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知道,關羽既然選擇了投降自己,絕不會再向孫權投降,想要讓孫權放虎歸山,也不太可能,關羽基本只有死路一條。

想起關羽在華容道放走自己的恩情,想起司馬懿論述的關羽大有用處,曹操突發奇想,想要救關羽一命,就派出一命心腹手下,前往江陵,給孫權送去一封密信,索要關羽。 馬忠在臨沮城外大獲全勝,俘獲關羽父子。

他不敢大意,也沒有獨佔功勞的打算,與潘璋、朱然匯合在一起,在呂蒙的親自統領下,押送關羽這個重量級俘虜,前往江陵。

不兩日,呂蒙、潘璋、馬忠等人,一齊押送關羽達到江陵。

孫權雖然高興,但對如何處理關羽,一直還沒有拿定主意。

關羽還在麥城的時候,儘管已經兵微將寡,構不成威脅,但孫權仍然把關羽看著心腹大患,處心積慮要擒獲關羽。

因為桃園三兄弟名聲太大,似乎特別擅於在逆境中奮起。

當年的曹操,多次打得他們兄弟全軍覆沒、無處藏身,但只要他們兄弟三個聚到一起,他們就能夠緩過氣來,東山再起,現在已經成了曹操的心腹之患。

但現在孫權真正把關羽抓到手裡,反而不知道拿他怎麼辦,成了燙手的山芋。只能讓呂蒙把關羽暫時關押起來。

現在對關羽孫權殺也不敢!因為劉備、張飛和關羽是結義兄弟,殺了關羽,就等於和劉備、張飛結成死仇,很可能雙方攻伐不休,這不是孫權想要的結果。

放也不是,因為自己是背信棄義,還變著法兒拒絕關羽的投降,可以說,孫權把關羽得罪死了,這放虎歸山的事情,也是斷不可為的。

一直把關羽關押,也不是一個事,早晚被曹操或者劉備抓住痛處,還是繞不開對關羽放還是殺的問題。

孫權和關羽,因為兩人同樣對荊州非常執著,本來就有點水火不容。

至尊小神醫 孫權主動要求結親,其實也不是什麼好心,想要給關羽下套。

但遭到關羽的拒絕,孫權大失面子,在有心人的傳播下,知道的人可不少。

孫權害怕壞了自己的名聲,不想把處置關羽和自己的私仇聯繫在一起,只能一個人悄悄權衡利弊。

還沒等孫權想明白,曹操的心腹衛士來到江陵,送來了一封密信。

現在雙方是盟友,孫權可不敢怠慢,連忙打開一看,孫權的臉色有些難看了。

曹操居然寫信前來索要關羽,坐實了關羽要往襄陽向曹操投降的推測,這給孫權出了一個難題。

孫權就把關羽暫時羈押,是等想好了再做處理,可不是把關羽留下來送給曹操。

孫權可不傻,瞬間想通了其中關鍵。

如果把關羽交給曹操,還不如放回西川給劉備。

放關羽回到西川,孫權和劉備就是一個地盤之爭,割地求和的事情,也不是什麼稀奇事,兩人還有緩和的可能。

就算劉備不領情,關羽執意要領兵報仇雪恨,仍然免不了雙方兵戎相見,但只需要抵擋劉備一家之軍。

如果孫權將關羽送給曹操,以關羽講義氣的性格,自然在不損害劉備利益的同時會傾力報答曹操的救命之恩,唯一可以開刀的對象就是孫權。

以關羽近乎無敵的武功和嫻熟的水戰之能,曹操一定會人盡其用,放任關羽領兵渡過長江,找自己報仇。

劉備這個當大哥的,雖然不會因為關羽暫時替曹操效力而與與曹操明著結盟,但暗地裡互通消息,兩面夾攻江東是免不了的。

但曹操來信索要,儘管是密信,但孫權也沒有理由拒絕,說不定這就是曹操翻臉的借口!

孫權可不敢兩面樹敵,現在關羽還在呂蒙的手裡,孫權情急之下,只有找呂蒙問計。

呂蒙是個有心人,他特別留意孫權的動向。

孫權的主薄左咸,慣會觀言察色,特別能揣摩孫權的心意。

呂蒙與左咸暗地裡結成盟友,有了左鹹的通風報信,呂蒙已經知道,孫權對處理關羽還沒有拿定主意,他非常擔心孫權招降關羽。

他很想親自前去陳說利害,說服孫權殺了關羽。

但這個事情的牽扯太大,而且他有公報私仇之嫌,也不敢貿然前往。

呂蒙背盟偷襲荊州,直接把關羽從天上打落到地獄,他們之間這等深仇大恨,自然是沒有辦法化解,只能是不死不休。

只要關羽活在世上一天,他呂蒙就活得寢食難安!

呂蒙甚至想過,效法關羽斬龐德之事,直接先斬後奏,把關羽殺了。

但因為孫權就在左近,這等目無君上的做法,呂蒙還沒有這個膽量和底氣。

現在孫權找呂蒙問計,正中下懷。

他趁機把關羽活下來的害處,給孫權講了一遍,並如此這般安排一番,主動把殺害關羽的黑鍋背到自己身上,要替孫權把關羽斬殺。

孫權聽了呂蒙的話,也認為唯有殺了關羽,才是對自己最有利的。

於是,孫權在心裡拿定主意,就默認了呂蒙的建議主意,並依計行事。

孫權回到大堂,馬上召集一眾文武議事。

還沒有來得及宣布議題,呂蒙匆匆進來向孫權報告道:

「主公,屬下無能,沒有勸服關羽歸降,關羽提出要見主公之面再做道理,不知主公願不願意見他?」

孫權不假思索,就下來跟隨呂蒙而去。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孫權氣沖沖的回到大堂,滿臉黑線,坐在堂上生悶氣,滿堂文武,全都不敢說話,以免觸怒孫權。

未久,呂蒙也來到堂下,拜服在地,向孫權請罪道:

「主公請降罪於我,因為關羽辱罵主公,主公拂袖而去后,關羽猶罵不絕口,我激憤之餘,一時沒有忍住,下令手下斬殺了關羽。」

孫權早就知道了這個結果,但還是假裝非常生氣地說道:

「子明啊,自古殺俘不祥,你讓我怎麼處罰你?」

站在堂下的虞翻,因為與呂蒙關係不錯,這次立下了不小的功勞。他看出孫權是佯怒,樂得做個順水人情,就站出來替呂蒙求情道:

「主公,自古以來,「主辱臣死」,呂子明激憤之下斬殺關羽,忠心可嘉,情有可原。而且斬殺拒絕投降的大將,是關羽自己開創的先例,沒有人能夠指摘呂子明,因此,他不但無過,反而有功,望主公明察!」

孫權本來就無意治呂蒙的罪,只是要找個台階下,聽了虞翻的話語,點頭表示贊同。 馬良本來也曾熟讀兵書,雖然武功不高,但對行軍打仗並不陌生,這次卻是他是當局者迷。

凝結馬良無數心血的荊州,被江東偷襲,和他並肩戰鬥的戰友關羽,陷入死局。

所謂關心則亂,馬良失了方寸。也在情理之中。

聽完馬謖的分析,馬良徹底定下心來,馬上恢復以往的睿智,表現出超強的分析和判斷能力,他對馬謖說道:

「現在關羽軍面臨曹操和孫權的兩面夾擊,荊州很難保住。就算是關羽兵敗身亡,主公也未必能出兵報仇.因為就算傾盡西川之兵,面對曹操和孫權的聯手打擊,主公不但無法收回荊州,反而導致西川空虛,被曹操所乘,這是取死之道!諸葛亮、法正等人,必定能夠看得清楚。因此,要想讓主公進軍荊州,就必須造成曹操和孫權反目成仇的局勢,至少需要曹操軍自顧無暇,主公才可發兵攻打荊州,和孫權放手一戰。也就是說,在短時間內,主公不可能出兵荊州,你以沙摩柯的名義在荊南搞事,肯定會遭到孫權的全力圍剿,你雖然有數萬精兵,但也經不起孫權整個江東永無休止的攻打,我不認為你能堅持到主公反攻荊州之日,很有可能等不到主公興兵,你已經全軍覆沒,連帶整個五溪蠻都受累。」

這個問題,馬謖早就有了考慮。

在他模模糊糊的印象中,劉備也就等了大半年,就興兵攻打荊州。

馬謖選擇零陵和武陵作為根據地,是受了夢中世界「井岡山鬥爭」的啟發。

他只是留一部分軍隊在零陵和武陵駐守,把主力部隊拉出去,在孫權的地盤長沙、桂陽等地,開展游擊戰。

馬謖打定主意,不計較一城一池得失,不和孫權的軍隊硬碰硬,把偉人的游擊戰術發揚光大。

馬謖有數萬精兵,在地形複雜的山區,只要軍糧充足,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因此,馬謖對馬叔常提出的搶奪糧草的計劃非常贊同,決定打著沙摩柯的旗號,實施馬叔常的計策。

馬良等人聽馬謖說的有理,也都同意了他的計劃,兄弟四個開始安排部署。

馬謖不想孤軍奮戰,就需要提前和劉備取得聯繫。

剛好探子來報,江東孫權以張承、駱統、譚雄為將,領六千大軍,前來攻打零陵。

馬謖等的就是這個時候,他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讓馬良帶著沙摩柯的投效書和自己在荊南響應劉備攻打孫權的計劃,前去西川向劉備彙報。

剛好沙摩柯得到馬謖的通知以後,率領賀雲、方山訓練的五千蠻兵,來到了零陵。

現在馬謖兵強馬壯,實施偷襲荊南計劃綽綽有餘。

馬謖就讓沙摩柯領軍鎮守零陵城,牽制住張承等人的軍馬。

而馬謖親自率領鍾岳、楊奎、張壯、傅力四人,共計五千軍馬,前去偷襲長沙。

龔力、田石、方山,領三千軍馬,偷襲桂陽。

張承領軍來到零陵以後,沙摩柯第一天出城和江東軍對陣。

雙方斗將,沙摩柯親自出馬,與譚雄交手三十回合,譚雄氣力不加,敗陣而走。

張承讓駱統迎戰,兩人武功相近,大戰數十回合,不分勝負,雙方鳴金收軍。

沙摩柯看到張承軍頗為精銳,料難取勝,就帶領蠻兵堅守不出。

油菜花又開 張承也沒有準備硬攻城池,數次派人進城招降沙摩柯。

沙摩柯本無投降的意思,但要拖住張承,就不斷用各種借口拒絕投降,雙方對峙半個月之久,就在張承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收到長沙被沙摩柯攻破的消息。

張承情知中計,馬上退兵。

但在回軍的路上,因為心急救援長沙,被馬謖領軍伏擊。

張承大敗,折損大半軍馬,帶領參軍回到長沙。

芯片的戰爭 好在沙摩柯並沒有佔據長沙,張承等人得得以進城休整。

張承定下心來,但城內的軍糧,已經被沙摩柯搶的一乾二淨,他不敢驚動孫權,只得派人前往建業找父親張昭求援。

……

……

顧雍聽說呂蒙斬殺了關羽,認為他有些冒失,但事已至此,孫權並沒有降罪,他也不好指責呂蒙,就開口問道:

「呂將軍,斬殺關於以後,你擒獲的其他荊州將校,有什麼反響?」

呂蒙知道,孫權對這個結果比較滿意,而顧雍此語,也是為了替他遮掩的意思,馬上回答道:

「斬殺關羽以後,其他擒獲的將校,再無僥倖之心,均已經答應投效主公,只有關羽之子關平,仍然罵不絕口,寧死不降!

孫權聽了,嘆了口氣道:

「殺其父,降其子,非仁人所為!既然如此,子明把關平也斬殺了吧,以全其忠孝之名!」

總裁的女人(全本) 呂蒙得令,馬上回營推出關平,在校場斬首。

於是,關羽父子皆被斬殺。時建安二十四年冬十二月,關羽亡年五十八歲。

關羽既死,坐下赤兔馬被馬忠所獲,獻與孫權。

孫權對這匹名滿天下的寶馬非常喜愛,但試騎了一下,赤兔似乎非常抗拒,差點把孫權摔下馬來。

孫權不需要在沙場上廝殺,對寶馬並不渴求,自然不會騎這樣的性烈之馬,就當場賞賜給馬忠騎坐。

赤兔馬已經通靈,對關羽忠心耿耿,對抓捕自己的馬忠自然不甘雌伏。

但他也是年老體衰,奈何不得馬忠,被馬忠每天馴騎,坐在背上甩不下來,無可奈何之下,數日不食草料而死。

王甫和周倉在麥城中,等待了十餘日,按照路程計算,關羽應該早就到了襄陽。

萌妻到貨:指斷湮弦 按照王甫的計策,曹操不可能拒絕關羽的投降,就算曹操不想和孫權撕破臉面,一時不會派兵前來解圍,但至少應該派人前來送信。

在關羽突圍以後,城外的軍馬全部前去追擊,現在麥城已經沒有多少江東兵馬圍城。

就算曹操不出面與江東聯繫,關羽派人送信也不難。王甫心裡有一種不妙的感覺,就對周倉說道:

「關將軍沒有消息,恐凶多吉少,我一介書生,無法脫身,準備以死來報關將軍知遇之恩,周將軍武功高強,應該突圍而去,前往西川,也好替關將軍報仇!」

周倉出身貧賤,在江湖上廝混,雖然天生神力,但武藝不精,加入黃巾軍以後。依靠一身力氣和悍不畏死的勇氣,聲名漸顯。。

周倉性情豪放,辦事果斷,待人赤誠,忠心不二。

周倉雖然也算是劉備麾下將領,但相當於關羽的家將,劉備也曾經想要提拔他,但被他婉拒了。

自從跟隨關羽以後,經過關羽的指點,周倉武功突飛猛進,步入高手之列,成為關羽的左膀右臂。

周倉心裡不相信戰無不勝的關羽會出事,沉吟不語,城門守衛飛馬來報:

「江東軍又兵臨城下,並挑著關羽父子首級,要招安城中將士。」

王甫、周倉大驚,急登城視觀看。

皇甫眼尖,看的清清楚,果然是關羽父子頭顱。

王甫大叫一聲,從城牆上一躍而下,墮城而死。

周倉雙目盡赤,怒號一聲,拔刀自刎而亡。

麥城雖然還有千餘軍卒,但群龍無首,都四散而逃,被江東軍把住城門,全數捕獲,麥城也被呂蒙佔領,宣告孫權完勝關羽。 孫權斬殺了關羽,幾乎佔據了關羽原來的地盤,賞稿三軍,設慶功宴大會諸將。

呂蒙無疑是這次勝利最大的功臣,孫權把呂蒙安排在上位,對眾將說道:

「孤久不得荊州,今唾手而得,皆子明之功也。」

呂蒙因為擒殺關羽,在江東軍中的地位一時無兩。

雖然呂蒙並沒有恃功而驕,仍然謙遜有加,但其他人看向他的眼神已經變了,「眼熱、羨慕、嫉妒…」等等複雜的目光,不一而足。

孫權用呂蒙之策,斬殺關羽父子以後,領教了呂蒙的殘忍手段,心中警惕之心大起。

但呂蒙功勛卓著,孫權不能卸磨殺驢,自然不可以薄待功臣。

孫權本身也是搞情報出身,決定查一查呂蒙的錯處,把呂蒙的把柄拿到手上,就隨時可以拿捏呂蒙,免得他功高震主。

很快,孫權主管情報的心腹賈華,就把厚厚的案卷,送到了孫權的案頭。

當孫權發現呂蒙和自己的心腹主薄左咸串通一氣以後,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直接製造罪名,斬殺自己的主薄,顯然不是好辦法。

孫權也是一個製造陰謀的好手,馬上派吃裡扒外的左咸前往荊南,讓他臨時主政零陵郡。

孫權將軍府的主薄,外放為主政一方的郡守,這是了不得的重用。

左咸一直得到孫權的寵信,倒也沒有人懷疑孫權的用意。

但左咸還沒有到達零陵城,在路上就被當地的山匪殺害,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孫權曾經的主薄,悄悄泯滅在歷史的長河中。

既然敢把手伸到了自己身邊,呂蒙儘管是這次得回荊州的大功臣,孫權也沒有手軟。

他把賈華叫來,制定了周密的計劃,準備用慢性毒酒,取了呂蒙的性命。

在對呂蒙動手之前,孫權有意把呂蒙架到火上烤,大肆吹捧呂蒙的功績,在慶功會上,孫權對一眾文武說道:

「昔周郎雄略過人,破曹操於赤壁,不幸早夭,魯子敬代之。子敬初見孤時,便及帝王大略,此一快也;曹操東下,諸人皆勸孤降,子敬獨勸孤召公瑾逆而擊之,此二快也;惟勸吾借荊州與劉備,是其一短。今子明設計定謀,立取荊州,勝子敬、周郎多矣!」

晚上舉辦慶功宴,酒至半酣,為了表示對呂蒙的恩寵,孫權親自酌酒賜呂蒙。

呂蒙能夠擒殺名震華夏的關羽,他在江東的聲望也達到了頂峰,給他敬酒的文官武將可不少,呂蒙來者不拒,已經有了七分醉意。

呂蒙搖搖晃晃接過孫權遞過來的酒杯,舉杯欲飲,但因為不勝酒力,忽然跌倒在地,一杯酒被失手打碎,灑在地上。

孫權雖然臉色不好看,但也不能翻臉責備呂蒙,就讓手下把呂蒙送回去。

當天夜裡,發生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呂蒙突然得了重病,而且是真的奄奄一息了!

大家都懷疑呂蒙又是稱病,他取荊州前,不也施過此計嗎?

這次呂蒙在慶功宴上失態,害怕孫權不高興,暫時稱病不出,也在情理之中。

因此,並沒有人引起他人的懷疑。

第二天,孫權聚眾議事,呂蒙的貼身侍衛,送來呂蒙的親筆信件,稱病不起。

孫權正要親自前去探望呂蒙的病情,忽報張昭自建業而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