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佚銘交代完了這邊的事情后,現場暫時就沒啥事情了,他踱步回到辦公室,指導橙子填寫工程資料。

工程行業一直流傳著一句諺語:幹得好不如說得好,說得好不如寫得好。這個寫得好其實就是指工程資料。

由此可見,資料也是極其重要的工作,它又分技術資料,經濟資料,安全資料三大塊。

這些工作本應由三個人完成的,誰叫曾佚銘現在是光桿司令呢,只有拉來橙子暫時頂上。

好朋友除了背鍋,還要用來干這種力所能及的苦力,寫完這三大塊資料后,還有這幾天的施工日誌,也只能讓他來寫了。

曾佚銘如果沒記錯,大概再過一兩年,會有一本資料指南面世,到了那個時候,直接將大塊頭往橙子面前一甩,你丫照着去寫吧。

曾佚銘也沒閑着,他需要做的還有很多,類似於土石方、腳手架、模板、混凝土澆築專項施工方案,這些都只能他來完成。

現在即使有網絡都查不到這些,他突然無比懷念曾經什麼都有的網絡時代,現在嘛,只能埋頭苦幹,自己寫,寫好再修改。 楊旭的精神力侵入伍濤識海,在伍濤的記憶中看到一幕讓他心驚的畫面,畫面中一箱箱的炸藥被安放在城主府內牆之中,負責安放炸藥的正是眼前的伍濤,而和他交接之人則是城主府的一名管事。

「我靠!我竟然和一箱箱炸藥一起生活了這麼久。」楊旭身上冒出一股冷汗。

他想起半年前城主府重新修繕,他嫌吵鬧搬去了巨石學院住了兩個多月,就在這兩個月中,彌勒教在新修繕的城主府偷偷放置了炸藥。

「原來他們是早有預謀。」楊旭心中微冷,明白事情嚴重性,繼續集中精力,採用暴力手段催眠著伍濤,讀取他的記憶,一幕幕畫面在楊旭的腦海中閃過,慢慢的楊旭臉色變得蒼白,而伍濤則是原地顫抖起來,碩大的汗珠不斷在臉色往下流淌,臉上的傷口愈發猙獰,後面更是口吐白沫。

猙獰的畫面看得石頭心裏一陣發毛,他不明白楊旭到底對伍濤進行了怎樣慘無人道的折磨,出於對楊旭的信任,他只是在旁邊看着,並沒有插話。

楊旭緩緩鬆開覆蓋在伍濤天靈蓋上的右手,慢慢睜開眼睛,消化著腦海中的記憶,大腦飛速旋轉,想着應對之法。

「彌勒教啊彌勒教,你們竟然敢害小爺,這次我要讓你們嘗嘗小爺的厲害。」想着一大家人被炸飛的場面,楊旭心中一陣惱怒。

「石頭,我已經知道了彌勒教此次行動的真正目的。」楊旭用最快的速度將在伍濤那裏得來的消息和石頭說了一遍。

原來現在整個北軍幾乎都是彌勒教的人,這幾年,趙飛利用自己的權利,或是利誘,或是驅趕,或是暗害,或者是羅織罪名,將原本北軍之中全軍發展成了彌勒教成員,不肯入伙的全部殺了,現在整個北軍已經成為彌勒教在巨石城的殺手訓練基地,也是彌勒教在大陸西部的物資中轉基地。

半年前的城主府修繕,就是北軍派人負責督建,結果正好被他們鑽了空子,不僅在城主府安插了姦細,甚至都將炸藥埋進了城主府。

而此次伍濤出城,就是因為有批物資要經過巨石城運到戰場,從而完成彌勒教的一個計劃,具體什麼計劃,伍濤也不是很清楚。

「我馬上手書一封,你快速趕回軍營,找到姜統領,讓他把信親自交給城主。」楊旭神色凝重。

「什麼情況,你不回去了?」鐵頭看着楊旭

「我準備去看看伍濤要接應的這批物資,順便看看他們留下的那個秘密通道,彌勒教準備將巨石城攪亂就走,做夢!」楊旭冷哼道

「你別亂來,現在還不知道彌勒教到底有多少高手,貿然前去就是送死。」

「放心,沒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現在是我在暗,他在明,如果人多我就主動撤回來。」楊旭說道

鐵頭並不了解楊旭擁有精神力探查的能力,只覺得楊旭太過年輕,盲目自信。被楊旭稍帶幼稚的話弄得苦笑

「探查敵情是最危險的任務,我不可能讓你一個人去的,要去也是我去,我們每天做的就是探查的任務。」

「這樣,你親自回去把這次得到的情報報告給統領,我去探查敵情!」鐵頭看着楊旭,神情變得嚴肅起來。

看楊旭不為所動

「好吧,咱們一起去!」

「那誰把情報送回去。」

「我身上有一塊傳訊陣盤,是統領拿給隊長的,就是為了出現緊急情況通知他,本來不想浪費靈石礦,唉。」石頭嘆息著從懷裏取出一個陣盤,放上幾塊靈石,稍微擺弄了幾下將陣盤激發。

「統領統領,石頭呼叫,收到請回答!」

「收到收到!你們進展順利嗎,有沒有有效情報。」

「統領我們逮到一條大魚,小楊審問出來很多有價值的信息。」

楊旭一臉懵逼的看着石頭跟用對講機似的和姜毅飛交流,有陣盤你不早拿出來。

「楊旭,快點把得到的信息和統領說一下。」石頭催促道。

楊旭趕緊上前,把剛才得到的消息說了一遍,末了又把自己的計劃和姜毅飛探討了一下。

「姜叔,這件事務必做到保密,根據在伍濤記憶中得到的消息,他們很有可能在今天的宴會上,通過炸藥發動襲擊,還有在伍濤這裏得到的名單,一定要全部捉住,不要放過一個。」

「放心,鐵頭現在就在我旁邊,大概情況他也和我說過,我現在就去處理這件事情。」有了楊旭帶來的情報,姜毅飛心中對此次行動更有把握,只等著晚上收網,將其一網打盡。

「對了,伍濤和北軍那邊會有專人去解決,你們就不用管了,現在釣出來的魚已經足夠了,今晚上城主府晚宴,還需要你來審問,找到漏網之魚,爭取把巨石城的毒瘤全部拔除。」

楊旭心中想了一下,也明白今晚他的重要性,隨即便帶着伍濤趕回軍營,然後又迅速和姜毅飛會和,返回城主府。

此時城主府上,已經將探查到的兩名彌勒教成員悄悄控制,兩人是一家子,一個管事帶着他侄子兩人,在若干年前信奉了彌勒教,成為彌勒教的傳功弟子,後來滲入了城主府。

楊旭依舊是對兩人進行催眠,發現的確只有兩人為彌勒教弟子,並找出了他們的接頭人,將接頭人放入抓捕名單之中。

果然,他們想在今晚引爆府內的炸藥,想着把巨石城的精銳一鍋端啊。

楊榮榮派遣人員將炸藥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后,和姜毅飛商定針對北軍的戰略行動后,姜毅飛離開城主府

楊旭則是安排著將府中的老弱病殘全部遷走,全部換上楊榮榮的親衛。省的晚上傷及無辜。

「少爺,我想留下來伺候你。」小紅看着楊旭,一臉不情願

「小紅聽話,父親命令都下了,府內非武者人員一律外出暫避,你可不能讓少爺違背父親的命令啊。」

楊旭安撫小紅,在小紅一步三回頭的注視下,將他們送出城主府。

此時已經接近下午,出去探聽消息的人員除楊龍和姜軍外其他人陸續返回。

「師父、師母!」看到師父一家四口回來楊旭急忙迎了上去。

「旭哥哥,我們回來了。」

書房內,張孟孟夫婦將天一鏢局的情況做了簡單彙報,將楊浩今天的活動軌跡和接觸的人一一記錄下來,報告給楊榮榮。

馬一鳴那邊,因為有北海家這個根深蒂固的大家族進行調查,結果出的更快,不到下午,就把他近十天接觸的人全部調查清楚。

楊榮榮根據彙報總結,整理了一份名單,其中確定為彌勒教成員的,除了北軍之外,有18人,在這18人中,確定為後天高手的有6人,其他雖然不是後天武者,但也是各個領域的重要人物。

「真是混賬,放着好好的日子不過,竟然加入彌勒教!」

「真想撬開他們的腦袋看看裏面是怎麼想的。」

看着這份名單,楊旭心中對彌勒教的能力更加深了一部分認知,能在不知不覺間鼓動這麼多人加入彌勒教,可見彌勒教的手段。

「學院的反邪教教育還得加強啊。」

楊旭嘆息一聲,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對策忙碌起來,今晚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時間到了下午6點,巨石城中接到城主府手令的各家勢力紛紛趕往城主府,其中便包括已經在名單中的那些人。

而楊旭則是和負責迎賓的管事一起,站在大門口。

「旭哥哥,來的這批人中有沒有邪教的人。」

張貝貝和張小寶一身下人打扮,站在楊旭身邊,小聲問著楊旭。

「沒有,這批人心無雜念,而且也沒攜帶兵器,應該不是邪教中人。」

楊旭現在就像一個人形X光機,正在對進入城主府的所有人進行掃描,從而判斷出那些人可能是邪教中人。

就在楊旭三人聊天之際,就聽遠處傳來士兵的喊聲

「城衛軍副統領趙飛趙大人到~」

「快看!」一身青色魚鱗戰甲的趙飛帶着幾名親衛到達城主府,徑直走了進去。

楊旭精神力探出,覆蓋在趙飛幾人身上。

突然,一股陰冷的氣息在趙飛身邊一名親衛身上發出,瞬間侵蝕了楊旭的精神力

「哼~」一聲悶哼,楊旭精神力瞬間反彈回來,同時楊旭眼前一黑,差點摔倒。

而那名親衛好像感應到什麼,左右看了一下,便和趙飛一起走進城主府。

張小寶和張貝貝見楊旭氣色不對,趕忙扶助楊旭

「阿旭,怎麼了,你沒事吧!」

「旭哥哥,是趙飛傷了你嗎?」

「我沒事,記住趙飛右邊那個人,他的實力很強!」

楊旭仔細回憶著那個人的氣息。

「貝貝、小寶,你們趕緊告訴師父,讓師父想告訴父親,要小心那個人,我懷疑他至少是後天後期的高手,甚至可能達到後天巔峰!」

兩人聽了不敢大意,趕忙去通知張孟孟,楊旭則繼續留下來通過精神力觀察來到城主府的各支隊伍。

「又來了兩名未知的後天高手。」

楊旭又在進來的隊伍中感覺到後天高手的氣息,都是巨石城未註冊的高手,楊旭記錄下來兩人的氣息,通知楊榮榮。

時間到了晚上七點半,要來的隊伍全部來到了城主府,此時的城主府聚集了巨石城現有百分之九十的後天高手,以及巨石城排名前三十的勢力家族。

寬闊的大廳中,共坐了十張圓桌,每張桌子坐有8到10人不等,上菜的僕人絡繹不絕,但是幾乎沒有人動筷子,整個大廳中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

「昨天城內發生的事想必大家也清楚,我就不再多說。」

楊榮榮站在桌前,看着巨石城最精英的一群人。

「彌勒教想必大家都聽過,是整個大陸的絕對敵人,人人得而誅之,今天把大家叫來,一方面是想向各位打聽打聽,有沒有知道城中彌勒教份子的藏身之處!」

「另一方面嘛,我不知道在坐的各位有沒有人和彌勒教有所勾連,不過在這裏,我可以向大家做出保證:改過自新的,既往不咎!冥頑不靈的,摘星城黑獄可是一直都很空曠。」

楊榮榮略帶陰冷的話語響徹在大廳當中,大廳之中的各家精英臉色各異,有的激動,有的沉默,但無一例外,沒人當先說話,一時間,整個大廳雅雀無聲。

「楊城主說的話大家應該都聽明白了,彌勒教出現在巨石城,對各位的影響應該都很大吧,彌勒教號稱末日降臨,彌勒教一日不除,各家一日便生活在惶恐之中,需殺人渡劫。

各家紮根城內這麼多年,應該都有自己的勢力,別的先不說,各家先把各家掌握的力量拿出來,統一進行管理。

明天開始,組織應急部隊,各家氣血中期以上武者全部抽調出來,全城戒嚴,挨家搜索。」

北海城主站了出來,按照先前的商議力挺楊榮榮。

「院長,城主大人,不用這麼勞師動眾吧,城衛軍八千人,加上治安部隊八百人,這麼多人在,還用得着我們嗎?

我錢家在巨石城的老弱婦孺太多了,如果都把武力都抽調出去,萬一族人有個閃失,我就成了家族的罪人了!」

「是啊,萬萬不能如此,我看有城衛軍就可以了。」

「院長,我馬家也不同意。」

「天一鏢局每天都有業務需要武者往來奔走,也拿不出這麼多人啊。」

一時間大廳議論紛紛,大多數人都反對這個意見。

「哼!」

後天巔峰的楊榮榮冷哼一聲,龐大的氣血之力震蕩整個大廳,廳內眾人紛紛安靜下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