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宇已經沉默了好一會了。木然地跪坐在山頂上,眼睛楞楞地注視著前方。臉上的淚痕早已風乾了,留下兩道流過的痕迹。

「老師,我該信任你嗎?」良久之後,木宇突然輕輕地冒出這句話。

「對,我是要信任你的,父親把我託交給您,就是對您的信任,我是該信任你的。」木宇沒有讓步文勅回話,獨自喃喃地說著。

步文勅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拍了拍木宇的肩膀。隨即坐在木宇身旁,同樣看著遠方,似乎也在想著自己的心事。步文勅知道,這是木宇的心結,就讓他自己來解吧。

只聽木宇喃喃地說道:「老師,我就給你講個故事吧。」

木宇停頓了一下,目光中逐漸有了光彩,痴痴地看著遠方,彷彿又回到了從前那些快樂的ri子:「那是一個天氣晴朗的好ri子,哈雷部族的公子到我們鐵木部族提親……」

木宇一邊回憶,一邊講著那些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有喜悅、有豪壯、有離別、有囑託。一直講到魔族的入侵,講到父母和姐姐的凄慘離世。淚水在臉上幹了又流,流了又干。

背後傳來了嗚嗚的輕泣聲,飛兒伏在月月的肩頭抹著眼淚,月月一隻手攬著飛兒,另一隻手也在擦著臉上的淚水。兩個男孩子也都沉默著,控制著沒讓眼淚流出來。

良久。

木宇緩緩站起身型,沖著身後的四個小夥伴深深地鞠了一躬。這是木宇頭一次感覺到飛兒有些可愛的地方了。

「走吧,我們回去。」步文勅摟著木宇的小肩膀,向山下緩步走去。四個小夥伴在後面默默地跟著。

「木宇,哪天你要報仇,算我一個。」下到半山腰時,胖子終於打破了眾人的沉靜。

「也算我一個。」

「也算我一個。」

「還有我。」

幾個人都爭著說道。

「謝謝大家。」木宇又沖大家鞠了一躬,說道:「我已經沒事了,讓大家跟著擔心了。」

步文勅對大家說道:「好,既然大家都要幫木宇報仇,那麼,你們知道想要報仇,先要怎麼做嗎?」

「讓自己變的更強!」

「對,我們一定會好好修鍊!」

眾人跟著喊道。

「好,既然這樣。那,所有人聽令!跑步下山,用最快的速度到玄冰城北門的林家老鋪,每人買一斤肉包子回來。早到的有菜吃,最後一名,包子上交,吃乾巴饅頭。行動!」

步文勅一聲令下,五個人全都竄了出去。木宇的心情也平靜了下來,跟在眾人的後面向北門方向跑去。

步文勅站在原地,看著孩子們遠去的背影,良久沒有移動。

「唉,可憐的孩子。」突然一聲嘆惜從步文勅身後傳來。

步文勅心頭一驚,匆忙轉過身,沖背後之人施禮道:「幕老,您也來了?」

只見身後站著一個老頭,身型乾瘦,頭髮花白,臉上卻沒有多少褶子,但老年斑卻是掛了滿臉。可不正是在分院負責炒菜的老菜頭嗎?


只聽老菜頭說道:「看你那付德xing,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是吧?都這麼多年了,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木宇這孩子資質不錯,身世又可憐,你也該收收心,好好教育一下這幾個孩子了。他們可都是寶呀。」

「是,弟子知道。」步文勅恭敬地說道。

「得了得了,我就是一個糟老頭子,沒那麼多禮節,以後別老是幕老幕老的叫了,直接叫我老菜頭就得了。」老菜頭不滿地搖晃著腦袋,向玄冰分院的方向走去。

「哦,對了。」老菜頭回身沖步文勅說道:「你注意一下木宇這孩子,他煉的功法可不一般呀。」

說完,老菜頭揚長而去,只留下步文勅皺著眉頭思索著老菜頭話中的意思。

------------------------------------------------

好吧,我只想說一句。月底了,還有推薦票的書友,給兄弟投一張吧。兄弟決不貪心,多多益善。 「死胖子,你給我下來。你要再投機取巧,我就告訴老師去。」

月月眼看著跑在後面的胖子從自己頭上飛了過去,不禁大叫道。

林家老鋪的肉包子大家都買回來了。這是不樂老師最愛吃的食物,在玄冰城裡也是獨一號。只有在玄冰城的北門才有的賣。

每周的體能鍛煉,不樂老師都會固定在每周三,以林家老鋪為目標讓同學們跑一趟,順便改善一下生活。而今天正是改善生活的ri子。

當然,這個肉包子也是深得同學們的喜愛的。所以每周的這一天,也都是同學們煉的最起勁的ri子。

而每次買完包子后,胖子都會自己再多買點,在跑回來的半路上就打發掉了。所以每次買包子回來,胖子總是跑在最後面。

眼看著快到學院了,陸文峰遠遠的跑在最前面,月月和飛兒一起跑在第二,木宇跟在她們後邊不遠處。看著木宇不緊不慢的樣子,顯然是故意落在她們後面的。

此時,胖子多買的包子都在後面偷著吃完了。抬頭看了看前面的幾個人已把自己甩出老遠。胖子卻咧嘴一樂,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只見胖子從口袋裡摸出一粒種子捏在手中。暗運靈力,嘴裡喊了一聲:「起!」

手中的種子瞬間爆長,化為一條藤鞭。胖子一甩手,藤鞭猛然伸展,纏在了前方一棵大樹的枝丫上。


胖子雙腳一彈地面,整個身子就如猿猴一般飛了起來。隨後,腳尖在樹榦上一點。手中藤鞭一收一放,纏住更遠處的樹枝,身子一個飛縱,又閃出老遠。

如此反覆,胖子就如人猿泰山一般,在林子里盪開了鞦韆。十幾個起落之後,胖子便超過了木宇,從月月和飛兒頭頂飛過。


氣的月月在後面破口大罵。

胖子對月月的威脅全不理會,還回頭沖月月扮了個鬼臉。然後得意的回頭接著盪他的鞦韆。

哪知道胖子剛把頭扭回來。眼前一粗壯的樹榦瞬間在視線中放大。

只聽「咚」的一聲悶響。胖子便與大樹來了個親密接觸。然後頹然的滑落,動作顯得那麼自然天成。且伴有漫天的落葉飄散,煞是凄美。

飛兒跳到胖子身前,低頭了看了看胖子滿頭亂飛的小鳥。一隻,兩隻,三隻。又伸出食指捅了捅平沙落雁式趴在地上的胖子,沒有反映了。飛兒抬頭看了看樹榦上的人形凹陷。眼睛天真的眨啊眨的。

「看什麼看,這叫罪有應得。」月月一拉飛兒的手,兩個人踏過胖子的嬌軀,接著向學院方向跑去。

木屬xing果然妙用無窮,木宇看著胖子手中逐漸消失的藤鞭,心中想道。

比賽結果是毋庸置疑的。胖子坐在桌子一角,腦門上貼著十字膠布,看著眾人吃著香香的肉包子,搶著老菜頭炒的美味菜肴,恨恨地咬著乾巴饅頭。

還好自己之前已吃過一份肉包子了,胖子在羨慕嫉妒恨的同時,心中不免暗自慶幸。

吃過飯後,步文勅對月月說:「月月,去我屋裡把靈力測試儀拿來,給木宇試一下靈力值,下午我好去總院給木宇報上名。」

月月答應一聲出去了。就聽步文勅接著說道:「這靈力測試儀每所學院都有裝備,主要是用於新生報名用的。」

「以前在沒有發明出靈力測試儀的時候,都是由老師幫助每名學員凝聚出靈晶后,看靈晶的大小品質來決定要不要錄取的。」

「自從這靈力測試儀發明之後,每所學院便都用來直接測試報名學生的靈力值來決定是否錄取了。省去了為每一位報名者凝聚靈晶的麻煩。」

「咱們玄冰學院在全大陸來說,按上界學院排名來講,目前是排在第六位的。所以要求的靈力值也比別的普通學院要高。只有靈力值超過40的學員才能進入學院修習。」

「而靈力值只要超過10,就能凝聚出靈晶,那只有最普通的靈師學院才會招收靈力值在10以上的學員。而靈力值在10點以下的人是凝聚不出靈晶來的。」

通過不樂老師的介紹,木宇總算是徹底明白這靈力值的意思了。也感嘆於玄冰學院的底蘊,全部學員都是靈力值超過40點的存在,那整個學院的實力可見是多麼強大了。

這時,月月從外面走了回來,手裡拿著一個小木盒子。只見木盒大小跟裝牛nǎi的紙箱大小差不多,木sè古樸深厚,不知是什麼樹的材料所制。盒子上雕刻著各種盛開的花朵,顯得jing美而華貴

月月把木盒放在桌子上,支起盒蓋,只見盒蓋中間有一根細小的水銀柱,上面從0到100標著刻度。而木盒的裡面有一個凹槽,一枚晶瑩剔透的水晶球端端正正地卧在盒子中間的凹槽內。


盒裡子面的構造完全看不到,那都是用木板擋在下面的。木板上和蓋子邊緣處都雕刻著jing美的花紋,形成ri月草木等自然風光。

步文勅對木宇說道:「宇兒,現在就測試一下你的具體靈力值大小。你把手掌按在水晶球上,把體內的靈力全部凝聚於掌心處,緩緩注入到水晶球內,直到水銀柱不再升高為止。」木宇答應一聲,按不樂老師所說,把左掌按在了水晶球上,運轉體內靈力開始送入到水晶球內。

只見水晶球逐漸發出一絲柔和的亮光,慢慢的,亮光越來越大,但卻並不刺眼。

而此時的水銀柱也跟著發生了變化,水銀從0刻度開始飆升,很快就衝過了50度,快速衝過60度到達70度的時候,上升的速度才有漸緩的趨勢。

眾人全都圍攏了過來,吃驚的瞪大了雙眼。就連老菜頭也從門口翹著腳看著,眼神充滿了驚訝之sè。

水銀柱在眾人的注視下很快突破到80點了,水銀的上升速度再次降低,緩緩地向90點處逐漸靠攏。飛兒圓睜著不可思議的大眼睛,看了看木宇,眨巴眨巴眼睛,又把眼神轉回到水銀柱上。

此時,在飛兒的心裡充滿著不可置信。原本在家族中,自己那高達70點的靈力值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家裡人全把她的資質捧上了天。

飛兒自己也曾想著能去全國最高級的靈師學院學習,再憑藉過人的資質成為學院的首席靈師。自己這麼天生麗質,一定能成為一代靈仙,漂亮的靈仙!然後把天下所有的帥哥都踏在腳下,任憑玩耍。

可沒成想,父親卻派人把自己送到了這麼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修鍊。雖然在這裡,自己的靈力值也是把別人遠遠的落在了後面。但呆在這麼個破地方,飛兒總感覺自己有種才華被埋沒了的感覺。

還有那個不樂老師,整天就知道讓他們爬山、跑步,一點本事也看不出來。所以,飛兒不止一次地打算逃出去,到真正的大學院去修習。憑藉自己的高靈力值,有哪個學院會拒絕呢?

但可惜,自己每次逃跑計劃都落空了。最後一次就是被眼前這個死木魚破壞的。

而現在這個死木魚的靈力值卻又一次深深地打擊了飛兒那最為驕傲的本錢。

只見靈力測試儀上的水銀柱終於緩緩超過了90點大關,一點一點的向上蹭著,91、92、93。

眾人保持著不可置信的表情,盯了半天,水銀柱穩穩地停在93的位置,不再上升了。

木宇緩緩地收回了靈力。面對自己高達93的靈力值,木宇同樣感到震驚。記的老師說過,全大陸出現過的最高靈力值也沒超過80呀。

看著從93刻度上緩緩下降的水銀柱,月月獃獃地說:「我這一定是作夢吧,誰打我一下,讓我醒過來吧。」

胖子喃喃著說道:「誰有空還是打我一下吧,我這夢怎麼做的那麼真實呀?」

月月終於轉過目光,盯著胖子幽幽地說道:「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緊接著,就聽「啪!」地一聲脆響。隨即傳來胖子殺豬似的嚎叫。

「我不信!這破東西是不是壞了?讓我再試試。」飛兒說著,伸出自己的小手按在了水晶球上。

只見靈光一閃,水銀柱迅速地上升。最終停在了70點便不再動了。

眾人面面相覷,異口同聲地說道:「這不可能!」

然後幾雙眼睛齊刷刷地盯著木宇看,彷彿在動物園裡突然看到了怪物一般。

步文勅老師看了一眼老菜頭,老菜頭微微點了下頭,便閃身出去了。在眾人完全沒有感覺的情況下,老菜頭迅速圍著學院查視了一圈,並沒有發現異常。

就聽步文勅說道:「木宇的靈力值是93,這是千真萬確了。沒想到在我的弟子中竟然出現了這麼妖孽的學生。」

看著眾人逐漸從震驚中醒轉了過來,步文勅接著說道:「你們幾個聽好了,現在,你們已經是一個集體了。木宇的靈力值只能咱們幾個知道,誰不能說出去,就算父母親人等最親近的人也不能說。」

「這是我們共同的秘密,大家一定要保住這個秘密,直到你們的修為達到6級靈尊之後,有了自保的能力時,這個秘密才可以透露。否則便會有殺身之禍,大家明白嗎?」

眾人相互看了看,點頭說道:「是,我們明白了。」

步文勅看了看眾人,又問了一遍:「真的明白了?」

「明白了。」眾人說道。

步文勅把每一個人又都盯著看了看,最後把目光停在了飛兒身上,說道:「飛兒,你能保證對誰也不說嗎?」

飛兒眼睛一眯,鼓著腮幫子說道:「幹嘛?不信任我是嗎?我發摯,如果我說出去一個字,就讓我變成,變成醜八怪!這總成了吧?」

步文勅盯著飛兒的眼睛看了一會,說道:「好,你最好不要變成醜八怪。老師相信你!」

陸文峰說道:「老師,那有人問的話,我們應該說木宇的靈力值是多少才合適?」

眾人一聽,也把目光集中到了不樂老師的臉上。

步文勅想了想,說道:「為了安全起見,木宇的靈力值就定在60吧。這樣能夠掩人耳目。」

眾人聽后,都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