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人,您也看到了。雲燁其實是被奸人所害,迷失了心神纔不得已對我下手的。既然如此,小子便斗膽請求朱大人,還是放過他一馬吧。”

林隕拱手道。


他雖然不怕惹上麻煩,但能避免掉的麻煩自然還是要避免的。雲燁本就沒有害他之心,他也沒受到任何的損傷,自然就沒必要追究責任了。

“你確定?”

聞言,朱恆看向林隕的目光中多了幾分異色,古怪道:“他剛纔可是差點就殺了你,你居然要放過他?”

也難怪他會覺得驚訝了,要知道在他的印象中,林隕可是在雷動域中大開殺戒的煞星。就連那麼多頂尖宗門勢力的天才子弟都死在這傢伙手中了,這傢伙絕對不可能會顧忌多殺一個雲燁的。

“這並非是他的本意,我林隕只殺該殺之人。”

林隕淡淡道。

他本就不是什麼嗜殺之人,除非是別人主動來找他的麻煩,否則他沒事幹嘛要自找麻煩呢?或許因爲程義和雲二爺的關係,雲燁對自己有一點敵意,但他絕對沒有殺林隕的意思。

這一點,林隕還是很清楚的。

所以他覺得自己未必就不能多一份寬容之心,放過雲燁一馬。

“你倒是讓我刮目相看了。”

朱恆淡笑一聲,道:“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雲燁做出這等事情,本考官還是得取消他的比賽資格。至於其他的責任,就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追究了。”

“多謝朱大人。”

此時,在同伴的提點下終於明白事情始末的雲燁連忙感激拱手道。

¸ ttκan¸ ¢o

而他更是用感激的眼神看向了林隕,他很清楚,如果不是林隕主動開口求情,那他今天真的是難逃一劫了!雲閥的勢力固然強大,可他今日的所作所爲卻是深深地觸犯了神聖的煉天靈壇大賽,不說別的,光是皇室和靈藥總盟都不可能放過他的。

迫於兩大勢力的壓力,雲閥很可能會主動將他交出去殺雞儆猴。

換句話來說,林隕的話絕對是救了他一條命! “林隕,大恩不言謝。”

雲燁感激道:“以後有什麼用得到我的地方,我一定竭盡全力。”

“不必如此。”

林隕搖了搖頭,沉聲道:“我只是想知道你在來這裏之前,到底見過什麼人?是誰給你下的蠱要來殺我?”

“我從雲閥出來後,就一路來到了皇城。”

雲燁盡力回想起之前的記憶,思索道:“只是我剛走到皇城門口,好像看到了一個陌生人上來跟我搭話,之後我就喪失意識了……”

“你記得那人長什麼樣子嗎?”

林隕臉上閃過一抹寒光。


“記不太清了,我只記得那人長得又矮又瘦,很是猥瑣的樣子。”

雲燁搖了搖頭,想要努力地去回想起之前的記憶,卻是隻能勉強記起一丁點東西。

“又矮又瘦?”

林隕暗自記在了心裏,實際上他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一個並不陌生的身影。蠱毒這種東西,最爲擅長的頂尖勢力非魔道中人莫屬。而在三大魔道宗門之中,天魔門在這種旁門左道上更是佼佼者。

世人皆知天魔門弟子極爲擅長蠱毒之道,聯想到雲燁的描述,林隕幾乎已經可以猜出那人的身份了。

天魔門賈浩!

那個之前僥倖從他手上逃脫的傢伙!

沒想到,這傢伙懷恨在心,居然還妄想借助雲燁來毒殺他。

“有意思。”

林隕嘴角泛起一抹詭異的弧度,暗道:“本以爲只是一個小角色而已,現在看來倒是非殺你不可了!”

雖然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情,但煉天靈壇大賽還是照常進行。爲了保證比賽的公平性,朱恆正準備給林隕加長時限,以此彌補之前中了銀線萬蛇蠱所耽誤的時間。

“朱大人,不需要。”

誰知林隕卻是搖了搖頭,直接走到朱恆面前,語出驚人道:“我應該已經降服了百獸鬼火。”

“什麼?!”

此話一出,別說是朱恆了,在場除了雲燁以外的參賽者全部都瞪大了雙眼。這才半個時辰不到,他是怎麼降服百獸鬼火的?

要知道,因爲林隕之前的驚人表現,朱恆等人可是一直都在暗中觀察林隕。他看得一清二楚,林隕明明從始至終都沒有使用過任何的控火之術,那他又是怎麼做到的?

“你確定嗎?”

朱恆正欲開口詢問,可他話音未落,林隕便是直接以手掌托住那道百獸鬼火。他的手掌並未因天地玄火的高溫所灼燒受傷,不僅如此他更是當着衆人的面,輕易地命令百獸鬼火做出各種形態的變化。

如此得心應手的掌控,誰能說他沒有成功降服百獸鬼火?

實際上,林隕只是以自身真元誘惑先百獸鬼火,只要百獸鬼火願意聽他的話,他就會祭出一道真元給百獸鬼火吞噬。也不知爲何,百獸鬼火似乎很喜歡吞噬他的真元,爲此更是表現出了極爲欣喜的情緒。

“林隕,降服成功,用時:半個時辰。”

見到這一幕,朱恆先是呆了呆,旋即高聲宣佈道。

當他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包括他在內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怔住了。煉天靈壇大賽總共加起來一共有三輪比賽,可在這三輪比賽中,林隕全都是以毫無爭議的成績奪得第一。

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林隕已經是當之無愧的首席了。

墨痕等人沉默了片刻,纔開始繼續之前的動作。

在場之人全都是萬里挑一的靈藥師天才,林隕奪得首席之位的這件事情,對他們心中的驕傲來說絕對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他們的控火之術都還沒有全部施展出來,就連印法也只結了一半而已,結果人家林隕都已經完成了?

這其中的差距,讓他們有些難以接受。

雖然已經完全明確了林隕的首席之位,但他們還是得爭一下後續的排名。他們可以勉強接受自己輸給林隕,卻絕對不可能甘心自己屈居其他人之下。

半個時辰過後,煉天靈壇大賽終於結束了。

想要在短短的一個時辰內降服排名前十的百獸鬼火,又豈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除了精通控火之術的墨痕、餘欣和許蔓蔓三人以外,其他人幾乎全都失敗了。

可即便是墨痕三人,也是在一個時辰快要結束之前才勉強做到的。

朱恆在綜合過三場比賽的成績後,也定出了最終的排名。林隕自然是第一,墨痕第二。值得一提的是,許蔓蔓和餘欣居然是並列第三。至於張源,他則是堪堪地卡在了第十九名的名次。

如果駱逸晨沒有在第二輪複賽中舞弊被取消資格的話,想必這次煉天靈壇大賽前五名中,也肯定有他的一席之位。

煉天靈壇大賽終於落幕了。

這歷時三天的年輕靈藥師大賽,雖然時間短暫,但其中的過程卻是相當曲折。就連身爲總考官的朱恆自己都沒想到,他主持的這一屆煉天靈壇大賽居然會出現這麼多的變故。

不過還好,這場大賽總算是結束了。

接下來,就是輪到衆人最爲期待的獎勵階段了。

只見朱恆單獨叫出了排名前三的林隕四人,淡淡道:“根據煉天靈壇大賽以往的慣例,陛下都會親自頒發獎勵,前十名者都將得到相應的排名獎勵。可這一屆有些不同,除了第一名以外的所有獎勵,都將由我帶領你們前往皇城之中領取。”

“至於第一名的林隕,你只需繼續留在這裏,馬上就會有人來找你的。”

雖然搞不清楚朱恆此舉的用意,但林隕還是隻能老老實實地待在這淨心洞中。要知道,煉天靈壇大賽的獎勵一向都是十分豐厚的,足以令人垂涎三尺。

有這種好處拿,他自然不可能會輕易離去。

“林隕,那我們就先走一步了。”

許蔓蔓笑道:“待會見到七長老,我一定會向他報喜的。”

林隕點了點頭。

他奪得首席的消息,想必不用許蔓蔓特意告知,七長老程義也會在第一時間得知。值得一提的是,那靈藥師世家的餘欣在離去之前,居然也跟他打了個招呼。

從對方表現出的善意來看,似乎有要跟自己結交的意思。

不,準確地來說,應該是餘欣背後的餘家想要跟自己結交。

畢竟,如今的林隕可是一舉奪得煉天靈壇大賽的首席之人,而且還是數十年來第一個連勝三場比賽的人!這份殊榮,足以在靈藥師圈子裏成爲一個爲世人所震驚的傳奇!

這樣的人只要能夠成長起來,未來必定成就靈藥天師!對於一位未來的靈藥天師,餘家自然會想辦法拉攏好林隕,最起碼也得表現出一些善意。

至於墨家的墨痕,他倒是一如既往地冷漠。只不過在離去之前,他神色鄭重地向林隕說了這麼一句話:“希望你不要懈怠了,因爲我遲早會超越你。”

這是一個沉浸於靈藥師之道的天才,雖然他從始至終都給人一種沉默寡言的形象。但林隕看得出來,這只是因爲墨痕將全身心都投入到了靈藥師之道,並沒有把太多的興趣和精力浪費在其他事情上。

“我等着你。”

林隕笑道。


說實話,他對墨痕這樣的人還算是感官不錯的。至少,他沒有像駱逸晨那樣的心眼,總體上還算是比較單純的一個傢伙。從這一點上來看,這傢伙跟白寒擎倒是有點相似。

最重要的是,墨痕對林隕從沒有表現出半點的敵意,這就足夠了。

之後,朱恆便是將墨痕等人一同帶走了,只留下林隕一人留在這淨心洞之中。他百無聊賴之下,便是再度將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這二十道百獸鬼火之上。

“天地玄火既然有着屬於自己的靈性,那我是否可以把它們當成像小冰一樣的存在呢?”

“控火之術的原理又是什麼?難道是像簽訂契約一樣,讓天地玄火認自己爲主?”

林隕不禁陷入了沉思。

呼。

就在他思考之時,之前他所降服的那道百獸鬼火居然又主動地蹭到他身邊,開始興奮雀躍地浮動起來。看它那意思,顯然是又想找林隕索要真元之力了。

見狀,林隕不禁笑了起來,隨手便是一縷真元打出。

誰知那道百獸鬼火還尚未來得及吞噬他的真元,剩下的那十九道百獸鬼火竟是爭先恐後地衝了過來,這可把林隕給嚇了一跳。

他還以爲這些百獸鬼火是想攻擊自己,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他可沒有把握能夠扛得住暴走的天地玄火。可事實卻是,他多慮了。這些百獸鬼火併不是想攻擊他,而是想要奪走他剛纔打出的那道真元之力。

“這有什麼好爭的?”

林隕眼中滿是古怪之色,嘀咕道。

不就是一道真元之力嗎?怎麼搞得這些百獸鬼火幾百年都沒吞噬過真元一樣,難道它們認張天師爲主之時,後者就從沒有用自身真元飼養它們嗎?

雖然心中困惑,但林隕爲了避免這些百獸鬼火互相爭奪自己的真元,便是又打出了十九道真元,讓它們各自公平地吞噬真元。

“你的真元之力似乎有些特殊,所以這些百獸鬼火纔會如此想要吞噬你的真元。”

шшш◆ TTKΛN◆ CO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而低沉的聲音驟然間響了起來,在這空曠寂靜的淨心洞中顯得格外突兀。林隕連忙回過頭去,身後竟是出現了一道身形消瘦的七旬老者。


他頭戴草冠,微微發白的頭髮看上去有些凌亂。那一襲樸素的灰色長袍,白色鬍鬚拉得老長,頗有一種農家老者的感覺。

“敢問前輩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