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突如其來的轉變,陳凡不禁嚥了口吐沫,着氣質的轉變也太快了吧,剛纔還是一個女魔頭,此刻居然和蘇晗一個樣子了,完了完了,我真的是要死了。這個世界太瘋狂了,耗子都給貓當伴娘了。 吃完飯,走出了門口之後,兩個人便是隨便找了一間屋子坐了下來,而最令人詫異的就是邀月這個傢伙竟然之一和他住在一起,讓陳凡這個老處男頗爲不好意思,雖然他時常也會調戲幾句小姑娘,可是現在來真的了,倒是有些尷尬了。

“我睡覺了,你給我好好修煉吧。”伸了個懶腰,邀月無奈的揉了揉演講,對着坐在地板上的陳凡望了一眼,夢囈般的說道,剛說完話,就倒頭睡去。

“這個特小葉頭居然這麼就睡了,也不怕着涼了。”陳凡無奈的看着只穿了一些貼身衣物的小丫頭將鼻子踢到一旁,霍然起身,走了過去,將輩子那好,準備給邀月小公主蓋上。

“恩?”突然,陳凡的神色一動,一個白皙修長的玉手,突然抓在了他的手臂之上,死死地抓住,沒有放下。

“媽媽,媽媽,你不要走,你不要走,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小丫頭哭泣一般的從牀榻上拼命地搖着頭,豆粒一樣大小的淚珠從緊閉着的眼眶中流淌而下,但是小手依舊死死地抓着陳發的手臂沒有放鬆。

“難道她也是一個沒有母親的人?”陳凡有些疑惑的看着,抓在自己手臂上的紅潤手掌,頓時皺起了眉頭。

“媽媽,你不要走,你知道嗎,這些年從你走之後,爸爸好像變了個人一樣,根本就不怎麼陪我,天天只知道怎麼變強,怎麼打敗其他的人,怎麼打敗魔尊叔叔,怎麼成爲魔界的最強者,從來就沒有對我有一點關心。”

“唉,看來也是個苦命的孩子啊。”望着在睡夢中哭泣的邀月,買陳凡的心中好像被人呢住碰了一下,有一種說不出滋味。

在上一世彙總他雖然沒有父母,但是被師傅自由撫養長大,也是體會過一那中父子之間感情的,但是眼前的小丫頭明顯沒有感受過多少……

“爸爸,他每天都在修煉,偶爾休閒的時候纔會想起我,但是他只知道我喜歡要什麼就給我買什麼,根本不體會一點我的感受,一點沒有想過我最想要的是什麼。”小丫頭西斯低劣的代銷者,杯子都被他的淚水打溼了。

“我要的是媽媽,我要的是一個完好無損的媽媽。一個只有在記憶中見過一次,從此就再沒有見過的媽媽。”

聞聽邀月的話語,陳凡不由得嘆息了一口氣,心中有所觸動。

“呼呼……”

“恩?又睡着了,真是一個性格多變的小丫頭啊。”

看着再次點頭沉睡的小丫頭,陳凡無奈的笑了笑,旋即心念一動,將被她拽住的手用力抽了一下,發現竟然紋絲不動,回頭看了一眼,在熟睡中的邀月小葉頭,只得不了了之,在原地坐下修煉了。

……

半個時辰後。

陳凡依舊是盤坐在原地,只是一隻手放在膝蓋上,一隻手放在創不上,被一個從白色的牀單中伸出來的帶着想起的預備給死死地莊主,沒有動彈風華。

臉色好似書面一樣,沒有任何的波動。

一道地哦啊閉塞的氣流在他的鼻腔中緩緩地流進,化作一姑娘劉瞬間就流入肺腑之中,化作一道微弱的能量滋潤着陳凡身體內的奇經八脈,五臟六腑,強化着他的身子,一點點增強着他的體質。擴展着鬥氣的貯藏量。

“唔…”在睡夢中的邀月突然動了一下,抓住陳凡的手比突然一動。

“這是什麼,怎麼這麼強大?”

老僧入定一般的陳凡古井無波的臉上突然涌現出一絲驚訝,旋即猛的在嘴角上勾勒出一抹奇異的笑容,他突然感覺到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突然從體外跑了進來,炮打了身體中不停地四處竄動,沒有好好的呆着。

“呵呵,既然來了,那麼你就留下來,爲我在魔界的成長成爲第一個見證人吧。”

“哈哈。”

意識和總大笑了幾聲,陳凡的身體外突然涌現出一絲強大的鬥氣,旋即南無強大的鬥氣突然一點點的擴大,從局部慢慢的擴散到全身,淡紫色的鬥氣瞬間覆蓋住了陳凡的身子,就連和他的胳膊連在一起的那個小手也一同覆蓋了起來。

“好強的能量,這如果吸收的話,說不定我的實力真的可以成長爲武王呢,那樣的話,說不定我真的可以一舉突破到無望的境界,那樣,在這個魔界也損傷一個二流遂平的人了,絕對不會受人欺負。”大作中的陳凡嘴角微掀,露出一絲不易理解的笑容。

體內的南無鬥氣依然在不懂得攢動,而陳凡的心頭突然一動,他漸漸的感覺到事情彷彿不是那麼簡單了。


那一團強悍的能量在不斷地碰撞見不但對他的鬥氣造成了損耗,就連他的精神也是收到了攻擊,只覺得喉嚨突然一甜,差一點一口鮮血噴出,臉色陡然一變,陳凡被邀月找住的手突然一動,兩者竟然期奇蹟般的分離開來。

手掌謾罵的回到一改出,陳凡的眉頭一挑,雙手快速的動了起來,一道道他根本就沒有使用過,身子連看都沒有看到過的手印在雙掌不動轉換着各種形態之ijanmanmadezhizhanchulai,旋即一股更爲強大的無形氣息包裹住他的全身,一股無形的氣勢在空間中仿若水波一樣,盪漾開來。


“…….”

手印跨素的反動劍,陳凡的臉色又是一變,一抹病態的嫣紅之色涌現而出,從顴骨處漸漸的蔓延而上。

“啪”

就在此時,陳凡的臉上突然閃過一絲堅韌,護送呢好的氣勢就好像被堵塞的江口,突然打開了堵塞物,傾瀉而出,周身的氣流就好像江河裏面的水流一樣,在他的周圍化作柔和的波動,慢慢地蠕動着,而手掌突然合在一起,不再有任何的動作。

“吞。”

仿若是遠古的雷聲一樣轟鳴聲從陳凡的嘴巴中發出,化作一道紫色的燦爛古樸字體,蒼穹有力,從嘴巴中脫出之後,化作一道淡淡的符印,旋即慢慢的發生了變化,在空間中漸漸地凝實。

“合”

又是一聲低喝,陳凡的眼眸突然睜開,一股無形的氣勢從他的體內暴涌而出,將他身後的杯子都掀飛開來,一個絕美的酮體浮現,然而陳凡現在沒有心情去欣賞這些。

只見一道紫色的閃電,從他的明亮的雙眸涌現,旋即陳凡的手掌一動,一個個玄妙複雜的手印突然涌動出來,而他的眼睛中的那一抹紫色火焰,依舊沒有消散。

……

半分鐘後,那一抹紫色的字體已經從盤坐着的少年身體中慢慢的虛化,漸漸的進入其中,化作一道紫色的強大氣流,開始和那一團強悍的能量對抗開來。

“嘶嘶~”

那一團能量好像是害怕了一樣竟然發出了絲絲的聲響,不斷躲避着陳凡的那團鬥氣進攻。

見得身體內的異狀,陳凡的嘴角陡然泛起一抹殘忍的微笑,舌頭在嘴巴上舔了一下,冰冷的寒氣從他的身體中爆射而出,“哼,這時候知道害怕了。吞噬祕法,給我吞。”

說話間,一團更強大的能量突然從陳凡的身體中暴涌而出,不斷的催動着那團鬥氣,向着能量漸漸的靠攏過去。 吞噬祕法,源於陳凡的一次不知道爲什麼的頓悟。

在和邀月這個女魔頭的戰鬥中他突然頓悟了,知道了自己以前從來都不知道,真是撿到沒見過,聽都沒聽說過的東西,雖然東西是不錯的,但是這也是他一直感到疑惑和感到擔心的。爲什麼自己能在一瞬間知道這麼高級的懂法,得到這麼讓人髮指的邪惡功法。

吞噬祕法,顧名思義。

吞噬二字,是爲吞吃,吞食,吞嚥,也可以理解爲將對方消滅,但是這幾層意思顯然還是前者比較符合這個功法的意思,至於祕法,自然是很少人知道,甚至是一個人知道,又或者是沒有人知道,至今還在隱藏在摸一個角落的高級功法。

吞噬祕法,並沒有多少的介紹,只是將星公路線介紹了一遍,而陳凡竟然是將這些東西融會貫通,彷彿是有人在幫助一樣,要知道越是高級的功法所需要聯繫的時間就越長,就好像一個人在練習射箭,那麼如果他想練習急嗎舌尖,一定是比在原地射箭難上不知道多少倍。

此刻的陳凡卻將這個道理完全相反。

第一次使用的他竟然將這種高級甚至逆天級的功法使用的爐火純青,就好像,就好像這本來就是他的功法一樣。

“吞噬祕法,是爲遠古天魔大帝所創,具有吞噬一切,氣吞天下的氣勢,如果你實力夠強的話,那麼即使你將整個天地都吞噬到你的體內,只要你能夠撐得住,那你就擁有了這個天地的能量。”

一想起這個令人嚮往的話語,陳凡的身子就是一陣顫抖。

吞噬天地,這樣的話語實在是讓人熱血沸騰。

“恩?已經好了嗎?”

感受着身體內的抵抗能力越來越小,陳凡明亮的眼睛中,陡然涌現出一絲喜色,旋即雙目微合,再次睜開之間,眼瞳中的那一抹紫色火焰已經消失。

“好,接下來就將你這個小東西完全吸收到我的身子中來。”

木雙再次閉上,陳凡的身子陡然一動,身體外面的南無鬥氣緩緩收斂道身子彙總,旋即慢慢的消散。

“嗖”

紫色的鬥氣越來越強大,猛地一動,那一團能量頓時被吸收。

感受到身體內的那一股暖流瞬間流淌到姿勢白海,通常無比的按絕,讓陳發的嘴角若有若無的噙上一抹得意。

“現在是該真正戰鬥的時候了。”

陳凡嘴脣微動,輕輕的喃呢一句之後,旋即不再有素動作臉色謾罵的歸於平靜,空間也彷彿窒息了一樣。

外面的夜色已然那麼的迷人,依然有過往的可人在慢慢地行走,只是遠方的一道淋漓目光若有若斯的衝着車放哪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旋即將目光收回,一舉一動見竟然是沒有一絲動靜,沒有人察覺。

如果陳發知道的話,一定大吃一驚。

這樣的人物在整個魔界也不過是屈指可數的,被這樣的認定上,他一定會臉色大變。

……

“噗”

靜坐中的陳凡突然臉色煞白,猛的一口鮮血噴出,混合着紫色鬥氣的鮮血此刻噴灑在黃色的地板上,說不出的詭異。

“恩?”正在睡夢中的邀月鼻子突然一動,一股幾位凝重的血腥氣味和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氣息從瓊鼻中,慢慢的傳入,邀約的雙目陡然一動,旋即一抹晶核浮現,旋即臉色一變,霍然起身,疑惑不解的大量私房,突然目光一閃,玉手將在光潔的額頭上有些凌亂的青絲捋了捋,視線慢慢的凝固在地板上盤坐着的陳凡身上。

“這個傢伙怎麼會吐出一口鮮血,莫不是遇到了什麼苦難?父王可是交代我了,讓我好生帶他,如果真的要將他弄壞了,那可是如何是好啊?”焦急的黃道着胳膊,邀約的動作突然一隻,“部隊?我的能量怎麼會少了一部分,這是怎麼回事?”

疑惑的蹙着黛眉,邀月撅着性感的小嘴脣思考着,片刻後,就將問題拋諸腦後,力量已經對視了,肯定是找不回來了,大不了在此修煉就行了,可是如果延期哪的這個男子真的出身惡劣問題的話,那麼自己的細化可就是真的泡湯了。

“呼…..”


看着彷彿在修煉中的陳凡現在沒有任何要吐出鮮血的動作,邀月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旋即狠狠地吸了一口氣美眸打量起了延期哪的這個有些奇怪的傢伙。

“這個人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交火呢,如果說他聽話的話,還真的是不那麼聽話,如果說他膽小的話,那麼根據那些人所說他當時可以再三大魔界巨頭的氣勢威迫之下沒有任何的軟弱表現,這又是說明什麼,當時他的能力在魔界不過是三流或者不入流怎麼能夠跟父王他們這種人站在一起,真是有些不可思議?”望着那建議的臉黨,邀月漸漸的陷入了沉思。

入定中的陳凡,神念突然一動。

一抹喜色涌現到了臉龐之上,剛纔的突破雖然讓他有些危險,但是還是突破到了六級大武師的層次,雖然已經提升了一個層次,但是剩下的那一大團能量依然還沒有好近,如果好生利用的話,那麼說不定……

“脫坡成爲武王……”

一念及此,想到這個瘋狂的想法,陳凡就不由得狠狠地吸了一口氣,才緩和住了身體內哪一個沒有辦法壓制住的躁動心臟。

武王,大武師。

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層次,說句不客氣難聽點的話,一個武王起碼頂的上十個實力處於頂峯,但是卻遲遲沒有突破成爲武王的,大武師境界的頂尖高手,這還是誇大了說的,如果是一羣實力平庸,並沒有什麼出色之處的大武師,那麼武王境界的人完全可以以一敵百,那種氣勢,每每想起,陳凡心中就是一陣躁動。

自從大武師之後,沒提升一個階級,拉低一下檔次,就算是是每提升一個等級都是每一個修煉鬥氣之人一個極爲難以跨越的鴻溝,而這一道紅狗跨越之後是李靜慧得到質的提升,如果提升一個階級就更加的不用說了。



誰不知道要是說武聖的話,沒一個帝國基本上都會有這麼一個不世出的強勁人物,不到玩不第一的時候不出手,但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定會使得天地變色。

而只比武聖搞上一個層次的—武神,整個大陸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這只是一個階級,或者說是一個等級的過度,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鴻溝,窮極那麼多的武聖一生,也是沒有跨越過去。

一旦跨越過這道鴻溝,那麼你就是無所不能的神,可以享受無窮無盡的生命,毀天滅地的力量信手捏來,一笑一怒只見可以看見無數的人爲你傾倒。

但是,

如果你只是一個普通的人,或者說是一個武聖。

那麼,等待你的只能是那一些世俗的東西。

“這個鴻溝,我倒要看看我陳凡,到底能夠不能歐股跨越過去。”

一念及此,將心思收回,陳凡嘴角一動,牽扯嘴角直下,一道神祕無比的笑容浮現在堅毅而有些稚嫩的臉旁之下,讓人爲之傾倒,一股無法言語的男性魅力從他的身體中漸漸的撒發出來。

而一旁的邀月似乎也是有所察覺,實現漸漸地在陳凡的身上凝固,沒有移動。

手掌放在膝蓋上,緊抿着嘴叫,陳發的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

“嘭嘭”鬥氣不斷樁基靜脈的聲音在陳凡的體內發出低沉的悶響,坐在牀上,用雙手託着腮幫子的邀月,兩道娥眉漸漸地扭曲到了一起,貝齒輕咬着下脣,旋即雙眼之中,慢慢的浮現出一抹喜色。 “嘭—啪”

身體內一聲聲脆響傳來,陳凡的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了一絲微笑。

閉上眼睛,內視一番,見得身體內的鬥氣氣團比之以前果然是多了不少,而且四肢百骸流動的鬥氣也是越來越多,比之以前好似江河和大海的區別,感覺到身體內的流暢舒適感覺,陳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成敗在此一舉,一舉突破成爲…..武王。”

閉上雙眼。

目光落在經脈上的氣團,只見氣團正是快速的運轉起來,在大約摸丹田之處形成一股快速旋轉的氣旋,不斷地快速轉動,隱約可以在其中聽到一絲絲轟鳴聲。

“不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