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石劍的震懾,陰靈如同波紋般為林浩讓出一條通道,他們小心前行,漸漸接近了鬼哭林的中心,此時山林中的枯樹越來越密集,沒有任何葉子的樹枝遍布整個空間,鬼氣濃郁到驚人的地步,

「應該快到地方了吧,」

這個時候,他感覺到幾股特別的氣息,其中一股很是親切應該屬於小黑;一股凌厲傲氣至極卻極不穩定,應該是夏驚雲;還有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精氣澎湃,震懾天地,想來是那一件至寶,幻天鏡,

林浩很小心,一路上帶著小白貓著身子前行,四周的陰靈也極為強大,幾乎凝為實體,散發出恐怖的波動,但當它們氣勢洶洶的撲來時,卻被石劍嚇得驚慌亂竄,

穿過枯樹林,來到中央之地,林浩發現這裡竟有一片平地,中央有十丈大小的寒潭,寒潭中冒著刺骨的寒氣,裡面的水漆黑如墨,鬼氣瀰漫,

目光輕移,林浩在寒潭一側,發現一古怪石碑,這石碑通體漆黑,上面雕刻著不知名的玄奧文字,

「弱水潭,,」小白看到那石碑上的文字,低聲驚呼,「相傳鬼界中有一弱水,鵝毛不浮,奇寒無比,乃是鬼界至寶,」

「這弱水怎麼有種熟悉的感覺,」林浩凝神望去,一條翠綠神藤悄然竄出,對著寒潭蜿蜒而去,小心的落在了寒潭之中,

神藤在碰觸到潭水的時候,猛然繃緊,彷彿一道巨力拉扯,緊接著,咔咔聲傳來,股股寒氣順著神藤瀰漫,使得神藤上頃刻間布滿黑色冰霜,成了漆黑之色,陣陣極寒的黑氣,迅速沿著神藤蔓延,

「快斬掉這神藤,」小白驚呼,

「再等會,」林浩目光灼灼的看向滾滾黑氣,雙目越來越亮,鬼使神差的他掌心一握,一股黑氣竟順著神藤沒入他的身體,

黑氣入體的剎那,一股極致寒氣驟然擴散全身,將他的身體冰凍,周圍的溫度也在黑氣擴散時急劇下降,

「浩兒,」小白驚呼,連忙將那探入寒潭的神藤斬斷,

「啊,,凍死兔爺了,」兔子也在此時驚醒,連忙掙脫神藤從林浩身旁跳開,凝神望去,不禁駭然,

因為林浩的身體周圍漸漸出現寒冰,頃刻間覆蓋他全身,將他凍成了冰雕,裡面黑氣縈繞遊走,很是怪異,

「浩兒,,,」小白關心則亂,慌亂中想要砸開堅冰救出林浩,兔子連忙上前阻止小白,道,「姑奶奶,先等等,那小子還沒死呢,堅冰內的黑氣似乎在消散,」

小白聞言一怔,死死看向化成冰雕的林浩,神色依舊焦急,

此時,堅冰內的黑氣遊走中,竟漸漸沒入林浩的身體,本來漆黑的堅冰越來越淡,最後仿若水晶般透明,

突然,

「砰」的一聲脆響,堅冰爆開,林浩臉色紅潤的從堅冰中走出,興奮道:「這弱水潭中的黑水,竟蘊含恐怖的精純鬼氣,我能吸收,效果比鬼珠都要強大,」

「這太不可思議了,」小白絕美的臉上露出震驚之色,弱水的威能縱使仙人碰到都會頃刻間化為冰雕的,

似乎知道小白心中所想,林浩笑道:「此地畢竟不是鬼界,想必鬼界弱水河中的弱水威能定是此地的萬倍,這稀釋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弱水,我才能利用陰陽道圖吸收,」

「這也倒是說的通,不過可惜了,」小白心有餘悸的拍著傲人的雙峰,看向弱水潭說,「只是這弱水根本不能用尋常法器收取,要是能夠帶出去,價值難以估量,」

「夏驚雲那小子跑到哪裡去了,」林浩擔心小黑,狐疑發問,向四處觀望,這裡除了弱水潭外空無一物,難道他們進了前方的鬼哭林,

林浩神識悄悄擴散,很快他就找到了之前感受到的那幾股氣息,竟是從弱水潭的石碑中傳出,

「怎麼會在石碑內,難道裡面別有洞天,」林浩相當吃驚,他來到石碑前,神識凝為一股,向裡面窺探,

「轟,」

可就在這時,石碑中傳出巨響,居然碎裂開來,無數碎片向四周激射,

林浩大驚,右手一揮,身前立刻出現無數神藤瀰漫,組成道道神藤木牆,堪堪擋下石碑的碎片,當一切恢復平靜,林浩收回神藤,向前看去之時,陡然一驚,

在林浩面前赫然出現一身著華麗錦袍的男子,他一頭紫發披肩,肌膚雪白晶瑩,英俊到女子都要嫉妒的樣子,在他手中,正有一方古鏡靜靜懸浮,散發出陣陣夢幻的色彩,

「嗯……」

就在林浩打量這男子的時候,從男子身後突然傳出一聲極為微弱的**,林浩驚訝看去,瞳孔急速放大,怒火瞬間上涌,因為在這個男子身後,一頭渾身是傷,氣息萎靡的夢魘獸王倒在地上,重傷垂死,竟是小黑,

「你就是那夏驚雲,小黑怎麼了,」林浩怒喝道,

「小黑,可是這頭夢魘獸王,我將它本源抽出,對抗此地幻術,它縱然身死也是它的福分,」錦袍男子冷冷的看向林浩,冷笑道:「倒是你,哪來的毛頭小子,既然知道我是誰,還不快滾,」

「滾,」林浩聽到夏驚雲的話,勃然大怒,他雙目布滿血絲,一步步走向夏驚雲,一字一頓道,「你,該死,」


話落,石劍早已騰空,如煙花般璀璨,直接斬向氣定神閑的夏驚雲,

「到是有些本事,」夏驚雲看到那璀璨的一劍,心神震動,手中寶鏡翻轉,射出道道迷離的光束,將空中劍芒擊潰,隨即籠罩林浩的身影,

「哼,這幻天鏡,本公子雖然僅僅煉化一絲,也不是你這螻蟻能夠抵擋的,死,」夏驚雲料定林浩會在幻天鏡的攻擊中迷失,他隨手揮出一道劍氣,直奔林浩而去,欲要將其腰斬,

「咔嚓,」突然,從迷離光束中伸出一條粗壯的手臂,一掌拍下,直接而霸道的將那劍氣絞斷,同時,一道身影如魔神般走出,石劍紅芒大盛,如閃電般刺向夏驚雲,

「這怎麼可能,」夏驚雲可是知道幻天鏡的威能,射出的光束不但具有強烈的幻術而且蘊含陰靈之力,能夠侵蝕修士的神魂,若非他藉助夢魘獸王的本源力量,也不可能扛過幻天鏡的攻擊,將其鎮壓,想不到眼前這個從未見過的少年竟不受影響,

來不及閃躲,夏驚雲默念一道法訣,手掌中的幻天鏡立刻暴漲,宛若盾牌般擋在自己身前,

「轟,」

一聲爆響,夏驚雲蹬蹬蹬連連後退,嘴角溢出鮮血,神色駭然,心道:「他難道是人形凶獸,怎麼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轟,轟,轟,,」

就在夏驚雲驚駭中,林浩手持石劍再次斬下,巨大的轟鳴聲響起,將夏驚雲砸的連連爆退,他大口咳血,心中憋屈至極,從出道至今,他還從未遇到過如此憋屈的事情,

「龍鱗爪,」

夏驚雲一咬牙,身後八口洞天懸浮而出,射出道道金光籠罩夏驚雲的全身,他的手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膨脹,而且遍布鱗甲猙獰可怖,他左手抬起撥開林浩的石劍,而右手則如閃電般探出,直取林浩咽喉,

「哼,」然而此時林浩卻是冷哼一聲,一掌向前按去,霸道而強勢,金光瀰漫彷彿磨盤般迎向夏驚雲,


「嘿嘿,我這龍鱗爪乃是龍族的寶術,平日里於洞天中溫養,一旦釋放,能夠瞬間提升我十幾倍力量,自不量力的傢伙,去死吧,」夏驚雲張狂大笑,探出的龍爪上光芒閃爍,想要將林浩撕碎,

然而,剛剛與林浩的金色手掌碰觸而已,夏驚雲心弦猛地一顫,強烈的危機感使他後背冷氣直冒,

那磨盤般的金色手掌太恐怖了,橫推而來,宛若一座山壓下,剛一接觸澎湃的力量便呼嘯傳來,轟的一聲,夏驚雲被震飛出去,大口咳血,渾身劇烈顫抖,眼中滿是震撼和不敢置信,

「砰,」

夏驚雲撞在後面的枯樹上,折斷無數根巨大古樹才止住去勢,他死死盯著眼前殺氣衝天的少年,心中駭然,留下一句話,轉身就走:「小子,我收服幻天鏡本來就已經重傷,我們來日再會,定取你性命,」

林浩卻也不管夏驚雲,直接來到小黑面前,小心翼翼的探查它的傷勢,

「砰,」

夏驚雲逃走數息后,樹林中突然傳來一擊重響,

「哎幺,誰,」接著就是夏驚雲凄慘的怒吼,「哪個王八犢子敲老子的後腦,出來,出來,,」 「咦,你是……獸神界的神女,」夏驚雲看到站在不遠處的絕美女子不禁驚呼,甚至忘記了去摸後腦上鼓起的犄角大包,

「倒是有些眼力,把那幻天鏡留下,然後滾吧,」別看小白在林浩面前嬌柔,對旁人卻是冷若冰霜,

「你跟那小子是一夥的,想不到堂堂獸神界的神女,會為他人打下手,」夏驚雲抬手擦掉嘴角的鮮血,卻不著痕迹的吞下一粒療傷聖葯,顯然是對小白極為忌憚,

「嗖,」一塊巨大的石頭突然從古樹上砸下,直奔夏驚雲的後腦,

夏驚雲大驚,渾身氣息鼓脹,手中幻天鏡射出道道光芒迎向飛落的巨石,全力出手,

「砰」的一聲,巨石瞬間炸開,散落一地,夏驚雲猛地一怔,他用全力發動幻天鏡,就為了轟擊這一塊普通的巨石,

「不對,」就在夏驚雲一怔的瞬間,他突然感覺到身後傳來一股令他頭皮發麻的危機感,他連忙轉身,卻已經晚了,

只見小白神色肅穆,身前懸浮著一把秋水般的寶劍,寶劍未動,散發出的波動已然使得周圍的空間震顫,隱隱有無數細小的裂縫蔓延,

「虛空劍,去,」小白紅唇輕啟,寶劍輕輕一劃,竟輕易的撕開一條黝黑縫隙,鑽入其中,再此出現時,已經來到夏驚雲身後,直接斬下,

「該死的,龍甲現,」夏驚雲知道自己躲閃不過,咬牙低喝,他身後洞天懸浮發動了強大的寶術神通,使其後背瞬間出了龍鱗般的鎧甲,

「轟,」

虛空劍斬在龍鱗甲上,微微一頓,刺啦一聲,將龍鱗甲撕裂,

也就是藉助這一頓的瞬間,夏驚雲努力扭轉身子,使得虛空劍從他的肩膀刺出,而沒有洞穿他的心臟,

「滾出去,」夏驚雲面色恨厲,握住虛空劍尖向後狠狠一拍,將虛空劍生生從身體中拍出,

他大口咳血,神色猙獰對小白咆哮:「好,好,你是第一個把我夏驚雲逼到這份上的,我記住了,」

「不用你記住,今日給我留下來吧,」小白對半空中的虛空劍搖搖一指,虛空劍劇烈顫抖,再次一劃,鑽入虛空中消失不見,

夏驚雲見此臉色大變,他極為肉痛的從儲物戒內取出一顆圓球,足有拳頭大小,其通體赤紅,裡面似有火焰燃燒,表面更是有雷電纏繞,

「天火玄雷,」看到那圓球的瞬間,小白臉色大變身體爆退,同時對潛伏在樹林中的兔子連忙傳音,「兔子,快跑,」

「奶奶個熊啊,」本來想潛伏在樹林里敲悶棍的兔子怪叫一聲,慌張逃竄,



再虛空劍重新出現在夏驚雲一側的時候,他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圓球拋出,轟的一聲巨響,濃烈的火焰衝天而起,掀起大股黑雲,而火焰中更是有雷電肆虐,將所有的一切毀滅,

足足過了數息,火焰與雷電才漸漸淡去,爆炸中心出現了一個方圓百丈範圍的巨坑,深不見底,恐怖的空間碎片緩緩凝聚,周圍的鬼氣迷霧都為之一清,

「乖乖,好大的威力啊,」兔子拍著胸脯,心有餘悸道,

「想不到那小子有天火玄雷,到是便宜他了,我們走吧,回去看看浩兒,」小白站在枯樹中低語,隨後轉身走向寒潭方向,

此時狼狽逃遁的夏驚雲一口氣跑出百里距離才停下,他渾身浴血,想到那顆天火玄雷就一陣肉痛,然而他卻殘忍的神秘一笑,喃喃道:「哼,逼我用出玄火天雷,你們會死的很慘,如此巨大的動靜,寒潭中的那頭長蟲也該蘇醒了……嘿嘿嘿,遇到它,縱然你是獸神界的神女,也一樣會死,」

……

鬼哭林,弱水潭,

林浩將吞噬而來的鬼氣小心的替夢魘獸王療傷,本來重傷垂死的它竟漸漸好轉,只是昏迷中依舊未曾醒來,

「小黑怎麼樣了,」小白從鬼哭林中走出來,擔心的問道,

「沒有性命之危了,不過它本源被抽出,好不容易覺醒的王族血脈又毀了,」林浩眼中凶光四溢,隨之內斂,他看向小白柔聲道,「剛才那麼恐怖的能量波動,你沒事吧,」

「嗯,那小子手中有一枚玄火天雷,」小白不甘道,「下次見到他,定要他好看,」

「玄火天雷,他怎麼會有這東西,,」林浩驚呼,這玄火天雷他也聽說過,乃是用極為珍貴的天火玄晶,採集天地雷液祭煉而成,威能巨大,恐怕尋常仙人遇到都會被滅,但如此珍貴的玄火天雷用在蠻荒秘境卻是暴殄天物了,只能發揮出涅槃境巔峰的威能,

「我們需要現在離開嗎,」

「不,此地對小黑傷勢的恢復極為有利,而且我要在此地吸收鬼氣,我感覺快突破了,這是一個契機,」林浩目光灼灼,「如今蠻荒秘境暗流涌動,不光最終極的葬神山即將開啟,就是那古窟也是群雄匯聚,我突破到涅槃八重天,才有能力去分一杯粥,」

「你安心修鍊便是,我也無事,替你護法吧,」小白微微一笑看向林浩說道,

感受到小白目中的柔情,林浩的心中頓時有股暖流涌動,他突然張開懷抱,緊緊抱住了小白,低聲道:「小白,謝謝你,你是獸神界的神女,這些日子委屈你了,」

小白的身體僵硬了一下,卻又瞬間柔軟,她臉色羞紅,美艷無雙,低聲道:「那,你要怎麼報答我,」

「我……」林浩被小白問的一怔,隨即鄭重道,「我會去獸神界見你長輩的,」

「嗯,小白記住了,等你渡劫成仙便可來找我,」小白輕輕拍著林浩的後背,柔聲道,

「咳咳,咳咳咳,」

林浩剛要繼續說話,卻聽到兔子突然從鬼哭林中走出來,大聲乾咳,

小白連忙推開林浩,臉色羞紅,美艷不可方物,

林浩狠狠瞪了兔子一眼,隨之盤膝而坐,神藤探出伸入弱水潭中,開始修鍊,

股股寒氣沿著神藤,湧向林浩體內被他吞噬,陰陽道圖破體而出,在他身下顯化,陽極一側白光璀璨,散發出浩大陽剛之意;陰極一側,漆黑如墨,鬼氣滾滾,散發出刺骨的冰冷,

倆股絕然不同的氣息,彼此碰撞,卻又在陰陽圖的旋轉中極為玄妙的融合在一起,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