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丫走進荒廟的剎那,直接吼了簡希一句,簡希被她這聲音嚇得不輕,連忙閉上了嘴,可以從簡希的臉上看出,他挺害怕李二丫的,看來這幾天,他在李二丫這吃了不少苦,

“我來了,你還不放了他,”

我望着簡希這幅模樣,心口隱隱有些發疼,那叫一個於心不忍,可我話音落下的剎那,李二丫卻回了我兩個字:“別急,”

我聞聲,猛地皺了皺眉頭,她卻一臉笑意的望着我,又問道:“你知道我今天爲什麼來找你嗎,”

我沒說話,靜靜的望着她,她嘴角輕輕一勾,再道:“不想知道嗎,”

“你先放了簡希,”

我深吸一口氣,對着李二丫吼了一聲,可這話聽在她耳邊,她除了笑,還是笑,並沒回答我,我見狀,不由得開口問她:“你不是說了只要我來,就放了簡希嗎,現在我來了,你還扣着人不放,是騙我,”

“我說要放人,有說你一來就放嗎,”

李二丫不緊不慢的說着,伸手撇了撇放在荒廟最中央的那方桌子上的塵土,隨後一屁股坐了上去,

還記得小時候,我和李二丫性子都比較野,經常跑到山裏的荒廟玩,還記得那座荒廟裏有一張和這張桌子相似的小桌子,小時候我倆經常在那兒玩捉迷藏,玩累了就拍拍桌子上的灰塵,一屁股坐上去聊天,

李二丫這動作,頓時勾起了我的回憶,只是瞬間,我便沉浸在了回憶之中,雙眼莫名的有些朦朧,看着李二丫的目光更是迷茫的不行,不由得,緩緩開口,問她:“李二丫,你到底是怎麼了,爲什麼變成這樣,”

李二丫沒說話,一臉譏笑的望着我,又開口問了之前那個問題,而我和先前一樣,並沒有回答她,而是問她:“你什麼時候放了簡希,”

“你先猜猜我爲什麼找你,我在告訴你,什麼時候放了簡希,”李二丫笑着答道,

我聞聲,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問李二丫:“你是想要我的命,”

李二丫搖頭,我接着又問:“那是你身後的人想要我的命,”

她還是搖頭,我頓時有些摸不清她到底是什麼意思,狠狠一咬牙,又問:“那你找我來,到底是想怎樣,”

“別急,接着猜猜看,”

李二丫笑着答道,我整個人直接懵了,接着又道:“你找我來,該不會是想和我敘舊的吧,”

這個問題我完全是蒙着的,可想不到的是,問題剛一問出,李二丫竟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我頓時不解的看了她一眼,而她卻在這時,跳下了小木桌,走到簡希的身旁,把簡希身上的繩子解開,隨後踹了簡希一腳:“你可以滾了,”

簡希這幾天估計是沒吃什麼東西,在繩子被解開的剎那,雙腳一軟,整個人無力的朝前一撲,差點沒直接摔在地上,

我順勢,扶着簡希就想朝着外面走,李二丫卻叫住了我:“等等,我放簡希走,卻沒答應放你走,”

“什麼意思,你要綁我,”我聞聲回頭,滿臉不善,

可她卻笑着回了我句:“我有說要綁你走嗎,人,我已經放了,可我們不是還沒敘舊嗎,”

她不緊不慢的說着,說的我一顆心頓時都提了起來,隨後小聲的問了簡希一句:“你自己能回去嗎,下了山,往前面走,就是來生續,雲琛他們在那等你,”

可簡希卻對我狠狠的搖了搖頭,還死死的拽着我的衣服:“要走一起走,”

“哎,我不是說了嗎,只能你走,桃之和我還沒敘舊呢,”

我正想要回答,李二丫的聲音卻在這時順勢響起,打斷了我,

我回頭看了李二丫一眼,發現她正一臉調侃的望着我,隨後我回頭,對簡希說了句:“沒事,你先走,李二丫這裏,有我應對,”

簡希的手,還是死死的拽着我的衣服,我頓時被他氣的不行,直接罵他:“你快滾啊,你留下來幹嘛,能救我嗎,”

“那也不能就這樣放着你一個人在這裏,”

簡希的聲音很虛,像是卯足了渾身的力氣,對着我開口道,

我頓時對簡希翻了個白眼,狠狠的罵了他一句:“你他媽到底走不走,”

“不走,”簡希惡狠狠的答道,我氣的直接一把把他丟出了荒廟裏,他的身子很虛,三兩下的便被我拋了出去,落地的剎那,簡希正想要爬回廟裏,我卻惡狠狠的將這廟的門,給關了起來,

“快滾,”

我咒罵道,隨後又補充了句:“簡希,你要是把我當朋友,現在就走,別讓我後悔認識你,”

“桃之,”

簡希的聲音從門外響起,充滿了渴求,我被氣的臉都青了,

“簡希,你他媽到底是真傻假傻,我讓你走,你聽不懂嗎,”

“我不走,”

我感覺我都快要被簡希氣瘋了,而李二丫在這時更是一臉笑意的望着我的一舉一動,並未打擾,

“你他媽不走是想讓人看笑話嗎,我不想在說第二次,你快走,你爺爺那麼大歲數的人了,爲了你特地來了藏區,這麼晚了,你還想讓老人家爲你奔波嗎,”

我氣的直接把簡建國搬了出來,簡希聽話,聲音頓時小了不少,我站在原地沒有動,幾秒過後,門外的簡希忽然小聲的吐出一句:“桃之,你一個人,可以嗎,”

“快滾,”我狠狠一咬牙,罵道,

“我……”

“滾啊,”

話音落下的剎那,我似乎聽見了,簡希離開的聲音,頓時鬆了一口氣,這才轉身,想讓李二丫有屁快放,

可李二丫卻一屁股坐在小方桌上,笑吟吟的望着我,

“要殺要剮,能不能快點,”

我開口罵道,可李二丫還是笑,並沒說話,

我被她這態度氣的不行,狠狠一咬牙,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卻在走到她面前的剎那,腿腳一軟,頭皮一麻,瞬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李二丫她……

竟然哭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被她嚇的連忙開口道,可她卻一臉笑意的對着我,沒說話,我隨即又問:“是不是你背後的人想要殺我,它躲在哪,怎麼還不出來,”

她還是沒回答我,只是在那笑着,笑的眼淚都從眼眶裏溢了出來,一滴一滴的,從她臉上滴在地上,晶瑩的不行,

“你到底怎麼了,”

我被她嚇的都有些語無倫次了,可她卻在這時,從她身後摸了一個東西出來,直到交到我手上的剎那,我才發現,她給我的東西,竟然是簡家的發丘印, 五十三章 原來如此

“桃之,”

就在這時,李二丫忽然開口,喊出了我的名字,臉上的脆弱毫不遮掩,先前那盛世凌人的氣勢瞬間不復存在,

一聲“對不起”在這時,從她口中吐出,而她之前忍着淚水不敢哭泣,到現在直接變成了抱着我嚎啕大哭:“桃之,對不起,對不起……”

我被李二丫這舉動直接嚇蒙了,根本沒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可她卻在這時忽然鬆開了我,對我露了一個十分勉強的笑容:“王婆婆其實是我殺的,”

雖然早就知道這一切,可我卻沒想到,李二丫竟然會親口和我承認……

我猛地一愣,詫異的看了李二丫一眼,李二丫卻和我說了很多很多話,

我已經忘了,有多久沒坐在這小方桌上,和她聊天了,

她和我說了,她被強姦的事情,也和我說了,是怎麼和那神祕人認識,怎麼相見的,還告訴我,她爲神祕人做了多少事情,卻始終不願意告訴我,神祕人到底是誰,

說是聊天,更有點像是在懺悔,她一個人,說了很久,說了很多很多話,卻沒告訴我,她那麼恨我,爲什麼要告訴我這些,爲什麼要幫我……

而我更是千想萬想都想不到,我之所以能這麼順利的從她手裏救走簡希,是因爲,簡希是她從那些人的手底下,偷出來的……

我知道這件事的剎那,直接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瞪着她,可她除了笑,還是笑,一臉的不在意,彷彿說出來的話,是多麼無關緊要的事情,

她想要對我說的話,漸漸的快要說完,我直接被她從廟裏趕了出來,我想要回去問她爲什麼要這麼做,她卻幽幽回答我一句:“桃之,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你有必要這麼刨根問底嗎,”

我被她這話嚇得不輕,瞬間明白了她話中的意思,問她:“你把簡希救出來還我,你肯定逃脫不了那些人的懲罰,對嗎,你爲什麼要拿自己的命,去換簡希的命,”

可她卻忽然笑了,笑的很美,卻曇花一現,

“我雖然活着,卻早就死了,一條賤命,別人想要,拿去便是,”

我從她的話裏,聽出了濃濃的絕望,卻忽然明白了,爲什麼在神祕人面前,李二丫一直反抗不願意殺我,又忽然妥協,甚至還和帝純合作,只爲殺我,

她知道自己一心求死,想用自己的命,爲我做最後一件事情,或許,是因爲她殺害王婆婆,自己的良心受到了譴責,

或許……

她是心裏,還惦記着我吧,

我心裏有很多話,想和李二丫說,卻發現自己的喉嚨好疼,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來,而她見我這幅模樣,更是在笑,笑的有些牽強,還有些讓人好心疼,

“桃之,你快走吧,趁我做這些事還沒後悔之前,”

“我……”我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她,想要說些什麼,終究卻連一個字,都沒有吐出,

她靜靜的站在原地,一臉平靜的望着我,轉身,回到了荒廟裏,關上門的剎那,嚎啕大哭的聲音瞬間傳了出來,

我好想上前去打開這扇門,給她一個擁抱,可她卻像知道我還站在外面似得,猛地發出一聲咒罵:“你還不快走,”

此時的她,與之前捨身救簡希的我,真的好像,可我卻不想離開了,我猛地上前,正想將門踹開,周圍卻忽然颳起一陣陰風,吹的滿地落葉四處飄零,

我頓時被嚇了一跳,臉色一白,停下了動作,李二丫的聲音卻在這時,順勢響起:“沈桃之,他們來了你還不快走,快滾啊,”

我被她這聲音嚇的猛地一顫,狠狠的回李二丫一句:“我走了,你會死嗎,”

李二丫沒說話,我站在原地不會動,最後,她嘆了一口氣,答應我說,她要是沒死,會回來見我一面,我這才轉過身,猛地朝山下跑去,

越朝着山下跑,我就越害怕,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我身後跟着我似得,壓的我都有些透不過氣來,而我剛一下山,就猛地撞上一堵堅硬又柔軟的石牆,疼的我雙眉一緊,猛地擡頭,發現雲琛的臉,正對着我,

只見他一臉關切,還將我渾身上下檢查了一遍,隨後問道:“沒受傷吧,”

我點了點頭,正想說些什麼,周圍的風卻越刮越大,甚至還不斷有塵土從山上落下,耳旁不斷響起烏鴉的叫聲,滲人的不行,

“先回去再說,”

容尋的聲音忽然響起,我這才發現,原來這裏除了我和雲琛之外,竟然還有其他人,

下一秒,我便被雲琛狠狠的摟在懷中,抱着離開了這裏……

雖然周圍的情況十分危機,可我躺在雲琛懷中,莫名的覺得時間似乎都禁止了,我呆呆的擡起頭,望着雲琛那張宛如精心雕刻般的側臉,整個人都癡了,

直到進了來生續,大家齊齊鬆了一口氣,我這才反應過來,猛地別過頭,佯裝看向別處,

剛進來生續,我們幾人的腳還沒站穩,孟蔭便迎了上來,一臉詫異的望着我們,問道:“你們這麼晚了,是從哪兒回來啊,”

大家的臉色都不太好看,並沒人回答她,而她在看見簡希竟然也在我們身邊的剎那,雖然沒說,眼底卻猛地閃過幾抹震驚……

難道連孟蔭都知道,簡希被人綁架這件事,

而她見到簡希“完好無損”的回來,似乎還有些驚訝,

瞧見沒人迴應,這孟蔭不但不覺得尷尬,反倒還滔滔不竭的和我們聊起了天來,洛十五看在我們還住在來生續的份上,看似熱情的和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而云琛卻在這時,直接帶着我們上了樓,

簡希被裹在簡建國的大軍服裏,撩開大軍服的剎那,渾身是傷,讓人只看一眼,便有些不寒而慄,而簡建國見了,更是心疼無比,吩咐帶來的那些隨從去備了些藥,開始給簡希上藥,

洛十五還在樓下,幫我們拖住了孟蔭,可我們這麼多人,站在房間裏卻沒一個人主動開口說話,氣氛尷尬的不行,

“你去了那麼久,和那女的聊的什麼啊,”

就在這時,簡希忽然開口,問道,

“沒什麼,”我淡淡的吐出三個字,隨後閉上了嘴,不知道爲什麼,只要一提到關於李二丫的話,她先前與我一起坐在小方桌上交談這一幕幕,頓時浮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我的一顆心,更是在這時,猛地提了起來,

“她沒有爲難你吧,”簡希再次問道,我聽後,惡狠狠的直接白了他一眼,問他:“要是她爲難我了,你覺得我還會出現在這裏嗎,”

簡希聽後,明明渾身是傷,狼狽的不成樣子,卻不改往日八卦,小聲的嘀咕了一句:“用這麼極端的手段約你見面,不爲難你纔怪,”

我一聽,簡希這話,氣的都翻了白眼了,隨後不緊不慢的把之前李二丫和我說的話,簡單的複述了一遍,

簡希聽後,頓時傻了眼,開口道:“我就說嘛,之前在陳家村裏,她都那麼幫你,怎麼可能會忽然反過來害你啊,而且在我被綁的那幾天裏,雖然對我上刑逼問的人都是她,但她也會幫我打點一切,讓我少吃了不少苦頭,我之前還納悶呢,她幹嘛對我這麼好,”

這件事,李二丫根本沒和我說過,我剛一聽完簡希這話,整個人直接了愣住了,心裏甚至生出了一抹衝動,想回去救李二丫,

可我想不到的是,之前那陣狂風,卻刮到了這裏…… 風颳得很大,大到開着的窗子不斷作響,刺耳的不行,而這陣風中還帶着一陣陣陰沉的黑氣,讓人只看一眼,便有些透不過氣來,

而這團黑氣之中,似乎還站着一個人,若隱若現的,我看的不是太清楚,

而云琛卻在這時,猛地擡腳,走到了窗邊,就在雲琛走到窗邊的剎那,黑氣裏的人,徹底顯露了出來,竟是那個誘導李二丫殺我,身裹白袍的神祕人,

我見到神祕人的剎那,猛地一可雲琛的嘴角,卻勾起一抹淺笑,隨後讓我們留在房間裏等他,他下去會會這個神祕人,

我一聽,雲琛竟然要自己下去,頓時有些不放心,想開口說些什麼,雲琛卻已經打開了房門,而他打開房門的時候,洛十五恰好站在門外,似乎是打算進來,與雲琛碰了個正着,不可思議的對着我們道了句:“那個神祕人好像出現了,,”

我對洛十五點了點頭,上前正想拉洛十五進來,雲琛卻已經走了出去,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雲琛這動作有些奇怪,至於是哪兒奇怪,我自己又有些說不上來,

雲琛剛走,窗外那團黑氣便散去了大半,好似這團黑氣之所以出現在這裏,全是爲了雲琛而來似得,

簡希身上的傷在這時已經上好了,簡建國帶着他離開了這間屋裏,其他人都在屋裏等着雲琛,氣氛頓時有些凝重,想不到的是,雲琛纔剛走十多分鐘,竟然回來了,而且一回來,就讓我去收拾東西,晚上和他睡,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雲琛說這話,我的臉頓時一紅,頭低的一直看自己腳尖兒,

而洛十五,更是在這時無比曖昧的調侃了一句:“嘖嘖嘖,你倆是要洞房了麼,”

我本就被雲琛這話說的害羞無比,洛十五這話一出,我更是想找個地洞鑽下去了,不由得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可這洛十五就像看不見似得,又繼續道了句:“嗯,我說錯了嗎,”

就在她話音落下的剎那,雲琛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黑了一大圈,隨後,只見他不緊不慢的吐出一句:“我是怕她晚上有危險,你保護不了她,”

要知道,雲琛一向懶得解釋,更懶得和誰廢話,此時竟然爲了我和洛十五解釋,倒是讓我不由得愣了愣,而洛十五的臉色也恢復了正常,甚至還一臉感嘆的走到雲琛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了句:“那今晚麻煩你了,”

講真,洛十五這話聽在我耳朵裏,怎麼聽,怎麼覺得有些奇怪,可哪兒奇怪,又說不上來,雲琛更是在這時,不和洛十五廢話,直接走到洛十五的房間裏幫我收拾了行李,直接搬進了他的房間,

東西搬完之後,我這才忍不住問雲琛:“爲什麼今晚忽然讓我睡你這裏,”

雲琛卻告訴我說,剛剛那個神祕人之所以出現,一方面是爲了警示我們,還有一方面,是告訴雲琛,他真實身份,

因爲只有那個人,才能將陰氣凝結到這種程度……

那個人是誰,雲琛沒說,但以雲琛緊張的樣子,我還是不難看出,他認識那位神祕人,

說完這些,雲琛還讓我通知大家明天早點起來,別在藏區呆的太久,畢竟藏區是他們的地盤,要是有事,我們先回北京再說,

我聞聲連忙給每個人都打了個電話,交代完這件事之後,這才跑去浴室裏洗了個澡,正打算睡覺……

卻……

發現雲琛穿着浴袍躺在牀上,浴袍系的有些鬆,上半身幾乎是披着的,裏面的肌膚全都顯現了出來,特別是他那八塊腹肌,更是毫不保留的映入我眼中……

我不由得嚥了咽口水,別開了眼睛,小心翼翼的走到牀的另一邊,掀開被子,剛一躺下,便被一隻強有力的大手狠狠一撈,撈進了他的懷中,隨後我只感覺自己心跳快的不行,而云琛身上的溫度更是透過了浴袍直接引到了我的身上……

我的臉色頓時一紅,想推開雲琛,卻發現雲琛摟的我更緊了,甚至我的耳邊,還能聽見他那沉重有力的呼吸:“桃之,”

雲琛的聲音,忽然響起,我頓時一愣,擡起頭,看了他一眼,透過月光,發現他的眉頭緊皺,像是在隱忍着什麼……

“你別亂動,”

我正想說話,雲琛再次開口,我更是不解,“啊”了一聲,問雲琛:“你說什麼,”

“我說,你乖乖躺好,不要亂動,”

雲琛說這話的時候,幾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將這句話從口中蹦出,

直到我忽然感覺,好像有什麼硬硬的東西在頂着我,我這才猛地反應過來,臉色一白,連忙在雲琛的懷裏閉上了眼,

可想不到的是,我閉着眼想睡,卻根本睡不着,不但心跳快的不行,就連自己身上的溫度,都在不斷攀升,我頓時有些慌亂,問雲琛:“那個……你可不可以放開我自己睡,”

話音落下的剎那,雲琛緩緩的睜開了眼眸,一臉不爽的盯着我道:“你剛纔,說什麼,”

他的語氣裏帶着幾分不爽,還有幾分威脅,我頓時被雲琛大人這幅模樣嚇得不輕,連忙賠了個笑:“沒什麼,想對雲琛大人說早點休息,明天要早起,”

雲琛聽後,從鼻尖淡淡的“嗯”了一聲出來,再次閉上了眼睛,

可我莫名的,就是睡不着,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我心裏撓着我似得,難受的不行,想動,又怕驚擾到雲琛,只能僵硬的躺在他的懷中,不敢亂動……

就這個姿勢保持了很久,我的耳旁忽然響起了雲琛的一陣輕笑,隨後他的聲音順勢響起:“沈桃之,”

“嗯,怎麼了,” 豪門另類I:酷帥醫生花癡女 重生千金歸來 冷傲影帝嗜寵妻 囂張寶寶:爹地欠賬還錢! 永不沉沒的星艦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