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哥,我先收了。”方永順收好餐碗與貓碗後,親暱的摸了摸黑貓的小腦袋,蹬着這小三輪離開了。

“好嘞,慢走。”李天笑着打了個招呼,拿着只剩下魚骨的餐盤走進餐館,而黑貓則無聊的四處張望,最後將目光看向此地唯一一個人類。

“你要吃嗎?”Coo1將察覺到它的目光,拿着小龍蝦晃了晃,就像平日裏拿着火腿腸逗狗一樣。

見狀,黑貓不爲所動,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前者。

Coo1醬被這種目光盯得頭皮發麻,尤其是黑貓的毛色太黑太純粹,融入夜色中,只有那雙褐色的貓瞳閃閃發亮。

它好像在盯着自己,又好像在盯着自己身後某處。

Coo1醬下意識轉頭看了眼,身後的昏暗中,只有一排緊閉的捲簾門隱約可見。

泛黃路燈下,夜風徐徐,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但,這種安靜的氛圍卻逐漸滋生出一種未知的恐懼,尤其現在已經凌晨一點了。

“喵嗷。”黑貓發出一聲怪叫將Coo1醬紛飛的思緒集中起來,旋即它邁着六親不認的步伐,徹底走進黑暗中,也不知去了什麼地方。

“咦,小黑呢?”李天從餐館出來後,問道。

“往那邊走了。”Coo1醬指着美食江湖的方向。

“哦,那估計是回去了。”李天鬆了口氣。

“這貓感覺怪怪的。”她嘀咕一句。

“有嗎?”李天先是疑惑,緊接着便釋懷開來,“也是,這隻黑貓和普通的貓不太一樣,有些特別之處很正常。”

“不太一樣?這話怎麼說?”Coo1醬微微蹙眉,腦海中浮現剛纔那雙褐色貓瞳,心裏很不舒服。

“就是很有靈性啊,感覺能聽懂人話。”李天搖了搖頭,自顧自的說道:“真不知道陳老闆是怎麼養。”

“就這樣?”Coo1醬詫異。

“不然還能怎樣?難不成要它開口說話?”李天打趣道。

Coo1醬笑了笑沒有接話。

不知是否錯覺,此刻回想起來,剛纔黑貓的眼神總讓她感覺有種警告的意味!

“貓?警告?警告誰?”

她苦笑着搖了搖頭,暗道人在黑暗環境中總會莫名其妙的浮想聯翩,也許黑貓只是隨口一叫而已。

呼。

調整一下呼吸,目光重新看向盤中所剩不多的小龍蝦,然後在觀衆的慫恿下,繼續開吃。

不得不說,重度的辛辣感總是能讓人振奮精神,提神醒腦,一口蝦黃入口,所有負面情緒立刻消失,彷彿沐浴在烈日下,奔跑在沙漠中。

口渴,

口渴,

還是口渴。

“終於吃完了。”幾分鐘後,在猛灌了一大口冰鎮酸梅湯後,Coo1醬張嘴狠狠吸了口氣,與此同時,舌頭如同觸電般輕微發麻,說不出的舒坦。

“太晚了,酷醬趕緊回酒店休息吧。”直播間有人好心提醒。

“嗯,我也是這個打算。”Coo1醬點點頭,掃碼付款之後,開始原路返回,在路過美食江湖的時候,那雙褐色的貓瞳不受控制的浮現在腦海中。

只有..貓瞳。

黑漆漆的四周,花壇的草叢裏似有蟲蟻在遊走,沙沙的摩挲聲不絕於耳。

明月當空,卻驅不散身邊的黑暗。孤獨與渺小的感覺在夜幕下不斷放大。

她下意識加快了步伐,同時在直播間與觀衆互動,分散注意力。

“酷醬有男朋友嗎?”

“噗嗤,沒有呢。”

“酷醬平時有什麼愛好啊?”

“呃..愛好的話很多哦,看書,聽歌,還喜歡彈鋼琴..”

“我最喜歡看書的女生了,有內涵。”

“嘻嘻,是嗎,第一次聽說呢。”

“彈鋼琴的女生手指都很漂亮,酷醬能給我們看看嗎?”

“怎麼能隨便看女孩紙的手呢,咯咯。”

“咦,是我看錯了嗎?我剛纔好像看見酷醬後面有個人影竄了一下。”

咚。

當這條彈幕出現的時候,Coo1醬只感覺脖子一涼,趕緊回頭看去。

身後已經不再是美食街,而是一條三米寬的人行道。

右側是高高的擋土牆,左側是一米多高的護欄,中間栽種着樹木。放眼望去,除了零零散散停放的共享單車外,哪有什麼人影。

“好啊,你們居然整蠱我。”她對着鏡頭揮了揮粉拳,故作生氣。

“我發誓,剛纔真的看見了。”

“我纔不信呢。”

她一邊說話一邊查看腳下的路,免得背時踩進某個沒有蓋子的井裏,然後確定前方几米的道路沒問題後,再看向直播間的彈幕。

然而,就是這一眼,令她整張臉色唰的一下慘白,渾身汗毛瞬間炸立。

只見直播間的畫面完全被彈幕佔據,密密麻麻流動的彈幕只有四個字..

..身後有人! 身後有人?

Coo1醬心跳加速,只能再次轉頭查看,依舊和之前一樣,冷冷清清,哪有什麼人?

“你們別嚇我。”她慌忙說道。

“沒有嚇你,剛纔真的有個人影在你身後第二棵樹後面!”

“對,如果騙你的話,總不可能這麼多人全都騙你吧。”

“跑,跑到有人的地方去。”



第二棵樹後面?

Coo1醬腳底生寒,掙扎片刻之後,還是決定鼓起勇氣朝第二棵樹的位置查看,可無論是歪頭從左邊查看或是從右邊查看,第二棵樹的後面根本沒人。

除非..

除非那個人有透視眼,能準確穿透樹幹把握自己的觀察角度,完美避開視線。但,這顯然太過荒謬了一些。

“你還愣着幹什麼啊,快離開,我發誓,第二棵樹後面肯定藏着個人。”

“沒錯,這黑燈瞎火的地方又這般鬼鬼祟祟,肯定不是好人!”

“你先朝人多的地方走,我這就叫上寢室的同學一起出來找你。”

“你們這羣傻子,這是懸疑主播常用的手段,提前安排一些幫手製造恐怖氣氛,假的,都是假的。”

“沒錯,我記得以前還有個主播在直播時不小心穿幫了,結果鬧出大笑話。”

山中之人 “萬一是真的呢?女孩紙三更半夜在外面本就不安全!”

“哪有什麼萬一。嘁,你也知道她是女的,既然如此,她爲什麼還要一個人走這條黑不溜秋的路,這本身就不正常!”

“我記得美食街街口那邊很亮的,車也多,就算需要繞路,打個車就完事。”

“這..”



直播間的彈幕莫名其妙的分成了兩派,爭論着那個出現在鏡頭中的模糊人影到底是提前安排的演員,還是心懷不軌的壞人,一時間爭得不可開交。

至於到底有沒有提前安排,身爲當事人的Coo1醬比任何都清楚!

答案肯定是沒有!

但她現在想不了那麼多,趕緊遠離第二棵樹,朝酒店的方向快步而去,希望在下一個轉角或者路口,能碰見其他人。

不過,腳步加快的同時,直接導致手中的自拍杆輕微搖晃,而直播畫面更是劇烈抖動,急促的呼吸聲通過麥克風在直播間裏迴盪不休。

驚慌的眼神,細密的汗珠,無論是新進來的遊客還是一直在直播間的老觀衆,都能感覺到一種壓抑的情緒。

昏暗的場景、恐怖的表情、未知的事件..

不得不說,這樣的畫面,簡直不要太真實,宛如身臨其境,直播效果爆炸!

“臥槽,不是寫着‘美食探祕’嗎?怎麼點進來卻是恐怖內容?可惡的標題黨!”

“雖然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這主播的表情也太到位了吧,看得我毛骨悚然!”

“求大佬解釋一下現在是個什麼情況?我現在又餓又怕,求抱抱。”

“原來蘿莉受到驚嚇後,居然是這個樣子..邪魅一笑..”

“我他嗎一進來竟然是喘息聲..這..咳..不要..停..”

“騙子,我要看美食!”

“這不就是美食麼,秀色可餐。”



直播間的熱度在瘋狂飆升,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人數就從原來的五千人左右增加到了三萬多,而且勢頭不減!

若這個時候有人能查看直播間的排名的話,必然會震驚的發現,已經衝上‘休閒娛樂’半塊的第二了!並且與排名第一的直播間差距不斷縮小,照這個趨勢,超越第一絕對不是難事!

關注在暴漲..

禮物在暴漲..

這本該是天大的好事,卻被Coo1醬完全忽略。在自身安全問題面前,所有的名與利都可以忽略不計。

“該死的,這條路也太偏僻了吧,走了這麼久,還是一個人都沒有。”

她心亂如麻,時不時回頭張望,卻依舊沒有看見彈幕中提到的‘人影’。

“難道真被觀衆忽悠了?不可能啊,誰能在一瞬間帶動那麼多的觀衆同時打出‘身後有人’四個字呢?”

……

美食江湖吃貨一羣。

“0級吃貨打豆豆:我突然發現,你們這些管理..太皮了!【大笑】”

“管理員張萌:和我沒關係【偷笑】”

“管理員楚瀾:同上!”

“管理員林甜甜: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對方可是個女生..”

“5級吃貨雪華:女生?【大笑】”

“9級吃貨沈峯:沒什麼好不好的,既然她想抹黑美食街,就得付出相應的代價。”

“管理員林甜甜:可是,我沒發現她在抹黑啊?”

“2級吃貨李明明:那是因爲她看見了咱們吃貨羣的力量!”

“9級吃貨劉洋:沒錯,如果今天咱們沒有這麼多人觀看直播的話,美食街指不定被她黑成什麼樣子【拳頭】,這麼說也不對,應該是指不定被美食城黑成什麼樣子。”

“9級吃貨沈峯:總而言之,大家只要明白這個直播間是由美食城的人一手策劃,那麼這個Coo1醬就肯定是他們的人。你們想想,她一直宣稱是陳老闆的粉絲,可結果呢?連胖老闆的回頭客都不知道,這已經足夠說明一切了。”

“管理員張萌:贊同!”

“9級吃貨蔣新:不過話說回來,咱們羣裏,還是周飛這傢伙鬼點子多,竟然一露面就安排大家在同一個時間打出‘身後有人’四個字,這個方法,一般人可真想不到。”

“2級吃貨李明明:哈哈哈..那個酷醬都快被嚇尿了!瞧瞧那張臉,眉毛眼睛都擠在成一坨了。”

“9級吃貨劉洋:我倒是挺好奇剛纔在直播間是哪些人在唱反調?簡直是在配合演出,神補刀,要多逼真有多逼真。”

“9級吃貨沈峯:不清楚,我在五個羣裏沒聽說有人這麼做。”

“9級吃貨蔣新:應該是那些鍵盤俠吧..管他呢,反正咱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估計這主播以後都不敢走夜路了。”

“管理員楚瀾:@周飛@王雄心,你們兩個倒是說話呀。”

“管理員王雄心:我忙着拆包裝呢。”

“管理員周飛:我忙着提交身份信息呢。”

“9級吃貨沈峯:話說兩位小老弟,你們今天不會又是去見網友了吧?大晚上才露面..”

“9級吃貨雷蒙:等一下,容我雷某人來問一句[email protected]周飛@王雄心,你們倆是本人嗎?”

“9級吃貨蔣新:哈哈哈..半夜笑得肚子疼!”

“0級吃貨打豆豆:你們在說什麼,我們一羣萌新怎麼一句也聽不懂?”

“管理員王雄心:請遠離這羣神經病,小心感染!”

“管理員周飛:【白眼】我們是本人!我們沒見網友!我們沒給陳老闆添麻煩!”

“9級吃貨劉洋:那你們今天干什麼去了?”

“管理員王雄心:本來是打算給你們一個驚喜的,現在看來,也沒有那個必要了。”

“管理員周飛:沒錯。【圖片】”

“管理員林甜甜:這是啥?”

“管理員周飛:這是我和王雄心今天跑去數碼市場買的東西。”

“9級吃貨蔣新:拍攝設備?”

“管理員王雄心:嗯。其實我和周飛回家養傷這段時間一直在想着爲陳老闆做些什麼,畢竟上次若沒有陳老闆的話,我們二人還不知道會有什麼下場。”

“管理員周飛:所以我們就計劃好好報答一下陳老闆,【圖片】。喏,這些東西都是爲了拍攝視頻準備的。我和周飛都說好了,我以後負責拍攝,周飛負責剪輯,然後把美食江湖的各種精彩畫面製成小視頻發到網上,也算當下比較流行和普遍的宣傳手段吧。”

“9級吃貨沈飛:【支持】!”

“9級吃貨蔣新:【支持】!”

“9級吃貨劉洋:【支持】!”



“管理員王雄心:我們現在還缺個後期配音,誰來?”

“管理員張萌:這還用說?肯定非楚瀾莫屬了,她可是播音系的!”

“管理員楚瀾:呃..我還沒給小視頻配過音啊..”

“管理員周飛:很簡單的,你肯定沒問題!”

“管理員楚瀾:那好吧【開心】”

“9級吃貨雷蒙:對了周飛,你剛纔說提交身份信息,這是幹嘛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