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朧中,她看見一個兩歲小孩子的身影,朝自己慢慢走近,越來越近。

她明顯看見他身體輪廓了,兩歲的孩子,穿着上等絲綢的古裝,頭束金冠,兩條束流順金冠而垂下,落在胸前。

身穿一件小小精緻龍袍,上面繡有九爪金龍,腰間別着腰帶,腰帶上垂掛一白色龍形玉。

小小年紀,有了帝王般的威儀。

可他的臉隔着霧端,始終看不清醒。

馨馨手揉了揉眼睛,很想看清楚,這個小男孩是誰……

呯呯呯……

門口傳來劇烈的砸門聲,伴着女人粗大嗓門罵罵咧咧的聲音。

很刺耳,很難聽!

“林馨馨,你給我出來,滾出來!”

“賤人,快給我滾出來,居然敢毀掉我剛買的新車?”

“你這個窮鬼,嫉妒我有錢,嫉妒我家境好,嫉妒我男朋友對我好,把我男朋友買的瑪莎拉蒂毀成這樣,你給我賠,滾出來……”

“賤人,賠錢,聽見沒有,你要是不給我賠錢,我讓你立即坐牢,吃一輩子的牢房,別想出來。”

吳麗娜!

這個瘋狗怎麼發癲到自己宿舍門口,還冤枉她毀了新車!

有沒有搞錯,她在宿舍一直睡覺!

原本快看到小男孩的臉了,被她這麼一段狂嚎,什麼都看不見了。

馨馨瞬間睜開眼,從牀上坐起,拿起牀頭一側的手機看一眼。

下午四點半!

這一覺居然睡了這麼久,下午四點半了。

嘭嘭嘭!

宿舍木門被她又拍又踹,晃動極厲害。

“給我出來,窮鬼,賤女人,剋死爸媽的掃把星,你爸媽就因爲你死了,……”

馨馨腦子原本還有些沉,聽見她罵剋死爸媽的掃把星,眼眸含恨,迸發火花。

她向來不理會吳麗娜如何罵自己,如何給自己找碴。

她的底線的決不允許牽扯到父母,尤其是罵剋死父母這種話。

掀開被子,馨馨披上衣服,把頭髮一攏,臉色鐵青的走到門口。

準備開門時,想了想,那起宿舍裏的土豪同學的棒球棍,掩藏在門背後。

這廝發瘋起來,她沒少見,防備一點好。

一打開門,看見外面走廊便圍聚很多人。

全是這棟樓的女生,指指點點,交頭接耳的笑話吳麗娜。

當馨馨打開門瞬間,好幾道手機閃光燈朝馨馨拍過來。

吳麗娜一看見馨馨,恨得雙目猙獰怒紅,原本漂亮的五官變得扭曲,一巴掌就朝馨馨甩過來。

馨馨早有防備她會動手,腦袋往後一退,躲過吳麗娜的巴掌。

吳麗娜像發瘋了一般,整個人撲向馨馨,想對她拳打腳踢。

馨馨沒想她這一次如此不要臉面撲上來,驚愕了一秒,接着掄起棒球棍朝她揮過去。

兩人就在宿舍門口扭打起來。

或許吳麗娜千金大小姐當慣了,馨馨皮糙肉厚力氣大,還有武器傍身!

很快見分曉,吳麗娜打不過馨馨,被她掄了幾棍子。

而後,門口啪啪啪啪,按快門聲音更頻繁了。

吳麗娜坐在地上,披頭散髮的哇哇大哭,朝她怒罵:“林馨馨,你毀了我的車,還敢打我?嗚嗚嗚,我要想盡一切辦法,不管花多少錢都要告你進去。”

她一直在宿舍裏,宿舍門都麼出去,怎麼會毀了她車? 馨馨把棍子放下,看形象全無的吳麗娜。她坐地上撒潑耍賴,完全沒了形象。

馨馨惡狠狠的罵道:“你給我閉嘴。”

吳麗臉上掛淚珠子,心有餘悸的看馨馨手上的棍,臉上卻絲毫不退步:“我不管,賤人你賠我車子。”

“我進了宿舍後就沒出去,你車子被人毀了關我什麼事?吳麗娜,你鬧夠給我滾!”

她不要臉,自己還要臉呢

就算含血噴人也不找個能聽點的藉口。

吳麗娜從地上站起來,眼妝被淚水暈開,像個大熊貓一樣,臉上還留着兩道黑色痕跡。

樣子挺滑稽。

她兇悍的怒罵:“撒謊,你嫉妒我,除了你沒人會把我的新車毀成這樣。”

走廊上圍積的女生越來越多,都是看熱鬧,小聲私語討論:

“那個林馨馨,好像進了宿舍就沒出去過吧。我看見她上午進的,中午都沒出去吃飯。”

“對,寧寧在樓下讓我喊她一聲,去食堂吃飯,我敲了好幾次門沒開。”

“吳麗娜估計得罪什麼人了,車子被毀壞了,把氣都撒在林馨馨身上。”

“林馨馨靠獎學金的,給十個膽子都不敢毀她新車,哎,我告訴你們啊,剛纔進校園門口的時候,吳麗娜開車攔截林馨馨呢,林馨馨往左,她就攔左邊路,林馨馨往右,她就攔住右邊路,不就是一輛新車麼,這麼愛顯擺,車子被人毀了,那是活該。”

“是真的,我也看見了!吳麗娜那德性,誰能喜歡,學校裏有錢的比她多了去了,暴發戶就是暴發戶,上不起檯面,車子被毀了,有錢重新買一輛唄,找林馨馨碴!哎喲,還揍不過人家,哎喲丟人現眼!”

“噓噓,別說了,她看過來。”

“有膽子鬧,還不讓人說啊,你沒看見多少拍視頻的,準備放在校園論壇上呢。”

吳麗娜被左右言論給激的,衝她們喊:“閉嘴,全給我閉嘴!”

接着,她一把拉馨馨的手,走到走廊上。

馨馨甩開她的手。

吳麗娜凶神惡煞的指着擺在女生宿舍樓下的車,對馨馨大罵:“林馨馨,你看清楚?還敢說我的車不是你毀的?”

馨馨轉頭往下望,下面擺着一張白色破敗鐵皮,扁扁平平,好像被的壓路機碾過,變成一張廢銅爛鐵,就連修都不可能了。

這就是她新車,瑪莎拉蒂?

馨馨默了三秒鐘後,突地,爆出巨大爆笑聲,邊笑,手邊拍打圍牆面。

“哈哈哈哈哈……”

她笑的眼淚都出來,早上攔路的瑪莎拉蒂,變成一堆廢銅爛鐵。

她太高興了。

從小學到現在,吳麗娜噁心她幾十年,不知道誰把她最想幹卻不敢幹的事,給實現了。

簡直太爽了!

十幾年的壓抑,此刻全部爆發了。

“三百萬的廢銅爛鐵,哈哈哈哈……”

馨馨依舊在爆笑,笑的前俯後仰,花枝亂顫。

吳麗娜見狀,更憤怒了。

“你給我閉嘴,賤人,不許笑,你看見了,我的車子一定是你毀了的,我不管,你賠我三百萬。”

馨馨立即收斂笑容,轉頭狠狠看了吳麗娜一眼:“你看清楚,胸大無腦的女人,你的車子是被壓路機碾壓過的,一般的車子,哪怕是泥土車都達不到這個效果,你不報警,不去調出監控,也不去找目擊者,你來我宿舍鬧?你有沒有腦子?壓路機出車一次多少錢,我出的起嗎?”

旁邊圍堵過來的其他宿舍的女生,都符合。

“是,林馨馨說的沒錯,壓路車,出車一次最少兩三萬吧,林馨馨出得起嗎?”

“對啊,聽說她是孤兒,還有個弟弟,挺可憐的,這個吳麗娜就看她沒背景,家裏沒人故意欺負她吧?”

“我看就是,聽說吳麗娜現在的男朋友,還是從林馨馨手上裏搶的呢。”

“真的嗎?盛佑長的這麼帥,成績又好,我說怎麼會找吳麗娜那種沒腦子的女人,原來真是搶的。”

“是真的,林馨馨以前在高中就是學霸!成績拔尖,她是西南省的高考前十名的,網上能查到。”

吳麗娜見大家爆笑,女生對她議論紛紛,更生氣了。

她沖人羣怒吼:“你們全部給我閉嘴。”

女生們全部轉頭,手捂着嘴在偷笑。

這時,宿管阿姨帶了個筆記本,站在走廊上大喊:“剛纔誰說要調出今天四樓的錄像?你們趕緊看,看了我還要下樓。”

一羣女生迅速圍過去。

馨馨也圍過去。

正好監控攝像頭安裝在我們宿舍門口,圖像很清晰。

馨馨對她們說:“各位同學,你們幫我看清楚,我真的沒出過宿舍的,天地良心,日月可鑑,這冤枉可不是鬧着玩,她說要告我坐牢……”

好在,雖是貴族大學,大家還是很明事理,不會因爲窮看不起馨馨。

隔壁的宿舍長主動幫快進錄像。

從馨馨進宿舍門,十點十四分開始,一直下午四點多,吳麗娜上前砸門來鬧。

這個過程,馨馨宿舍門就沒人在進去或者出來過。

宿舍同學有的週末回家,有的上街,寧寧去圖書館了,就馨馨一個人在宿舍。

大家看了好幾次,都沒發現馨馨出過宿舍門,根本,宿舍門就沒打開過。

還有人用手機把視屏錄下來。

宿舍阿姨說:“行了,沒事就散了吧,那個誰,吳麗娜你好像不是這棟宿舍的,趕緊離開。”

宿舍阿姨收起筆記本,準備合上。

吳麗娜哪裏肯依,雙手扒着宿舍阿姨的筆記本不肯鬆手。

她較勁道:“不對,爲什麼會沒有林馨馨出宿舍的鏡頭,肯定是你,是你把那截給刪了。”

“胡說八道,吳麗娜,勸你還是早點去報警。”

四周女生附和:“對,吳麗娜,你快報警吧,早點立案,早點查清楚。”

“來找林馨馨,腦子被門夾了,真是……”

“智商堪憂!”

就在女生吵吵嚷嚷時,一動聽清透的男聲,穿插進來。

他說:“馨馨,我讓你準備的,你都準備好了嗎?”

女生們立即安靜下來,所有人都聲音出處方向望,就連宿舍阿姨都不例外。

走廊盡頭,君凌一身白色休閒套裝站在樓梯口,俊面帶着孤凝望過來。 君凌那一瞬間,馨馨臉色大變,轉身蹲在地上,雙手捂臉,從人羣慢慢往宿舍方向挪去。

他真來了!

不會真以爲自己會跟他同居住在一起吧?

不!她如何都不會答應的。

四樓如此衆多女生站在走廊上,還全部圍着她,一會要怎麼拒絕?

一拒絕,豈不穿幫了?

而且,馨馨也不認爲君凌會有給她拒絕的機會!

馨馨加快挪動速度,心中唸唸有詞:“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

原本她身邊圍了很多女生。

此時,那些女生像心有靈犀般,全部退讓開,給她讓出一條通往宿舍門口的大道。

挪啊挪,挪到一半時,一雙淺色休閒褲的長腿攔住她的去路。

馨馨手敲了敲那腿,小聲道:“借過,同學讓一下。”

那人不動,馨馨遮臉的手放下,看見白色休閒鞋,鞋面比普通女生的寬和長,明顯是男生的。

馨馨擡頭!

君凌正居高臨下,看馨馨。

兩人目光在空氣中相遇,蔓延出別樣的火花。

“呵呵,你好啊!”馨馨尷尬道。

君凌俊面深沉,把馨馨從地上拉起來。

完美形狀的眼微眯,看不見他眼睛內的光景,清秀俊逸的臉龐變得陰沉,嘴脣緊抿,明顯在怒中。

原本還在沉浸在君凌美貌的女生們,迅速後退幾米,把他們隔離開。

卻無人離去!

君凌陰冷的聲音問馨馨:“林馨馨,你這是要上哪兒去啊?”

森森涼意侵襲而來,馨馨手臂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搓着手臂,哭喪着臉說:“內個,我要去宿舍拿東西。”

“沒收拾好?”

“沒!你……你能不能把我放開?”

“放開?放開你逃走嗎林馨馨?”

“可是,走廊上這麼多人看着,這是女生宿舍,男生不能進來,你這樣影響不好。”

“樓下沒人攔,你宿舍裏的東西不用收拾了,我會幫你從上到下,從裏到外,吃的,穿的,用的,全部配齊。”

馨馨還沒回話,君凌轉頭看和吳麗娜搶筆記本的宿舍阿姨,吩咐道:“今天林馨馨退宿舍,去外面住,她的牀位明天可以安排人進來。”

宿舍阿姨眼睛直愣愣的看君凌,連忙笑着點頭:“好,我明天就安排女生住林馨馨鋪位。”

馨馨一聽,立即炸着聲音說:“宿管阿姨,你別啊,你要是把我牀位退了,我上哪兒住去?”

“還有,我東西一天時間內收拾不完的,就算搬家你也得給我一個時間啊。”

宿管阿姨愛慕能助的看馨馨。

“搬什麼?你那一箱子的舊衣服嗎?扔了!還有你那洗得發白的被單,都破了好幾個角,還有你經常死機的筆記本,全部丟了。”

君凌盯着馨馨胸部,薄脣微微勾起,俯身在她耳邊輕聲說:“還有你的內~~衣,洗的都發白了,款式老土,不是我喜歡的款。”

馨馨眼睛看君凌,有一瞬間的衝動,想把他的頭給爆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