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

正在衆位族長講這些的時候,,陳煜和孫虎、荊柔三人走上臺去。

“請大家安靜一下,歡迎大家給陳某人一個面子來參加我陳某人的交易會。”陳煜剛說完地下再次炸開。

“哼,你小子還知道出來。”唐家族長冷哼一聲,其他人雖然不說話但不滿之意直接顯露在臉上。


“各位聽我楚長雲一言,小煜他年輕不會做事,導致怠慢了各位族長,我在這裏替我們小煜給大家配個不是,一會我們去天香閣,我請客就當替小煜給大家配個不是了。”這時候在角落裏面一直一言不發的楚長雲站出來說道。

她旁邊站着一女子,赫然就是楚夢瑤。

楚夢瑤看着陳煜,和他笑了笑算是打了聲招呼,畢竟這種場合不適合走上臺去。

“首先感謝楚叔叔做的這些,但估計用不上了。”陳煜說到這停頓了一下,下面的人一聽陳煜這樣說還拒絕楚長雲的好意頓時又躁動起來。

楚長雲都給我們一個臺階下了,你陳煜什麼意思,看不起我們嗎?

想到這裏這些人看陳煜的眼神越發仇視起來。

“至於爲什麼用不上了,因爲你們該上路了。”陳煜說完,催動手裏的陣符,迷蹤陣開啓。


底下人聽到這話陳煜這殺氣騰騰的話,顯得有點懵,隨後而來的卻是極致的憤怒。

“你陳煜好大的膽子,我們給楚族長面子給你面子來參加這個交易會,你卻要殺我們真是狗膽包天!別以爲仗着有點實力就可以在我們面前爲所欲爲。”

穿書之替嫁千金

立馬跳了出來,招了下自己帶來的上仙,示意他們上去教訓一下陳煜。

沒人把陳煜的話當回事,畢竟京州所有的家族基本都在場,每位族長出來即使只帶了一兩位家中的上仙那也是一股龐大的實力。

他們不信陳煜能對付那麼多人。

只當是陳煜在耍着他們玩。

不得不說他們也是對修行者不太瞭解對陳煜的實力不太瞭解。

或者是把陳煜當成傻子,也不想想陳煜沒有把握的話怎麼敢這樣做。

可當孫虎三下五除二把唐家帶來的兩個黃階上仙打殺了之後。

場面再次失控了。

這次他們真的相信陳煜不是耍他們而是真要殺了他們。

“小煜你這是做什麼?” 冥界網吧

“煜哥,你別犯傻啊!”楚夢瑤也在旁邊說道。

“別叫我小煜還有你楚夢瑤也別叫我煜哥,你們滅我陳家滿門的時候就還想到有這一天,還有你,你楚夢瑤別有用心的接近我可別以爲我不知道。”陳煜現在聽見這兩人如此親熱的說話只犯惡心。

“當時滅我陳家的各大家族可都來齊了,就不用我一個個去找了,放心等解決你們我會送你們族人去陪你的。

或許林常他們估計都已經開始動手了,說不定你們到底族人走在你們前面哦。”陳煜站在臺上一邊說一邊獰笑。

“你已經知道了?”

“你是怎麼知道的。”楚長雲和楚夢瑤同時驚訝的說道,隨後兩人陷入沉默。

“那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就怪不得我們了,各位族長既然陳煜今天把我們聚集在這裏要殺我們,那這也不是一個好機會殺了他完成五虎仙門交代下來的任務。”楚長雲陰沉沉的對着其他人說道。

陳煜也不阻止,即便要報仇,也不能就這樣殺了他們,那樣的話太便宜他們了。

不如先給他們希望在狠狠地把他們的希望給掐滅掉,讓他們在絕望中死去。

其他家族的族長紛紛應和楚長雲的話,並自主的聚集着自己帶來的上仙。

像極了當初陳家滅門的時候。

那時候也是每個家族出一兩個上仙聚集在一起屠戮着整個陳家。

“好好好,這樣纔好玩嘛。”

“各位族長,我爲你們準備的盛宴你們接好了。” 陳煜看着充滿希望鬥志高昂的衆人獰笑道。

陳煜看着數百位聚集在一起的修士,其中有種無數黃階,十數個玄階甚至還有三個地階。

竟然不退反進,足夠攻上去。

黃階武技!破陽掌。

陳煜運轉真氣,頓時一股股陰森之氣從手掌上翻涌,纏繞在陳煜的手掌上。

衆人一下子感覺空氣中的溫度似乎都低了幾度。

至於那正面面對陳煜的上百名修士,地階還好,玄階和黃階都感覺到都感覺一股濃重的壓抑感。

特別是那幾十名黃階修士甚至感覺到呼吸不暢,就連真氣都僵硬了幾分運轉不暢。

修爲壓制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先天之下皆爲螻蟻,陳煜雖然不是先天,但肉身已突破成爲先天之體,姑且可稱爲僞先天。

雖然壓制力無法和真正的先天相比但在場的都是一些低階修士,地階的都只有三個,對於他們這壓制力已然足夠了。

這上百人眼神中都流露出凝重,不約而同的使出了自己的看門武技,朝着奔來的陳煜拍去。

“煜哥!”

“煜哥!”

孫虎和荊柔看着上百人同時進攻的威勢擔心的喊道。

說時遲那時快,陳煜瞬間便被上百道武技所覆蓋,一瞬間塵土飛揚,直接擋住了人們的視線。

“該結束了,一次性承受上百名上仙的攻擊,就算你在厲害也得死了。”楚長雲一改往日溫和的笑容冷笑道。

楚長雲剛冷笑起來笑容便瞬間凝固,嘴裏低吼道“見鬼了,怎麼會這樣。”

其他在和其他族長談笑的人順着楚長雲的眼光,只見陳煜毫髮無損的從塵土中衝出,這一次攻擊唯一造成的結果就是陳煜的衣服碎了,露出了裏面特製的作訓服。

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陳煜接連屠戮了四五人,就如同進入羊羣裏的狼一樣,一時間無人可擋也無人敢擋。

“好樣的,我就知道煜哥不會有事。”孫虎看到陳煜沒事,剛纔提起的心瞬間放了下來。

荊柔也是鬆了一大口氣。

這種戰鬥我插不了手,那我就先把這些殺害煜哥親人的先抓起來。

等煜哥解決了那幫修士在讓煜哥一個個找他們算賬。

想到這裏孫虎兇狠的朝着楚長雲他們的位置望去。

跟荊柔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後荊柔也跟着同意了。

自己脫離荊家來這裏不就是爲了幫助煜哥嗎,既然戰鬥插不上手幫煜哥先解決這幫實力極弱的宵小還是可以的。

兩人的想法陳煜當然不知道就算知道陳煜也沒時間理會。

雖然剛纔因爲仗着先天之體的強橫在配合護體武技擋住了那波進攻可自己的真氣也因此消耗不少,現在這羣人在那三位地階修士的帶領下開始有條不紊的進攻,一時間竟然讓陳煜陷入了僵局,陳煜想要殺誰,立馬就會有一大批人來阻止騷擾陳煜。

雖然陳煜在人羣中,這些人顧及不敢全力出手且一次就只能有幾個人得到出手所以沒受傷,但真氣消耗實在太大了。

“必須得想辦法破局,沒想到這羣聚集在一起的烏合之衆配合在一起竟然那麼有默契。

再這樣下去等真氣耗盡,那可就留不住他們了,下次在也就找不到今天這種機會了。”陳煜心裏急成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腦子不停轉動,努力想着破解之法。

陳煜不在想着擊殺而是一邊周旋一邊想破解之法,頓時感覺壓力輕鬆了許多,畢竟一次只需要對付十幾個人且這十幾個人只有三個地階。

雖然他們似乎掌握了一種合擊之法,但對陳煜的威脅並不大。

不對!他們雖然掌握了一種合計之術,可畢竟他們是各家供養的上仙臨時組成的,默契雖有但並不是特別大,有破綻的。

陳煜在腦海中回想着之前看到的關於合計之術的記載。

合計之術,通過人與人之間的相互配合做到一加一大於二,也算是陣道的延伸部分。

既然是陣道那就是會有破解的辦法,陣道都有相應的破陣之法,更何況這只是陣道的延伸部分,算是陣道的低配版。

等等,有了。

當陳煜轉換視角運用陣道思路再次看到場上的時候頓時發現了問題。

這合擊之術一共有十八種變化,在第十二種到第十三種的時候因爲不夠默契會有一個小的破綻讓衆人自顧不暇,需要一秒鐘的時間來調整才能重新變化。

第十種變化、第十一種、第十二種。

就是現在!

陳煜一改剛纔只躲避防守不進攻的姿態,猛然爆發,一記寒冰掌朝着其中一個地階修士拍去。

那地階修士想擡手格擋,但卻跟不上陳煜全力爆發下來的速度,腦袋一下子就被陳煜拍碎。

隨着這一名地階修士的死去。

合計之術一下子就破掉了,陳煜再次化身爲狼,在這羣小羊羔裏面肆意奔馳,不到一支菸的時間就拿下了二十多人的性命,這其中就包含了剩下的地階修士和玄階修士。

剩下的人終於畏懼了,開始四處逃散開了。

他們卻不知道此地已經被布上了陣法。

真正的陣法他們根本走不掉。

現在分散最多就是讓陳煜麻煩一點,但還是一一被陳煜擒殺。


當陳煜再次出現在孫虎面前的時候身上早已經沐浴滿了鮮血。

“煜哥,解決了?”孫虎看着掉進血池的陳煜還有點擔心還以爲陳煜受傷了,但仔細一看發現陳煜身上的血全是敵人的血頓時放心的問道。

陳煜點了點頭望向已經被孫虎和荊柔兩人全被打倒綁在大院上的衆人,癲狂的笑道。

“諸位,怎麼樣?現在可否相信陳某人能做到剛纔所說的。”

“陳煜,成王敗寇,滅了你陳家今天死在你手裏也是該來的報應,只求你放過小女一條生路。”被綁着的楚長雲自嘲的笑了笑,對着陳煜說道,顯得極其灑脫。

“抱歉了,你的要求我恐怕無法答應。”

陳煜狠心的回絕掉,和楚夢瑤這麼一段時間以來也不是沒有感情。 換做其他事情,即便是楚夢瑤別有用心的接近自己,自己最多就是老死不相往來也不會狠下心來殺了她。

可陳煜一想到陳家滿門的亡靈,一想到待自己從小就好的陳家族人,頓時狠下心腸回答楚長雲。

“呵呵呵!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可說的來吧!”楚長雲聽到陳煜決絕的回答,眼神一下子失去光澤,面如死灰。

楚夢瑤在旁邊聽到陳煜毫不猶豫的拒絕,也愣了愣。

楚夢瑤有想過陳煜會殺了自己,但從沒想過陳煜會那麼毫不猶豫。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