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不對勁。”

懸浮在半空中的高尼茲感受虛空中靈能傳出的劇烈震盪和腳下驟然傳出的恐怖的能量波動突然皺了皺眉頭。

“現在才察覺到不對勁已經太晚了。”

同樣矗立在半空之中停下手中動作的五輪背後六柄無柄飛劍環繞旋轉淡淡的將目光投射在地面上的某個方向,彷彿已經穿透了泥土的限制見到了地下所發生的一切。

“你馬上就會見識到血肉金丹的真正面貌和恐怖的能力。”他剛想要自信的開口突然五輪自得的神色一變,就像是親眼見到了什麼一樣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喃喃道:“這不可能,到底發生了什麼會導致會長大人的克隆體失控?!”

五輪背後的環繞的六柄飛劍的旋律都在他劇烈的情緒波動之下甚至都開始出現了微微的停滯,他此時此刻似乎是震撼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連最基本的六道循環也無法穩定的把握。

而屹立在五輪的對面一直緊盯住五輪動作的高尼茲見此情景驟然抓住了這一絲轉瞬即逝的機會突然冷笑着消失在原地。

“失控?看起來地底下的東西就是你們搞的鬼,不過目前來看,還是把你殺死纔是我的首要目標。”

猛然間出現在五輪身後的高尼茲手掌前伸,暴虐的氣流在他的掌間匯聚成一個細微的原點,彷彿暴風雨前最後的寧靜一般,一切的能量波動與聲音都在他的手掌中心平息,就連光線也隨着高尼茲手掌前伸的動作逐漸扭曲變形。

“黑暗輓歌!”

模糊不定的風眼在他的手中吸納一切的光線瞬間形成了一個吞納吸引力異常恐怖的黑色空洞,在五輪感應到地下的狀況心神失守的瞬間轟向了他的後背。

“永別了,褻瀆神靈之人必然難以逃脫神罰!”

高尼茲淡淡的說道,手中的空洞毫不留情的按向五輪的後心。

就在他手中的黑暗輓歌以吞納一切的恐怖氣旋精準無誤的撞擊在五輪六柄飛劍的中心位置,將他身後盤旋的飛劍轟的倒飛而出,迸射出無數火星哀鳴的同時,兩者腳下的地底深處也隨之在猛然間傳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怒吼,席捲而至的恐怖氣勢鋪天蓋地的蔓延而出宛如蛛網牢牢的蓋向了懸浮在半空中的兩人。

緊握手掌,彷彿從虛無的空洞中捏住某樣事物的高尼茲剛想要對五輪說些什麼,他的臉色卻陡然一變,在目光下移緊盯腳下的瞬間身形向後暴退出去。

在高尼茲的視線裏一隻足有五米粗細,包裹着無數土黃色泥沙塵土的巨大手掌已經在他退後的片刻時間裏從兩人腳下泥土塌陷驟然浮現的漆黑空洞中伸出,筆直的伸向天空,帶着無窮的腥風朝着五輪與高尼茲原本所在的位置狠狠的抓去。

面對如此兇悍的襲擊五輪卻彷彿陷入了呆滯一般,仍然處於原地,他的身軀被驟然出現的巨大手掌一把抓住,伴隨着一陣骨骼爆碎的聲響,五輪幾乎是毫無反抗之力的便被砂石鑄造的巨手捏死,變成了一灘爛泥。

“登仙會在地底下到底放出了什麼東西?”

雖然疑惑五輪沒有做出絲毫的反抗,但是高尼茲在看到土黃色的巨大手掌在乾脆利落的捏死毫無反抗之力的五輪之後毫不停歇的朝着自己抓來之後,他屹立在半空之中面色陡然間陰沉下去,見識過五輪六道祕劍威力的他自然知曉對手的實力,能夠憑藉某種手段如此迅速的擊殺五輪這樣的敵人,這個操縱土黃色巨手,至今依舊隱藏在地底深處還未現身的敵人的實力簡直難以預料。

無窮無盡的颶風在高尼茲意念的作用下朝着土石手掌的方向颳去,慘白的氣流凝聚成實體撕扯着手掌表面附着的砂石,妄圖粉碎整隻手掌,打消來自於未知敵人的攻擊,但是沒有用,哪怕是面對五輪也無往不利的颶風在這一刻似乎失去了所有的作用,在僅僅磨削了手掌表面部分的碎石用大氣凝聚的護盾保護身體的高尼茲直接被迅猛拍擊而來的龐大手掌拍飛了出去。

在一連串的轟然震動中,他猛地撞破了周邊少數幾座還存在的建築,狼狽萬分的跪倒在了地上。

國企突圍 高尼茲原本空無一物的雙手中卻牢牢的抓住一團漆黑扭動的物質,跪倒在地的他嘴角不斷的溢出鮮血和碎裂的內臟碎塊。

他的雙眼死死的看向地底空洞的深處,高尼茲哪怕是已經在未知敵人的一擊之下遭到重創,他也依舊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個充斥着暴虐氣息的怪物正在從遠處的坑洞底部出現。

在高尼茲的注視之下,土黃色的龐大手掌驟然化作無數飛散的煙塵四散消失,一個足有三米高的男人的身影猛然出現在了瀰漫全場的煙塵內部,手中提着一顆面色慘白的頭顱。

這赫然是之前被手掌緊緊抓住,直接被碾碎身死的五輪的頭顱,但詭異的是他的頭顱並沒有如預料的一樣化作碎肉而是直接被提在了對方的手上。

“…你…偷”

“…死!”

腦袋低垂,雙眼流露出猩紅血光,此時不知爲何在之前觸碰到了某個意志之後已然喪失所有理智的克隆體嘴中發出了含糊不清的呢喃,震盪空氣鼓盪出層層宛如水波般的波紋的怒吼道。

他將自己的目光牢牢的鎖定在現場唯一可以動彈的高尼茲單薄的身軀上,龐大的氣勢猛然爆發壓向了跪倒在地的高尼茲。

當面前的好像完全失去理智的敵人從坑底走出的時候,緊盯住面前敵人的高尼茲就已經預料到了這次無法倖存的結局,感受着身體在對方僅僅是氣勢的壓制下無法動彈一絲一毫的他勉強的扯動嘴角露出一絲虔誠的笑容。

“你雖然殺死了五輪,但是他體內的血肉金丹依然被我黑暗輓歌的力量所吞噬吸收,儲藏在了我手中的風眼之中。”

輕聲訴說的高尼茲略顯遺憾的陳述着某個即將發生的事實。

“在擁有了五輪胸口血肉金丹內的精氣與我自我奉獻之後所貢獻的精氣,已經足以在此召喚出大蛇大人的真身,承載大蛇大人降臨世間。”

“覺悟吧,這場戰鬥最後的勝利者終究不是你們。”

“勝利的榮光屬於吾主。”

手中的漆黑物質在高尼茲宛如遺言的話語中閃爍着詭祕的光澤,陡然展開向他的雙手肘部蔓延而去。 “雖然我承受你的正面一擊再也沒有了反抗的能力,但是能夠通過我的奉獻召喚出大蛇大人同樣是矢志不渝的使命。”

“咳咳…咳。”

嘴裏猛地噴出一口漆黑的血液的高尼茲雙眼中流露出狂熱的神色,手中緊握的漆黑風眼在他的意志操縱之下驟然騰空而起,懸浮在高尼茲的胸口停滯下來。原本呈順時針旋轉的風眼的旋轉方向陡然變換並且開始逆向轉動起來,一抹閃亮的金光化作一道綺麗的閃電從風眼的中心一竄而出,擊中了高尼茲低垂的頭顱融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卑微的凡人,迎接神的懲罰吧…”

高尼茲的眼中的光芒隨着他的話音落下逐漸熄滅,全身的氣息也隨之消散,但此時一切的異變也纔剛剛開始,他的身體伴隨着血肉金丹的融入,大量的精氣與體內的地火水風的力量融爲一體,匯聚了白遠的北冥武魂的水,斷浪的火,高尼茲的風,七枷社的大地之後四象涌動的力量在此刻聚攏在一起,不斷脈動着即將孵化出了一個源自世界本源的存在。

見此情景克隆體猩紅的雙眸中驟然露出一絲暴躁的神色,在金丹融入高尼茲身軀的瞬間捏爆了手中五輪的頭顱,將他的力量完全的吸收進身軀之中。此時的克隆體雖然沒有五輪體內的八轉金丹作爲晉升的補充和資糧,但是源自五輪腦海內關於力量使用的方法以及技巧記憶卻好像是潮水一樣涌進了克隆體的腦海,被他本能般的迅速區分出有用的記憶碎片並加以利用。

“把我…的,還給我。”

吐字愈發清晰的克隆體五指呈爪,狠狠一捏,沾滿鮮血的手掌中心真元之力綻放,噴發,六柄虛幻的飛劍從他掌心澎湃的真元中逐漸誕生,迅速的飛出環繞着克隆體高大的身軀旋轉起來。

而就在克隆體完全吞噬了五輪的記憶,功法技巧,通過真元一氣的力量模擬出六道祕劍的最終變化的時候,漆黑的風眼也隨着高尼茲的死去而緩緩消散,歸於虛無。

一團不斷融化再生的血紅色肉體保持着高尼茲死去時的姿勢,半跪在地上緩緩的化生出了一個高大修長的身影,上身赤裸,前胸以及後背同時浮現出漆黑的太陽符文的白髮男人從扭曲不定的血肉中逐漸顯露出自己的身軀,一股屬於世界,屬於本源的氣勢在原地涌動升騰,讓人的內心升起濃重的壓抑感。

那是一整個世界的威壓和天命!

“破蛹而出的蝴蝶,飛舞吧…”

雙手按在地面上,單膝跪地的白髮男人神情漠然的從最後一點蠕動的血肉中掙脫,在這一刻依靠五行核心反推的地火水風的力量本源,高尼茲自身奉獻與血肉金丹的全部精氣作爲能量的載體讓大蛇真正降臨在了現實之中。

正在大蛇在原地沉默適應自身的力量的時候。

突然,六柄飛劍匯聚合一形成的一道雪白的匹練從大蛇的前方席捲而來,在正前方陡然間發動襲擊的正是不知何時已然發動六道祕劍最終招式地獄令死的克隆體。此時在他的手中六道祕劍所發揮出的實力遠比五輪更加的強悍恐怖,雪白的匹練在空中席捲而過就像是一道閃電橫空劈來,所過之處一切的物質都被分解成了最基本的分子形態,真正的歸於了虛無的死亡。

面對眼前犀利的閃電,半蹲在地的大蛇直立站起,雙腳懸浮於半空之中,他妖異的面容上眉頭微微挑起,漠然的冷笑道:“有趣。”

作爲高尼茲口中的神靈,與其說是世界之初誕生的神祗,不如說祂是源於世界意志的一部分具現化的實體,自人類創世以來守護着人類,但自從人類從自然中脫離出來,“大蛇”對於人類來說便成了“惡”的象徵。

虛擬人格的大蛇本身沒有固定的實體,而是在概念上作爲一種類似於“魂”的東西而存在的,當他試圖實體化的時候必須藉助“觸媒”來達成虛擬人格浮現的隱性條件,這也是爲什麼高尼茲在失去了行動的能力陷入重傷之後犧牲自我的原因,他已經沒有時間爲大蛇尋找另一個適合的身體了。(雖然白遠作爲隱藏於幕後虛擬人格的主導者會阻止他試圖在其他身軀上凝聚大蛇意識的想法,並且由於虛擬意識在現世脫離白遠的意志核心難以存在,這個想法最後的結果必然是失敗,所以高尼茲的獻身是一種強制的必然。)

只見輕聲評價的他右手前伸的瞬間手指輕彈,一道漆黑的圓環波紋已經擊碎虛空,從他的面前陡然竄出和六道祕劍的最終招式碰撞在了一起。

哪有動情是意外 空間宛如鏡面一般碎裂的炸響還未消散,六道祕劍地獄令死的恐怖聲勢就被空間碎裂的漆黑圓環牢牢地吸收,一絲不剩,沒有掀起半點波瀾的消失在了大蛇的面前。

頭頂白色的短髮紋絲不動,雙腳凌空懸浮的大蛇卻沒有繼續動作的打算,反而一反常態的靜默在了原地,擡眼打量着面前繼續動作的克隆體。

在發出這一式哪怕是五輪也沒有真正熟悉掌握的祕劍之後飛劍由真氣凝聚的實體在半空早已被祕劍本身的力量崩碎,摧毀。

但是克隆體的動作並沒有因此停下分毫,現在的克隆體自然也不會有精力去注意到大蛇突兀的舉動。在憑藉着某種驚人的直覺,他早就知道六道祕劍的最後一招不會對面前吸收了八轉金丹的敵人起到什麼作用,眼見牽制的效果似乎已經達到,克隆體毫不猶豫的左手食指尖端彈出一根晶瑩的針管,循着體內血肉金丹融化凝聚的脈絡紋理找準方位,狠狠地向內刺入。

六柄虛幻的劍影隨着他的動作同時閃現在克隆體的背後,環繞成圓環的形狀,向他的後背同樣的狠狠一刺,體內大量的精氣伴隨着六柄飛劍的動作涌入虛幻的劍影之中,將劍影長劍的形狀緩緩融化消融。

虛幻扭曲的影像在最後化作了六個清晰閃爍着不同顏色的字符懸浮在了克隆體的背後變化升騰起了一個巨大的光輪散發出耀眼奪目的光芒。 吼!

爆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的克隆體背後凝聚而出的六道符文所匯聚綻放的巨大光輪隨着他的動作驟然出現在了克隆體的正前方被他的雙手緩緩推動着向前滾動起來。

轟隆隆!

虛空中傳出一道道法螺吹響,光電震顫的異像。

諸天生死,六道隕滅,盡在一輪之中!

爆發出六道意境,將五輪,戴元清,李源道,甚至是部分登仙會會長主體記憶融會貫通的克隆體雙眸血管裂開爆出猩紅的血液,竭盡全力的推動眼前巨大的光輪朝着面前擡眼仰望的大蛇推去。

“我厭惡愚蠢的人類,但是我發現你作爲…一個僥倖的混合個體卻異常的有趣。”

雙手垂放於身體兩側,面容依舊漠然,沒有絲毫表情的大蛇對眼前的克隆體緩緩的說道。

“雖然依舊沒有什麼作用罷了。”

在他冰冷的語氣中,大蛇的面前陡然出現了一團扭曲不定的漆黑陰影,作爲地火水風匯聚的能量載體,充分利用其融匯的力量的大蛇對於力量的使用技巧絕對是這個世界最頂尖的那一批。

而地火水風四種概念正是世界誕生的源頭,同樣也是時空的組成部分。

空間在大蛇的面前就好像是溫順的寵物一般聽從着他的吩咐,伴隨着四周驟然綻放的宛如鏡面碎裂一般的紋路密密麻麻的向兩側蔓延,大蛇慘白的右手不疾不徐的伸入眼前的空間裂縫中淡淡的道:

“任何的招數,無法攻擊到敵人都是一種浪費。”

“凡人,你作爲一個剛剛誕生的幼體,需要學習的還有很多。”

雖然克隆體在掌握了登仙會高級幹部以及副會長的全部記憶與力量之後單論對於真元的把控與掌握確實是這個世界上毫無疑問的強者,更別說他還是通過登仙會會長的血肉克隆出的寄宿着八轉半金丹的完美實驗體。

但是比起擁有地火水風完美映射世界力量的大蛇來說,還是略有不如。

同樣屬於第五能級,克隆體雜糅的力量本質只能讓他淪爲頂階的存在,而大蛇無疑是足以觸摸到六級邊緣的能力者。

咔擦!

一團蠕動的光團被大蛇緩緩的從面前的虛空裂縫中掏出,隨後被猛地一把捏成了晶瑩的碎片四散灑落,“遊戲結束了,凡人。”

通過空間裂縫和世界之力投影映射出克隆體靈魂並將其掏出的大蛇就像是殺死了一隻雞仔一樣面無表情的保持着最初的動作,但是克隆體推動光輪的動作非但沒有隨着大蛇碾滅他的靈魂而停下,甚至變得更加的迅猛起來。

嗯?

依舊面無表情的大蛇眼裏流露出些許的困惑,也就在此時,巨大無匹的光輪已經帶着前所未有的衝擊力狠狠地撞在了大蛇的身軀上。

轟的一聲爆響在原地炸開,彷彿是憑空升起了一團蘑菇雲,體表作爲堅實屏障的大蛇的護盾在驟然的衝擊下發出碎裂的聲響,修長的身形第一次向後退出,被撞了一個踉蹌。

就在大蛇被撞退的瞬間克隆體雙眼中明滅不定的混沌光團再次浮現涌動,一團又一團靈魂從他的身軀內飛出,涌入了正前方在撞擊了大蛇之後仍然沒有消散的光輪之中。

很顯然,作爲吞噬吸納血肉強化金丹的克隆體在吞噬五輪,戴元清,李源道等人的時候並不止是將他們作爲血肉金丹的衍生品吸納進了自身的體內,記憶,技巧,靈魂,可以說所有被克隆體吞噬的人類的一切都化作了克隆體前進的資糧與養分。

現在也同樣如此,作爲儲藏資糧的靈魂爲克隆體輕而易舉的抵擋住了大蛇的掏魂攻擊,並且克隆體還依據本能迅速的趁此機會做出了犀利的反擊。

五輪的靈魂光團被大蛇之前的抽魂攻擊完全摧毀,化作靈魂的粉塵消散在虛空中,但是克隆體吸納的人類遠不止幾個,而是足有數十,上百個之多,在地底之下的登仙會成員大都被他殺死,化作了他強大的養分。

現在在克隆體歇斯底里的操控之下,這些原本將被他吞噬吸收,現在暫時儲藏在身體內部的靈魂紛紛從他的體內飛出,和眼前的六道光輪融爲一體,而每多融入一份靈魂,六道光輪上隱約閃動過的六道字符就彷彿變得更加明亮耀眼。

當克隆體體內全部的靈魂,甚至他高大的身軀與血肉金丹的一切精氣都崩散成血霧都在他的意志之下涌入光輪之後,光輪表面的六道字符已經被完全填充完畢,逸散的光芒甚至發出了宛如浪潮般澎湃的轟鳴,停滯的光輪驟然從輪盤的中心飛射出一根成人手臂粗細金光燦燦的鎖鏈,從不可知的虛空向外延伸瞬間洞穿了大蛇的胸腹與他的靈魂,將其與光輪內部的克隆體完全勾連在了一起。

“輪迴…輪迴,輪迴!”

“六道輪迴!”

轟轟轟!

伴隨着眼前巨大的光輪再次轉動起來,大蛇的腦海中突兀的傳出陣陣震耳欲聾的低沉頌唱,六道輪迴的執念就像是灌入耳中的魔音讓人的心神都要爲之崩潰,靈魂爲之泯滅。

受到劇烈的衝擊在大蛇身軀四周的一切物質都在不斷的頌唱中泯滅消散,讓他彷彿屹立在一片虛無的漆黑虛空中,從光輪中心透射出的金光燦燦的鎖鏈將他完全的困鎖在原地,無法動彈。

“所以這纔是我討厭愚蠢的人類的地方,他們總是會爲了不切實際的願景做出無謂的反抗。”

面對此刻似乎無法抵禦的情景,無意間與世界意志真正產生共通的大蛇依舊是那一張面無表情的蒼白麪孔,但是下一刻胸口的漆黑太陽花紋似乎在無盡的漆黑虛空中熠熠生輝的大蛇雙眸陡然化作一片幽暗的漆黑。

“既然如此,那就和世界一起化爲虛無吧。”

無視困鎖的大蛇的身軀在光輪的不斷轉動下緩緩的崩裂,化爲細散的光點融入了眼前的光輪內部,即將與克隆體化爲一體的瞬間發出了冰冷的宣告。 屹立於原地的大蛇的雙手緩緩向兩側張開,雙腳虛踏懸浮於虛空之中的他胸口漆黑太陽的花紋前所未有的明亮耀眼起來。

此時他胸口蔓延密佈的花紋幾乎散發出了與眼前六道輪迴的巨大光輪相媲美的純白色澤,這股驟然升騰而起的宛如浪潮翻滾奔涌的純白色浪潮在掀起的瞬間就將六道光輪匯聚在大蛇身軀之上的鎖鏈的前端化爲了模糊的虛無,開始逐漸變成一寸寸斷裂的碎片。

就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巨手捉拿身前困鎖自身的鎖鏈一般,大蛇胸前貫穿自身胸口散發出逸散的金光的鎖鏈被一節一節的從胸口那團未知的虛空中拔出,他的雙手向兩側張開,彷彿神靈張開了自己的懷抱迎接未來的曙光。

此時此刻由於這種粗暴的方式拔出鎖鏈所帶來的巨大的痛楚卻像是被大蛇完全無視了一樣,大蛇冰冷的臉上並沒有露出一絲一毫多餘的表情。

更多的只是機械化的理智和冷漠。

“將一切都化爲虛無吧。”

光輪與宛若陽光灑落的光線碰撞在一起,兩者對撞擴散的靈能餘波向外界毫不停留的擴散波及向遠方,土地、建築、屍體,一切的一切都在接觸到這股力量的震盪餘波的瞬間化爲了虛無,一團呈現出球形的混沌區域將兩人交戰的區域完全包裹在內。

在無意間,交戰的雙方已然打開了另外一個隱祕陰影世界的大門,所有的餘波在某種限制的情況下被牢牢限制在了這片被混沌氣團包裹的區域之內,方圓千米之內都被拖拽進入了一個詭祕陰暗的世界,再也無法觸碰到真實世界的分毫。

見此情景,雖然對擴散的餘波擴散的威勢減弱以及自身陷入的境地感到些許的困惑,但明顯已經意識到哪怕是六道輪迴的巨大偉力也無法對大蛇造成預料之中的傷害的時候,克隆體的意識在六道光輪中劇烈的波動燃燒起來,再也不顧忌到自身靈魂意識可能受到的損害而是選擇燃燒靈魂拼命一戰。

轟轟轟!

閃動出血色與金色兩種混合的光芒的光輪與大蛇雙手間張開的純淨白光再次碰撞在了一起。

閃爍着金光的符文與白光碰撞的瞬間發出了滋滋灼燒的異響,兩者觸碰到的區域同時開始出現了明滅不定的異象,就好像是整片空間都無法再次承受這種恐怖的力量一樣即將崩壞毀滅。

而此時處於優勢感受到僵持局面的大蛇面上不知爲何出現了一絲急切的煩躁,似乎雙方深陷於此方陰影世界的詭祕情景讓他感受到了某種不好的預兆一樣,讓大蛇雙眸中森冷的白芒再次透射出耀眼奪目的光芒,就像是在黑暗的世界陡然升起了兩團小型的太陽,更加強烈的光芒浪潮翻涌着向克隆體化身的逐漸黯淡下去的六道光輪涌去。

現實世界龐大而陷入沉睡的世界意志似乎真的被這個意義上的世界意志凝聚體召喚出了一絲一毫的偉力,將現世世界中獨屬於地火水風創造世界亙古永存,愈發強大古老的力量投射進入了這片不知何時籠罩寰宇的陰影世界的內部。

重生之風華庶女 在大蛇逐漸被一股混沌的顏色侵蝕面部,露出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的時候,他的身後同時影影綽綽的浮現出現實世界虛幻而零散的大陸幻像。

“我…”

“你什麼也不是。”

當大蛇的面容逐漸被現實世界的沉睡意識侵佔,背後緩緩浮現出東西大陸的大陸幻像的時候,一個平靜聲音直接打斷了它接下來想要說出來的話語,響徹整片虛空。

“你不知道你到底招惹到了什麼人…”大蛇在此時完全被突如其來的世界意志所取代,而似乎是進入人類身軀受到情緒感染的世界意志古井不波的臉上竟然罕見的露出了一絲憤怒的表情森冷的回答着將它的話語打斷的聲音。

“我知道。”

大蛇半邊尚未被完全侵蝕的面容嘴角一點點的向上彎起,露出了一個殘酷的笑容。

一團模糊不定的血肉從它胸口原本被金色鎖鏈貫穿仍舊沒有癒合的傷口處浮現,“作爲現世世界沉睡的世界意志,我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這團扭曲蠕動的血肉從大蛇的身軀內部脫離,就像是乳燕投林一樣投入了面前不知何時已然停滯住自身前進的動作,重新化爲赤金色光人形象的克隆體的身軀內部,與其融爲一體。

“但是你真的知道你現在在哪裏,或者說你意識到我是誰了嗎?”

此時佔據大蛇身軀或者說白遠身軀上屬於白遠意志的殘留與世界意志誰都沒有去阻止這團充滿着精氣的血肉脫離自身,白遠作爲大蛇死亡之後甦醒的身體原主人自然是知道這團血肉精氣投入克隆體身軀內的原因,不會選擇現在動手,而世界意志則是毫無顧忌的認爲只要自身依舊可以勾連世界意志龐大的本體,那麼無論眼前的螻蟻做出何等的掙扎努力,都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反而作爲許久沒有甦醒,陡然進入人類身軀,感受到種種七情六慾混雜的世界意志甚至出現了一種被稱之爲貓戲老鼠的戲謔心思,想要看看這個大言不慚的傢伙到底想要做出如何低劣的把戲,是否能夠博得自身作爲世界意志的一笑。

想到這裏,掌管着現在白遠身軀的大部分的控制權,完全代替了大蛇的虛擬人格顯化於世的世界意志一邊吞噬着白遠剩餘的意志一邊人性化的露出了淡淡的戲謔表情,毫不掩飾的譏諷的嘲笑道:

“這些細枝末節的小事真的會對局勢,甚至事情的結果造成影響嗎?愚昧的人類總是妄圖以自身孱弱不堪的力量來挑戰世界的權威,這些事情在我作爲世界意志控制全世界的走向的時候早已經見識的多了,難道你現在還想要把你先輩的愚昧舉動再次在我的眼前重演一遍嗎?”

它控制着臉上逐漸扭曲猙獰的表情,緩緩的擡起了手臂。 “另外你知不知道,在你試圖以話語拖延時間的時候,不僅僅是你,我也在不斷的適應這具看起來還算讓我滿意的身體,現在這具身體裏原本的意識已經逐漸陷入消亡,當我真正完全掌握這具身軀的時候,也就是你的死期。”

舒展着五指,掌間順暢無比的流動出地火水風的混沌力量的世界意志似乎是感受到了體內涌動不息的五行核心的存在,掌心原本閃爍着混沌光澤驟然一轉,瞬息之間就變成了一團閃動着七彩光華的光球懸浮在它的的掌心。

“這是五行的概念核心,沒想到這具身體裏面會藏有如此令人愉悅驚喜的收穫,雖然對於我本身來說這團五行核心已然顯得有些多餘,但是現在看起來多一個用來殺死你的玩具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世界意志作爲掌控地火水風的極致存在,早在世界誕生之初就已然擁有了多種概念的混合,堪稱是多元概念源點的聚合體的典型代表,而這其中五行的力量更是鑄造世界有序運轉的基石之一,作爲世界意志的一縷分裂意識,操作運用其的技巧自然是無比的熟練。

若是今日白遠沒有將世界意志的這縷分裂意志藉助其陷入陰影幻夢境的機會,在他僅僅只能透過現實投影部分力量影響的時機下殺死這具已然完全將白遠隱藏於白堂靜身軀中的意識壓制吞噬的世界意志,那麼毫無疑問的在最後主世界的現實裏就會突然出現一個真正的天命之子。

深受命運的鐘愛,幾近無所不能,心想事成,自帶減智光環以及魅力光環的絕頂少年就會以一種堂而皇之的姿態降臨在現實之中,書寫屬於他的神話。

歷史的車輪就是爲了他們的到來而推動邁進的,而作爲世界意志受到同屬性的大蛇的感召自主降臨的真正分裂體更是如此。

但是很明顯,現在的白遠並不會給它這個機會!

現在雙方所處的世界正是屬於白遠自身的陰影世界,這是源自於月神的幻夢境被白遠不斷侵蝕之後隱藏於主世界暗面的世界腫瘤,吞噬着月神,逐漸與其合一的白遠在這裏是真正屬於他的主場。

“天命之子…”

面前的克隆體全身血肉在一陣詭異的扭曲之後變換成了屬於白遠最初的面貌,但是這面貌中卻又像是帶着其他的意味,平凡,普通,大衆,泯泯於衆人之間的氣勢突兀的流露在克隆體的氣息中,讓他原本狂暴霸烈的氣勢瞬間降至了冰點。

人人爲我的階段性變化特性在陰影幻夢境中展現的淋漓盡致,大衆正是同化的基礎。

似乎是感受到某種東西降臨在眼前的克隆體中之後。屹立在虛空的世界意志眉頭一挑,注視着眼前氣息陡然削弱至最低點幾乎變爲普通人的克隆體冷笑道:“如果這就是你最好的手段的話,我奉勸你交出這個幻夢境的控制權來獲得求生的機會。”

它於原地懸浮在半空之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露出了擬人化的回憶的神色,就好像聯想到了什麼一樣語氣中不由自主的帶上了一絲的厭惡與憎恨。

“我一直疑惑爲什麼站在你的面前我的情緒會變得如此的劇烈波動,屬於人類的七情六慾幾乎無時無刻不在沖刷着我的原本平靜的心湖。”

世界意志緩緩睜開了一雙充斥着憤怒神色的冰冷雙眼淡淡的對形象大變的克隆體道:

“現在我知道了,雖然你的氣息降至了冰點,讓常人甚至無法獲得點滴的信息,但是這種可笑的手段對於我來說並沒有任何的作用。”

獨屬於大蛇俊美邪異的面容中森冷的光芒閃爍,世界意志的語氣似乎由於在不斷的適應中沾染了原屬於白遠奪舍的身軀中更多的七情六慾而更加的驕傲自滿起來。

一股獨屬於七罪分魔章的邪異光芒混雜在世界意志眼底微弱的閃爍着絲絲縷縷的混沌色澤侵蝕着它的理智,雖然有着某種本能作爲抵禦的手段,但是在主場之內這種抵禦侵蝕的手段被壓制到了極點,更不要說世界意志選擇直視了白遠現在的真容。

直視古神真容者,必然陷入癲狂。

這正是擁有了部分月神邪神特性之後白遠所擁有的能力。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