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陌兒,只是書上沒有記載。”

沐雲軒快速的回答道,深邃的黑眸微微眯起,正在想辦法。

蘇紫陌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你這不是等於白說嗎?”

雖然說這下魂獸的修爲都沒有到超神獸期,可攻擊的力度非常的猛,速度也很驚人。

“陌兒,一定會辦法的,如果把這些魂獸放出去,會有很多人受傷的。”

沐雲軒語畢,帶着雷霆般的攻勢,隨着蘇紫陌釋放出來的迷迭之翼從天而降,手中的玄氣狠狠的朝着那些魂獸擊去。

那些魂獸修爲擺在那裏,但反應還是很迅速的,急忙往旁邊躲,可惜,沐雲軒的速度極快。

不管魂獸怎麼躲,沐雲軒都能擊中它們,一刺不中,只是正如之前一樣,沐雲軒在猛的玄氣都擊不到它們。

沐雲軒眸光一沉,幻化出手中的幽冥劍,手中的劍,迸發出一道霸道的金光,朝着那些魂獸的頭砍去,那魂獸的頭卻被硬生生砍了下來。

但那頭被切斷之後,魂獸沒有倒地,反而更加瘋狂的跳動起來。

最先被斬下的是之前攻擊蘇紫陌的蜥蜴魔獸,頭沒有了,那尾巴本來就很巨大,這麼瘋狂的擺動之下,很多物品被它的尾巴打倒。

眼看着,那瘋狂擺動的尾巴就要朝着沐雲軒的位置砸過來,蘇紫陌快速的釋放一條迷迭之翼把它的尾巴控制住。 只是讓蘇紫陌想不到的是,那些狂躁不止的魔獸瞬間化作了輕煙。

蘇紫陌雙眸一亮,快速的把數條迷迭之翼纏在其它的魔獸身上,和之前蜥蜴魔獸一樣,瞬間化成了輕煙。

蘇紫陌快速的收回迷迭之翼,得意的看像沐雲軒。

“看吧!這纔是最實在的。”

“你啊!看把你得意的。”

沐雲軒寵溺的看着她的意的絕美容顏笑了笑。

蘇紫陌突然覺得這句話有些耳熟,也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看來這個地方看來查不到什麼有價值的信息了,最有價值的就是那面繡着龍的錦旗。”

蘇紫陌四處看了看,宮殿很大,可是東西都很少。

“陌兒,只要有一點頭緒,就能把他們整個的揪出來。”

沐雲軒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心裏卻閃過一絲難過,真的會是他嗎?

“不錯,我們四處看看吧!”

“嗯!”

沐雲軒點了點頭。

兩人開始細心的檢查四周的。

果然被蘇紫陌說中了,對方也很謹慎,除了那面錦旗,她們什麼線索都沒有找到。

蘇紫陌最後看了一眼錦旗,就憑這個,她也能把他們一窩的揪出來。

“太晚了,我們回去吧!”

蘇紫陌又轉了一圈,實在是找不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嗯!”

沐雲軒點了點頭,看了她一眼。

“陌兒,以後不准你一個人做這樣危險的事情,不管去哪裏,你都要和我說一聲。”

“我自己能解決的事情就不用了。”

回答完,蘇紫陌往前帶路。

沐雲軒無奈的搖頭失笑,跟着她的腳步走,他多希望她能像其他女人一樣,能夠多依賴他一點。

回到鴻運客棧以後,兩人剛剛要上樓,突然看見莫無珩站在二樓的樓梯口。

蘇紫陌一看,微微擡眸看了他一眼。

“你也不至於跑到樓梯口來守着吧!”

“本座自然是怕你跑掉。”

莫無珩冷冷的回答,其實,他是睡不着,正想出來走一走,沒想到會看到他們兩個出外面回來。

“那你繼續守,我睡覺去了。”

蘇紫陌一聽,毫不客氣的說道,越過莫無珩時,微微牽脣一笑。

沐雲,卻是一臉的面無表情。

“這個女人真是……?”

莫無珩突然發現,蘇紫陌真的有能把人氣瘋的本事。

可他也只能冷怒的看着蘇紫陌漸漸消失的背影。

皇宮裏,君臨天回來以後,並沒有去雅芙那裏,更沒有去鳳儀宮。

庚桑瑤一直等到了深夜,看到君臨天還沒來,她有些坐不住了。

而水倍巫師也一直陪着她。

看着庚桑瑤滿臉怒氣,水倍巫師皺了皺眉頭,這樣老等着也不是辦法。

“瑤兒,皓月皇一路舟車勞頓,晚一點過來也是情有可原的。”

“哼!”

庚桑瑤一聽,冷冷的哼了一聲,一雙陰沉的眼眸微微眯着。

“依本宮看,他今晚是不會過來了。”

“瑤兒,要不我過去看看去。”

“不用了,難道水倍姨你沒有發現君臨天回來以後就很奇怪嗎?”

庚桑瑤滿臉陰沉的端起一旁的茶水喝了一口。 “哦!”

水倍巫師快速的垂下眼眸,她也發現了君臨天的不同,只是,她看不出君臨天是因爲什麼而變得奇怪的。

“瑤兒,可能是因爲此次戰敗,吾皇纔會變成這樣的。”

“不對,本宮對君臨天還算是瞭解的,戰敗對他只是一時的,他心裏心裏也很清楚,慕容邵峯並不是一個泛泛之輩,一定是因爲其他的事情。”

庚桑瑤一臉的懷疑。

“這樣吧!瑤兒,今晚先休息,明天我們再過去問一問,看看到底是是因爲何事,我們現在不知道情況,在這裏瞎猜,只會徒增煩惱。”

水倍巫師勸慰道,心裏卻想着,她明天一早去林普達那裏問一問,畢竟林普達也算是御前紅人。

“水倍姨!你累了一天,下去吧!三日以後就是逍遙樓開張的日子了,水倍姨又要勞累的。”

庚桑瑤一臉失望的躺回軟榻上。

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撫摸着手指上的天地指環戒。

水倍巫師看了她一眼,一臉的心痛。

她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離去。

庚桑瑤雙眸空洞的看着雕樑畫棟的房頂。

君臨天,現在你就是我的天,我的期望,你可不能讓我失望,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

猛的,庚桑瑤偏頭看向黑暗的夜空。

老天,我好不容易得到了這一切,求求上天,你要不那麼殘忍的把這一切收走。

庚桑瑤一個人的時候,總是非常的孤單,彷彿追名逐利已經成爲她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了。

皓月國,御書房裏,燈燭輝煌。

君臨天即使是舟車勞頓,依然坐在龍案前聽着林普達把這是斷時間發生的事情說完。

聽完之後,君臨天陷入了沉思。

林普達恭恭敬敬的站在一邊等候着,看者君臨天沉思的臉,其實,他真的有些疑惑不解,君臨天到底是怎麼了,一會把莊主忘的一乾二淨的,一會有多莊主牽腸掛肚的。

離開之前,他可是揚言要殺了莊主的,這一回來,就拉這莊主的事情問,這一來二去的他都有些搞糊塗了。

“你說,沐雲軒和蘇紫陌今天一早又離開明月山莊了,你可知道,他們去了什麼地方?”

過了好一會,君臨天又幽幽的問道。

“回吾皇!普達只是收到消息說他們離開明月山莊的,至於他們去了哪裏,普達便不得而知了。”

林普達笑着回答,只是他心裏同時明白一點,不管他在怎麼在意莊主,莊主都不可能成爲他的人。

“好,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君臨天往龍椅上倒去,疲憊的閉上雙眼。

林普達猶豫了一下,又說道:“吾皇,還是先休息吧!龍體重要。”

君臨天猛的睜開雙眸看了他一眼。

又緩緩起身,“也好,讓人準備沐浴的水吧。”

“是,吾皇!普達這就去讓人準備。”

林普達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君臨天深深呼出一口氣,似乎想把心裏空空的感覺趕走。

不知何時,他非常的討厭這樣的感覺。

林普達到了門口,看到候在外邊的劉公公,他目光閃了閃。

笑着說道:“劉公公,你下去休息吧!” 一聽,劉公公有些氣敗急壞。

“林管家,你這不是搶咱家飯碗嗎?歷代君王的面前,都是太監服侍的,什麼時候輪到帶把的了?”

劉公公心裏怒氣衝衝,卻偏又不敢對着林普達發脾氣,這吾皇一回來,誰都不見,偏偏就見了林普達,他這不是明擺着搶自己飯碗嗎?

林普達不屑一顧的笑了笑。

“劉公公,有句話不是這樣說的嗎?牆頭草,哪邊風大哪邊倒,據先皇的事情以後,你覺得吾皇能信任你的程度又多少。”

林普達的語氣中多少有些諷刺。

“喲……!”

劉公公一臉冷笑又氣敗急壞的看着林普達,酸溜溜的說道:“林管家,別把自己說的高人一等似的,在這深宮大院裏,誰都是爲了混一口飯吃,爭名奪利,這些個宮女太監的,誰不是爭先恐後的?”

“也是,普達也不是要搶劉公公的飯碗,只是吾皇習慣了普達的辦事效率而已。”

林普達從容不迫的說完,大步離去,留下一臉氣敗急壞的劉公公。

“哼!”

劉公公陰沉的臉冷哼了一聲。

“林普達,咱們走着瞧。”

劉公公眯起一雙陰毒的眼眸看着林普達漸漸遠去的背影。

一夜之間,大家心思各異。

於鵠城,天一亮,蘇紫陌就起身給慕容邵峯傳消息,提醒他小心一些。

對於鳳絕吟的事情,蘇紫陌一無所知,所以蘇紫陌在信任也沒有提鳳絕吟的事情,只是提醒慕容邵峯注意身邊的人。

隨後,三人帶着馨兒隨便吃了一點早點就急着趕路。

蘇紫陌和沐雲軒倒也不急,只是莫無珩一路陰沉這臉,蘇紫陌看着心裏煩,也想早點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

紅城,紫雲閣裏。

蘇齊也是起了一個大早。

昨夜安全,蘇齊邊讓黎小暖和湘兒在紫雲閣裏睡。

看着眼前的十二個品貌不凡的人,蘇齊笑了笑,這下他就是離開個個把月他也放心了。

“葛墨大哥,以後紫雲閣的事情就交給你和暮風大哥負責了,時間允許的話,我最多一個月就會回來,丹藥行的丹藥也夠賣一個月的,我會看着時間回來的。”

蘇齊笑眯眯的交代着。

小小的身姿顯得威風凜凜的。

“小公子請放心吧!”

葛墨和暮風一同回答道。

“嗯!暮風大哥,基本的煉丹技術你們都掌握了,接下來,你們要做的就是提高丹藥的品質,我眼下事情有點多,等忙完了,我會在回來教你們。”

“是,多謝小公子!”

暮風激動的應道,心裏更是心花怒放,能夠當上煉丹師,是他夢寐以求的事情了。

黎小暖看了一夜,終於看明白了,公子是揹着莊主在外邊開丹藥鋪呢?

要是被莊主知道了,準會挨一頓罵。

“那我就走了,你們大家一定要齊心合力的把紫雲閣打理好。”

說完,他快速的召喚出火靈,帶着黎小暖和湘兒飛身上去。

朝着他們十二人揮了揮手,不一會,便消失在了葛墨他們眼前。 “大哥,小公子走了,還真有些捨不得。”

暮風看着蘇齊離去的方向不捨的說道。

“更捨不得的是你們孃親。”

說着,葛墨和暮風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沈大娘正在傷心的抹着眼淚。

“暮風,聽說你的父親來找過你了,聽說你在這裏學習煉丹,想讓你回去。”

葛墨突然問道。

一聽,暮風不但沒有一點高興,而是非常的氣憤。

“哼!他們只不是在我的身上看到了希望而已,當初我和我娘要走的時候,他甚至都沒有開口留一下。”

暮風冷冷地道,他是不會回去的,他要帶着他孃親在紫雲閣過上全新的生活。

“好了,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大家準備一下,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葛墨看了看他們,他們全新的生活已經開始了。

離開紅城很遠以後,蘇齊回頭看了看黎小暖和湘兒。

精緻的小臉上嚴肅的說道:“黎小暖,湘兒姐姐,你們看到的事情等回去以後,絕對不能像我爹孃提起,知道嗎?”

黎小暖眼眸瞪的大大的點了點頭。

湘兒也一臉保證的點了點頭。

“公子,我們不會說出去的。”

“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