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隻狗!特嗎的,你們全部給我上!”鍾離高忍着肚子痛怒吼,今天不把眼前的人拿下,以後鍾離高不用混了。

這一次小弟們勇猛了,也不管那麼多,全部從背後抽出刀砍向衆人。而在這時候宋德華動了,直接衝入這十多個拿刀高舉準備砍人的小弟。

一拳一個,一腳一個頓時發出十多道哀叫聲,接着十多個小地全部捂着被宋德華打中的位置痛苦哀叫起來,有的甚至開始打滾。至於那些刀具卻是全部掉在地上。

“你,你想幹嗎!”鍾離高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那原本看起來和敖無威脅的人居然那麼厲害,只是一眨眼自己的小弟們全倒了。

“想幹嗎?我不是說讓你滾的?現在你滾還是不滾?不滾我就幫你滾!”宋德華淡笑。

這一笑把鍾離高的心都笑怕了,頓時鐘離高的臉上紅一塊青一塊,他不懷疑眼前的青年會這樣做出令他更難堪的事。

“我滾,我自己滾。”鍾離高狠一咬牙,大丈夫怕個鳥,自己這次滾出去,出去後馬上喊兄弟過來,到時候看誰死!

“那還不滾?!”宋德華一腳踢在鍾離高的身子上,鍾離高直接又飛了出去,這次是翻了三個騰空才摔在地上。地上的鐘離高也不敢停留,忍着全身疼痛連滾帶爬的向外面逃了出去。

“你們還不滾?”宋德華眼見鍾離高逃也似的跑了,頓時對地上那十多個小弟道。

此時不用宋德華開口他們就知道該怎麼做了,也不管那麼多,直接捂手捂頭連地上的刀具也不撿直接逃飛出去。

“真是無語。”宋德華鬱悶回到座位上,對着衆女道。

神宮對宋德華微笑:“吃飯的時候免不了有蒼蠅什麼的。”

“哈哈……”衆人大笑起來,神宮的話頓時把氣氛又帶了回來。

原本在外等待的人已經四散在其他地方吃着早餐,但也不忘回頭看美食城裏會發生什麼事,或者說又有什麼人倒黴被趕了出來。

但最後讓衆人驚訝的是第一個出來的居然就是剛剛一臉傲氣被衆多小弟圍繞的鐘離高,只見他臉上紅腫,身子不穩搖晃一般的從裏面跑了出來。

衆人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見又有十多個人衝了出來,每人身上似乎都有不舒服的地方,因爲他們走路的姿勢都不像正常人。

“大哥,怎麼辦。”

“大哥!”

“大哥,要報仇呀!”

十多個小弟那裏能吞得了這口氣,頓時紛紛想讓鍾離高幫他們報仇。

鍾離高何嘗不想,不用小弟們哀求,現在鍾離高第一個想殺了宋德華,敢這樣羞辱他的只有剛剛那個人了吧?好,很好!鍾離高內心猙獰道。

“走,回幫會,讓善哥找人幫我們把這小子垛了,女人全輪了!”鍾離高一咬牙,這場子他一定要找回的,所以現在他要去找大哥陳都善,只要他在,那麼他們幫會誰人敢惹。

衆人見鍾離高等人怒氣匆匆離去頓時心裏犯難,看來美食彎以後就多事了。

鍾離高等人走後不久,從美食城裏又走出一批人,和鍾離高不同的時這十多個人出來的是後全是滿臉笑容,而且是老闆上官巡親自送出來,這倒讓衆人紛紛猜想起來。

當衆人看到神宮等人的時候更是眼前一亮,美女天天有,今天特別多。一連十二個美女,每一個都漂亮無比,嬌豔無比。

而被美女們圍繞的則是一個青年,長不怎麼樣,並且只是一個身穿休閒服裝的青年,和衆女站在一起卻是遜色許多。

“兄弟,那男的是誰?怎麼沒見過?”餐桌上有人問話。

“不知道,但看起來很強大的樣子。”另一人回答,但接着兩人都不說話了,張開嘴巴就這樣看着。

勞斯來斯,法拉利,頂極奔馳……衆人眼睜睜看着眼前的人進入車內,並由上官巡在後滿笑着歡送。

現在衆人知道了,原來那些都是富二代,全部是有錢人,怪不得那麼多美女,個個美如天仙。

“靠!勞資以後也要賺那麼多錢,帶上十多個女人去吃飯!”

“就你?得了吧!不如我賺多點錢,然後帶着無數女人去周遊世界!”

“你們都錯了,恐怕有錢的是我,我比你們勤奮,所以我覺得我會成功,就如剛剛那男的一樣,這樣我就牛了。”

宋德華他們走後卻引發了四周不少騷動,衆人紛紛討論着趕剛宋德華出來帶着十二個美豔女人的一幕,也是今後在美食彎衆人吃早餐必講的話題。

對於宋德華來講車子並不算什麼很大的問題,反正不是他的。不過只要他開口就能有,這倒是不假。 此時的宋德華完全不知道他已經成了無數男人以後追趕的對象,這是強大男人的表現。……miaobige.com……

水龍舟是神宮同學聚會的地點,據說水龍舟是城市裏的第一大vip水上樂園。至於爲什麼是vip,只因爲來這裏的人必須要有足夠的身份,而這一次舉辦同學聚會的人是神宮他們過去班裏的班長東門飛,是個有錢的人,水龍舟裏有他父親的股份,所以就借用了這個身份才邀請衆人來這裏聚會。

當然大家都明白其中的用意,出來工作後身份是很重要的,取決你未來以及現在的一個地位,混的如意不如意,別人看不看得起你。

試想當初你在班上風光無限,但若出來工作後只是個打工的,恐怕見面後自己就要低頭了,友情也只是停留在沒有任何利益下而已,一旦有了利益分化,那麼你若不成功就等着別人取笑吧。

在宋德華眼裏同學聚會就是這樣,說白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心思,同樣,每一個人參加聚會的都會將自己最好的衣服穿出來,最好的東西帶上,最值錢的首飾也帶上。

男的爲爭取博得女人歡心,女的希望找個白馬王子,反正裏面充滿種種利益和心思,這樣的聚會沒有過去班級裏的純情,有的只有利益最大化。

車子停在水龍舟外面,似乎他們來早了,此時水龍舟外只停了幾輛大衆車而已。不過也好,沒什麼人注意到自己最好了,宋德華可不喜歡高調。只是宋德華明白所謂同學聚會,所以才把三輛車開了出來,神宮是他的女人,宋德華可不能丟她的臉。要比?那就比唄。

宋德華他們下車的時候沒人看到,三輛車就靜靜的並排在前面,倒是很是耀眼。

“對不起,請報下你名字。”來到水龍舟入口的時候正有兩個西裝革履的服務員正打開電腦開始記錄,看了眼宋德華衆人後問道。

“神宮”神宮輕聲道。

因爲水龍舟的特殊,過去一般都是需要持卡進入,但這次是同學聚會,當然大部分同學是沒卡的,最後東門飛給了份資料給服務員,只要符合的就可以進,裏面還有相片,以分辨真實身份。

西裝服務員將神宮的名字輸進去,接着屏幕裏就顯示出神宮的所有資料,包括樣貌,最後確定無誤後神宮等人被放行。

水龍舟就像公海里的船,裏面分上中下三個艙位,聚會則在上面的艙位,也就是水龍舟上面,露天面朝大海,這次水龍舟是要駛出海里去的,這將是一天的聚會,從中午開始,然後駛入海里,最後在夜色裏還有派對,瘋狂過後才重新回到岸上。

豪華的裝飾,精精有神的服務員,這一切就如電視看所看到那些富豪們聚會的地方一樣,怪不得要有身份的人才能進入和享受。

在裏面還有娛樂場所,包括健身房,棋牌房,麻將館什麼的,簡直就如一個小酒店,而且比酒店還要豪華,帶着私人專用的感覺。

宋德華他們進去的時候裏面只有五個人,而自然的,宋德華等人坐在一邊看熱鬧了,神宮在進來的時候直接被那五人喊住,聊了起來,他們是神宮的老同學,多年不見自然很多話講。

宋德華在和那五人微笑示意後直接和紅中,小桃等人找地方坐着聊天,貝西依舊忠誠的趴在宋德華面前半閉着眼睛睡覺。

“德華,那人穿衣服的品位可比你高!”高慕一直很介意宋德華的穿着,因爲幾乎宋德華總是休閒裝,看起來不夠精神,雖然給人感覺很隨和,但這裏是什麼場合?自然要穿職業裝才顯得精神,夠氣派。

“姐姐,你不識貨,這幾件休閒服可不便宜,就他們的衣服能拿出來和我比?靠邊站還差不多。”宋德華自豪道。身後站着的小土哥和狗蛋在宋德華說話的時候低頭看了看宋德華的衣服,最後卻對視一眼不說話。這明明是擺地攤的衣服嘛,怎麼不便宜了?小土哥和狗蛋是專業穿地攤貨的,一眼就看出了宋德華那休閒服的等級。

不過此時兩人穿的卻是名牌西裝,西裝革履的站在宋德華身手,他們是宋德華的僕人,自然不能丟臉,所以兩人又提起精神昂首挺胸。

“切,你就吹吧!”白板一點面子也不給宋德華,反正大家都習慣宋德華忽悠人了,當宋德華說話的時候白板直接發駁。

“小女人,你懂什麼。”宋德華翻白眼,事實他的衣服都不便宜,雖然看起來很普通。

“我不懂,你懂!”白板依舊愛和宋德華唱反調。

幫會大廳上鍾離高正哭訴着早上的經歷,此時在他面前正有一個年輕人一臉平靜的坐着,聽着鍾離高說着。

“善哥,你要幫我做主呀,那王八蛋不是人,趁我不備偷襲我,我若是不把他殺了,我以後也不混了!”鍾離高知道怎麼講才能博得眼前善哥的照顧。

“你再說說他的外貌。”剛剛鍾離高描述的時候他似乎想起了一個人。

“穿着白色休閒服,很普通,身邊還有十多個女人,每個都漂亮的不得了……”鍾離高不知道爲什麼眼前的善哥要自己無數次描述這個人的外貌什麼的。

“是他……”陳都善可以確定這個人是誰了,心裏低聲道。

“鍾離高,以後你見到他不要惹他,有多遠躲多遠吧!”陳都善知道,對方若是要殺鍾離高,恐怕鍾離高也活不到現在。宋德華永遠不是表面看的那麼簡單。

陳都善曾經去查關於宋德華的資料,很可惜,無論怎麼下手查都不行。能辦到這一點的人很少,起碼陳都善認識的就只有宋德華一個。

“什麼?!善哥,那混蛋……”鍾離高自然不服,他回來是搬救兵的,而不是化解的。

“我說,以後你見到他不要惹他!你聽到了嗎?”陳都善突然冷聲道。

鍾離高立刻閉上了嘴巴,不敢直視。

“在幫會沒成長前,就讓你活多幾天。”陳都善低聲道,眼睛看着遠方似乎又看到了一個滿身纏着繃帶的人滿臉興奮的等待什麼。

宋德華正興致的看着越來越多人的船艙,無數帥哥美女開始紛紛印入宋德華的眼前,不過宋德華看來看去依舊是神宮最漂亮,最吸引人。也因爲如此在神宮的身邊已經圍繞聚集了不少男人。只是這時卻有個高挑的美女擋住了宋德華的視線,並開口詢問。

“你好,帥哥,這裏有人坐嗎?”

清脆的聲音讓宋德華好奇,通常清脆的聲音都表示着這個女人是個爽快開放的女人,宋德華現在發覺自己就愛這一口,急忙擡頭看去,眼前卻是個膚色白皙的丰韻美女,身穿乳白色的長裙,正一臉含笑地望着他。

宋德華很奇怪,明名自己身邊已經坐滿了人,而且全是絕美女人,比眼前的她更是要美豔幾分,可是她爲什麼會這樣問自己呢?

宋德華想不通,想來想去滿腦子除了勾搭兩個字依舊是勾搭。

“美女,我們認識?”宋德華感受到了十多股殺意,不用看宋德華就知道是身邊的白板等人開始將氣息鎖定自己,想看自己接下來會怎麼做。

實話說這裏面也就只有小朵比較隨和,並沒注視宋德華這邊而是看着外面海景外,其他十人全部將宋德華捆綁鎖定。

最後宋德華不得不收斂自己的花心,正經道。通常情況宋德華是遇見什麼人說什麼話,遇見開放大膽的宋德華就更加開放大膽了,只是今天不行,恐怕以後身邊有女人的日子都不行了。

“坐着聊幾下就認識了嘛。這幾個是……”高挑美女疑惑看着宋德華身邊的白板,高慕等人道。

沒等宋德華回答,頓時那十股殺意更是大盛,只怕宋德華說錯話後果很嚴重。宋德華後背冒汗,猛的用手擦着額頭道:“內人,都是內人。”

宋德華沒說錯,只不過沒說大家都明白的老婆兩個字,而是說內人。現在古文稱呼有幾人知。在宋德華見到眼前高挑美女的時候,雙眼首先盯住的就是前胸,以宋德華多年的判斷證實一個問題,胸大沒腦。所以在看過高挑美女的前胸,再經過宋德華目測的大小程度,宋德華肯定眼前的美女不知道內人是什麼。

“內人?可以吃嗎?”高挑美女果然不知道,思索少許後頓時追問。

“噗!”

宋德華身邊的衆女原本因爲宋德華的投雞取巧惱怒着,可是因爲高挑美女的一句話衆女直接噴笑出來。眼前的女女們太逗了吧,這也虧得她說的出來。

“怎麼了?不能吃也不用笑嘛。”高挑美女內心微怒,原本她纔不想來這裏假裝勾引眼前這個土包男的,看他穿的地攤雜華衣服,高挑美女就能猜出宋德華的身份。

不過她這次是帶目的來的,因爲她的舊情人,奪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也就是她的班長東門飛此次委託自己前來勾引眼前這個土包男。 最好是引到二層船艙包廂去,然後脫掉他衣服和自己拍幾張具有很高藝術和自由性的相片。(miaobige.com)這樣她的任務就完成了,也將獲得班長給予她的十萬獎勵。

不用發生任何事情,只需要勾引對方,然後迷暈,最後照幾張很好的相片而已。這樣就能拿到十萬,這樣的好事敖靜然自然不會放過。

當敖靜然聽到東門飛的主意時就才猜到東門飛又沒好事,當初就是這混蛋奪走了班裏,甚至學校不少女人的第一次。只因爲他有錢,夠大方。而敖靜然的第一次也是在東門飛送給她一顆鑽戒的時候放棄了自己最後的底線,也正是自己輕易讓自己的第一次失去,結果第二天,敖靜然被飛了。

女人在大把大把金錢下自然什麼都願意做,即便是有高傲的女人不屑這些所謂的勾當或交易,但是隻要金額達到了對方的心裏要求,那麼就沒有辦不了的事。

“人家累了嘛,能不能讓我坐下嘛。”敖靜然撒嬌,沒有幾個男人能抵擋嬌豔美麗女人撒嬌的,這一嗲恐怕男人的骨頭都酥軟,再嗲幾下,這些臭男人恐怕連自己姓什麼都忘記了。

“爲什麼要坐我這裏呢?”宋德華不是想裝正經,實屬身邊有霸道女人,而他不得不假裝正經。若是平時,宋德華纔不管呢,先勾搭了再說。何況宋德華可不認爲一個女人能把他怎麼樣,他是男人,壓都壓死女人了,誰怕誰。

敖靜然稍微一楞笑道:“不是看你老實嘛,這裏有幾個人像你那麼老實的,對不?”開始倒是沒想好,此時四周都是空蕩的座位,自己爲什麼偏偏要坐在人家旁邊呢?這不是擺明有問題嗎?敖靜然連罵自己笨。

“我長得老實?”宋德華一愣,暗想,難道我最近在做夢,他記得自己打跑無數混混,泡了無數妹紙的,何況身邊正有幾個美豔女人。

“是呀,我就是喜歡和老實在一起,這樣安全。”敖靜然嫵媚,心想總算對方知道自己長的土。

“不要臉!”高慕看了許久,總算明白眼前這個女人是來貼肉的。

“你說誰不要臉呢。”敖靜然臉色一紅,知道眼前坐在土包旁邊的女人在說自己,頓時惱怒。眼前的女人雖然比自己漂亮一點,但卻一直板着個臉,似乎自己欠她幾百萬一樣。她就想不通,這個沒笑容的女人也有人要。

“說你,你想泡我家老公?”高慕淡淡道,她想煽眼前女人幾巴掌,不過爲了自己的形象,高慕忍住了。

“老公?你們都是他老婆?!”現在敖靜然的腦海總算對內人有了些許印象,正是現在老婆的意思。過去上課記得拍拖戀愛開房什麼的,倒是把學的東西全還給老師了。敖靜然也知道剛剛這些女人在笑什麼了,原來是在笑自己笨。

“哼!”敖靜然最後只能冷哼一聲面色鐵青的離開。

敖靜然還有什麼話講,明顯眼前這個土包怕老婆,被管的死死的。這樣的男人即使想花心,但現在身邊居然坐着十多個女人,給他天大的膽估計他都不敢出軌,更別說會被自己誘惑了。

“女人們,寡人做的好不好呀?”宋德華覺得自己今天還是蠻乖的,頓時想邀功。但宋德華卻得到衆女理都不理他的冷臉,最後宋德華只好一個人嘿嘿幾句以免尷尬。

神宮的依舊在和衆人閒聊着,說到盡興的時候幾人更是歡快的笑出聲來。

“神宮,陪我去看看海景。”宋德華坐在那麼感覺如坐牢一般,所以只好找藉口說是找神宮聊天而從十一個美女的看護中走了出來,直接來到被衆男捧着的神宮身邊道。

原本和神宮聊着開心的七個男人紛紛回頭看去,疑惑的看着宋德華,此時他們的內心大大的不爽。

眼前的這個男人是誰?居然敢在他們幾人聊天的時候直接插話進來?不過礙與神宮的面子他們卻沒有直接表現出厭惡的一面,依舊和善微笑,原本圍住神宮的陣勢被他們很有風度的讓出一條道讓宋德華進入。

“班長,忘了介紹,這個是我的男朋友。”神宮見宋德華過來一點也不意外,反倒是很開心。

今天是個好日子,不但和過去的朋友聊了很多過去有趣的事情更是能在被班長東門飛以及六大天王這七個過去班上最有名最有錢最帥的男人一直哄着,這種感覺當真如夢幻一般。

剛剛的談話裏幾人一直聊着神宮不知道的話題,也就是幾個男人經常會私下談論女人的話題。就如平日裏幾個女人私下討論某某男怎麼樣怎麼樣一般。

不說不知道,原來過去居然七人都喜歡自己,曾經暗戀過自己。尤其在他們此時說起過去的事情的時候,幾人更是暗示他們感覺到後悔,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們願意重新選擇重新再來。

此時七人也都表示爲此他們都還單身着,一直在等待重新相遇的這一天,不過幸好這樣的一天總算來了,幾人終於可以再見到神宮,他們也就心滿意足。

是女人都喜歡聽這些話,尤其是現在的神宮,經歷過愛情失意,更是在社會久經冷暖。早就不是過去羞澀老實的小丫頭。

過去的神宮在班級一點也不出衆,不愛打扮,扎着頭髮帶着眼鏡,雖然擁有傲人的身材但身邊卻從沒有追求者。

也正因爲如此神宮對愛情從來都是懵懂不知,也不像班級的其她女生天天和男人打成一片,或是雙雙出去約會什麼的。

不過對於過去班級風頭正盛的東門飛和六大天王倒是有所瞭解,畢竟在整個五百多人的班級,甚至整個學校,他們七人幾乎無人不知。

東門飛是因爲身世背景,富可敵國的背景,每一天換一部小車,更是在過去就開始開着奔馳帶着女人上學,這足夠讓他風頭蓋過一個又一個人。

六大天王任何一個人拿出來也都是帥的讓人挑不出毛病的男人,讀書全級前十,斯文安靜,更是每人都有各自的手藝,更是全校出名的k歌王。

種種使他們身邊有無數的追求者,連神宮過去少有的幾個姐妹都曾經瘋狂的迷戀過他們。不過終究因爲圍繞他們身邊有太多優秀和美麗的女生,最後神宮的姐妹只能站在圈子外熱戀瘋狂,卻從沒有機會接觸到他們。

也因爲如此,眼前的七人成了神宮身邊最經常出現的話題,甚至有時候連神宮都幻想過自己能和其中一人成爲一對,然後過着美好幸福的生活。

輾轉間,神宮卻想不到這一次聚會居然真的讓她實現了願望,而且不是七人裏的一個,是七個全部圍繞着她,說着甜言蜜語。

看到四周無數男人和女人眼睛不時的看向自己,充滿妒忌和羨慕,神宮的內心卻有着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滿足感,直到宋德華過來,神宮才稍微從迷醉中清醒。

東門飛和六大天王聽後頓時臉色一變,他們幾人原本就想趁着這個聚會玩一場獵豔,尋找獵物然後就上,最後也就玩玩走人。

最後幾人站在遠處觀看的時候把目光鎖定在神宮身上,她是全場百多人裏面最漂亮的女人,雖然七人猜不出眼前的美麗女人是誰,過去怎麼沒看到過。

但這是班級聚會,自然是班上的同學,所以他們隨便逮住一個在他們眼前時不時走來走去,爲的就是引起七人注意的女人問道,最後七人總算知道是誰了,原來是過去他們談論過的醜丫頭。

能記住她是因爲過去班級第一身材的人就是她,魔鬼一般,讓男人看了都有種忍不住的衝動。過去七人也想把她搞到手,只不過卻因爲神宮的打扮實在對不起觀衆,除了身材好以外別無是處。

扎頭髮,戴眼鏡,走路低頭,何況那個時候還是青春期長着豆豆,自然不是七人的菜。

以他們的條件想找多好的就有多好的,那臉蛋滑滑的,身材挺挺的不是想要就要?所以最後幾人將神宮直接忽視。

如今再見卻是驚變,眼前的醜丫頭那裏還是醜丫頭,比他們玩的明星還要美豔幾分,更致命的是七人從神宮走路的姿勢居然判斷出神宮還是處女,這一發現頓時讓他們七人如沙漠裏乾渴的人見到水源一般,瘋狂貪婪。

他們不顧一切的開始搜刮着對於神宮的記憶,或者集體參加過的活動,然後在和神宮聊天的時候加入一些謊言。

說他們每次活動的時候總是想找神宮一起玩,但因爲身邊太多女人,怕傷了女人們對他們七人崇拜的心所以只好勉強應付她們,而錯過一次又一次和神宮的接觸,導致七人後悔,也曾希望找到神宮,可一直沒消息什麼的。

處女是什麼意思?那就是小丫頭,沒見過世面的女人,最好騙了。所以七人互相說着謊言,挑逗着,暗示着。爲的就是要把神宮弄上牀。 從讀書到現在,他們七人從找女人上牀開房到後來幾人同時和一個女人上牀,這成了七人共同愛好。(miaobige.com)就如此時,七人來之前都已經對上眼神,接下來的事情自然不用說了,以他們配合那麼久的手段,自然知道接着該幹嗎。

七人一直微笑的臉上在聽到神宮對宋德華的介紹後,在聽到男朋友三個字後頓時有了一絲驚訝,他們卻想不到半路殺出個男朋友。這完全打亂了幾人的計劃,最驚訝的還是東門飛。

從進來開始他就留意到神宮,更是留意到神宮對一邊坐着的男人頻頻示笑點頭。東門飛已經猜測到兩人應該有什麼關係,最後更是讓花錢請過去班級最風騷的女人敖靜然去纏住他,誘惑他,然後上牀,再放點藥給他吃,拍下他的一些藝術相片作爲威脅。

因爲東門飛感覺到神宮和這個男人已經有着什麼關係,所以爲了怕多生事端想花點小錢把這個男人解決掉,但想不到那個騷貨敖靜然卻沒能成功。更令東門飛想不到的是這個男人居然是神宮的男朋友。

七人對視一眼,很配合的將原本閃開的道路重新堵了回去,頓時七人依舊圍成一個小圈,把原本想進入拉着神宮走的宋德華堵在外面,場面頓時有些尷尬起來。

“神宮,不急嘛,天天陪着男朋友有什麼好,這次難得同學聚會,應該大家好好聊聊纔是。”

“就是,該不會剛分開一小段時間就忍不住了吧,那麼癡情可不好。”

“同學聚會大家老同學玩就好了,時間那麼短,人生那麼長,那有幾次聚會還不知道,若是天災人禍,恐怕這輩子我們都沒有機會了,男朋友天天陪,這次就全心意的和同學們一起好了。”

有東門飛帶頭,七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着,這讓神宮顯得尷尬無比。事實也是如此,同學聚會當然得和同學們好好聊聊,講講過去和現在的事情,但神宮卻也不想傷了宋德華的心,畢竟宋德華是她認定的男人。

感覺到神宮的尷尬和難做,宋德華微微皺眉,最後只能笑道:“也是,我鹵莽了,要不你們繼續聊,打攪你們真是過意不去。”宋德華完全是爲了顧及神宮的面子,自己是神宮的男朋友,自然得有風度。

她的同學似乎對自己的行爲都有些不滿,宋德華當然不會讓神宮難做。確實也是,同學聚會就讓他們這幫同學好好聊就是,自己在旁邊守侯就好。

神宮心裏感動,對宋德華投去感動的表情,內心頓時有了一分清明。眼前的神宮纔是她的男人,陪伴一輩子的男人。

剛剛在被眼前七人的花言巧語下,神宮曾一度忘記原來自己還有宋德華,那個讓她死心踏地的男人。也正因爲如此,神宮對眼前的七人有了一絲戒備。原本以爲自己的夢想突然實現,現在想來卻別有動機呀。

見宋德華離去,東門飛對六大天王對了下眼神,多年的泡妞把馬子早讓七人變的無比靈活,默契非常。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已經讓他們知道接下來幾人又該如何對女人展開攻勢。

“神宮,你男朋友也太沒禮貌了,怎麼可以在同學聚會的時間裏還想着佔有你呢?難道和同學們聊天就不行?真是的。”陽詠作爲六大天王裏的第一個天王很不滿意的道。

“就是,我聽說一個男人若是沒氣度,這不是一個好男人,將來若是結婚什麼的不單打自己老婆還會對自己老婆接觸過的每一個陌生人產生多疑,最後導致婚姻失敗。”談健民接着道,此時他們的攻擊已經很明顯,那就是在神宮的面前徹底的把神宮對宋德華的形象打垮!

“一個男人佔有慾太強確實不好,到時候只會到處約束自己身邊的女人,不能和這個人聊天,不能和那個人接觸。到時候女人那裏還有自由?豈不是成了籠子裏的小鳥一樣?”能心和是六大天王裏最文靜的一個,一副飽讀詩書的模樣。

東門飛沒說話,這次而是由六大天王紛紛輪着上陣說着一些很有“道理”的話,東門飛則回有留意着宋德華,心裏想着接下來該怎麼對付宋德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