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離朝著百里扮了個鬼臉,拉著君無殤奔向另一個小攤子。

無奈的搖搖頭,墨岩和百里相視無言,認命的跟了上去……

突然覺得他們好命苦,攤上這麼兩個主,偏還不能扔下他們不管。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好快哦,這是月離和君無殤這兩個對時間完全沒有概念的人由衷的感慨。

因為有月離的不肯消停,所以等待天狗食月的日子沒有人覺得無聊。

君無殤樂此不疲的陪著她瘋,享受那份無憂無慮,肆意妄為的輕鬆日子。

墨岩和百里則是用盡精力的看著他們,真可謂是人人不得閑,時時不得空。

可即使是如此,他們仍希望時光過的慢一點,再慢一點……

君無殤和月離頭一次感覺到時間的珍貴,雖然現在的他們,還不知道這感覺究竟意味著什麼。

望著月亮一點點的被天狗吞下腹,地上的人敲鑼打鼓的要把天狗嚇跑,一向愛熱鬧的月離卻沒有什麼表示,只是站在那裡靜靜的仰望著。

君無殤則是仔細的觀察著反常的月離,記得上回這丫頭與自己講述天狗食月的時候也是這副表情。

像是在回憶什麼,又像是在逃避、忘卻什麼,究竟她心裡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想著,君無殤看向月離的目光不禁深邃了起來。

「原來,這就是凡間的天狗食月啊,還真是有趣,只是待在天狗肚子里的感覺還真是一言難盡呢!」良久,月離露出了一抹堪比百里的溫柔笑容,淡淡的說道。


此時的她雖是一派雲淡風輕的摸樣,但那微顫的嬌軀卻出賣了她刻意隱藏的恐懼。

君無殤敏銳的捕捉到了那絲恐懼,眼底滿是憐惜,他輕輕的移到月離的身邊,為她綻放了一個從未有過的溫柔笑容,將那份獨屬於他的溫暖傳遞給她。

月離感激的轉過頭,臉上又恢復了平日的甜美笑靨。

「鬼城的入口在哪裡啊?我們趕緊溜進去啊!」說著急切的搖著君無殤的衣袖。

似乎剛剛那一幕只是別人的錯覺……

「跟我來吧。」百里笑著看向月離,月離剛剛的反常還真是讓她擔心呢!好在只是有驚無險!

「過了這道門,我們就不在人間咯。」說著便第一個走進了那扇漆黑的大門。

墨岩伸手想要去攔,終究是沒攔住,只能看向君無殤,待後者微微點頭,急忙跟了上去。

君無殤拎起一旁的月離也走了進去。 往常探路殿後這種事都是墨岩和魔衛來做,這回探路的是百里,殿後的卻是自己,著實有趣啊!

君無殤的嘴角浮起一絲似有若無的古怪笑意。

「這裡就是鬼城啊?」月離小心的打量著四周。手還緊緊的抓著君無殤的衣袖。

街道上冷冷清清的空無一物,只有那飄忽的鬼火一閃一閃的,甚是嚇人。

月離縮了縮脖子,讓自己更加靠近君無殤。

似乎離這個男人近一點,安全感就多幾分。

「沒想到,雖然鬼城的月亮和人間的月亮不是一個顏色,卻是同一個月亮。」墨岩抬頭看了看那漆黑的天空,笑著感慨道。

「小墨,很少笑滴說。」月離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打量著墨岩嘴角的笑痕,忍不住嘖嘖稱奇,只是即使如此,她也沒有鬆開君無殤的衣袖。

這小小的舉動讓我們的魔尊大人很受用,整個臉都柔和了起來,讓墨岩忍不住想要翻個白眼。

「小墨可是真正的冰塊臉!」君無殤好心情的附和道。

「果然!」月離瞭然的點了點頭。

在她眼裡墨岩雖不是冷酷無情的大木頭,可是笑容對於他那張輪廓分明的臉來說,還真是個稀罕的表情。「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天底下真的就只有一個月亮呦!」

「那有幾個月神?」墨岩忍不住吐槽道。

平常一個君無殤就已經夠讓他頭疼的了,這會兒居然來了個比君無殤還厲害的『大魔頭』。

「糟了,忘記讓你們服食微息丹了。」百里突然停下腳步,驚呼了一聲。

「是什麼啊?」月離疑惑的和君無殤對望了一眼,後者也是疑惑的搖頭。

「那是一種可以隱藏內息的藥丸,就是幫助進入鬼界的人隱藏氣味的,避免生人被鬼認出來,吸食掉。」墨岩低聲解釋道。

「可我們都不是人啊!」月離一副語不驚人誓不休的嬌俏表情,不解的看著百里,堅決認為百里的擔心是多餘的。

百里一臉的恍然,可是下一瞬,三個人又同時盯住月離,百里更是一臉駭然。

被盯的毛毛的,月離頓時覺得冷風嗖嗖的向她吹過來,弱弱的問道:「你們幹嘛都這樣看著我?」

「聽說神比生人更補。」君無殤戲謔的看著月離,煞有其事的點著頭。

話音未落,黑影閃動,無數鬼怪瞬間向月離席捲而來。

墨岩橫劍擋在眾人身前,長劍揮動,斬殺著飛撲而來的黑影。「主上?」

「看樣子,我們是中了圈套!」君無殤揮動著已變幻為狼爪的右臂,一邊撕裂著那些撲向月離的鬼怪,一邊嗤笑道。

百里縴手撫琴,在月離周邊設置了一道淡淡的音波,卻顯得有些自顧不暇。

「百里,你聽到了什麼?」被三人護在中間的月離,緩緩的開口,那聲音清冷如水,不似往日。

那聲音中還有幾分自嘲,真是沒想到,她這麼快就變成被保護的那個了!

百里微微一怔,側耳傾聽,「簫聲?!誰會在這裡吹簫?」

百里不禁驚呼出聲,卻也暗暗心驚,她是修鍊千年的樂妖,卻幾乎聽不到這簫聲,可見這個人的功力必然是深不可測。

同時她也對月離產生了深深的疑惑,這簫聲若有似無,這個丫頭卻可以聽的到,這說明了什麼呢?

是扮豬吃老虎的深藏不露,還是她的錯覺?

「百里,把你的琴借給我用一下。」說著,不待百里反應,月離已跳出那道保護她的音波,奪下了百裏手中的琴,朝著百里綻放了一個淘氣的笑容。「今天,也讓百里鑒賞下本宮的琴藝!」

「小墨,照顧好百里!」君無殤沖著墨岩喊了一句,自己則是興緻勃勃的邊撕殺撲過來的惡鬼,臉上是好整以暇的期待。

「丫頭?!」百裏手中一空,獃獃的看向月離。下一瞬,她則完全呆住,因為她聽到了一曲讓她不得不讚歎的曲子。

悠揚清靈的旋律隨著月離的指尖浮動慢慢響起,那曲調似悲非悲,似喜非喜,卻隱隱透著一份思念,與那似有若無的簫聲遙相呼應,相得益彰,那些浮動的鬼怪也在這樂聲中緩緩停住,慢慢後退。

而此刻愣住驚嘆的卻不止百里一人,還有那在鬼王殿中悠然吹簫的白衣男子。

「王?」一襲藍衣的柔美女子,靜靜的看著那吹著蕭的白衣男子,如水的眸子里盛滿著擔憂和不解。

「沒想到,他們當中還有這麼一個有趣的人,是那隻樂妖么?」白衣男子停止了吹奏,將玉簫別於身側,俊逸的臉上滿是玩味,他含笑看向身邊的藍衣女子。

那藍衣女子緩緩的搖頭,「回主上,剛剛彈琴的並不是那隻樂妖,而是那個來自月宮的神女月離。」本來柔軟甜膩的聲音在說到月離時卻突然變得冷厲了幾分。

被稱作主上的男子不悅的挑了挑眉,似乎對那藍衣女子的語氣有幾分不滿,「水兒,你逾越了,去將他們引來吧,我倒是很想見見那位月宮神女。」揮了揮衣袖,那男子便將身子背了過去。

「是,主上,水兒立即將他們引到正殿來。」縱有萬般不甘,那藍衣女子還是溫順的應著,轉身離開。

待大殿上只剩下那白衣男子時,他緩緩的抬起頭,望向那被天狗慢慢吞入腹中的月亮,淡淡的笑著,「月宮神女么,我等你很久了!」

「你會彈琴?」君無殤驚訝的盯著月離,彷彿在看一種稀有動物。

這個小傢伙還真是時時都能給他驚喜啊!

「只對七弦琴情有獨鍾。」月離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笑嘻嘻的將琴還給了百里。「居然在百里姐姐面前獻醜哎!」

「你彈的是什麼曲子?」接過月離遞過來的琴,百里急急的問道。她愛琴如痴,對那首曲子更是鍾情。

「我也不知道,那是嫦娥彈得曲子,我聽的多了就彈出來了,可是彈不出她的味道,嘿嘿。」笑著擺擺手,月離伸了個大大的懶腰,一下子蹦到了君無殤身邊。

「把你的狼爪子,給我看看嘛。」月離拉起君無殤的右手,仔細的端量著。

「剛剛明明是狼爪嘛,怎麼一下下就變回來了呢?讓我看看嘛……」搖著君無殤的袖子,月離甜膩膩的撒著嬌,一臉的討好。

「你……」話尚未出口,君無殤突然攬住月離,一個飛快的旋身,險險的躲過那支藍色的水箭。

「什麼人?」飄然落地,君無殤護住月離,眯著眼睛看向水箭射來的方向。

「嗖,嗖,嗖。」沒有回答,三支水箭再次急射而來,全都朝著月離的要害。

君無殤眉頭一皺,看樣子來著不善,箭箭都是沖著月離,誓要將她置於死地。

這丫頭又招惹了什麼東西,她不是這裡最弱的,也不是這裡最強的,卻無論是剛才還是現在,都是首要被攻擊的對象。

莫非這裡有什麼事是他不知道的,可是看這丫頭迷糊逃竄的樣子,也實在不像是知道什麼的樣子!

這一回他選擇相信一次身邊這個小女人,即使錯了,他也只有認了。

迅速攬住月離的小蠻腰,君無殤騰空而起,「抱住我!」低聲對著月離說了一句。

同一時間一支破風箭急速射向水箭射出的方向。速度之快令人炫目,即使是被攬入懷中的月離都沒有看清他是如何搭弓將箭射出的。

唯有那箭破虛空的聲音真實的提醒著他們,剛剛的一幕並不是幻覺。

再次飄然落地的時候,君無殤將月離拉到身後,小心的護住,自己則是一臉冷然的斜視前方。

冷冽的眼神散發著危險嗜血的幽光,嘴角輕佻,一聲冷哼淡淡的溢出嘴角。 「出來吧,難道鬼城的待客之道就是躲起來暗箭傷人嗎?」墨岩冷冷的開口,毫不掩飾的表達著他此刻的不屑。

一個小小的鬼城,居然敢在他們面前班門弄斧,要是真的惹毛了他家主子,後果他還真不敢想象,會不會一時興起,把這個翻個個兒?

「魔尊大人果然是身手不凡。」拍著手,那藍衣女子緩步從假山後走了出來,艷麗的臉上掛著柔媚入骨的笑容。

「本尊對水鬼的媚術沒有興趣。」君無殤臉一轉,拉過跳開的月離護在身旁,冷冷的說道。

想他魔都美女如雲,哪個不是媚術了得,一個小小的水鬼就想魅惑他?真是不自量力!

倒是身邊這丫頭,這個時候居然還敢到處亂竄,不知道人家更千方百計的要置她於死地么?膽大妄為!卻也嬌憨可愛!

「那是水兒造次了。」那藍衣水鬼不以為意,輕輕一福,柔弱無骨,千般柔媚。。

「咦,沒想到水鬼長滴還挺好看的?她的真身是不是也和那個風鬼一樣是個醜八怪?」月離任由君無殤拉著,俏生生的站在他身側,淘氣的比劃著。

不是她不懂事哦,只是看著那隻水鬼誘惑君無殤的樣子,她覺得很好笑哎!可是心裡似乎還有一點點她也搞不清楚的奇怪感覺。

「說不定更丑些!」君無殤配合的說道,這小妮子還真是可愛,小腦袋瓜里到底裝著多少稀奇古怪的念頭呢!

突然他對這次一時興起的出遊充滿了更多的期待,一路上有這個小傢伙陪著,想必不會無聊!

這一刻他對月離的興趣大大的超過了那塊傳說中的女媧石,甚至他希望鬼王手裡的那塊只是塊相似的其他石頭罷了。


百里別過頭掩嘴淺笑,不由得佩服月離和君無殤一唱一和默契,即使溫婉如她,也覺得痛快非常。

水兒的臉瞬間從柔美變得猙獰,正要發作,卻被人硬生生的拉住了。


「讓四位見笑了,火靈奉鬼王之命,請諸位移駕大殿。」一襲紅衣,明眸皓齒,與那水兒相比,這女子則顯得明艷清朗的多,只是眼角的餘光掃向月離的時候,多了一抹玩味。

而這抹玩味卻令君無殤眯起了眼睛,臉上的神情更是冷了幾分,他承認,相處不久,但是他清楚的知道,他非常不喜歡除了他以外的人算計這個古靈精怪卻心思單純的丫頭。

「那就請姑娘帶路吧。」墨岩上前一步,做了個請的手勢,眼睛卻死盯著那一直惡狠狠的看著月離的水兒。

應該不是他敏感吧,怎麼覺得她們對那個小月神很有興趣的樣子。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