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伸了個懶腰,匆匆給自己泡了杯牛奶玉米片就打開電腦開始搜索正華有限公司。

那**的車禍早已上了新聞。

晨曦瀏覽後關掉網頁,重新輸入了許一安三個字,第一頁就顯示出百科欄裏的簡介。

名人就是不一樣只輸入人名,他的出生地,出生年月日,職業,一切信息全部一眼而入。

許一安竟然是農村出來的,相片中的他脫俗的樣貌完全看不到絲毫農村氣息。

一個從村裏出來的博士真是不易,應該是意志超強的一個人吧,尖尖的鼻子印象及其深刻,許一安和趙夕顏真是男才女貌。

估計顏姐姐的家人反對婚姻也是因爲他家的背景吧,門當戶對有這麼重要嗎?

晨曦挺喜歡這個爲了愛情犧牲一切的顏姐姐,她覺得這樣的女人很偉大,估計是她自己做不到所以更佩服吧。

顏姐姐內心世界這麼偉大,怎麼會被人陷害,晨曦更加覺得打抱不平,她一定要盡她的全力解開這個謎團。

昨夜忘了問了許一安在那個醫院了,見不到許一安她該從那兒下手呢,對了顏姐姐的姐姐住在七星酒店的,要不去酒店碰碰運氣,說不定還能多瞭解些情況。

雖然覺得自己有些多管閒事了吧,可這事情對顏姐姐來說比生命都重要,犧牲一天還能算的了什麼,而且她也想查清實情。

雖然對那個酒店沒留下好的記憶,可目前能做的只有這個了,見得到見不到顏姐姐的姐姐只能隨緣了。

上午的七星酒店依然人氣很旺,門口豪車駛進駛出,身上掛着奢侈品的男男女女進進出出,顯然晨曦不是屬於這個地方的人。

還沒進門就被保安盯上了,晨曦剛走到門口那保安攔住了她。

什麼人嗎,夜裏被人莫名其妙抱進去倒是沒人攔,如今她要正大光明直立行走倒是不讓她進了。

惹婚甜心 她知道跟這些人強硬講道理沒人會理她,拿外表評判一個人的地方,她也不想多爭論,她只好說了昨夜的那間房號報了朱明的名字。

那保安聽到放好,態度馬上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笑眯眯的客客氣氣的給她讓了路。

狗眼看人低,這世界什麼時候能平等對待每一個人!

憤世嫉俗也無任何意義,晨曦默默地走進了大廳,找了一個方便查看門口的位置坐了下來。

不知道朱明今兒還在不在在這兒,算了不管那麼多了,在就在吧,光天化日之下他還能怎麼着,只要今天今天能碰到顏姐姐的姐姐就值了。

, ?東看西看晨曦也沒見到顏姐姐的姐姐,倒是引來了服務員。[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比·奇·小·說·網·首·發晨曦心虛的移開視線,她感到服務員正在慢慢地靠近她。

“您好,有什麼可以幫您的嗎。”

“不用了,我等人,她說一會兒就下來。”

“有什麼吩咐請隨時叫我們。”服務員留下甜蜜的微笑離開了。

晨曦隱隱地感到有些底氣不足了。不就是高級酒店嗎,不就編了謊話在等人嗎,怎麼感覺做了什麼虧心事似的。

晨曦想,她要是這裏的貴賓客戶還會有這種感受嗎,應該坦然地坐在座位上要一杯飲料慢慢等待吧。

金錢這東西無意之間拉開了這麼多的距離,難道有了金錢就會有底氣?

顏姐姐的姐姐啊你要再不下來,晨曦可真待不下去了。

晨曦坐在座位不安了起立,時間一長更覺得彆扭。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着,門口各種人羣進進出出,晨曦看到服務員又朝她這邊走來了過來,這次她真不知找什麼藉口了。

晨曦拿起手機裝着打電話起了身,揹着包向門口方向走去。

她都沒回頭確認,要是回頭再確認服務員有沒有跟過來,就更像做賊心虛了。

晨曦收起電話,走過電梯時故意放慢了腳步,留意從電梯口出來的人羣。可電梯門一打開走出來的竟是一位老爺爺的身影,晨曦失望的低着頭走了起來。

剛邁一部就撞到了一個帶着香氣的女人。

那香氣極其怡人,印象深刻,晨曦邊擡頭邊說了句“對不起。



隨着視線的移動她看到了古馳的鞋,香奈兒的包,時下最流行的帆布外套,長長的棕色捲髮。

晨曦的視線停在了臉上,她看到了那張昨夜見過的面孔,竟然是顏姐姐的姐姐,歪打正着,還真讓她找着了。

左盼右盼終於盼來了,晨曦激動地摟住了她的胳膊。

“你是趙夕顏的姐姐是吧。”

趙夕玲恍惚中撞到了這麼個女孩兒,險些摔倒,正想發火,結果這瘦小的女孩兒竟然認識她,她只好吞下已到口中的言語,小心的問道。

“我們認識嗎?”

“你肯定不認識我,但我認識顏姐姐,我見過你的照片。”

晨曦發現她現在編瞎話連眼睛都不眨一下了。

“你也聽到死訊了?”

晨曦點頭繼續說道,“此刻最痛苦的就是顏姐姐的姐姐你了,我今兒來這兒就是爲了這事兒。”

“可,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裏。”趙夕玲起了疑心。

“啊,那個,之前聽顏姐姐提起過,所以…”

這理由算理由嗎?以免被懷疑還是趕緊轉移話題好了,“對了,顏姐姐的姐姐我該怎麼稱呼你好?”

“叫我sophe吧。”

“你剛回來是嗎,有些事情我想問問你,現在方便嗎?”

“走吧。

嬌妻難寵,總裁老公太腹黑

晨曦坦蕩地跟在sophe旁邊走向了電梯。

電梯裏只有她們倆人,晨曦仔細觀察sophe,倆姐妹長得還真像,都是大美女,這位姐姐還經營這麼龐大的產業,肯定也不是一般人。

晨曦看出sophe的氣色不好,雖然極力用濃妝蓋住了黑眼圈,但細看,還是看出了那眼影下的紅腫的眼睛。

, ?妹妹突然死亡,身爲姐姐的她應該也很痛苦吧,即使是同父異母,但畢竟是親姐妹。[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首發)

晨曦沒有兄弟姐妹,更沒有同父異母的姐妹,無法體會這種感情。

但再怎麼說顏姐姐是sophe的唯一的親人,親人突然去世sophe肯定很痛苦吧,晨曦帶着同情和疑惑的眼神望了望sophe。

“我臉上有東西嗎?”

“沒有,只是姐姐你太美了,所以多看了一眼。”晨曦不自然的笑着說道。

又是沉默,晨曦也沒開口,跟着sophe走進了房間。

晨曦坐到了落地窗邊的椅子上。

窗外灰濛濛一片,天氣預報報到今日有重度污染,這天氣最適合宅在家裏了。

sophe開了燈,從冰箱拿出倆廳果汁坐到她的對面。

晨曦接過一杯喝了一大口,剛纔在樓下等了那麼長時間她確實渴了。

“說吧,什麼事兒?”

晨曦只記得來找sophe根本沒想好怎麼說,她的情況特殊又不能如實交代,看樣子又得編故事了。

可她根本沒提前組織好語言,怎麼說才能顯得會自然些呢?

幾秒鐘過去了,可她還是沒開出口,算了算了現場發揮看看好了。

“你對顏姐姐的死怎麼看?”晨曦嚴肅的問道。

sophe放下飲料,一手握着放在桌角的飲料瓶怔怔地看了她幾眼,“爲什麼這麼問?”

晨曦看出sophe的表情變化甚大,萬一sophe是兇手呢怎麼辦,她還弄不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還是小心點好了。

晨曦喝了口飲料換了另一種表情,繼續說道。

“顏姐姐突然就沒了,實在叫人無法相信,總覺得飛來橫禍不該降臨在顏姐姐的身上,車禍死亡潛在的東西太多,而且只有顏姐姐出事,姐夫就沒什麼事兒,不會這麼巧吧…不要誤會我真沒別的意思,只是怕萬一顏姐姐沒討到公道…”

sophe翹起了二郎腿,重新審視眼前的瘦女,這叫孟晨曦的女孩兒怎麼會知道這麼多,她到底瞭解到哪種程度,夕顏也太不小心了,這麼容易就交上了朋友,還把家底兒都抖摟出來,聽她的意思是她也懷疑車禍?

“看樣子你和她的關係很親密。”

sophe點了一支菸,繼續說道。

“我們雖然是姐妹但一點兒也不親,對我來說親不親也無所謂,但只要涉及到趙家產業的事情,我就不能不管,產業是趙家的,決不能讓外人搶走趙家的東西。”

“你說的外人不會是在說許一安吧。”

“說的就是他,披着羊皮的狼,夕顏就被他騙的團團轉,人在外面養着小三,夕顏反過來跟我發火,真是瞎了眼。”

“你確定?”

“當然確定了,那小三遠不如夕顏,真不知道這些男人是怎麼看女人的。”

“我這次回來,就是爲了當面告訴她,和她一起去捉姦,誰知道這剛到不久夕顏就…可憐的夕顏…”

晨曦看到sophe的眼裏早已裝滿了淚珠,看出她在強制自己不要留下眼淚。

sophe嘴裏說夕顏的死和她沒關係,無所謂,可明顯看出她在爲妹妹的死傷心悲痛,說明她的心惦記着妹妹。

此時此刻,晨曦的內心也不是個滋味兒,她真心爲顏姐姐惋惜。

難道這許一安真有小三?

, ?“對了,sophe姐,許一安知道你回國了嗎。[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比·奇·小·說·網·首·發”晨曦突然想到了什麼就問道。

“他知不知道我就不知道了,可我上次已經警告過他,他要是自己不承認的話,我會飛過去親自給夕顏一個解釋,他那土貨夠厚臉皮的,睜眼說瞎話,死也不承認。”

顏姐姐比自己的性命更愛許一安,這許一安要是真養小三,對顏姐姐來說會是多大的打擊!即使真有小三她也不能讓顏姐姐知道。

“sophe姐,你見過許一安的小三嗎?”

晨曦把剩下的飲料一飲而盡。

“同樣是土包子,我查了查竟然是他的青梅竹馬!你說多氣憤,這明顯是他和夕顏好前就有了這麼個女人! 重生夏琉璃 這男人,明明有着女人,還取我們夕顏,明擺着奔着財產來的嗎。”

sophe吸了口煙繼續說道。

“父親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就因爲夕顏的婚事屢次發了大火,他每生一次氣病情就惡化一次,夕顏也太不懂事了,什麼真愛啊,真情啊,最後害死了父親還不夠,還把自己也搭上了!我能不爲她生氣嗎,傻夕顏面對感情完全是幼稚園水平,忒不會看男人,壓根兒不知道怎麼看男人!”

sophe彈了彈菸灰,忍住了氣憤。

晨曦聽着,一愣一愣的。

這不也在說她嗎,她的情況可能沒嚴重到這種程度,但也好不到那裏去。

她看男人的水平也頂多算小學生程度吧。以後還是多培養培養看男人的眼光好了,等那眼光到了大學生程度再找真愛,要不實在傷不起。

渣男,鳳凰男都是雷區防不勝防…

不能跑題,她怎麼想到這兒來了,晨曦慢慢回想sophe的話語。

冰山首席請自重 如果真如sophe說的那樣,那許一安最可疑了!

他在外面養着女人,又簽了那種協議,sophe只要帶着趙夕顏捉姦,他就真什麼都沒有了。

現在夕顏沒了,整個集團都是他的了,他的資產成倍的增長,夕顏死後收益最大的人是許一安。

這兩種結果天壤之別,實在是充滿**,他要真有小三那還真說不定兇手就是他。

如果真是他乾的,那夕顏姐姐不得多痛苦,還不如不知道…

雖然這麼推想,但晨曦心中還是有很多的疑慮,畢竟今天聽的都是sophe的片面之談,不能亂下定論。

但是,今兒唯一能確定的是sophe是愛這個妹妹的,顏姐姐和sophe生前肯定也有不少誤會,導致顏姐姐都懷疑她的姐姐是兇手。

現在排除姐姐的懷疑,那就只剩下許一安了,要是許一安真有小三,那他就更難脫離嫌疑。

晨曦帶着各種疑問走出了電梯。

攔住過她的保安仍然用懷疑的目光看着她,晨曦沒多看一眼拿金錢來衡量人的年輕保安,漫無表情的走出了門口。

灰濛濛的天氣真如晨曦現在的心情,自己的事情一塌糊塗,顏姐姐的事情更亂成一團。

她不知道接下來該去那裏,該做什麼,也不知道去那裏找許一安,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這麼在意失靈者的事情。

, ?許一安的頭痛還在繼續,可他不想在醫院多待一分鐘,昨夜的夢太嚇人了,他叫了助理辦理了出院。[燃^文^書庫][www].[774][buy].[com]()uruo.

最美的流年裏 回到家後許一安杜絕了一切外界的干擾,把窗簾全部拉了起來,把自己獨自一人關在了書房裏。

他的心很不安,很難受,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他也沒想過要夕顏的命,誰知道事情怎麼變成這樣,他只想把她弄癱或者殘疾或者…

都怪那個自以爲是的趙夕玲,如果不是她的出現他也不至於策劃這次車禍。

趙夕玲這次突然回國,明顯是衝着他來的,萬一夕顏知道他和桂花還有往來,要和他離婚他不得淨身出戶,生活豈不又要回到原點,他死也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

自從簽了合同那天開始,他都不知失眠了幾日。()

後來偷偷在房子裏找了幾次也沒找到那個合同。

只要那個合同存在一天他就危險一天。合同的存在宛如定時炸彈,從那一天起他的生活就失去了安寧。

桂花跟了他二十年他沒法拋棄她,如果不是桂花打工供他上學,他哪有錢讀書。

現在的這個位置是他付出了多少努力他自己最清楚,這種機遇不是每個人都能碰得到。

思考來思考去,只要夕顏的條件下降,那就不存在配得上配不上的問題!萬一被發現了,趙夕玲也說不了什麼,她不可能會親自照顧夕顏,那她只能忍氣吞聲讓夕顏跟着他,更不可能逼他們離婚。

誰知,後面的那輛車竟然沒剎住車,計劃全部失控,差點搭上自己的性命。

趙夕玲來到月城那天開始他就着手準備了計劃,案發那天他還特意安排了一個人灌夕顏喝酒,回來的路上好讓他來開車。

之前他就對副駕駛座的安全帶動過手腳,只要控制好速度和摩擦位置就能促成他所希望的車禍,他也能踏實的過下半輩子,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夕顏千萬不要怪我,我不是誠心要害你,是你那個姐姐,是她逼我的。

桂花的電話來了好幾個,他一個也沒接,這節骨眼要是傳出他有小三的醜聞,不就自找麻煩嗎。

他雙手捂着打了繃帶的頭蹲了下去。

他這是做了什麼,夕顏這麼愛他,他卻親手害了她…

事情已經這樣了後悔也沒用,現在最關鍵的是千萬不能被人懷疑他是兇手。

他的胸口陣陣發痛,扶着地板爬到**邊用拳頭打了好幾下枕頭。

許一安忽然覺得好累,好累,這一路走來真的太累了…

迷迷糊糊中他發現自己竟然回到了博士剛畢業的時候。

桂花拿着僅有的一萬塊錢叫他找老師想辦法留在學校,他知道這一萬塊錢來之不易,是桂花掙得血汗錢。

想當年桂花還是他們村裏的村花,都說她長得脫俗,村長的兒子找人做了好幾次媒,她最後還是選擇離家出走跟了他,可他沒讓桂花過上一天舒心的日子。

桂花日日夜夜的辛苦打工,攢到了錢就花在他的身上,從來都是扎着一個辮子穿着舊衣裳在幕後默默地支持他。

, ?他博士畢業,桂花也到了三十歲,他奪走了一個女人全部的青春,可他沒有一分錢能給她。[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等到畢業找工作**時,許一安才明白現實有多殘酷。

他學的專業冷門,寄出去的簡歷石沉大海。

那時桂花想到了一個方法,那就是留在學校,可目前留在學校也不像以前那麼簡單了,沒有人沒有錢根本找不着入口。

他拿着錢去求導師想辦法讓他留在學校。很幸運的是,他的導師確實把他留在了學校,戶口也落在了月城。

可快樂短暫,新的痛苦卻開始了。讓他真真實實地體驗到什麼叫人和人不一樣的道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