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荷爾蒙香水!

這種香水是用從女人汗液中提煉出來的荷爾蒙提升液製成的,對男性有着強烈的的吸引作用。

一般的女人輕易不會噴這種香水,除非是想跟男人上牀!

張咪不禁暗想:“看來小老公說的是真的,這位沈夫人真的很會誘惑男人。不行!我可不能讓這狐狸精明目張膽誘惑我家小老公。”

想到這,張咪立刻上前一步,擋在了肖遙面前。 張咪笑着對蘭靜美說:“早就聽說沈夫人絕代風華,風情萬種,風韻猶存,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她這一番話,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不但蘭靜美的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肖遙也很是吃驚,他顯然沒想到,張咪居然會主動站出來。

這到底唱的是那出?

肖遙正疑惑,張咪轉頭衝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又道:

“老公,沈夫人明明這麼年輕,你怎麼能跟我和妹妹說,她看起來有點老呢。”

瑪了個蛋!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話?

肖遙一下子愣住了,不知該怎麼搭腔。

張咪又衝冷若冰使了個眼神,冷若冰立刻心領神會,伸手挽住肖遙的胳膊,一臉認真地說:“是啊,老公!我覺得沈夫人看起來頂多也就四十歲而已,那有你說得那麼老。”

這句話,簡直就是神補刀,對蘭靜美造成了何止萬點傷害。

要知道,她的實際年齡才三十出頭,卻被冷若冰說老了十歲不止。

修仙法則系統 張咪與冷若冰一唱一和地明褒暗貶,

蘭靜美氣得臉色發青,肖遙則是一臉懵逼。

他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心裏暗道:

“完了完了!純潔的小老婆被咪姐帶壞了。居然都知道補刀了,還TM補得這麼一本正經,簡直殺人於無形。”

見蘭靜美面露慍色,肖遙笑着說:

“沈夫人您別見怪,我兩個老婆就喜歡開玩笑,她倆只是跟您開個玩笑而已。”

蘭靜美畢竟是見過世面之人,立刻轉了一副笑臉,

“我怎麼會和兩位妹妹計較呢。只要肖大師您能治癒我家老爺子,什麼都好說。”

蘭靜美說着,做出一個往裏請的手勢,

“肖大師,兩位妹妹,請吧。”

肖遙三人跟着蘭靜美以及她的姘頭一塊往別墅內走去。

肖遙發現,蘭靜美的姘頭眼睛一直往自己身上瞄,而且眼神說不出來的曖昧。

瑪了個蛋!

這傢伙該不會是GAY吧?

婚色撩人:總裁輕點愛 要不然老子兩個國色天香、沉魚落雁的老婆他看都不看一眼,怎麼一直在老子身上瞟呢?

不過,他要是GAY的話,他又怎麼會和蘭靜美勾搭在一塊?這尼瑪不科學啊!

肖遙定了定神,衝蘭靜美問道:“沈夫人,這位是……”

“哦!忘了給諸位介紹了,這位是我的乾兒子,浮生。”

乾兒子!?

看年齡他倆應該差不多啊?

隱婚老婆,太迷人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回過神來,

乾兒子,尼瑪不就是“幹”兒子嘛!

浮生衝肖遙微微一笑,說:“久仰肖大師大名,早就想見見真人,沒想到今天在乾孃這裏見到了。”

“您知道我?”肖遙有些驚訝。

“當然,肖大師早已是威名遠播,誰人不知呢。”

浮生說着,竟然衝肖遙拋了個媚眼。

肖遙頓覺心頭一顫,

瑪了個蛋!

這傢伙好像真對老子有意思!老子可不想招惹上GAY。

肖遙不想再跟他多說什麼,笑了笑,忙將目光挪開。

幾個人走進別墅大廳,肖遙衝蘭靜美問道:“沈夫人,沈老爺子呢?”

“彆着急嘛!三位畢竟是客人,先坐下喝杯茶。”

蘭靜美說着,扭頭衝站在一旁的女傭說:“還不趕緊去給貴客斟茶。”

“是!夫人。”

肖遙可不想喝什麼茶,但正所謂客隨主便,既然來到了這裏,也只能聽從安排。

他衝張咪、冷若冰使了個眼神,三人坐了下來。

肖遙不經意地瞥了一眼浮生,

瑪了個蛋!

這個死變態還在盯着老子看,眼神火辣辣的,簡直毫無顧忌!

傭人很快端茶上來,蘭靜美招呼道:“這是極品龍井茶,三位嚐嚐。”

肖遙拿起杯蓋聞了聞,茶香四溢,確實是好茶。

冷若冰喜歡喝茶,立刻抿了一口,脫口讚道:“好茶!”

蘭靜美笑道:“妹妹若是喜歡,待會帶點回去。”

肖遙也象徵性地喝了一口,衝蘭靜美問道:“沈夫人,沈老爺子現在是什麼樣一種情況?”

一提到沈懷柏,蘭靜美立刻皺緊了眉頭,嘆了口氣,說:“老爺子他的病症,時輕時重。反正大多數時間,他都是一個人待着,說是要修煉,輕易不肯見外人。”

“那您知道,他在患這種邪症之前,跟什麼人接觸過麼?”肖遙追問。

蘭靜美搖了搖頭:“已經幾年前的事了,當時並未留意,而且他剛患病的時候,症狀也不是太嚴重,我以爲他只是思子心切,沒想到現在這麼嚴重。”

“沈夫人,咱們還是先去看看沈老爺子吧。”

“好啊!”

蘭靜美轉頭對浮生說:“浮生,你帶肖大師去看沈老爺子,我陪二位妹妹好好聊聊。”

浮生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起身衝肖遙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肖大師,請跟我來吧。”

瑪了個蛋!

讓這死變態帶老子去,老子怎麼覺得瘮得慌呢?

肖遙定了定神,衝張咪與冷若冰使了個眼神。

冷若冰最善察言觀色,秒懂肖遙的意思,立刻站起身來,說:“老公,我們跟你一塊去。”

哎!

還是我小老婆最懂我!

肖遙立刻點頭道:“走吧。”

蘭靜美咯咯地笑了起來,

“看來肖大師與兩位妹妹不是一般的恩愛,如膠似漆,真是一刻也不願意分開吶。”

肖遙只是淡淡一笑,衝蘭靜美聳了聳肩,懶得解釋。

蘭靜美只得說:“既然如此,那我也陪你們一塊去,不過我可得給兩位妹妹提個醒,我家老爺子有邪症在身,待會兩位妹妹最好躲遠點兒。”

張咪看了肖遙一眼,笑着說:“有老公在,我們不怕。”

蘭靜美與浮生領着肖遙三人來到別墅後面一棟獨立的房屋前。

蘭靜美將手朝那棟房屋一指,說:“老爺子就住在那棟房子裏。”

肖遙盯着那棟房子看了看。

房子應該是後來加建的,房子的窗戶比較小,而且用的是墨色玻璃,裏面也並沒有光亮透射出來。

“沈老爺子幹嘛住在這裏?”肖遙有些納悶地問道。

蘭靜美嘆了口氣,說:“老爺子不想與人接觸,便命人在這裏新建了一棟房子,獨居在這裏面。” 浮生接過蘭靜美的話說:“幾位別看這間屋子面積沒多大,乾爹讓人挖了一個很大的地下室,他大多數時間都待在地下室裏。”

聽了浮生所說,肖遙恍然大悟,難怪屋裏沒有一絲燈光,想必沈懷柏現在就在地下室裏待着。

“肖大師,請吧。”

幾個人走到了房屋門口,浮生掏出一串鑰匙,擰開了房門。

肖遙發現,浮生開門的時候,居然用鑰匙擰了好幾圈。

他不由得心頭一怔,

這什麼情況?難不成門是處於反鎖狀態的?

“沈夫人,沈老爺子平日裏,能自由出入這屋麼?”

蘭靜美笑着說:“當然了,只不過,老爺子一般也不會出來。”

肖遙不免心生疑惑,

尼瑪門都反鎖了,沈懷柏又怎麼自由出入?合着每次出門先用鑰匙把門扭開?

這不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嘛!

蘭靜美難道是在故意向老子隱瞞什麼?

他心裏正犯嘀咕,浮生站在門口做出一個往裏請的手勢,

“肖大師,裏面請。”

肖遙緩步踏入屋內。

浮生打開了屋裏的燈光,燈光很按,而且居然是幽藍的燈光。

張咪有些疑惑地問道:“這燈怎麼這麼奇怪?”

蘭靜美解釋:“妹妹有所不知,我家老爺子的病症十分奇怪,若是光線太亮的話,他就會異常興奮,狂性大發。沒辦法,我只得換成了這樣的燈。”

蘭靜美說的似乎很有道理,但肖遙卻覺得有些蹊蹺。

這種幽藍的燈光,他之前曾經見過,溫鴻九患邪症的時候,屋裏的燈光就是這樣。

之所以用這種燈,是因爲溫鴻九遭陰邪之氣侵體,見不得太過明亮的燈光,而幽藍燈光屬於冥光,遭受陰邪之氣侵體之人不會受其的影響。

難道說,沈懷柏也是遭受陰邪之氣侵體?

肖遙心裏雖然直犯嘀咕,但並沒有說出來,他掃了一眼屋內,屋子裏各種傢俱一應俱全,相當乾淨,似乎長期有人打掃,

而且他注意到,在屋中央的地板上,有一個圓形的金屬井蓋,似乎是用不鏽鋼打造而成的。

他轉頭衝蘭靜美問道:“沈夫人,那是一口井麼?”

蘭靜美點了點頭。

“沈老爺子該不會住在那口井裏吧?”

“正是。”

肖遙不禁笑道:“嘿嘿!沈老爺子可真有意思,住在井裏也就算了,居然還弄個鐵蓋子把井口封上。”

他說這話的時候,瞥了蘭靜美一眼。

蘭靜美的臉上閃過一絲慌亂的神色,雖然稍縱即逝,卻沒能躲過肖遙的眼睛。

他看在眼裏,不禁暗想:“這娘們到底在跟老子隱瞞什麼?”

蘭靜美的神色很快恢復了平靜,嘆了口氣,

“唉,老爺子的脾氣,我也捉摸不透。”

肖遙並沒有把心裏的疑惑說出來,而是語氣平靜地說:

“沈夫人,先下去看看老爺子吧。”

蘭靜美點了點頭,衝浮生使了個眼色,

浮生立刻走到金屬井蓋旁,伸出他的戴着黑手套的右手,抓住金屬井蓋上的把手,用力往上一提,井蓋被打開了。

肖遙這才注意到,井蓋相當厚實,如果全是金屬打造而成的,估計重量不輕,由此可見,這個叫浮生的傢伙力氣不小,提起井蓋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

而且肖遙忽然發現,浮生黑手的手背上,竟然明顯可見凸出來的筋!

重生養的都是狼 臥了個槽!

這傢伙並不是戴着什麼黑手套,而是他右手的皮膚本來就呈黑色!

這尼瑪是什麼個情況?

這傢伙的臉生得白白淨淨,怎麼右手黢黑,就跟煤炭似的?難道是塗了一層墨?尼瑪看着也不像啊!

肖遙正納悶,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此人修煉成了太歲手,不容小覷。”

太歲手!?

肖遙心頭一怔,忙問:“太歲手是什麼鬼?”

“所謂太歲手,就是以太歲肉敷於斷肢,重新生長出來的太歲手擁有極強的力量。”

“臥槽!這麼說這傢伙的右手掌曾經斷過?”

“必然如此。”

瑪了個蛋!

看來老子真是小瞧這傢伙了,還以爲他只是蘭靜美養的小白臉而已,看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等等!

沈懷柏受制於血魔老祖,難道說,這傢伙是血魔老祖的人?

他心裏正想着,浮生說道:“肖大師,請吧。”

肖遙回過神來,決定還是先別打草驚蛇爲好,他走上前去,探頭往那口井裏瞧了一眼,足有十幾米深,一條直梯直通井底,井底似乎有一個面積不小的空間。

“沈老爺子就住在這下面?”肖遙轉頭衝蘭靜美問道。

蘭靜美點了點頭,

“老爺子堅持要住在這井底,我也沒辦法。肖大師,希望你能治癒他的邪症,恐怕只有這樣,他纔會從井底搬出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