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少主的帶領,咱們葉家有希望了!”

衆人歡呼着,紛紛簇擁上來,把葉天團團圍住。

葉瀟瀟更是擠到了人堆裏,來到葉天身旁,摟着他的胳膊,同時也將他扶住。

看到歡呼雀躍的族人們,葉天也由衷的一笑。雖然這些族人裏,往日有不少人,與自己關係並不好,甚至有幾個,還曾經欺辱過自己。不過此時,這種被所有族人認可、崇敬的感覺,還是讓他感覺很好。這是他從小到大,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感覺。

不過,他知道自己不能在這裏耽擱太久,畢竟今晚,家族就要面臨巨大的危機,迎接柳家和萬劍宗的挑戰了!

“好了,各位,雖然眼前這一波困難是度過去了,但今天晚上,柳家就要對咱們家族動手,那纔是真正的危機!現在,咱們就動身回去,一定要幫助家族,度過這次危難,可好?”

“好!我們一切都聽少主的!”

“對,跟着少主走,咱們葉家一定能度過這次風波!”

此時的葉天,已經是一呼百應,幾乎所有的族中少年,都對他佩服不已,唯命是從了。

葉天一揮手,示意衆人帶上柳家的俘虜,準備動身迴歸家族。而他,則是向不遠處走去——那裏還有四個被綁着的人,正是千刀門的那四個弟子。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慢悠悠的,來到了葉天身前。

看到這身影,葉天臉色一冷,暫且停住了身形。因爲在他面前的,正是之前曾經看不起他,結果反被他打臉教訓的葉進。

說起來,這葉進也算是除葉天外,葉家最出色的一個後輩了,一直以來都頂着天才的名號。可現在,葉進卻完全被葉天的光芒蓋住了,如同落水狗般狼狽。

葉進的神情,有些掙扎,拳頭也緊緊攥着,似乎在遲疑不決。葉天看他這副樣子,也不明白他到底什麼意思。

如果這個葉進真的冥頑不靈,到這會兒還要與自己唱反調的話,那就只有一個選擇了——雖是同族,但若是害羣之馬,那也只能除去!

不過葉進的反應,卻是出乎了葉天的預料:只見葉進遲疑了片刻,最終還是雙膝一軟,跪在了葉天面前!

“葉進,你這是做什麼?”

葉進長跪不起,說道:“葉天,之前在刀魂墓中,我曾經辱罵你爲廢物,可現在,看到你的實力,我才知道原來真正的廢物,是我自己。我之前看不起你、嘲諷你,根本就是無知之極的舉動,現在,我葉進,向你賠禮道歉!”

說着,他彎下腰去,就要向葉天叩頭!

不過在他即將磕到地上的一刻,葉天一伸手,將他扶住了。

“葉進,你我是平輩,而且你年齡比我還大一些,是我兄長,我怎麼能受你跪拜?我們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以前有什麼誤會,就讓它過去吧。”葉天淡淡說道。

“就讓它過去?那麼說……你不記恨我,已經原諒我了?”

“哈哈,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還有什麼刀魂墓中的事情,我好像根本不記得啊?”

葉進一聽,不禁眼眶一熱,隨即臉上,也浮現出笑容。他沒想到,葉天竟會如此大度,直接一句不記得,就將之前的事一筆勾銷了。

“哈哈,對,既然少主你不記得,那我也不記得了,就讓一切都過去吧!”葉進也哈哈笑了起來,而他心中,也已經對葉天徹底心服口服,認可了葉天少主的地位。

當然,連葉進都對葉天心服口服了,那些原本追隨葉進、對葉天有意見的家族少年,自然也都改變了心態,徹底成了葉天的擁護者。 所有葉家少年,都成了葉天的擁護者,看到這種局面,葉天也滿意的點了點頭。

雖然他只是穿越者,但前世的葉天,就沒有體驗過家庭溫暖,這一世生在這樣一個家族裏,他還是希望家族能夠團結一致,形成鐵板一塊的。至於這鐵板的中心是不是自己,倒是無所謂。

至於葉進,他的確沒什麼好記恨的,因爲畢竟血濃於水,葉進之前曾瞧不起自己,不過自己已經用實力,完美的回擊了對方。而且葉天清楚,自己的舞臺,絕不是小小的葉家與柳葉鎮,而是更大的地方;自己的對手,也不會是葉進這樣的存在。所以,完全沒必要與之計較。

這器王祕府的傳承,已經被葉天得到了,所以已經沒必要繼續在這裏呆下去。何況家族即將面臨危難,時間緊迫,容不得半點拖延。

不過在離開之前,倒是還有一件事,就是那四個千刀門的弟子。

葉天走到了那四個千刀門弟子身前,同時示意葉進等人,將四人身上的繩索解開。

雖然解開了繩索,但這四人還是倒在地上,連坐都坐不住,更別說站起來了。他們倒是沒有受傷,只不過渾身皮膚黢黑,顯然中毒不淺,完全沒有力氣了。

葉天看向四人之中唯一的女子,也是四人的領頭人,那個漂亮的紅衣少女。

之前,這紅衣少女曾經出手,幫助葉天擋了楚恆源一擊,葉天自然記得,所以葉天對她,也算印象不錯。

“你叫甄馨,是吧?我是葉家的葉天。”葉天自我介紹道。

甄馨被葉瀟瀟扶着,勉強坐了起來,不過臉色烏青,嘴脣黑紫,連那雙杏仁般的眼睛,都有些無神了。她困難的開口道:“葉天,實在是抱歉,我們不小心中了萬劍宗的十八蟲草毒,失去了戰鬥力,所以剛剛柳家對你們葉家動手的時候,我們沒能幫上忙。現在,反倒要讓你們施以援手了。”

“呵呵,沒關係,當初你們與我葉家說好的,就是合作關係,既然是合作,當然是互相幫助了。你剛剛說你們所中的毒,叫做十八蟲草毒?但不知道這種毒,可有辦法解掉?”

此時的葉天,還是很想幫這四個千刀門弟子一把的,一方面是對他們印象不錯,另一方面,則是他知道這四人實力強悍,如果自己幫了他們,也許在接下來的家族危機中,他們能夠成爲葉家的一大助力!

那甄馨點了點頭,道:“十八蟲草毒,是用了十八種毒蟲與十八種毒草,混合煉製而成,極爲狠辣,而且根本無法運功逼毒。唯一的辦法,就是從萬劍宗的人那裏得到解藥。”

“從萬劍宗的人手裏得到解藥?”

葉天聞言,心中一動,立刻將之前得到的楚恆源的包裹,取了出來。

在其中翻找了一陣,葉天發現了兩個藥瓶,一個是白色,一個是黑色。

“你看這兩個藥瓶中,可有十八蟲草毒的解藥?”

甄馨看到藥瓶,不禁眼睛一亮,連忙道:“黑色的那個藥瓶,我之前見過,正是楚恆源下毒所用的那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白色藥瓶,很可能是解藥!十八蟲草毒的解藥,應該是綠色的粉末,有種淡淡的清香味。”

聽了甄馨的話,葉天沒有遲疑,直接打開了白色藥瓶。定睛看去,裏面果然是綠色的藥粉,而且一股淡淡的香味,飄了出來。

“應該是解藥無疑了,來,你們服下吧。”葉天將解藥給了甄馨。

甄馨立刻取出一點藥粉,迅速服下,而後將藥瓶遞給其他人,開始運功催化藥力。

另外三人也服了解藥,盤膝運功排毒。

在運功解毒的同時,甄馨開口道:“葉天,真是謝謝你,若不是你的話,說不定我們四個,就要死在這刀魂墓中了。不過我之前聽楚恆源他們對話,好像他們這一次,想要對你們葉家動手?你們最好還是小心點,最好回去之後,就勸你們的家族離開柳葉鎮!畢竟萬劍宗,不是好對付的。”

“呵呵,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想要離開柳葉鎮,已經來不及了。因爲他們今天晚上,就要對我們葉家動手。”

“什麼?今天晚上?!”

甄馨神色一急,差點運功出了岔子,導致氣血上涌,臉頰一片潮紅。“今天晚上就動手,如此倉促嗎?那你們打算怎麼辦?”

聽到對方主動問起,葉天自然不隱瞞,便將葉家面臨的形勢,以及自己的計劃,簡要說了一遍。他心中也期盼着,如果這四個千刀門的人能夠幫忙,那就太好了。

甄馨聽罷,立刻停止了運功,思索片刻後開口道:“你們抓了柳家的小輩爲人質,倒是個不錯的辦法,但我估計,今天晚上行動的應該不止柳家人,還會有萬劍宗的高手。這一次,萬劍宗竟然直接對我們千刀門出手,看來他們是早有預謀。而且我猜測,萬劍宗很可能派出了外門長老級的高手,爲此次的事情壓陣!”

“外門長老級的高手?那會是什麼樣的實力?”聽到萬劍宗很可能會有外門長老壓陣,葉天不由得心中一緊。畢竟在真正的強者面前,任何計謀都如兒戲,人家輕易一招,就能覆滅整個葉家了。

“萬劍宗的外門長老,實力至少是真武境四重,最高有可能達到真武境六重。至於六重以上,應該是不可能了,因爲六重以上,差不多就是內門長老的級別了。”甄馨說道。

“真武四重到六重麼……”

葉天沉吟起來,真武四到六重,也就是真武境中期,絕對擁有輕易虐殺自己的實力,整個葉家,都不可能有人對付得了。甚至就算自己用刀滅無極戰技,都未必能將這樣的對手滅殺。

畢竟,刀滅無極也是有限度的,而且有極大的反噬之力。就像今天,葉天用黃級下品的刀施展刀滅無極,便受到了反噬,導致整條胳膊都麻木了。如果是使用黃階上品刀,其威力雖然巨大,但反噬肯定也更爲恐怖。

到時候,恐怕單單是反噬之力,就是葉天無法承受的。

“不管了,怎麼都要回去再說,家族有難,我們決不能坐視不理!”葉天咬咬牙,堅定的說道。同時他心中也暗暗發狠:大不了拼了,用掉那把黃階上品戰刀,反噬又如何?大不了就是魚死網破!

他身後的一衆葉家少年,也都紛紛跟着喊了起來:“少主說得對,家族有難,咱們決不能坐視不理!”

“沒錯,跟柳家還有萬劍宗拼了!”

一時間羣情高漲,倒是給了葉天一些心理安慰。至少現在的葉家小輩們,真的是空前團結了。

而甄馨也鄭重的開口,說道:“葉天,這一次是你救了我們,我們也理應回報,乾脆你們就等上片刻,待我們四人排除了體內劇毒,便跟你們回家族,也好幫襯一下。”

葉天聞言,不禁欣喜,如果有這四個千刀門幫助,葉家的勝算無疑會大上許多。


他剛想開口感謝,卻見甄馨身後,一名正在運功排毒的千刀門弟子,豁然站了起來,說道:“不可,萬萬不可!”

緊接着,另外兩個千刀門弟子也都睜開了眼,紛紛說道:“是啊甄馨師姐,你怎麼可以做出這般糊塗的決定呢?別說是咱們現在身中劇毒,實力受損,就算是咱們全盛狀態下,也不能去跟萬劍宗的外門長老叫板啊!”

“沒錯,萬劍宗的整體實力,一直都高於千刀門,與他們之間的爭鬥,能免則免!更何況這一次,爲了一個小小的柳葉鎮小家族,不值得爲此得罪萬劍宗。”

三個千刀門的男弟子,你一言我一語,都極力反對去幫助葉家。

其中一人還信誓旦旦的向葉天開口:“葉天,你剛剛幫了我們,我們不是不領情,但你是不清楚我們千刀門,與萬劍宗之間的情況。我們兩大宗門,同處於刀劍城之中,低頭不見擡頭見,若是這一次我們幫了葉家,從而得罪萬劍宗,很可能導致兩大宗門徹底開戰!那樣的後果,我們承受不起啊……”

他的話聽上去語重心長,好像十分爲難的樣子,可葉天聽了,卻是冷笑一聲。

隨即他擺擺手,直接說道:“我明白了,剛剛救你們,只不過是順手罷了,你們也不用說什麼領情或感激。至於我們葉家的事,我們自會處理,不敢勞你們大駕!”

說罷,他看向甄馨,微微一笑:“甄馨姑娘,你的好意,我葉天心領了,不過我也不想你爲難,告辭了!”

而後他直接轉身,帶着一衆葉家少年們,呼嘯而去。

在他身後,甄馨一臉的焦急,連忙要叫住葉天,可葉天根本不停下。情急之下,她高呼道:“葉天,我這會兒體內毒性過重,還無法行動,這把刀是黃階中品的素心刀,你先拿着!”

說着,她也不管葉天有沒有回頭,直接將自己的刀拋了出去。

葉天聽到聲音,也只有停下腳步,回身把刀接下。


素心刀入手,刀體輕盈,而且比較纖細,靜靜的包裹在淡紅色的刀鞘之中。刀柄之上,鑲嵌着一顆晶瑩的綠寶石,十分奪目。

“有這把素心刀的話,倒是增加了我一次施展刀滅無極的機會。這甄馨姑娘倒是挺真誠,我就領了她這個情吧。”葉天心中想着,持刀抱拳,說道:

“那就多謝甄馨姑娘了,這把刀,我葉天收下了!”

這一次說罷,他再也沒有停留,帶着葉家衆人離開了祕府。

而甄馨,依舊是面含愧疚,隨即一臉陰鬱的看向身後的三人:“你們三個,怎麼可以這樣?葉天可是剛剛救了咱們的命,你們卻連一個忙,都不肯幫嗎?”

另外三人都低着頭,似乎也有點羞愧,可他們對這件事的態度,卻絲毫沒有改變。

看到他們這樣,甄馨更是感到無語,她氣憤的道:“你們三個大老爺們,竟然如此瞻前顧後,膽小怕事,還算個男人嗎?你們看看那葉天,以一人之力,扛起整個家族的存亡,那才叫真男人!”

說罷,她迅速運功,將體內的毒素又排出了一些,覺得身體稍稍恢復了,便直接強行起身,向着葉天等人的方向追去。而在此時,她的臉色依舊烏青,顯然體內殘存的毒素,依舊不少。


“我就是豁出去這條命,也要幫助葉家,我甄馨,可不是忘恩負義的人!”

而在她身後,那三個千刀門男弟子剛剛還滿臉慚愧,不過片刻之後,卻紛紛撇嘴。

“哼,婦人之仁,甄馨師姐這樣做,根本是找死。”

“是啊,她竟然還拿咱們三個,跟那葉天相比?那個葉天,也只是個鄉巴佬,空有匹夫之勇罷了,有什麼資格跟咱們比?我倒要看看他們葉家上下,有什麼本事能活過今晚!”

“等到咱們將體內餘毒排盡,不妨也去葉家看看,就看他們葉家,到底怎麼滅亡!” 從祕府山谷中出來,時間正是中午,距離柳家和萬劍宗對葉家動手,還有幾個時辰的時間。

不過由於葉天一行人數衆多,又帶着柳家的人質,所以趕路速度較慢。

在路上,葉天不忘繼續拷問柳子方,儘可能的將柳家的計劃,知道的詳細一些。

從柳子方口中,他知道了柳家爲了今天,已經籌備了半年之久,早在半年前,他們就在葉家收買了內應!而這內應的身份,與葉天猜測的一樣,就是葉長文,葉家二代長子!


“怪不得葉洪會答應柳家,在刀魂墓中追殺我,原來他的老子,早已經被收買了!果然是什麼樣的兒子就有什麼樣的爹,葉長文、葉洪和葉勇,這父子三個,就是葉家的害羣之馬!不過現在,我已經殺了葉勇和葉洪,下一個,就該是葉長文了。”

葉天的心中,一片冰冷。對於他來說,葉長文這樣的家族叛徒,比柳家的人還要可恨,他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

三個時辰之後,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葉天一行人,也回到了柳葉鎮,悄然來到了葉家府宅外。

“少主,咱們該怎麼辦?就這樣直接衝進去嗎?”在葉天身後,衆葉家少年們都小心翼翼的藏着,同時等待葉天發號施令。


葉天心中,雖然早就定好了用人質要挾的計策,但心中還是有些沒底,畢竟他也不知道,葉家府宅中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很怕一打開大門,就看到不願見到的一幕。

他輕輕一揮手,道:“瀟瀟,還有葉進,你們兩個先跟我潛進去,從各個方向查探一下情況。摸清楚裏面的狀況,咱們再進去也不遲!”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