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終於死心了,開始安靜下來,看了眼自己的身體,然後在自己的身邊邊上,飄在半空中,盤膝坐下,開始試著修鍊靈魂力……

原本墨九狸在這洞穴了折騰這麼久,並沒有感應到靈魂力,但是等到她徹底沉下心思修鍊后,卻發現竟然真的有稀少的靈魂力湧進自己的識海!

墨九狸心裡一愣,隨即開始認真的修鍊起靈魂力來了,反正也出不去,自己飄多少次都沒用,哪怕這裡的魂力稀少,但是能修鍊一點是一點,靈魂力強大了,就算自己在這裡沒有靈力,也是可以殺人以無形,不懼怕任何強者的!

想通了之後,墨九狸徹底摒棄了外界的一切,開始徹底的沉入修鍊當中!

而炎火淵邊緣處,等待了三天的白衣男子主僕,也終於起身離開了,只是白衣男子離開前,對著自己剛才坐下的地方,打出了一道白色的靈力,然後和老者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這一切墨九狸都不清楚,現在的墨九狸全心沉浸在靈魂力的修鍊當中了!

轉眼間,容家少主試煉結束的時間剩下不多了,安老帶著容天,容落,容鳴,容風,馮老,戰老和王大虎等人,一起來到了炎火淵的邊上!

有安老的幫忙,容天和容落很快找到了很多試煉棋,然後就去跟容鳴等人匯合,雖然容鳴幾人的收穫不太多,但是好在容天幾人因為安老的關係,收穫很大,應該能幫容炫穩拿少主之位的!

所以安老也沒聯繫墨九狸, 馬前卒雖然看上去喝高了,可是還真沒有走錯地方,在吃完飯之後,帶着祭易到軍營中轉了轉。在他們眼中看到的是傷病滿營,幾個士兵躺在草蓆上哎呦哎呦的聲音讓人聽着都感到渾身起雞皮疙瘩。來到了軍營中的伙食營,看到大鍋中只是清水裏扔了幾根菜葉而已。在旁邊還有兩個士兵正在捧着大碗,津津有味的吃着。

祭易徹底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到了,相比這些士兵們吃的東西,剛纔放到他們面前,他一口都沒有嚥下去的食物,簡直可以說是極品的美味了。帶着複雜的心情,跟在馬前卒的身後走出了軍營。祭易沒有注意到,幾乎在他剛剛離開軍營的時候,那幾個正在津津有味的享受伙食的傢伙,直接將碗裏剩下的湯湯水水的倒進了鍋裏,還衝着身後的兩個人低聲的說道:

“快點把這些湯倒進豬槽子裏,靠,豬圈裏的豬早就渴了。”

幾個本來躺在草蓆上哼哼唧唧的“傷員”也都翻身跳起來,低聲的唸叨着:

“下次有這樣的活兒別選我們啊!”

馬前卒這個嚮導還是非常稱職的,不但帶着祭易在軍營中轉了轉,而且還在軍營市集的附近走了走,看到大街上隨處可以看到一些人頭上插着草標。這在當時有個說法,頭髮上插上草標,是甘願賣身爲奴的意思。祭易的小心肝被一次接一次的衝擊着,怎麼也沒有想到之前傳言中如何可怕的華夏國竟然會羸弱到這個程度。

轉了一小天的時間,馬前卒和祭易都累了。兩個人才重新回到了皇宮中,馬前卒猛的一拍腦袋:

“哎呦,我都忘記正事兒了,祭易丞相,你來我們華夏國是幹什麼來了?”

祭易呵呵一笑:

“我是奉了我們萬歲的旨意,特來對華夏國成功佔領商國而慶賀來的。”

“慶賀?哈哈太好了,有國書和賀禮麼,已經好久沒有收到禮物了。”

“都是老朋友了,國書什麼的就用不着了,賀禮倒是有一些。



祭易伸出手來,在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顆夜明珠來,這還是當初馬前卒送給他的呢,祭易看到馬前卒醉眼乜斜,眼中閃過了一絲壞笑:

“這個是我們萬歲最喜歡的明珠,就作爲賀禮吧。”

馬前卒在心中暗罵,這個祭易實在是太摳門了,自己外號叫做小財迷,可是和祭易比較起來,自己簡直可以稱得上是慈善家。在祭易來到華夏城的時候,馬前卒就聽手下稟報了,祭易是整整帶了兩車的禮物來到華夏城的,可是現在看他的樣子分明是想要把這兩車禮物都中飽私囊了。

蜜愛甜寵:前妻萌萌噠 “多謝,多謝。”

小財迷臉上不露聲色,接過了夜明珠,裝作好像沒有認出這個夜明珠就是當初自己送出去的那個。

皇宮中的空房間還是很多,祭易就被安排在了馬前卒的隔壁。因爲一天幾乎都沒有吃到什麼東西,祭易餓的幾乎前胸貼後背了。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跟着他一起來到華夏城的士卒叩響了他的房門:

“丞相,丞相。”

輕聲的在門口召喚着,祭易翻身從牀上跳起來,推開房門,那個士卒連忙跳進了房間中,小心翼翼的把門重新關閉上。神神祕祕的樣子把祭易嚇了一跳:

“你幹什麼,慌慌張張的?”

“丞相,不好了,剛纔我餓的急了,打算找點吃的,正好經過一個御林軍的房間,聽到兩個御林軍在說話,大體的意思是說,馬前卒回到房間眯了一覺之後酒醒了,發現了自己做錯了事兒,安排他的手下找合適的機會要把我們幹掉呢。”

祭易嚇了一跳,就算對方現在再羸弱,他們也是在人家的都城中,想要弄死他們幾個人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那還等什麼,難道在這裏等着被看腦袋啊,快,收拾東西跑。”

祭易展現出了自己超凡的速度,喊上了自己的幾個隨從,也沒有和任何人打聲招呼,匆忙就離開了皇宮,幸虧皇宮中的守備不是很多,

即使偶爾遇到一些御林軍,詢問是什麼人的時候,祭易等人也推說自己是周國派來的使者,只是因爲國中忽然發生變故,要馬上回去。也就沒有人繼續在爲難他們了。

看着惶惶如漏網之魚的祭易一行人的背影,馬前卒笑着將身邊的一個小將喊過來:

“后羿,你帶幾個人在後面追祭易他們,讓他們快點回周國去。”

“是!”

后羿現在已經和太史慈等人學習弓馬,一年的時間中他的潛力已經充分發揮出來隱約中有了要超過自己師傅的跡象了。之前的戰鬥基本上都沒有他什麼事兒,現在可算是有任務給他了,剛剛要指揮手下的幾個兄弟出發,馬前卒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對了,小子,你可慢點追,只要讓祭易他們馬不停蹄的往周國跑就行,別真的把他們給抓住了。靠,真的把他們弄回來了,我還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置他們呢!”

“您放心吧。”

看着后羿背上弓箭,乾淨利落的翻身上馬的樣子,馬前卒還真是有點擔心:這小崽子別一時心血來潮跑到祭易的前面去了。

祭易畢竟是坐着馬車,比速度真的沒法和后羿相比,離開華夏城沒有多長的時間呢,后羿遠遠的就看到了他們的身影。

后羿在低聲的罵道:

“大爺的,你們是屬蝸牛的,怎麼跑的速度這麼慢,這要是在戰場上,有不着以速度見長的昭雪狼騎和神風豹騎,估計就是攻擊速度最慢的錦帆賊都能在眨眼之間發出一個小衝鋒,讓你們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

在後羿身後的幾個士兵也都是掩嘴輕笑,其中一個傢伙好捅耶着后羿:

“要不,我們跑到他們前面去,嚇他們一跳?”

“靠,有病啊,跑到他們前面去我們說什麼?”

“小羿,他們看到我們了。”

一個士卒指着前面的士兵,果然看到一個正在慌忙逃跑的傢伙扭身看到了后羿等人……

(本章完) 第3265章

所以安老也沒聯繫墨九狸,直接帶著人來到炎火淵邊緣,想跟墨九狸匯合后,再一起離開的!

只是等到他們來到這裡后,才發現墨九狸不見了!

安老等人一愣,隨即開始沿著四周找了起來,但是卻一點痕迹都沒找到,容鳴等人更是通過契約關係,也無法聯繫到墨九狸了!

這一下,連安老也心驚不已!

容鳴等人跟墨九狸之間是臨時的主僕契約,安老是知道的!

眼看著容家少主試煉的時間就要到了,最後安老猶豫了下,直接帶著不肯離開的容鳴等人回了容城!

安老想的很簡單,小師父既然答應容鳴等人幫忙,定然不會希望他們最後前功盡棄,而且容鳴等人跟小師父有契約,既然他們還活著,那就說明小師父沒事!

所以,安老才做了這個決定,趕在試煉結束前,容鳴等人及時回到了容家!

然後,安老跟他們說了一聲,就反悔炎火淵去繼續尋找墨九狸了!

容鳴等人想跟著,卻被馮老和戰老攔住了,讓他們想辦法幫助容炫拿到少主之位,然後再去找也不遲!

另一邊,炎火淵底的地下深處某個洞**,墨九狸依舊是阿飄的形體在修鍊著,只是墨九狸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實在沒辦法回到身體內,修鍊魂力打發時間!

卻真的的到了不少的好處,開始被她吸收的魂力還是一點點的,但是後來慢慢就變多了,墨九狸睜開眼睛看了看,也沒有什麼發現,所以就繼續修鍊了!

最後墨九狸吸收的魂力越來越多,幾次睜眼都沒發現異常,墨九狸才徹底沉入修鍊中,而湧進她體內的魂力也越來越多,並且那些魂力都十分的精純,但是不知道多少天過去了,現在進入墨九狸體內的魂力太精純,太多,已經讓墨九狸沒辦法像之前那樣分神,睜開眼睛四處看看了!

所以,墨九狸自然也就沒發現,周圍原本是紅色的牆壁,地面甚至的頭頂,眼色開始隨著她的修鍊,慢慢的變淺,最後有紅色變成了黑色,極致的黑!

然後還在慢慢的變淡,而墨九狸的魂體也在慢慢的凝實著……

不僅如此,此刻墨九狸的意識也進入到了一個奇怪的空間裡面,周圍都是漆黑的一片,墨九狸什麼都看不到,但是她一點也不覺得害怕,反而覺得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的!

而且,墨九狸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她心裡似乎是知道這黑暗很快會過去,所以墨九狸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等待黑暗過去!

讓墨九狸沒有失望的是,黑暗真的過去了,然後墨九狸眼前慢慢亮了起來,四處看了看,墨九狸發現這是一座山的山頂,不遠處有一間簡單的木屋!

看著那木屋,墨九狸覺得無比的熟悉,彷彿曾經她就在這裡生活過一般!

但是墨九狸很確定自己並沒有,她好奇的往木屋走去,走了兩步,墨九狸震驚的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發現她竟然連魂體都不是,而只是一抹意識! 幾匹快馬在夜色中快速疾馳,儘管趕車的士兵不停的甩打着鞭子,祭易催促的嗓子都已經啞了,可是還是無法改變后羿等人越來越近的事實。

祭易已經看清楚后羿掛在臉上的獰笑了,心裏猛地一沉,暗自感嘆:

“完了,媽的,早知道這樣,見到了馬前卒之後直接把國書給他,還和他在皇城中轉悠什麼啊!”

耳邊忽然傳來了后羿清亮的喊聲,在夜色中格外的響亮,清澈:

“祭易丞相,請留步,我們馬先生有請!”

儘管祭易心中十分害怕,可是人家已經喊出自己的名字了,不得不硬着頭皮哆哆嗦嗦的從馬車裏面伸出頭來:

“小將軍請留步,周國中發生了重要的事情,所以還請小將軍回去轉告馬現身,祭易不得不不辭而別。”

諸天試武 “那你也要等到天亮再走啊!”

“不行不行,事情緊急。”

兩個人這樣大聲喊話,可是祭易馬車的速度絲毫沒有減慢,后羿臉上露出了不耐煩的樣子,伸手從後背把弓箭摘了下來。祭易嚇得一縮脖子,生怕后羿一箭把自己的腦袋射穿了。等了半天也沒有聽到弓箭破空的聲音。祭易奇怪的從車簾子的縫隙問外面駕車的士卒:

“沒射我們?”

駕車的士卒就顧着趕車了,還是一直俯身趴在祭易身邊馬車旁邊的士卒回答祭易:

“剛纔聽那個小傢伙說,好像沒吃飽,拉不動弓弦了。”

祭易一聽大喜,重新從馬車裏露出腦袋來,回頭看了看身後,已經沒有了后羿的影子:

“不會是餓的跑不動了吧?”

“好像是,我聽到他們說馬匹也餓了,等把馬匹餵飽了接着追!”

“天助我也,快,越快越好,只要能在他們追上我們之前,逃出華夏國,回去所有人都重重有賞!”

這次出使華夏國,大周皇帝可沒少準備禮物,現在這些禮物都落入了祭易的口袋了。只要能夠活着回去,

就是重賞這些隨從,祭易也不虧,何況等回到了大周國,重賞與否或者什麼樣算是重賞,那就是他祭易說了算了。

后羿等人追一程,停一程,儘量和祭易保持着差不多的距離,幾乎是被后羿追着來到華夏國的邊境上。眼看着就要回到大周國的地盤了,遠遠的祭易已經看到了周國的旗幟迎風飄揚,心中一陣的竊喜。忽然看到在曖昧前進的路上,一彪人馬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爲首的是一個一身戎裝的老將軍。

“站住,邊關重地,任何人不得擅闖。”

“我們是大周使臣,因爲國中發生了緊急事故,所以着急回國,請將軍行個方便!”

祭易的一個護衛大聲的喊道,對面的那個將軍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

“大周使臣,太好了,哈哈,白日夢或者小財迷他們是不是給了你們不少的好處啊,都下車,接受檢查!”

Wωω¸ TтkΛ n¸ ¢ o

祭易心中暗自叫苦,自己跑了一路了,只要喊出了自己是大周使臣的話來,基本上都不會有什麼廢話,直接放行。可是眼看着就要逃出生天了,屢試不爽的招數現在到了這個傢伙面前竟然失靈了。

那個將軍身後的士卒可不管踏實什麼大周國的使臣,如狼似虎的衝上去,把祭易直接從車裏揪出來,氣的祭易跳着腳的大罵:

“我是大周國使臣,連你們皇帝對我都是恭恭敬敬的,你們對我如此無禮,難道就不怕挑起兩國的戰爭麼?”

老將軍撇了撇嘴,非常不屑的看了看祭易:

“少他嗎的忽悠我,華夏國根本沒有什麼皇帝,靠,我們只知道小財迷那個傢伙只是顧着自己摟錢了,欠我們爺們的軍餉快半年了。他要是給了你什麼好處,正好我們留下給兄弟們發充當軍餉。”

一揮手,在老將軍身後的幾個士兵就衝到了在祭易身後的兩個馬車上,那些護衛看着一個個兩眼發紅的士兵,一個個早就嚇得兩條腿都打哆嗦了,根本沒有人敢上前阻攔。一個士卒發現了車上的金銀珠寶,興奮的

大聲喊道:

“曹將軍,好多的金銀珠寶啊!”

領軍的老將軍正是曹晃,聽到了喊聲,他向那個士兵的方向看了一眼,哈哈大笑:

“把東西留下,人趕走。”

“這是華夏國賞賜給我的!”

祭易立刻如同潑婦撒潑一樣的拉住了曹晃的胳膊,一邊還用眼角的餘光向後面看,希望那些一路上追逐着自己的士兵快點出現,可是讓他失望的是,那些討厭的傢伙總是在他們不希望出現的時候跳出來喊兩嗓子,在他們希望出現的時候卻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曹晃把眼睛一瞪,手上嚓的一聲寶劍出匣:

“你奶奶的,還不給我快點滾,信不信把老爺子我惹毛了直接一劍把你們都砍了,讓你們人財兩空!”

祭易嚇得一哆嗦,只好眼睜睜的看着那些士兵搬空了車上的東西,消失在視線中。然後衝着身後的那些護衛們罵了一聲,低着頭快速的出關了,現在東西已經沒有了,估計後面的小將追上來,他們的小命兒照樣不保。

在小樹林中,曹晃遠遠的看着祭易等人離開的背影,臉上掛着得意的笑容,對身邊的兩個將領說道:

“搶劫的滋味是挺過癮的,雨巷和蘇戰你們兩個傢伙寧可當土匪也不願意到我的軍營中當兵。”

兩個人聽了曹晃的話哈哈大笑。看到祭易等人已經沒有影子了,雨巷才說道:

“曹將軍,這些東西怎麼辦?”

南山隱 “去,小崽子,你還真想把這些東西充當軍餉啊,都給我交公去,上個月剛剛發了大家雙餉,做人要懂得知足。”

“我也沒說真的做軍餉啊。”

雨巷低聲的唸叨着,正好在這個時候,遠遠的看到草叢一陣的晃動,后羿領着幾個士卒鑽了出來,就是怕祭易喊他們出來說項,所以這些傢伙才躲在草叢中看熱鬧的,戰馬早就扔到草地上吃草去了。

兩夥人彙集到了一起,邊關的位置再次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本章完) 第3266章

轉身看看周圍,想看看自己的身體和靈魂,卻發現自己的意識根本出不去,而她除了往木屋的方向能走去意外,意識根本就沒辦法回頭!

墨九狸……

她已經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心裡的崩潰了,早知道如此,打死她也不會答應容鳴等人來到什麼炎火淵啊!

這簡直就是給自己找虐啊,墨九狸再一次深深的覺得,仙界根本就是跟自己反衝的!

好想回到天空之城啊!

而這時,墨九狸的意識,已經不受控制的來到了木屋前,然後停了下來,不多時,木屋的門打開了!

從裡面出現一個七八歲大小的小男孩,墨九狸看不清小男孩的容貌,對方的臉上分明沒帶面具,但是墨九狸看過去卻是一片的迷霧,完全看不清!

動力之王 小男孩身穿一套白色的衣衫,看上去面料就不是一般的面料,雖然小小的一隻,大概也就到墨九狸大.腿的位置那麼高,但是卻給墨九狸一種縹緲的感覺!

墨九狸的視線雖然小男孩開始移動,小男孩從木屋出來,揮手出現一個裝滿了清水的臉盆,然後他開始洗漱,動作優雅的如同貴族!

洗完臉之後,小男孩再次揮手,一套小方桌椅出現在木屋前,桌子上面擺放著一套墨九狸看不清楚,心裡卻知道那是一副棋盤!

然後,小男孩直接走到了方桌前,坐下,沉靜的坐在哪裡跟自己對弈,直到夜幕落下,墨九狸的視線再次變暗,小男孩收起棋盤和桌椅,回到了屋內!

墨九狸站在木屋的門外,想進進不去,傻傻的,不能自己的在門口站了一整夜,第二天東方泛起魚肚白的時候,小男孩再次出現在墨九狸的眼前,重複著之前的事情,直到夜色降臨,小男孩再次回到木屋內!

這個讓墨九狸看不清,又不得不看的小男孩,每天都在重複著無聊的三件事,洗臉,和自己下棋,然後睡覺,墨九狸煩躁的想閉眼做不到!

鬱悶的想離開做不到!

生氣的想醒來做不到!

只能被動的這樣,視線跟著小男孩移動甚至是不動!

墨九狸無法計算這樣單調的日子過了多久,也數不清自己傻傻的帶在這裡多少天,多少月甚至是多少年,總之到了後來,墨九狸已經是麻木了!

無法抵抗,她也就放棄抵抗了,直接什麼都不想,更不控制自己,任由意識和視線被牽引著,看著小男孩日復一日的重複著三件事!

墨九狸還發現,就算自己麻木了,小男孩依舊跟自己第一眼見到的一般,容貌看不清,甚至也沒長高長胖,不過墨九狸想想也就釋然了,那麼久都沒見小男孩喝一口水,吃一點東西,沒有餓死都是奇迹了,又怎麼可能長高長胖呢!

不管墨九狸用多少辦法,都沒用,墨九狸已經徹底放棄后,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某一天清晨,墨九狸發現小男孩醒來洗臉之後,竟然難得的沒有拿出方桌棋盤和自己對弈! 高大宏偉的宮殿中,大周皇帝坐在高高的皇座上,吃驚的張大了嘴巴。祭易就坐在他的對面,這個心腹大臣帶回來的關於華夏國的消息實在是讓他太震驚了:

“你說的是真的?”

“千真萬確啊萬歲,那些駐守邊關的士兵,已經半年都沒有發軍餉了,本來馬前卒還給我一些禮物,讓臣進獻給萬歲的,可是被那些守關的將領們看到了,直接把東西搶走了。看他們一個個眼睛血紅的樣子,分明是一羣土匪。呃,不過華夏國都已經窮成了那個樣子了,他們送的禮物也不怎麼樣。”

說道這裏的時候,連祭易自己都忍不住臉上露出了心疼的樣子。如果不是那些可惡的傢伙,兩車的珠寶都可以進入到自己的腰包了。

“哦,他們竟然半年多沒有發軍餉了,看來我們幾個月鎮守邊關的士卒都沒有發軍餉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兒嘛。”

周皇滿意的點了點頭,重新把身子坐直了,清咳了一聲:

“愛卿一路上辛苦了,如果華夏國已經羸弱成了這個樣子,也用不着將他們作爲什麼心腹大患了。我也可以繼續過我的安生日子了,對了,望月樓不知道修建的怎麼樣了,我要親自看看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