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南天又不是普通的機甲戰皇,南天還有着武皇修爲,作爲根基。

“巫家主死了!”

“這邊,來了一個神祕的機甲戰皇!”

山洞口附近,所有的人,都是渾身發抖,恐懼瀰漫了全身。

一個貨真價實的機甲戰皇,如果發威,是可以將他們這裏的人,全部給擊殺掉的。

唯有,蒼哲和昊哥,算是比較冷靜。

他們知道,南天是自己這一方的人。

蒼不悔與蒼不儀,紅花舵主的交鋒,因爲受到南天的影響,也是暫時停了下來。

“敢問,大人,來自哪裏?是否要插手這局勢?”

蒼不儀,朝着南天拱了拱手。

南天瞥了一眼蒼不儀:“分管事,你是那邊的人吧。”

“他好像,還找了一個叫啥蒼震的人,要與我在生死臺上交戰?”

“呵呵,真是搞笑!”

南天淡淡地說着。

蒼不儀,早已經是冷汗溼透了全身。

什麼,殺死蒼震的是一個皇境高手!

該死的,分管事,怎麼把事情給查清楚!

其實,這也不怪分管事,畢竟,但是南天也沒有突破到皇境,流星機甲也粉碎掉了,連機甲都召喚不出來,又如何能夠顯示出機甲異象呢? 一“該死的,大人,是我教導手下不嚴。我回去後,就將那個分管事給碎屍萬段。希望大人,不要插手我們蒼家的內部爭鬥。”

蒼不儀,低眉順眼地說道。

南天哈哈一笑:“蒼家的內部爭鬥?那麼這個舵主,是怎麼回事?”

紅花舵主臉色一紅,憋得說不出話來。

他雖然張狂,是城南幫最有權限的舵主,但是面對南天這種級別的機甲戰皇級強者,連一個屁都不是。

蒼不儀忙過來,打着圓場:“大人,我家護法,也是一名機甲戰皇級強者,並且他十年前,就是皇境高手了。如果,大人,願意和我護法當朋友的話,想必我家護法還是很樂意的。”

“你是在威脅我?你家的護法,來就是了,我還怕他不成?”

南天隨口說道。

現在,實力大增,一般的機甲戰皇,只要不是強如趙冥這樣的,南天還真的不懼怕。

紅花舵主,忍不住了:“大人,您是絕世強者,何必和另一個絕世強者,拼個你死我活。說實在的,惡魔果對於擁有惡魔血統的蒼家嫡系子弟,幫助是最大的。像我們這樣的,就算是吃一百個惡魔果,其實也是浪費。”

蒼不儀也是連連點頭:“是呀,只要大人,答應就此離開。我隨後就可以準備無數金錢送給大人。只要大人要求的,只要我能夠辦到,一定盡力滿足。”

蒼不儀料想,南天一個外來的機甲戰皇,能夠出現在這裏,肯定是覬覦那惡魔果。

現在,把一些話都說明了,告訴南天,惡魔果對於外來者幫助不大,並且蒼不儀許諾了重金回報。

蒼不儀知道,只要南天權衡一下利弊,肯定會就此退走的。

到時候,只要和蒼不悔在糾纏一會兒,等太上護法趕來,就大局定下了。

“哦,聽起來倒是不錯。可是,我南天是那樣的人嗎?”南天哈哈一笑,催動機甲異能,身上的衛士機甲,幻化出兩個巨大的機械手臂,一下子將紅花舵主和蒼不儀給抓了起來。

“實話告訴你們,我今天來,就是爲了扶持蒼哲,當上蒼家之主!你始終是我的對立面,你們必須死。”

南天說罷,催動機械手臂,巨力襲來,紅花舵主的修爲要稍弱一些,當即被捏-爆掉了。

城南幫的一代高手,就此隕落一個!

蒼不儀也不好受。

在南天的手上,他絲毫沒有反抗能力。

不過,作爲蒼家的二爺,這些年來,這個傢伙,也蒐羅了不少異寶。

在蒼不儀的身上,有許多古怪的護體寶貝。

南天使出七八成的力氣,一時三刻,還無法將其捏死。

隨之傳出的是一聲聲“咔吧!”“咔吧!”,清脆的爆裂聲。

那爆裂的聲音,都是那些護體寶貝發出的聲音。

蒼不儀身上的機甲,也被南天給捏變形了,機甲內部的核心元件,全部損壞掉了。

蒼不儀內心裏頭,惶恐無比,他知道自己身上的護體寶貝,快要用完了。

一旦,那些護體寶貝全部損壞掉,自己離死不遠了。

“大人,饒命呀!”

“大人,饒命呀。只要大人,放過我,我願意自動退出蒼家的權利鬥爭。”

蒼不儀,惶恐無比地叫喊着。

什麼權利,什麼金錢,什麼美人,什麼勾心鬥角呀,在死亡面前,都是不值一提。

南天語氣依舊冰冷:“你身上的寶貝倒是挺多的。蒼家二爺,還真是有些名不虛傳!”

“大人,蒼不悔給許諾的什麼好處,只要你放過我,我可以十倍還之。”蒼不儀爲了保命,也是無所不言了。

“殺了你,你的東西,就全部歸我了!”南天冷冷一笑。

“安息吧,你這一輩子,也值了!”南天不用絲毫的手下留情,機甲異能全力釋放,幻化的機械手臂,又加了幾分力量。

眼看着,蒼不儀全身護體寶貝,全部破碎掉了。

蒼不儀離死亡,只差幾秒鐘的時間了。

一聲悶喝傳來!

“誰人敢傷我子孫!”

一個白髯老者,大步而來。

白髯老者召喚了自己的機甲,是威武的s式惡魔機甲!

傳聞,這惡魔機甲是蒼家流傳了上千年的古機甲,上面,浸染了惡魔界裏頭,許多惡魔的鮮血。

白髯老者用惡魔機甲,幻化出一柄長刀,往虛空一劈。

南天的機械手臂,當即被斬斷了。

不是,南天的實力不強,而是,這惡魔機甲實在是太厲害了。

畢竟,南天身上的這一套是普通的衛士機甲,制式等級爲:c式。

惡魔機甲,明面上,就是s式!

這其中的差距太大了!

“噗通!”

蒼不儀死裏逃生,跌倒在地上。

“活命了!”

蒼不儀淚流滿面。

“護法!”

“您來了!”

蒼不儀激動不已,旋即,發出了張狂地笑聲。

蒼不儀指着南天:“我家護法已經趕到,你必死無疑!”

白髯老者將蒼不儀護在身後,面色陰沉的盯着南天:“這位兄臺,你也是機甲戰皇,爲何不顧顏面,對一個機甲戰王下手?”

見到了這個白髯老者,蒼不悔也很激動。

“老祖!你這些年,爲何要支持蒼不儀,搞同族廝殺!”

蒼不悔,目光灼灼地問道。

“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蒼不儀是我的嫡孫,而你不是。”

“這裏面,有許多冗長的家族隱祕史,我不想跟你詳細說。但是,你只要記住,我和不儀,歸根溯源,只是蒼家的旁支出身。當年,我苦苦哀求當時的蒼家的家主,他纔將我們這一脈,併入嫡系內。當然,我也奉獻出一些東西,我將一生忠誠地守護蒼家。”

“當時蒼家的家主,也是看在我那個時候,擁有一品機甲戰王的絕頂實力,才答應我的。一直到十年前,我機甲修爲,更進一步,成爲了機甲戰皇,接替了已經坐化的蒼家太上護法。”

白髯老者,緩緩地訴說着。

“也就是說,我和不儀,根本不是親兄弟!”

得知了這個驚天祕聞,蒼不悔驚訝不已。

原來,在家族內部,還有這麼一樁隱祕的故事。

“憑什麼,你們嫡系的人,就能夠坐享其成,讓我們旁支的人,一直守護你們?之前幾年,蒼家還有一些年老的老牌長老,護着你們嫡系,我不方便下手。近些年來,那些傢伙,坐化的坐化,死的死,也是時候,讓我們旁支崛起的時候!”

白髯老者,面色猙獰地說道。

蒼不悔,眼中閃過一絲心痛:“不管是嫡系還是旁支也好,既然,當時的家主,答應了你的請求。你就是我蒼家的嫡系子弟了,何必要再自相殘殺?”

白髯老者,冷冷一笑:“哪能一樣嗎?那隻不過是,當時家主的施捨,和看在我武力高超的份上。一但我不在了,我這一脈,就會淪爲底層!”

“現在,好了,老夫既然修爲已經突破,蒼家的老東西們,也大都不在了,現在就是我這一脈崛起的關鍵時刻!”

白髯老者,語氣逼人。

“那麼,這件事情,是不是,無法妥善處理了?”

南天插-了一句。

“你算什麼東西,我蒼家的事情,豈能容你一個外人,評頭論足!看你背後的機甲月暈,還很小,也不是特別明亮。你應該是近來才突破到九品機甲戰皇的!而我十年前就是機甲戰皇級高手了,只要再給我一點時間,八品機甲戰皇,我也是指日可待!”

白髯老者,傲氣十足。

剛纔,憑藉惡魔機甲的鋒利,削掉了南天衛士機甲的一個機械手臂,讓白髯老者很是得意傲慢。

“老祖,先前,這個傢伙,差點把孫兒都殺了呢。老祖,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呀!”

蒼不儀指着南天,煽風點火地說道。

“乖孫兒,放心吧。老祖,既然來了,就一定會替你報仇的。”

白髯老者,傲然一笑。

“既然,你的機甲,比較厲害。那我這一套雞肋的衛士機甲,也沒用了!”南天索性,將衛士機甲給脫掉。

南天準備用古武修爲,來硬撼這個白髯老者。

白髯老者心中也是好奇,按說,一個機甲戰皇,就算是再窮困潦倒,搞一套a式機甲,也是不成問題的。

可是,這個人,怎麼,用的是蒼家最爲普通的c式機甲。

現在,更是好了,還把衛士機甲給脫掉了。

他準備幹嘛?

赤手空拳和老夫鬥?老夫披着s式惡魔機甲,他連機甲都沒有,老夫一拳就可以送他歸西!白髯老者心裏頭腹誹地想着。

“來,吃我一腳!古武祕技——天罡腿!”

南天也不拖沓,上去就是一腳,踢向白髯老者。

白髯老者,眼中盡是冷笑與輕蔑,他根本沒有做出任何的防範,就這樣愣愣地站着。

“砰!”

當南天的腳,踢在了白髯老者的身上後。

一股難以想象的滂沱大力,立馬是將白髯老者給擊飛了出去。

“咚!”

白髯老者灰頭土臉地跌倒在,百丈外的土地裏頭。

雖然,有着s式惡魔機甲的保護,讓白髯老者,並沒有受多大的傷害。

但是,南天這一記腿功,卻是讓白髯老者,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你是古武者,隱藏在銀河深處的古武者!”

白髯老者,面色震撼! 一蒼不儀也是嚇了一跳。

蒼不儀大喊道:“老祖!”

“老祖!”

白髯老者爬了起來,目光惡毒地盯着南天。

蒼不悔也是心頭驚駭!

這一次,自己的兒子,蒼哲真的是找一個好幫手呀!

白髯老者的實力,蒼不悔當了多年的家主,自然再清楚不過了。

若非,蒼不儀背後站在這個太上護法,有其撐腰,在蒼家裏頭,蒼不儀根本不會發展這麼快。

以前,有一次血腥酒館的館主帶着外邊城市裏頭的一衆僱傭高手,打上蒼家。 情深未晚,總裁的祕密戀人 蒼家的老牌長老需要多人聯合在能夠制–服來敵,但是,白髯老者一出現,一人就將血腥酒館的老館主給打飛了出去。

自此,惡魔蒼家,名列五大本土勢力之首,再也無人敢議論紛紛。

可是,現在,就這麼一個強人,卻被南天這個看起來,挺年輕的小子,赤手空拳給打飛了出去。

山洞附近的所有人,心中除了震撼,就是驚訝!

“古武者?你竟然知道古武者?看來,你知道的事情,挺多的呀!”

南天心中一凜,冷冷地說道。

聽着白髯老者的口氣,看來在這浩瀚的銀河星系,還是有一些本土的其他古武者的存在。

“現如今,銀河星系,古武典籍,都被各大頂尖勢力所壟斷。 醫品毒妃傾天下 只有一些天賦卓絕的大勢力子弟,纔有資格被傳授古武之術。你這麼年輕,絕不是泛泛之輩,你到底來自哪裏?”

白髯老者,沉聲問道。

“我來自哪裏?呵呵,我來告訴你,我來自哪裏!”

南天伸出手來,高高地舉起了橙色的印章。

見到這個印章,白髯老者他們都是一愣。

在場的一些高層人物,也看出了這個印章的來歷。

白髯老者咬牙切齒地說道:“你是紫淵衛!橙印紫淵衛!”

“怪不得,你會古武之術!紫淵衛是銀河軍直轄的一個特別機構,底蘊深厚,勢力龐雜,強大無比。不過,老夫是惡魔城中人。我們惡魔城中人,連銀河聯盟的官方命令都不聽,你這個紫淵衛,還壓不倒我們!”

“說起來,我與你還有些世仇!”

白髯老者眼神冰冷。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