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為值得一提的就是千邪寒了。

這傢伙平時看起來話少的可憐,但是他實力卻快得令人咂舌,不聲不響就直接連晉陞兩階,讓人目瞪口呆。

千邪寒如今的實力乃是幻夢之境三階。

龍漓塵只晉陞了一階,成為幻夢之境二階,大概是與他不驕不躁的性格有關吧。

至於幻夢之境五階的,便是帝玄胤了。

夜冰依和上官雲燁,冷青竹三個人,則是齊齊晉陞到了幻夢之境四階。

冷青竹一行幾人也煉化了夜冰依送給她們的靈石,她的師妹們雖然沒有晉陞,但是也都到了玄關,只差一個契機便可以晉陞到幻夢之境二階了。

她們望著夜冰依的眼神充滿了感激,要不是她,她們不知道到什麼時候才能晉陞呢。

而且依現在她們的實力,完全有機會可以碾壓飛鳥學院,爬在他們頭上,這對她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她們如何不感激?

「哈哈哈,我們這些人其中有一個幻夢之境五階的高手,還有三個四階的高手,外加一個三品的還有一個二品的,這簡直就是少有的強大組合呀,如今我們要進全學院總決賽的第三名,應該沒有問題了。」夜冰依得意的道。

「哈哈,他們決計想不到,我們會這麼快的晉陞提高實力,院長他們肯定會很高興的。」

上官雲燁是發自內心的開懷大笑,他很幸運能遇到他的這位妹妹。 倘若沒有夜冰依的話,他也不會有今天,也不會有機會贏得全學院前三名的比賽的機會,將來更不可能完成自己的心愿……

「你真是才藝學院的浮雲,也是我們大家的福星。他由衷的說道」

院長真是慧眼喲,那你想做下一任院長的人選,相片,你會給學院帶來更多的好

啥?在一旁的冷青竹聞言瞬間雷得目瞪口呆。

上官雲燁剛才說的什麼?夜妹妹是彩翼學院下一任的院長,並且她還是一個懷孕的女子,這簡直不可思議!

不過……震驚過後,她也想明白了,男子人可以乾的事情,女人為什麼不可以呢?倘若她身為一個女人都不相信女人,那豈不是瞧不起自己嗎?

隨後,冷青竹一手拍在夜冰依的肩頭,「夜妹妹,等將來你繼承彩翼學院院長職位的時候,我一定帶著眾人去恭賀你。」

「那就多謝冷姐姐了。」

「有人來了,我們趕緊找個地方先躲起來。」帝玄胤道。

幾人對視一眼,隨後身形一閃,朝著山下離開,很快便隱去了自己的氣息。

飛鳥學院的弟子們緊追其後,站在幾人剛才消失的地方,「人呢?奇怪,剛才明明就察覺到他們的氣息在這裡。」

怎麼他們一來了卻不見人了呢?

隨後,幾人面面相覷,不由苦笑一聲,「對呀,對方竟然是那麼強大,他們要是想隱藏起來,不想讓我們發現,我們根本就發現不了的。」

搖了搖頭,無奈的道:「走吧,我們回去吧。」

在他們離開之後,兩道人影也飄了過來。

青衫男子站在原地,嘴角含著一抹淡淡的淺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身後的小師弟著急道:「帝師兄,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他們都已經走了。」

「走了又有何妨。」帝凌影往前面走兩步,隨後朝著一個方向指了過去,「我們順著這個方向走,便能找到他們。」

「什麼?我們要去那個方向,那怎麼行?那個地方的人很是古怪,上次你忘了,我們從那裡路過,我只不過想借他們的東西吃,誰知道他們居然想給我吃青蛙!

那是人吃的東西嘛,他們爺孫幾個都那麼古怪,我們還是不要去了吧。」小師弟想起爺孫幾個,渾身不由打了個寒顫。

「無妨,我們只是去找人,又不是去吃東西,還有,你去了不要說話便是。」

「可是……」小弟子還想說什麼,帝凌影卻已經朝著前面走去了。

小師弟無奈的撇了撇嘴,也只好趕緊跟上去。

月色下,男子紫袍瀲灧,迎風舞動,高大的背影挺拔俊美,恍若天神,單單隻是一個背影,便是這麼的迷人。

帝凌影走到前面,望著眼前的這個背影,心底猛然一顫,有什麼東西要呼之欲出。

他顫抖的聲音問道,「你,你是什麼人?」

身旁的小師弟察覺才知道他的不對勁,驚訝的問道,「帝師兄你怎麼啦?」

帝凌影沒有搭理他,只是緊緊盯著眼前那抹印象中熟悉的背影,可這真的會是他么? 林木蔭蔭、草綠花盛的山谷裏,忽地響起了一連串低沉的“咕咕”叫聲。

少頃,一隻長尾錦羽、比尋常家鴿要大上一圈的美麗雀鳥,一邊嘴裏發出着鳴叫聲,一邊撲騰着翅膀朝山谷裏飛。

大概十幾秒過後,這隻雀鳥就好似一團七彩錦雲般從樹林上空憑空掠過,然後微微扇動着翅膀,輕輕降落在了一排木屋前的空地上。

漂亮的鳥雀一落地,先是低頭看了身下一眼。往常這個時候,地面上已經灑滿了許多它喜歡吃的黍米。

可眼下,稀疏長着一些翠綠小草的地面上,除了一些砂礫外,一粒黍米都沒有。

微微抻起自己修長脖子的鳥雀,一對烏黑髮亮的小眼睛衝着其中的一棟木屋望了過去,尖尖的嘴張開,發出了一連串略帶幾分不滿的“咕咕”叫聲。

忽然,它渾身錦羽猛地膨大了一圈,然後扭頭衝着正對木屋不遠的一片樹林看了一眼後,兩隻健壯的爪子連連在地面上劃過,同時一路撲扇着翅膀,迅速就飛上了天。

下一秒,一道輕飄飄如同鬼魅般的人影從那片樹林裏飄了出來。

在天上盤旋飛舞的漂亮鳥雀的注視之下,人影好似一股青煙般劃過半空,徑直停在了當中一棟木屋的空地上。

隔了沒一會兒,隨着“吱呀”一聲,一個骨架頗大的白髮老人從木屋裏走了出來。老人面頰紅潤,腰樑挺得筆直,整個人的精氣神竟是比現下好多的年輕人都還要足。

“大人!”之前在山谷口同陳志凡動手的中年男子,垂首站着恭聲輕呼了一句。

老人輕點了一下頭,然後將注視的目光投向了兀自在天上一邊飛舞,一邊嘴裏“咕咕”直叫的漂亮鳥雀。

“小稚去哪裏了?往常這個時候,她可是非常準時的餵食天上那隻七彩錦雉的。”收回視線,老人看向中年男子隨口問了一句。

倏然挺直了背樑的中年男子,依舊語帶十分恭敬的回道:“回大人,十分鐘之前,屬下看到小稚小姐她在靈池邊上看魚,想必這個時候,應該還在那裏吧。”

本就是隨口一問的老人,在聽到中年男子的回答後,點了點頭,然後那對比之十歲小孩還要明亮的眼睛微微一眯,繼續問道:“闖入地谷的是什麼人?看你體內氣血波盪,是動手了嗎?”

垂首站立的中年男子,臉上表情倏地就是一變。

沉默片刻後,他虛握雙拳,嘴角掛着幾許苦澀、羞愧的沉聲回道:“回大人,屬下剛纔的確是動手了。”

眨了眨眼,中年男子深知眼前這位大人的秉性,於是不等他再問,就輕吸一口短氣接着說道:“闖入地谷的是一個年輕男子,他一開口,就問我甲賀駐地的位置,屬下奇怪之下,就打算將之抓住好好拷問一番。哪知……”

眼裏幽光一閃的他,擡頭看了老人一眼:“屬下實力低微,並不能奈何那人,於是只能託口不知道,那人就轉身離去了。”

“年輕男子?”老人眼瞳深處一抹亮澤一閃即逝,“一來就問你駐地的位置?呵呵,有意思,一個年輕人,即使是身爲上忍的你都不能對付。不過我倒是有些好奇,他找駐地是想幹什麼?”

聽着老人的話,中年男子眼瞳猛地就是一縮。

他這個時候才驚然發現,那個年輕人竟單手就將成爲上忍多年的自己給制住,那豈不是意味着他的實力,有可能和在地谷裏潛修的大人們實力相當?

不,甚至有很大的可能,那個年輕人已經具備了比之大人們還要強大的戰力!

腦海裏回想着之前那個年輕人就好像是喝一口水般隨手一揮,就打破了自己的隱身遁術,然後更是在自己反應不過來之下,扣住了自己的要害。

現在想起來,那種身體一動都不能動,心裏完全產生不起反抗念頭的無助感,是怎樣的一種絕望與驚怖!

電光一閃間,身心俱顫的中年男子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了起來:剛纔那個年輕人,一定是對自己手下留情了,否則的話,那些十字飛鏢就不會射的到處都是了。

老人察覺到中年男子的情緒顯得有幾分波動後,微不可察的輕皺了一下眉頭。

凝神朝左右兩邊的木屋傾聽了片刻後,他揚起右手隨意揮了兩下:“罷了,既然人已經離開,那他擅闖地谷的事情就算了。不過這件事情,你記得稍後向駐地那邊說一下。”

“遵命,大人!”已經徹底回過味來的中年男子,背心上滲出了一層冷汗的垂手應了一句。

與此同時,在山谷外的那片翠綠草地上,陳志凡臉上掛着幾許不耐的對着草地邊緣的那叢灌木撩了一下撩眉輕聲喝道:“小姑娘,你要是再不出來的話,我可就要走了?”

悠悠涼風,打着卷兒的從草地上空徐徐吹過。

朝着灌木叢看了一眼後,某青年輕皺了一下眉頭,然後轉身扭頭就走。

要不是知道此刻藏在灌木叢裏的小姑娘是山谷裏那個唯一的一個女孩子,他纔不會又在這裏浪費了幾分鐘的時間。

雖然不知道小姑娘爲什麼一路跟着來到了山谷口,但是既然她願意蹲在灌木叢裏不出來的話,自己也不會有那麼大的閒心和耐性去等她什麼時候願意出來。

“哎,等等!”

正當陳志凡打算飄身離去的時候,灌木叢裏忽地傳出了一道清脆好似山間清泉敲打在青石上的悅耳聲音。

眨了眨眼的他,聞聲停下了腳步,一個轉身,就將目光投向了那叢半人多高的灌木。

很快,伴隨着一連串嘩啦啦的聲響,一個身穿一套白色袍裙樣式,兩根小辮子柔柔搭在腦後,樣貌眉目如畫的漂亮小蘿莉,右手握着一根不長的玉白色小棍鑽了出來。

看着小蘿莉的那張小臉上,肌膚細膩潔白如玉,某青年輕揚了一下雙眉,然後脣角掛着幾分溫和笑意的輕聲說道:“小妹妹,你叫住我是有什麼事嗎?”

小蘿莉身高最多不過一米二,白色袍裙下,是兩截白生生的小腿,然後一雙細嫩的小腳上,穿着的是一雙木屐樣式的人字拖。

手上緊緊握着那根像是通體由玉石雕刻而成的玉白色小棍,她遲疑了一下,然後仰頭看着陳志凡脆聲說道:“我知道甲賀的駐地在哪裏?” 而帝玄胤也聽到那抹熟悉的聲音,背影僵硬了一下,猛然回過頭,那張和兒時映入記憶的臉龐呼一模一樣,只不過變得更加英俊瀟洒,霸氣。

「凌影哥哥……」帝玄胤的瞳孔驟然一縮,緊緊的盯著男子,一瞬間,記憶一幕幕出現在他的眼前。

那個曾經給過他溫暖,在他最落魄的時候,唯一一個給他溫暖的人。

在這個地方,除了他的母親之外,和他最親近的人,就這麼出現在他的眼前。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依舊清晰的記著他。

然而這麼多年沒見,他們卻在此刻相遇,他簡直不敢相信。

這是他的堂哥,不是他的親生卻比親哥哥都還要親。

在他最落魄的時候,他曾經受到他的恩惠,這一點他永遠都不能忘懷。

「你可是小胤?」帝凌影的聲音飽含激動和顫抖,也不敢相信,他的堂弟居然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俊美的臉龐上滿是動容之色,緊緊的盯著帝玄胤,上下打量著他。

他變了,變得更高了,也變得更加帥氣,更加霸道。

許久,兩人同時上前,緊緊相擁在一起。

一切盡在不言中。

帝凌影伸手拍著帝玄胤的背,感受著他身體的溫暖和心跳,顫抖的聲音說道,「小胤,我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活著。」

帝玄胤的聲音有些哽咽,「凌影哥哥,我一切安好,你怎麼樣?」

「我很好,一直很好,遇見你就更好了。」帝凌影也忍不住紅了眼睛,看得身旁的小師弟也忍不住跟著他們兩個人擦了擦眼淚。

而另一邊。

夜冰依正尋著帝玄胤的足跡過來找他來了。

之前帝玄胤說後面還有人跟著,然後便過來看看。

可是半天了,他都還沒回來,她也不放心跟了過來看看。

月色下,夜冰依清晰的看到那抹紫色衣袍和一個青衫的人緊緊交織在一起。

腦中倏然嗡鳴一聲,夜冰依眯起眼睛,不可置信的停在那裡,帝玄胤居然和別人抱在一起?

由於他們抱的太緊了,夜冰依根本看不清那個人究竟是個男的還是女的。

不過看著這麼苗條的身材,應該是個女的吧。

而且據她推測,應該還是一個很美的美人兒。

夜冰依再次眯起眼睛,這美人兒,是誰?

可她知道,帝玄胤並不是一個花心的男人,而且自從遇到她之後,他更沒有主動跟別的的女人主動說過一句話,甚至連多看一眼都不曾。

可是如今,他卻當著她的面,就這麼跟別人抱在一起了。

夜冰依心底有一串火正在騰騰的往上燃燒,越來越旺!

隨即快要爆發!

好你個帝玄胤!居然敢背著老娘偷女人,還想不想過日子了?

夜冰依霸道的一撩裙擺,便往前沖了上去,直接上前揪住帝玄胤的耳朵,將兩人硬生生扯開。

「帝玄胤!你行啊,居然敢背著老娘……」然而話還沒有說完,夜冰依便率先看清楚了眼前這張美臉,還有他男人的象徵喉結。

夜冰依瞬間愣住,等等,他是個男人?心中的火騰騰的又降了下來。 陳志凡眼神一凝,瞳孔裏,一點灰芒一閃即逝。

他一點都不懷疑小蘿莉知道甲賀駐地的位置,畢竟這個山谷裏的人有很大的可能就是甲賀的那幫忍者。

倒是有一點,某青年感覺有些好奇,那就是小蘿莉是如何知道自己在找甲賀駐地的。

要知道,當時他問那個中年男子的時候,可以非常的肯定,方圓數十米範圍內,都沒有其他人的蹤跡。

一個小姑娘,是怎麼在到處都長滿了綠色植物的環境裏聽到兩個大人之間談話的?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當自己用靈念探查山谷裏情況的時候,小蘿莉當時是在山谷腹地靠後一點的一個水池邊上看魚。

看來這個小姑娘也是一個不簡單的小朋友吶。

微眯雙眼看着俏生生站在離自己幾米遠外的小蘿莉,陳志凡暗自在心裏輕嘆了一聲。

輕嘆過後,他輕挑雙眉揚聲問道:“你說你知道甲賀的駐地在哪裏,那麼,你能告訴我嗎?”

小蘿莉兩顆黑漆漆的眼珠子在眼眶裏滴溜溜的轉了兩圈後,小臉上浮現出一抹狡黠笑意的偏頭說道:“可以呀!”

不知怎麼的,看着小姑娘那一對烏溜溜的眼睛,陳志凡就彷彿是看到了鬼撲滿那個小吃貨在跟自己討價還價般。

輕輕笑了一笑後,心頭靈光一閃的他,點了點頭:“說吧,我要怎麼做,你纔會告訴我甲賀駐地的位置。”

似乎是沒有想到某青年會這麼直接的小蘿莉,在微微愣怔了一下後,眼珠子一轉,揮了揮手上的玉白色小棍脆生生說道:“你倒是挺上道的嘛!嗯,既然你這麼幹脆,我也不拖沓,只要你帶我離開這裏,我就告訴你甲賀駐地的具體位置。”

“帶你離開這裏?”臉上流露出一抹古怪表情的陳志凡,心中略帶幾分荒謬的眨了眨眼。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拐帶兒童?又或者,自己現在的腦門上頂着三個金燦燦的大字:“怪蜀黍”?

自我吐槽了一番後,他迎着小蘿莉期盼的目光“委婉”的拒絕道:“不行。”

“爲什麼不行?”小姑娘皺巴着小臉不滿的翹嘴問了一句。

因爲我不是怪蜀黍。某青年在心裏回答了一句,然後臉色表情倏地一正,沉聲說道:“我這人,絕對不做拐帶小朋友的壞事。”

“什麼啦!”小蘿莉嘟着嘴用力揮舞了一下手上的玉白色小棍。

隨着她小手的揮動,那根直徑不過成人大拇指粗的小棍,劃破空氣發出了一道沉悶的“嗚嗚”聲。

瞬間就感知到一縷淡淡的鋒銳氣息從那根小棍裏散發了出來,陳志凡眼神不禁微微一凝。

呵呵,不簡單的小姑娘,不簡單的小棍子。

暗自在心裏輕笑着感嘆了兩聲後,他看着表現出一副氣呼呼樣子的小蘿莉和聲說道:“小姑娘,這裏到處都是荒郊野嶺的,可不要到處亂跑哦。趕緊回去吧,免得山谷裏面的人擔心你。”

“哼!”

小蘿莉小小的嘴裏發出了一聲冷哼後,賭氣般將頭扭向了一旁。

陳志凡搖了搖頭,收回目光,轉身準備離開這裏。有靈唸的幫助,他相信花不了多少時間,自己就可以找到甲賀那幫忍者的老巢。

看着眼前這個突然出現在山谷裏的陌生男子,小蘿莉緊緊攥着手上的小棍,脆生生喊道:“哎,如果沒有我幫你的話,你是永遠都不會找到甲賀駐地的。”

陳志凡偏頭瞥了她一眼:“哦,小姑娘,你就這麼肯定靠我一個人就找不到?”

“那是當然嘍!”小蘿莉昂着頭說道,“不管你是從哪裏知道甲賀駐地的大概位置,但是如果沒有我的話,你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甲賀的駐地。”

“這麼肯定?”他乾脆轉回身來笑了一笑,“不過雖然我只是大概知道甲賀的駐地位置所在,但是如果我一個山頭一個山頭搜下去的話,早晚有一天會找到的不是嗎?”

“絕對找不到啦!”小蘿莉一臉肯定的脆生生應道,“不要以爲你能找到這裏,就覺得甲賀駐地離這裏不遠。如果你是抱着這樣的想法,那麼我會很高興的告訴你,你絕對找不到!”

看着小姑娘一臉信誓旦旦的模樣,陳志凡微皺了一下眉頭。

莫非甲賀駐地並不在西北方向三百至三百五十公里範圍內的區域裏?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自己打算靠靈念來找到甲賀駐地的想法,就得打一個大大的折扣了。

畢竟用靈念來搜尋的話,可是會極大的消耗精氣神。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