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慘的是,她死的地方,是充滿惡臭又噁心的密室裏。

“走吧,陌兒。”沐雲軒握着蘇紫陌的手,快速的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女子看着她們離去的身影,身子漸漸平躺在地上,不甘心的閉上眼睛。

茫茫夜色裏,兩道身影快速的飛掠出城主府,而密室和地下室裏的事情,此刻依然沒有被別人發現。

出了蕉嶺城,沐雲軒喚出九翼。

飛離了蕉嶺城,沐雲軒救了大概兩百多名男子,而蘇紫陌又救了四個孩子。

兩人必須回到皓月之顛的森林裏與雲鶴他們匯合。

回到森林裏以後,沐雲軒把救回來兩百多個男子交給雲鶴他們照顧。

由於天氣太冷,蘇紫陌便把四個孩子帶到空間指環戒裏照顧。

沐雲軒一看,只覺得自己今晚別想好好睡覺了。

“陌兒,孩子云鶴他們也可以照顧好的。”沐雲軒在一邊,眨這黑眸,略有幾分委屈的看着她。

蘇紫陌沒時間理會他,仔細給四個孩子檢查了一遍身體,看到他們都沒事,只是被凍得厲害,餓得厲害。

蘇紫陌走到沐雲軒的衣櫃,找了幾件柔軟的衣服,利落的用剪刀剪成一塊一塊的布。 看到蘇紫陌不理他,沐雲軒也不生氣,默默的看着蘇紫陌做的一切,時不時的在一旁幫忙。

“雲軒,你去溫泉裏打些熱水來,多打一些。”

“好!”

沐雲軒聽話的轉身去打水,回來之後就聞到一股臭味,沐雲軒忍不住皺眉。

“陌兒,怎麼這麼臭?”

蘇紫陌將其中一個孩子放到盆裏洗澡。

“這你就受不了了,還想讓我再給你生一個孩子呀!”

蘇紫陌擡眸,微微笑看着他,“齊兒有一個習慣,我從來沒有跟你說過,那就是我一吃飯的時候,他就拉大便,沒辦法,一拉大便他就要哭,每次也只能先給齊兒換尿片,然後才能接着吃飯,換作是有潔癖的你,一定受不了。”

蘇紫陌給四個孩子都洗了澡,給他們換了乾淨的尿片,又給孩子們熬了米湯喂下去,米湯很稀,不會對孩子的腸胃造成負擔,沒有奶,今夜只能應付一夜了。

四個孩子剛剛滿月,而且四個都是男孩,這會吃飽了,喝足了,便安安靜靜的睡着了。

蘇紫陌足足忙活了一個時辰,纔將四個小傢伙給弄好了。

沐雲軒在一旁看着,感觸頗深。

“陌兒,你以前也是這樣照顧櫟兒他們嗎?”

蘇紫陌看着他笑了笑,漫不經心地說:“那三個小傢伙比這四個小傢伙還能折騰人。”

蘇紫陌整理了一下牀榻上的東西,又緩緩地說:“馨兒那個時候身子經常抽搐,頭痛,整夜整夜的叫,我跟你說句實話,每當那個時候,我就會難受得想把你找出來,想將你千刀萬剮,我有的時候就在想,如果他們的父親在我的身邊,是不是我就不用那樣痛苦了,後來,老白的話提醒了我,要想治好馨兒的,必須找到他們的父親,查明病因纔能有把握醫好馨兒,所以我才帶着馨兒他們兄妹三人出了明月谷的。”

沐雲軒走到她的身邊,緊緊的擁住她,她很少對自己說起這些,:“陌兒,那個時候,你可以直接來找我的,陌兒,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對你一直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所以那六年,我一直抱着一個希望,希望你沒有死。”

“所以你就一直等着我嗎?”蘇紫陌微微離開他的懷抱,擡眸笑看着他。

當然,這是蘇紫陌隨意問得一句話玩笑話,只見過一面,雖然有了肌膚之親,但也不會記住一個女人長達六年的時間吧。

哪知,沐雲軒卻點了點頭,他目光深深的看着她,“嗯!陌兒,我找了你很長時間,當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雖然你帶着面具,可是我第一眼還是認出你的眼神和六年前很相似,我一向對在意的事情過目不忘。”

蘇紫陌目光微怔!原來還真有這樣的事情。

看着他呆愣的嬌俏模樣,他寵溺的颳了刮她的瓊鼻,“陌兒,我還記得,那個時候,馨兒很需要銀株草,而你寧願去不歸山裏冒死取銀株草,也不肯開口和我說實話,當我在聽到齊兒說你去不歸山裏取銀株草的時候,一股怒氣從腳底躥起,出了明月山莊的大門,就去不歸山裏尋你去了。” 蘇紫陌沒想到,四個孩子的出現,卻勾起了起以前的回憶,還真是有悲有喜。

“那個時候我有想過要回來找你,可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三個孩子在身邊,出了月谷的時候,我就認識了雲霆,他那時中了毒,是我救了他,他那時和我住在一個大院子裏,也就這樣認識了。”

其實,蘇紫陌回頭想了想,她遇到的人,似乎都是從救人開始。

“那個時候我只帶着五百兩銀子出來,馨兒的銀株草那個時候一直都是在黑市裏賣的,一株就要一百兩銀子,買不起,我就去山裏找的,正因爲去山裏給馨兒找銀株草,我纔會在邊境的凌峯山裏救了受重傷的邵峯,把他救回去以後,他一直不愛說話,但很喜歡和齊兒櫟兒和馨兒玩,特別是對生病的馨兒特別的好,我和邵峯的關係也逐漸好了一些,我查到你就是櫟兒他們的父親,可是你們雲城的,富甲一方,我沒有能力對看你們,那個時候的我,滿腔熱血,就想把生意做好,然後回來找你報仇,找蘇家報仇,找君臨天報仇,雖然我不是真正的蘇紫陌,可那股恨意,在我心裏多年,之後就是回到皓月國之後,那之後發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就像雲霆說的那樣,她回來報仇,仇人卻成了情人!這也是一種緣分。

“若是馨兒沒有病,你是不是就不會回來找我了?”沐雲軒突然想到這個可能,有些委屈的看着她。

蘇紫陌卻璀璨一笑,輕輕握起他的手,“我和你之間本就有緣分,早晚有一天也是會相遇的。”

“也對。”沐雲軒突然釋懷,溫柔的看向她:“陌兒,我們休息吧!你也累了一個晚上了。”

沐雲軒拉着她往牀榻走去,以後有他,她再也不用這般辛苦了。

“好!”蘇紫陌回頭,看了看四個熟睡的小傢伙,一臉的柔情。

這一夜,自從死了以後,蘇紫陌從來沒有做過夢,可今夜,她卻夢到了自己的三個孩子。

第二天一大早醒過來,蘇紫陌依然笑得一臉開心。

每天她最開心的事情就是櫟兒過來給她請安的時候,會給她說一些皓月國發生的事情。

“陌兒,這四個孩子要怎麼辦?”沐雲軒看着孩子們有些犯愁。

如果在皓月國,他可以收留這些孩子。

可是現在,他們已經到了皓月之顛的境內,必須去千凝城一趟。

忙於戰事,他們沒有過多的經歷來照顧孩子。

“雲軒,我先讓雲鶴帶他們去找他們的父母吧!孩子都是母親的心頭肉,不過這裏的男孩子都是被賤養的,若是他們的父母不喜歡他們,那就把他們帶回來,我們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將他們養大。”

孩子既然是她帶回來的,她就負責到底。

“那就這樣辦吧,這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沐雲軒轉身,將四個孩子和蘇紫陌帶出去。

將孩子帶出去,交代好雲鶴以後,蘇紫陌和沐雲軒一路往騎着九翼去了千凝城。 皓月國,雲城。

蘇櫟每天都會去神池洞給孃親請安,今日請安回來正好碰到馨兒也回來了。

“大哥。”馨兒本到雲霄殿找大哥的,卻看到大哥剛剛回來。

馨兒一看大哥手中的籃子,喉嚨酸澀難受,聲音有些哽咽的問道:“大哥,你剛剛給孃親請安回來嗎?”

“嗯!”蘇櫟看到妹妹回來,心裏非常開心,俊逸的臉上,漸漸有了一絲笑容。

“馨兒,你不是告訴大哥,要到明日纔回來嗎?而且你纔剛剛走了幾日,怎麼又回來了?”蘇櫟拉過妹妹的手,心裏卻希望妹妹能夠多回來,他雖然很忙,可也很寂寞,若是齊兒和馨兒在,那還好一些。

馨兒自從身體好了以後,身子長高了不少,現在已經到了他的耳邊了。

馨兒一聽,調皮一笑,“大哥,馨兒太想大哥和孃親,就提前一日回來了,馨兒不想一個月回來一次,馨兒現在只要有時間就會回來。”

“你若是要提前回來,應該告訴大哥一聲,大哥好讓桐梓去接你。”

蘇櫟小小年紀,本就成熟穩重,蘇紫陌出事以後,他的性格變得更加沉穩內斂,從不輕易的說一句話。

在馨兒和齊兒面前,他的話纔會稍微多一些。

“大哥,嶽大哥每日也很忙,你們都很忙,而且馨兒回來,有小冰晶龍代步,也很快的。”

馨兒看着沉着內斂的大哥,大哥的話,比以前更少了,大哥也比以前更加孤獨了,她這纔想着多回來陪陪大哥。

“桐梓日後都要跟在大哥身邊,現在是他學習的最好時機,雲城的生意涉及各行各業,能很快學到很多有用的東西,這幾日,雲城的生意有些忙,晚一些的時候,大哥有一個應酬,二叔忙着準備婚禮,三叔會陪大哥去,馨兒若是沒事,也可以和大哥一起。”

馨兒一聽,心裏既激動又開心,那大大的水眸一眨一眨的,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大哥今日真的要帶馨兒去嗎?”

蘇櫟和煦的笑了笑,“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孃親說,女孩子也可以學習做生意,我們的馨兒是我們家的寶貝,只要是可以去的地方,馨兒哪都可以去。”蘇櫟的語氣及其寵溺,恐怕只有面對馨兒的時候,沉着的他,纔會露出幾分溫文爾雅的樣子。

傲慢與黑化 “那大哥稍等一下馨兒,馨兒去給孃親請安之後,回來給爺爺奶奶和阿婆和莫爺爺請安以後就過來凌霄殿找大哥。”馨兒可開心了,她每日在三清山,日子過得真的很無聊。

“去吧!大哥在雲霄殿等你。”

蘇櫟寵溺的揉了揉馨兒柔軟的秀髮,只是那沉寂的眼眸裏,瞬間閃過一絲痛意。

馨兒看到了,滿是笑容的小臉上笑容卻微微一愣!她知道那股痛意來自什麼地方?

她快速晃過神來,“大哥,馨兒去看孃親去了。”

“嗯!”蘇櫟點了點頭,看着馨兒離去的方向,他嘴角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

“櫟兒,你回來了。”

沐雲帆一身白衣,顯得風流倜儻的,去了一趟星月國以後,整個看着成熟了許多。 “三叔,有事嗎?”蘇櫟一臉嚴肅的問道。

“櫟兒,你看看你,又這是這樣的表情,你這性格,和你爹爹就一個樣,三叔看你現在這個樣子,比你爹爹小時候還要冷。”沐雲帆笑得一臉紈絝的看着蘇櫟。

其實,他每次看到櫟兒都會莫名的心痛,大嫂那個樣子,大家心裏都不好受,齊兒那個小沒良心的,乾脆躲起來了。

蘇櫟沒有說話,只是微微扯了一下脣角。

世界上有多少人,從無話不談到無話可談,而他,性格如此,從小都是這樣,可和他在意的人,他也依然可以無話不談的。

“三叔找櫟兒有事嗎?”還不到要出去的時辰,三叔應該會有其他事情。

“走,走,先進去,三叔來找你,的確是有話要和你說,是關於我們今晚要見的陳家主……”

沐雲帆將今晚要見的人的情況和蘇櫟說了一遍。

神池洞裏。

馨兒緩緩走向那水晶棺材。

剛剛進神池洞,粉雕玉琢的小臉上,眼淚就如斷了線的珍珠。

她走到長明燈前,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

“孃親,馨兒來看孃親了,馨兒不孝,不能天天過來給孃親請安!”

正在往方向而去千凝城的蘇紫陌,突然聽到馨兒的話。

她回頭看了一眼沐雲軒,“雲軒,馨兒回來了,這小丫頭,這還沒有一個月呢?怎麼就回來了?”

“馨兒可能是想你了吧!”提起女兒,沐雲軒也是一臉柔光。

“雲軒,等晚一點,我們去空間指環戒裏,我昨夜從城主府帶回來的那些寶盒裏,應該會有天靈玄魄石的。”昨夜太累,她也沒有來得及看看。

“好。”沐雲軒輕聲應道。

神池洞了,馨兒走到蘇紫陌的身旁。

她緊緊的抿着脣,緩和心裏的思念,過了好一會,她展顏一笑,看着水晶棺材裏那一臉平靜的孃親,才緩緩開口:“孃親,這一年多來,馨兒的修爲突飛猛進,現在已經進入金玄期一階了,師傅的醫術,也學了很多,等孃親回來的時候,一定會看到馨兒的改變的,孃親,馨兒偷偷告訴你一個小祕密哦,大哥今晚有一個應酬,大哥要帶馨兒去,馨兒可開心了……”

“雲軒,馨兒的修爲已經到了金玄期一階了,我們的家的小棉襖厲害吧?”

沐雲軒低頭,在她的耳邊,柔聲道:“和陌兒一樣的厲害。”

“你這話我愛聽,馨兒還說,櫟兒今晚會帶她去應酬,馨兒很開心呢?”

“是嗎?這也不錯,那樣的場合,最容易看清楚人們醜惡的嘴臉,馨兒跟着去,耳濡目染,也能學到很多東西。”

要知道,這個世界人心險惡,馨兒從小被保護得很好,若是跟着去學一學,也能很快學到一些爲人處世的經驗。

“我女兒可不是嬌滴滴的小綿羊,她呀!鬼着呢?而且她及有主見,她有着極爲明確性的目標感,又有着堅強的意志力,也敢於對自己的行爲負責,我呀!除了擔心馨兒的身體,其他的倒也不擔心。” 沐雲軒那盛世美顏的俊顏上,幸福的笑了笑,他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懷裏摟着心愛的女人,還有三個天才一樣的寶貝,這些都是天下男人夢寐以求的,可這樣的好事,卻落在了他沐雲軒的頭上,讓他怎麼能不幸福。

有多少緣,從一朝相逢到一夕離散,緣分的深淺,總是忽近忽遠,而他和陌兒,卻能被緣分硬生生的綁在一起,這是何其的幸運。

一起經歷的越多,心裏的感觸就越多。

其實夫妻之間,全靠一顆真心。

“陌兒,謝謝你!”沐雲軒低頭,在她的耳邊輕輕落下一吻。

“如此感性的話,你也能輕易的說出來,雲軒,你也變了很多了。”

沐雲軒聞言,俊顏上的笑容越發迷人。

“陌兒,每個人的心裏都有一個死角,自我走不出來,別人也闖不進去,我把最深沉的祕密放在那裏,而你卻懂我,知我,讓我覺得非常的幸福,一些原本開不了口的話,漸漸的也能脫口而出了。”遇到了她,他冰冷的心,被她捂熱了。

蘇紫陌笑而不語,每個人都有一道傷口,或深或淺,人們都會把最殷紅的鮮血塗在那裏,如果是突然出現了一個懂你的人,那是多麼幸運的事情呀!

傍晚時,沐雲帆帶着蘇櫟,馨兒和嶽桐梓來到了位於京城最好的酒樓,聚龍閣。

這裏也是沐家的產業。

蘇櫟一身黑色華袍,七歲的他,氣勢如虹。

幾人直接上了三樓的包間。

而嶽桐梓的手中,還提着一個錦盒,他不緊不慢的跟在馨兒的身後,時刻注意着馨兒的一舉一動。

一進包間,就迎來笑得一臉諂媚的陳家主。

陳家主五十歲左右,長得一臉和善。

可蘇櫟通過三叔的話知道,這也是一個老奸巨猾的主。

陳家和雲城做的是茶生意,他們家有一種祕製的茶配方,名爲安壽茶,這是陳家自己取的名字,而這種茶,非常的受皓月國和其他國家的喜愛。

而這陳老闆,今年卻突然想提高價格。

其中的貓膩,蘇櫟不是不懂,他這是欺負雲城無主。

“哈哈,少主,三公子,真是久仰大名呀!”

“陳家主客氣了,請坐!”蘇櫟的話帶着幾分淡漠。

陳家主一聽,臉色瞬間變得有些不好。

來的人不止是陳老闆,還有其他幾家茶商的老闆。

蘇櫟安排馨兒坐在他的身邊,蘇櫟一向把桐梓當自己人,這樣的場合也是讓桐梓一起坐下的。

陳家主剛剛坐下,他身邊一個看着老奸巨猾的中年男子就湊到陳家主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王老闆,你就放心吧!我要是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會自己來找不自在嗎?放心,這只是一個小孩子,他會很願意做這個金主的,那三公子胸裏沒有多少墨水。”

林家住看着王老闆緊張的表情,揚脣一笑,勢在必得的拍拍他的肩膀。

儘管他們的話很小聲,但是已經是聖玄期三階的蘇櫟,早已經將二人的話聽如耳中。

人心的冷暖,總是一直變幻。

可把他當成一個孩子看待,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你好,偏執老公! 人到齊了以後,嶽桐梓起身吩咐上菜。

蘇櫟本想直奔主題,早把這件事情解決了好。

可聽到那兩人的對話以後,蘇櫟瞬間不這樣想了。

菜上齊以後,蘇櫟忙着夾菜給馨兒吃,這一大桌子菜,多數是馨兒喜歡的。

嶽桐梓點菜的時候,又特意交代過,少放辣椒。

看着蘇櫟不急,沐雲帆也在一旁悠閒的吃着,偶爾招呼幾位老闆一起吃。

陳家主卻深深的凝視着蘇櫟,似是要看穿他又在耍什麼把戲。

雖然說是一個孩子,可畢竟也掌管雲城生意一年多了,其實力不容小覷。

“三公子,這位應該是聖主的女兒,雲城的大小姐吧。”陳家主見蘇櫟對馨兒倍加呵護,對他們愛理不睬的,爲了避免尷尬,也在找話題聊天。

沐雲帆淡淡一笑,“陳家主,這還用問嗎?我這小侄女和我這侄子雖然身高有差距,可五官可是一模一樣的。”

“是,是,今日能見到大小姐,真是三生有幸。”陳家主笑眯眯的,其他三個老闆也附和着說笑。

可蘇櫟絲毫不迴應他們,陳家主心裏不由得有些生氣,就算是聖主見到他們,也會給他們三分薄面的,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場景,他有一天會和一個只有七歲的孩子談生意。

“大哥,馨兒快吃飽了,這蝦馨兒現在還不能多吃。”馨兒笑眯眯的看着大哥,大哥和二哥一向疼愛自己,吃飯的時候,好吃的都緊着自己,每當這個時候,她都會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妹妹。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