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傕瞪大了眼睛,已經是怒目圓睜,快抓狂了。

劉宣點頭道:“還有一件事情,本公子的武器沒有拿來。第一,我要派人去拿武器。第二,口說無憑,得立下字據。”

徐晃聽了後,眼眸眯了起來。

此時,他心中對劉宣,相當的忌憚。劉宣展現出來的,是相當的自信。而且,是一步一步的把李傕往下帶,引導着成了現在的局面。

他看着劉宣談笑自若的姿態,心中打起精神,小心應對。

李傕很不耐煩,擺手道:“你提出的意見,本將同意了。趕緊準備筆墨紙硯,然後派人去拿你的武器。”

劉宣吩咐了下去,最先拿來的是筆墨紙硯。

依照雙方定下的條件,劉宣寫了兩份字據,摁上自己的大拇指印,又讓李傕摁上了血印,然後各持一份。

時間不長,劉宣手中的霸王槍送來了。

霸王槍握在手中,劉宣身上的氣質,驟然大變。剎那間,氣質不再內斂,而是猶如一柄出竅的利劍,鋒芒必露。 徐晃看到劉宣氣質發生了截然不同的變化,眼神變得凝重無比。

高手!

對方站出來的氣場,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

劉宣持槍在手,殺氣騰騰。他右手握緊了霸王槍,傲然站立。左手一撩長袍,不卑不亢的說道:“徐都尉,請!”

一個‘請’字,斬釘截鐵。

殺戮之音,蘊藏其中。

昂揚的戰意,已經是展露了出來。

徐晃眼神凝重,手緩緩的握住了宣花斧。只見徐晃猛地一用力,宣花斧就從地上提起。他雙手握住斧柄,蓄勢待發。

周圍的人,各自退開數丈。

一個個臉上的表情,各自不同。

李傕昂着下巴,神色自信。他看出了一點門道,知道劉宣的武藝也頗爲不凡。但是在李傕看來,劉宣仍然不敵徐晃,他堅信徐晃可以取勝。

孔融和蘇景兩人,憂心忡忡,卻無可奈何了。

此戰只能勝,不能敗。

北海國的一衆官員神色緊張,一個個希冀的看向劉宣。他們的眼中,只知道李傕很囂張,不願意李傕如此囂張下去,都希望劉宣能夠取勝,狠狠的打壓李傕,爲大家出一口惡氣。

此時,劉宣和徐晃,誰都沒有率先動手。

兩人對峙,各自的氣勢,卻在蹭蹭的不斷上升。在兩人的周圍,彷彿各自形成了無形的氣場,圍繞着兩人不斷的撞擊、廝殺。

李傕卻是不耐煩了,大吼道:“徐晃,別磨磨蹭蹭,快出手。”一聲大吼,瞬間把徐晃拉了回來,氣勢盡消,有了一絲的分神。

劉宣眼中一亮,抓住這一絲的機會,霸王槍一抖,瞬間刺出。

“破陣!”

霸王槍直刺出去,槍走中線,扎向了徐晃的心臟位置。

其速度,快如閃電。

其力量,霸道絕倫。

霸王槍的槍法,本身就霸道絕倫,或是速度奇快,或是力量絕倫,或是招式精妙……

一式‘破陣’,轉眼到了徐晃的身前。

徐晃眼神鎮定,已經是冷靜了下來。剛纔被李傕打亂了思路,但他經驗豐富,瞬間就調整了過來。在劉宣霸王槍探出時,宣花斧在空中一揮,迅猛劈下。

“鐺!”

宣花斧撞擊在霸王槍上,轟然出聲。

雙方力量,同時爆發。

一股耀眼的火星,在撞擊的地方一閃而逝。

“好力量!”

徐晃的眼中,流露出一抹讚賞。剛纔的撞擊,他已經感受到了劉宣的力量。劉宣雖然年紀輕輕,力量卻是相當的雄渾,甚至不輸給他。

徐晃的武藝,已經到了神境初期的境界。

這個境界,毫無疑問,已經是宗師的境界,一手宣花斧,大巧不工,化繁爲簡,已經是登堂入室了。饒是如此,徐晃面對劉宣,也產生了危險的感覺,足見對方不簡單。

劉宣提槍在手,道:“徐都尉已經是宗師境界的高手,也令人佩服。”

徐晃道:“請!”

“一斧開山!”

徐晃低喝,手中的宣花斧掄起,迅猛劈下。

一擊,堂堂正正。

這一斧子下去,宣花斧的斧刃已經鎖定了劉宣。縱然是劉宣左右騰挪,也難以避。

劉宣眼中興奮,這是神境的宗師高手。

他穿越以來,認識的人當中,只有武安國曾經是神境高手。但武安國被呂布打敗,手臂殘缺,武藝大跌,雖有神境宗師的氣度,卻沒有了神境宗師的功夫。

眼前的徐晃,有這樣的實力。

“霸王槍,鎮嶽!”

劉宣手中的霸王槍掄起,直接砸向了宣花斧。

辛夷傳 霸王槍一槍指天,猶如頂天立地的撐天巨柱悍然落下,狠狠撞擊在宣花斧上。

“轟!”

兵器撞擊,發出刺痛耳膜的撞擊聲。

兩人一個交手,各自錯開。 庶女嫡妃 站定後,看向對方的眼神,更是戰意盎然。沒有多餘的言語,只有招式的交鋒。徐晃握緊了宣花斧,蹬蹬邁步前進,手中宣花斧毫不猶豫的再一次劈下。

“二斧闢地!”

宣花斧的斧光猶如一道璀璨的光芒,在空中綻放。本是笨拙不堪的宣花斧,在徐晃手中,卻是舉重若輕,信手拈來,輕如鴻毛一般,沒有半點的影響。

“一槍震九霄!”

劉宣手中的霸王槍撩起,槍走輕靈,以技巧運用這一招。

槍尖,猶如毒蛇竄出。

轉瞬間,刺中了宣花斧的斧面。

“叮!”

槍尖和宣花斧的斧面撞擊,摩擦所過之處,火星四濺。一絲劃痕,在宣花斧的斧面留下了。

“叮!叮!叮!!!”

劉宣接連出手,霸王槍不斷的刺中宣花斧。

此時的交戰,一改之前的方式,交手的速度越來越快。只看到霸王槍在空中頻頻刺出,宣花斧也是斧光閃爍,殺意湛然。

兩人的爭鬥,激烈紛呈。

“呼!呼!”

交戰片刻,各自分開,兩人都喘着粗氣。

徐晃低頭一看,眼神驚駭。他手中的宣花斧是精鋼鍛造,但斧面身上,卻已經留下了一道道劃痕,使得宣花斧光潔如鏡的斧面,出現了一條條痕跡。除此外,宣花斧的斧面還有着一點一點被撞擊後留下的坑坑窪窪。

好霸道的霸王槍!

徐晃看向劉宣,道:“世子年紀輕輕,已有如此功夫,令人佩服。”

劉宣笑道:“徐都尉一身武藝精湛,在下也很佩服。”

“呼!呼!”

劉宣此時,也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面對徐晃,劉宣的壓力前所未有的巨大。和徐晃交手,不似和周倉、管亥等人交手。徐晃的武藝已經登堂入室,一手宣花斧,大巧不工,大巧若拙,一招一式,看似簡單,卻暗含殺機,更是舉重若輕,剛柔並濟。

這樣的力量,令劉宣頗爲難受。

全力一擊撞在對方的宣花斧上,力量卻猶如泥牛入海一般。

一旦他招走輕靈,對方的力量又變得暴烈無匹。

這樣的輕重轉變,是劉宣之前沒有遇到的。此前,他遇到敵人,手中的霸王槍運轉,一身槍法殺出,輕易就取勝。遇到了徐晃,便有些吃力了。

徐晃眼神凝重,正色道:“宣公子,小心了。”

劉宣道:“請!”

“殺!”

徐晃手中宣花斧揚起,他腳下一跺,人迅速的逼近劉宣。

“三斧開天。”

伴隨着一聲大喝,宣花斧從天而降。剎那間,天地間彷彿只剩下這柄宣花斧。斧刃明亮得令人睜不開眼睛,頃刻間,撕裂了一切,徑直朝劉宣落下。

磅礴殺氣,鎖定了劉宣。

無邊的殺意,淹沒了劉宣。

劉宣的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來。

手,已經握緊了霸王槍。

胸中,早已熱血沸騰。

和徐晃一戰,他見識了宗師高手的境界。

這一戰,無悔!

盡興了!

劉宣鬥志昂揚,低吼道:“一槍無悔!”

霸王槍猶如游龍出海,一點光芒在槍尖綻放。剎那間,彷彿有無盡的力量,自霸王槍的槍尖上綻放了出來。

一槍探出,已經是力量盡展。

“叮!”

鋒銳的槍尖,撞在落下的宣花斧上。

這一剎那,猶如天雷勾動地火,震撼無比。兵器的撞擊,兩人的身體都是各自一顫,彷彿遭到雷擊了一般。徐晃身體一怔,出現了短暫的失神。劉宣有金鐘罩護身,卻是抵消了反震的力量。

他眼中一亮,機會來了。

機不可失!

劉宣握緊了手中霸王槍,招式陡變,再次出招攻擊。 “鎮嶽!”

霸王槍探出,劉宣大吼。

全身金鐘罩的力量運轉起來,劉宣已經是勁力勃發,全力以赴,不再有任何保留。

所有的力量,都傾注在霸王槍裏面。

引風人 說時遲,那時快,霸王槍以無匹之勢,狠狠的砸了下去。

一槍,把徐晃籠罩在了裏面。不僅是力量,這一招的速度,已經是超越了以往。

劉宣的精氣神,都已經灌注在了裏面。

徐晃眼神凝重,他已經來不及躲避了。一步之差,他慢了一步,便難以輕鬆應對。

宣花斧收回,雙手死死的握住,一式霸王舉鼎,左右手各握着巨斧的手柄,用力往上扛起。

霸王槍,隨即砸下。

“砰!”

槍尖砸在了宣花斧的斧柄上,磅礴無邊的力量,瞬間爆發了出來。無邊的力量,沿着斧柄,瞬間就侵入徐晃身體,使得徐晃氣血頓時就亂了,肺腑內部無比的難受。

“噗!”

一口鮮血上涌,哇的一口噴出,灑落劉宣身上

好霸道的力量!

霸王槍砸下的一擊,早已經超出了神境初期的力量。

依照徐晃的武藝,如果有準備的情況下,足以卸掉這一招的勁力,不會如此狼狽。但倉促之下,尤其是劉宣的力量驟然變得暴烈無匹,他一下就中了招。

磅礴的力量,仍在繼續下壓。

徐晃受創的情況下,尤其是一口氣泄了下去,難以再抵擋。

撲通!

徐晃雙膝一軟,承受不住那磅礴的力量,便跪倒在地上。然而,他的雙手,仍然是死死撐着手中的宣花斧,不讓霸王槍落下分毫。

劉宣一招得手,霸王槍忽然收回。

勁力一鬆,徐晃手上登時鬆了,人也在這一瞬間鬆了口氣。

“後退!”

徐晃腦中的第一反應,起身就要後退。

避開劉宣,然後再戰。

“嗡!”

徐晃站起身的瞬間,就見一點寒光,已經在空中綻放了出來。鋒銳的槍尖,出現在他的喉嚨前方。一絲冷意從徐晃背脊上生出,額頭上冷汗滲出,滴答滴答的流淌下去。

如果是戰場交鋒,他已經倒下了。

末代3 太爺傳奇 “我敗了!”

徐晃輕嘆了一聲,心甘情願的認輸。

和劉宣交手,他一直沒有落入下風,沒想到一招之差,盤滿皆輸。

徐晃沒有料到的是,劉宣最後爆發出來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這一擊的力量,已經超出了神境初期,太強太迅速了。

劉宣微微一笑,道:“徐都尉,承讓了。”

霸王槍收回,劉宣看向不遠處的李傕,笑眯眯的道:“李將軍,徐都尉敗了。現在,怎麼說呢?我的手中可是有字據的。”

李傕眉頭皺起,眼中流露出憤怒神色。

敗了!

徐晃竟然敗了!

可惡啊!

李傕滿心的期待着,希望徐晃能夠取勝。一時間,李傕的心中怒火高漲。看向徐晃的眼神,更是充滿了不滿意和憤怒。

無能!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