!”

許川看着自己手上的第二張字條楞楞出神。

“難道骷髏會說話嗎?”許川在心裏默默吐槽一句,又開始了尋找骷髏之旅。

也許是迷宮變得越來越小,許川走了不到幾分鐘,就來到了迷宮的出口。

“這是?”許川連忙上前,撿起了地上的紅水晶和字條。

“迷宮入口居然關閉了,是有住戶找到出口,所以才把這兩樣東西留下來嗎?”許川皺着眉頭開始思索,心中開始焦急起來。

許川認爲已經有住戶離開了迷宮,所以他得到的東西留在了這裏。

“既然那人憑藉這兩樣東西就能離開,憑什麼我做不到?”許川把紅水晶收好,簡單地記了一下字條上的內容後,又迴歸了尋找其他住戶的旅程。

這時的程輝也在不斷搜索,拐過一個彎的他看到了一副恐怖的畫面。

地面上的陳清蕊披頭散髮,手中緊緊抓着自己白皙的腿艱難移動,身子後方還有一條長長的血痕。

“救……救救我。”也許是失血過多的緣故,陳清蕊的聲音聽起來很是虛弱。

“我……”一種名爲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在程輝心中油然而生。

“該死!”猶豫幾分鐘,程輝立即蹲下在陳清蕊身上不斷摸索想要尋找字條,然而卻一無所獲,狠下心來,程輝決定離去,將瀕死的陳清蕊拋在了原地。

程輝所做的這一切陳清蕊永遠也無法知曉,失血過多的她終於昏了過去,死寂般的迷宮內,等待她的,唯有死亡。

十分鐘後,行刑者經過了這裏,看着昏迷中的陳清蕊舉起了他的利斧。

沒有任何的懸念,利斧瞬間帶走了陳清蕊的生命。

“接下來是你們了。”行刑者將斧子上的血跡輕輕拭去,慢慢地接近迷宮內最後的三人。

“怎麼又是這件灰袍?”李左奇看着飄在空中的灰袍有些不耐煩,這是他第三次見到灰袍了。

灰袍雖然沒有傷害,但黏人本事卻是極強,李左奇上一次從它懷裏逃脫可是費了老大功夫。

領教過灰袍威力的李左奇當然是掉頭就跑。

“腳步聲,很激烈,是在逃命嗎?”許川聽着左前方“噠噠噠”的聲音,很自然地後退了兩步,靠到了牆壁上。

“李叔?!”許川衝着前方的人影大喊,心情很是激動。

“許川,你居然還活着!”李左奇也感到有些意外,“你沒碰上行刑者吧?”

許川搖了搖頭表示否定,李左奇也不再糾結這個問題。

“你身上有多少張字條,拿給我看看。”李左奇邊說邊拿出了褲兜裏的所有字條,想和許川研究研究。

“額……我只找到三張。”許川連忙把字條拿出,仔細地攤平放在了地面上,當然,紅水晶他也拿了出來。

李左奇的瀏覽速度極其迅速,不到半分鐘便把許川的三張字條瀏覽了一邊。

“我們還差了一些內容,必須找到其他的住戶。”李左奇收好字條,“另外紅水晶究竟有什麼作用我們也無處得知。”

看着李左奇有些凝重的臉,許川也感到壓力巨大。

兩人要尋找的程輝此時正在瘋狂逃跑,不過追殺他的不是行刑者,而是赤裸無腿男。

“你的腿我看上了,快把它給我。”赤裸無腿男的意識已經恢復得很不錯了,說出的話也很清晰,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程輝因恐懼而扭曲的面目很清晰地表明瞭這一點。

“我不能落在這怪物手裏,絕對不能。”在見到陳清蕊那副悽慘的樣子後,程輝對於這個沒腿的怪物又增加了不少恐懼。

“救命啊!有人嗎?我有很多字條,快來救我!”程輝開始像陳清蕊一樣大聲呼救。

“那邊。”李左奇聽到程輝的呼救後毫不猶豫地望着聲音方向衝了過去。

三分鐘後,迷宮內最後倖存的三人終於碰面。

“那個沒腿的怪物在我身後,快跑!”程輝見到匆忙趕到的兩人微微鬆了口氣。

“邊跑邊說。”李左奇看着前方還在追趕的赤裸無腿男開口說道,“有幾張字條,說說上面的內容。”

“對了,有關於紅水晶的線索嗎?”許川也適當地插上一句。

此時的許川將紅水晶拿在了手裏,耀眼的紅光反射出程輝臉上的慌亂。

“有……有,紅水晶能治療;不要貪婪;兩個皇子有缺點。”程輝把三張字條的內容說了個大概。

“紅水晶莫非是救命用的?”李左奇最先想到的是這個。

許川也有了一些想法,隱隱觸到了字條的真正含義。 許川對自己得到的第一張字條琢磨了很久,對上面所說的幾樣東西毫無頭緒,但第三點的“缺點”二字點醒了許川。

“懦弱,背叛,貪婪,寬恕,忠誠,這些代表的應該是迷宮裏的人物,我的第二張字條的隱藏信息應該是骷髏代表着忠誠。那麼兩位皇子應該是迷宮裏的怪物,乾屍?赤裸無腿男?還是行刑者?他們代表的分別又是什麼?它們又如何幫助我?”許川腦子飛速轉動,不停地思索。

“那個紅水晶會不會是治療那個沒有腿的怪物用的?”李左奇忽然開口。

李左奇想到自己有張字條,“帕加的腿藏在了生者長眠之地。”這不是預示着自己要去治好怪物的腿嗎?

“對了,那個怪物的名字是叫帕加,你們有沒有想到什麼?”李左奇接着補充。

“帕加?”程輝和許川雖然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但另一個相近的名字讓他們確定了赤裸無腿男的身份。

帕尼,那個爲皇后繆斯立碑的大帝。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