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大家都喜歡,林楠準備將這兩個都上架銷售,說不得都能大賣,香瓜和哈密瓜兩者雖然都是瓜類的,但味道不同,一個香,一個甜,相輔相成倒也不錯。

四個產品貨架,如此的話也就解決了兩個,剩下還有兩個,就需要在其他的裡面進行選擇了,林楠估計蘋果或許是一個,另一個是最可能則是香蕉與葡萄,畢竟這才都是經得起考驗的好產品,哪怕是到天國,應該也不差! 演出當天,抽中的人沒抽中的反正都來了,進不去總可以在外面聽吧,人這麼一說誰都沒辦法,也不知道是湊熱鬧的還是真喜歡,外面的人越來越多,比裡面的人還多,後來實在沒辦法,保安跑外面維持秩序去了,弄上隔離帶,讓人都在安全的地方,還好這些人挺聽話,沒有誰因為這個吵吵鬧鬧的。

「啊……」

聽到裡面的呼喊聲,都知道,這是正主上場了,易陽走上去看了一下,廣場真是人擠人,為了多放進來一些人,也為了安全著想,把所有的可能讓人摔倒的東西都撤出去了,座位很定是沒有,街邊兒唱的時候也是站著聽,當然了,你不想聽隨時可以走,然後也弄的隔離帶,把人一排一排的,這樣看起來規矩不少。

「沒想到三亞的朋友這麼熱情,我這個老頭子還能有人願意來看,我看了網上的評論,說都是來看我不正經。」

「是……」

易陽也沒想到,唱個歌竟然還有觀眾捧哏,上哪說理去。

「閑話少說,我剛才聽說外面還有人等著呢,咱們也別讓他們等太久,也別打擾人休息,來吧,徒弟,對了,還要說一點兒閑話,這位很多知道我的也認識,小卓子,我給取的名字,現在已經正式拜我當師父了,以後到哪討飯吃的時候您各位方便就給一點兒,來吧開始。」

話該說的都說了,音樂就響起來了,聽到音樂,原本嘈雜的聲音瞬間就沒有了,只能說現在人的素質確實提高了。

「我要從南走到北

我還要從白走到黑。

我要人們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誰。

假如你看我有點累

就請你給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經愛上我

就請你吻我的嘴。」

假行僧就是易陽今天準備的歌曲之一,其實搖滾在易陽的那個地方可以說是沒落了,巔峰狀態就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進入二十一世紀后變化就越來越多,當提到搖滾的時候就該是這些老歌,老人。

但是在這個時代不一樣,搖滾沒有沒落,但是也沒有輝煌過,只不過是大家都知道,但是真要是對比,肯定喜歡流行歌曲的更多,就像民謠,喜歡的人喜歡的不得了,不喜歡的聽了都覺得那首,這個問題沒有辦法解決,人各有所愛,不能強求。

一首歌唱了三遍,中間還有互動,也是易陽想的,畢竟只是唱歌耗費體力太多,為什麼演唱會有的時候歌手會互動,會有幫唱,其實也可以說是偷懶,當然了這不是貶義詞,這個偷懶是大家都要學會的,就像說相聲,開專場沒有這一對兒從頭演到尾的,中間還有助演,都是為了偷懶。

一個人體力是有限的,不可能一直演出下去,所以所謂的偷懶,其實恰好說明了這個人很專業,當然了,你要是跑後台睡一個小時,那估計會被人打死。

今天唱不只是易陽,還有王卓,易陽讓他也準備一首歌,每一場他都唱一首,準備的什麼易陽也沒過問,第一場王卓表演的是自己師父的歌曲,也是易陽很早以前寫的一首歌,叫做睡在我下鋪的兄弟。

易陽沒想到徒弟會準備這首,其實他有點兒聽不得以前的歌曲,不為別的,回憶太多。

這首歌是當年他參加同學聚會,寫給二胖的,還做了一個變化,這首歌原名是誰在我上鋪的兄弟,因為當時二胖是他下鋪,所以他就把上改成了下,再一次聽到徒弟唱這首歌真是心裡不好受。

二胖自從回家之後,兩個人見面更少了,說實話,易陽覺得自己挺涼薄的,這些年一直說有一個好兄弟,到真正去看他的時候沒有過,那一年他家小的生病,才算把人帶到了帝都,但是後來,年輕人留下了,他們老兩口又回去了,一轉眼三四年了,見面都是在視頻里。

王卓的這首歌唱完也獲得了歡呼,本身王卓唱歌兒就不錯,加上今天這個氛圍也在,所以叫好聲也不斷。

第一場演完了,中場休息半個小時,中間外面人退場了,酒店裡面的人還在,大家都來簽名合照,易陽也沒拒絕,其實他把自己分的很開,有點兒像精神分裂,在家裡他就是父親,爺爺,外公,在公司他是老闆,對外他是個強者,唱歌他就是個歌手,就好像一個演員一樣,演繹著不同的身份,現在他是歌手,能夠被別人喜歡,他覺得應該慶幸。

第二場第三場和前面都是相同的,第二天才會有變化,畢竟樂隊也要排練,三天排的太多了失誤反而不美。

「喝點兒水,明天別唱搖滾了,我看你這嗓子都啞了。」

周子怡今天不用去現場,一開窗戶就看見了,她認認真真的從頭看到尾,自己的男人和年輕時候一樣,其實周子怡一直沒和易陽說話,她覺得易陽唱歌的時候是最帥的,因為她就是被一首歌打動了芳心。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抱緊我 墨墨溫情不得語 「沒事兒,今天也是高興,以前也沒嘗過這麼長時間,嗓子弄的有點兒啞了,不過這人是真熱情,你說當年拍戲的時候,咱們去電影院,不也是聽到觀眾說好,那心裡特別舒服嗎,唱歌也是,觀眾捧場就是開心,恨不得不下台。」

易陽越說越興奮,周子怡無奈的笑了笑也沒打斷他,真是老小孩,從易陽的身上真看得出來,做事兒也想孩子一樣。

「剛才你聽到小卓子唱那首歌兒了嘛?」

「聽了,我就知道你肯定聽完難受,不過二胖現在兩口子也不錯,你也沒必要,等有機會咱們過去看看,人就這樣,分分合合的。」

易陽和二胖的感情周子怡是知道的,年輕的時候兩個人就經常在一起玩,沒事兒還總出去喝酒,也只有他們兩個出去,她和二胖媳婦兒電話都不會打,愛什麼時候回來什麼時候回來,她們知道,這兩個人到了一起有很多話題可以說,其他人包括大霖他們,說話的時候也會注意,不像二胖那麼放得開。 製藥廠,這兩日突然間忙碌了起來,所有人臉上也都洋溢著興奮之色。

原因很簡單,大仙農製藥廠的感冒靈終於通過了全部的檢測、臨床試驗以及安全生產等,徹底拿到了藥品生產許可證。

如此,也就意味著他們的產品終於可以量產了,終於不用這麼乾等著了,所有人也都終於徹底鬆了一口氣,不再擔心這擔心那的。

現在的製藥廠,陳圳銘只有一句話,那就是開足馬力,管控好藥品的質量,儘可能多的生產吧!

他很高興,比廠里普通工人還要興奮,這件事他全權負責,臨床試驗這段時間,他基本上每日都往縣城跑,一直緊緊盯著,生怕出個任何閃失,而結果卻是最喜人的。

數百組的病患,經過大半個月的時間,無一例外全部康復,一點問題都沒有出現!

儘管之前早已有著各種實驗數據支撐,但這種臨床試驗才是最關鍵的,數百組病患就是最好的證明,不僅使得他們公司的感冒靈得到這些病患的稱讚,更是讓負責臨床試驗的縣醫院的那群專家教授們讚歎一聲,給予極高的評價。

最終,感冒靈以一種五星好評的強勢姿態通過,並且在醫院的幫助下,很快便得到了正式許可批文,意味著自家產品終於可以大量生產了。

同時,陳圳銘還帶回來一個更為不錯的消息,也是製藥廠的命脈存在!

銷售問題!

以前他的製藥廠,整天愁著如何將藥品賣出去,如何能夠拿到各大醫院、醫藥銷售公司的訂單,但是如今根本不用他多說,縣人民醫院直接開口了,一口氣訂購了價值千萬的藥品,根本沒有在意價格問題。

市面上的感冒藥品,現如今最普通的是十幾塊錢一盒或者一袋,好點的要四五十,大仙農製藥廠的感冒靈定價二十五塊,算不得高,但也不低。

不過醫院根本不在意,因為他們很清楚,相比於其他製藥廠同類產品,哪怕是賣五十的價格,醫院也願意採購,畢竟能治病救人的藥品才是最好的,而顯然他們的這個感冒靈就屬於好藥品之列。

二十五塊,按照一位副院長的話來說,太便宜了!

更何況,醫院已然打出了申請報告,將大仙農製藥廠的這種感冒靈的各種報告數據都報了上去,爭取早日實現劃歸醫保報銷之列,一旦如此的話,病人購買這種藥品,可能只要幾塊錢而已。

幾塊錢治好一個感冒發燒的病症,在現在的社會,算是極其便宜的……

當林楠趕到製藥廠的時候,上百名製藥廠員工早已齊聚等待著,看到林楠的一瞬間,所有人都熱烈鼓掌,發自肺腑的高興與感激,等待了那麼久,總算是等到了收穫!

「其他話咱們就不多說了,各位努力吧,咱們製藥廠會越來越好,這是屬於大家的製藥廠!」林楠輕笑,當初在困難的時候,這群人拿出還未能暖熱的血汗錢幫忙還債,從那天起,林楠就已然讓陳圳銘進行了登記。

製藥廠,屬於他們大家的,他們都參股其中,一旦製藥廠大賺,他們同樣每個人也都能有著不少的利潤!

「開工!」

隨著林楠的一聲令下,一時間製藥廠彩旗飄飄,所有人各就各位,這座塵封已久的製藥廠再度換髮活力,轟鳴聲響起,熱鬧不已。

「謝謝林先生!」工人們散去,陳圳銘重重的對著林楠躬身行了一禮。

這曾經是他的,只不過硬是被自己給經營破產,沒想到轉眼間他又親眼看到這個小廠重新換髮活力與生機,哪怕他已然不在是這裡的主人,但那份喜悅不言而喻。

「那麼客氣幹嘛?你現在要做的是確保廠里的生產工作,這廠子是我們大家的,你也是其中一份子,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就行。」林楠淡笑著說道。

隨即陳圳銘給林楠介紹了眼下廠里的情況,雖然小藥廠不大,但全部開啟不停的生產,年產值也在上億產值,以眼下感冒靈的成本,每年的收益極為可觀的!

當然,這主要還是林楠提供的藥方,這才是最核心的東西。

之前的時候,製藥廠便已然收集了不少的中藥材,不過按照眼下這個趨勢,根本不夠用,趁著現在這個時候中藥材大都正式上市,正式收購的時候,雙流鄉的那一兩個盛產中藥材的村子他們早已收購結束,他們出產的中藥材製藥廠幾乎包圓了,只剩下個別用不上的才沒有收購,這對那些村莊的人而言,已然算是解決了最困難的時候。

不過除此之外還有個別村莊也有著一些中藥材,雖然沒有太過集中,但也不少,一部分賣給了外面,還有一部分還留在手中,之前就有人來詢問過是否繼續收購,陳圳銘之前也不確定到底如何,一直沒敢進行,眼下縣人民醫院的採購清單已然下來,貨款也提前支付了一半,製藥廠總算是有點資金了,為此陳圳銘提到了這件事。

對此,林楠自然沒什麼問題,這件事就讓他看著辦好了,真需要錢的話,找楊瑾商量就行,反正都是必需品,還能幫周圍村莊解決滯銷問題。

最後,林楠又和陳圳銘提到了產業園的事情,藥廠作為林楠最看重的擴產企業,自然非常重視,眼下產業園用地已經確定了,還在進行最後的收尾階段,新的製藥廠的建設,肯定也需要陳圳銘來琢磨。

既然要做,那就要做一個世界先進的葯企,這是林楠的一個期待!

絕不做舔狗 這件事陳圳銘還真不是很清楚,這段時間他完全撲在藥品的臨床試驗身上,一聽這件事,頓時顯得有些傻眼?直接擴產十倍以上的規模?

「林先生,這會不會太快了?畢竟咱們的產品太單一,不適合這般大規模的擴產吧?」微楞少卿,陳圳銘開口說道,很是慎重的態度。

一聽他這話,林楠就知道他的擔心,不過這點在林楠這裡根本不存在,他信心十足!

「放心,咱們的製藥廠自然不僅僅一種產品,過兩天我會給你幾個新的藥方,同時進行試製,爭取明年產業園落成時,咱們的新藥品能夠正式上市!」可能沉聲說道,直接道出了自己的計劃! 製藥廠的喜事讓林楠頗為滿意,藥品正式投產,並且直接獲得縣人民醫院的認可採購,是一個非常好的開端,按照這個趨勢,製藥廠很快就能在縣城中打響。

相比於瓜果蔬菜類的,藥品更在意品牌和口碑,大仙農公司的品牌在縣城算是有了,而藥品的口碑,之前的數百組臨床試驗的病患就是一個很好的傳播途徑,再加上縣醫院的推廣,勢必會讓更多的人知道大仙農製藥廠的感冒靈!

藥到病除,就是大仙農製藥廠感冒靈的招牌,關於臨床試驗的事情,林楠從陳圳銘那裡了解不少,基本上可以這麼稱呼自家的這種藥品,之前的檢測報告稱這是同類頂級藥品,而實際上按照陳圳銘所言,這算的上是極品好葯了。

數百組的感冒發燒病患,根據記錄,有百分之九十的病患當天便直接好轉,還剩下百分之十的也在第二天完全好轉,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試問現在哪個製藥廠的同類藥品能夠達到這個效果?

而眼下他們大仙農製藥廠的產品可以,這也是陳圳銘最高興與自豪的地方之一!

在製藥廠待了大半個上午,查看了幾個生產車間的生產,工人們一個個興高采烈的進行著,幹勁十足,隨後則討論以後產業園的事情,自然少不了林楠的新藥品,不過具體是什麼,林楠還真不清楚,需要再研究研究,反正眼下也不是很著急,產業園從規劃到正式投產,估計最快也要明年夏季了,有的是時間。

大街上,林楠隨意的閑逛著,雖然是個大名人,但走在大街上誰會多想,畢竟認識的還在少數,正值上午十一點鐘左右,大街上人正多,林楠也是閑來無事,最近大都在家裡和試驗大棚內,反倒是沒有再到大街上逛過。

不經意間,林楠來到大仙農公司旗艦店門口,雖然過了三四天,但依舊處於關停狀態,受上次事件的影響,讓人多多少少心中都有些不高興,楊瑾的提議也就是想用飢餓營銷法來刺激性而已。

重生之女王崛起 而今,林楠看到了,應該算是有效了,此刻有著不少人從店門口經過時都忍不住無奈嘆息一聲,更有人直接開口抱怨了一聲。

「都是那群人瞎胡鬧,現在好了,好幾天沒有吃這些東西了,感覺嘴巴里都要淡出鳥了,吃啥啥美味,就好上這口了。」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對身邊之人抱怨。

「可不是,這個價格其實已經很低了,我前幾天去了一趟東海市,也吃到了所謂的高端蔬菜,一盤小青菜要五百塊,遠遠沒有大仙農公司的味道好,而且咱這隻要三十塊錢,比起來非常便宜了。」一名年輕人同樣一臉的不爽,顯然更清楚外面的價格。

「我反正知道縣城的也有,比咱這貴十塊一斤,省城聽說也有,比咱這貴三十塊一斤……就咱這最便宜!」

林楠就站在這群人身邊,並非是所有人都那麼不明事理,一分價錢一分貨的道理很多人都懂,只要在真正的大城市待過,接觸過那些所謂的高端進口蔬菜之類的,對比之下也就能發現大仙農公司的善良了,真若是黑起來,還才叫一個可怕!

聽著這群人的談論,林楠知道應該都是大仙農公司的忠實粉,他們這幾日每日都要跑兩趟來看看,無奈一直沒有營業,讓他們蠻失望的,正如同他們所言的,嘴裡都要淡出鳥了,習慣了大仙農公司的產品,其他東西吃起來一點感覺都沒有。

突然間,林楠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歉意來,上次的事情雖然不少人跟著亂嚼舌根,使得林楠沒少挨罵,但實際上也是有著不少人為大仙農公司和林楠聲援過,只可惜勢單力薄,擋不住那種流言的洪水猛獸,按理說這些人林楠應該感謝,不過眼下隨著旗艦店的關門,都被一棒子打死了。

想到這裡,林楠在沒有什麼耽擱,直接返回公司,此刻除去倉庫里的幾名工人外,辦公室內也就剩下楊胖子一個,哪怕是放假了,他也沒有到省城,不是不想,而是被禁止了,被秦嵐下了死命令,沒空搭理他,讓他等幾天才去。

自然,不僅僅是楊胖子,連帶著林楠也是如此待遇,昨天晚上和周穎視頻閑聊的時候周穎也是這麼說的……直接害的林楠和楊胖子心中多了不少的幽怨。

「胖子,別在那裡意/淫了,趕緊通知復工,咱不能讓支持咱的那部分人寒了心!」林楠進來,一腳揣在正在抱著手機,一臉意/淫的楊胖子身上,笑罵著說道。

看到他這幅意/淫模樣,林楠第一個念頭就是在看什麼少兒不宜的內容,以前楊胖子的手機里總會有種那麼一些高清圖和高清小視頻。

楊胖子被林楠一腳踢的忍不住慘叫一聲。

「Kao,林楠你要人命啊,沒看到正看到高興嗎?」楊胖子不滿的叫道,甚至期間還忍不住朝手機上看了兩眼。

林楠也順勢掃了一眼,發現竟然不是什麼小視頻,也不是什麼高清大圖,倒是有些類似文字來。

「胖子你看什麼呢,笑的那麼猥/瑣?」林楠開口問道,滿是好奇,難得看到楊胖子這般認真的模樣。

「一本好書!」楊胖子非常肯定的說道,顯得神秘兮兮的,愛不釋手的模樣。

這更是讓林楠奇怪了,之前上學那會楊胖子都沒有這麼積極學習過,不知道是什麼書將楊胖子都給迷住了。

「什麼書?」

楊胖子嘿嘿一笑,一副很神秘的模樣,直接將手機給收了起來,一副就不告訴你的架勢,讓林楠直接給予一個大大的鄙視之色,心中猜測著肯定也是什麼少兒不宜的東西。

「趕緊通知人幹活,安排鄉鎮旗艦店下午一點準時開工,你坐鎮這裡安排,我安排剩下可採摘的全部採摘掉,倉庫里的也別留了,全部發出去!」林楠沉聲說道,也顧不得楊胖子看什麼猥/瑣的東西。

林楠這個老闆都發話了,楊胖子倒也不推脫,反正閑著也無聊,否則也不會用手機看東西那麼起勁,有工作了整個人都顯得很有幹勁,當即安排起來,這段時間磨練的倒也有模有樣的,一旦認真起來,也是十足的總裁范!

「林楠,你就不好奇我看的什麼那麼高興?」一通電話電話安排好,楊胖子湊到林楠身邊,神神秘秘的說道。

「愛說不說!」林楠才沒有楊胖子這個閑心,整天那麼忙,才沒有那麼多時間對著手機意/淫。

「嘿嘿,實話告訴你,我發現一本特別好看的書,賊有意思,怎麼感覺和你差不多?」楊胖子嘿嘿笑著說道,而後想到身邊的林楠,更是覺得有勁了。

林楠本來沒什麼興緻了,不過聽他這麼一說,又顯得有些興趣了,到底是什麼書,怎麼和自己有扯上關係了。

「有屁快放……」

楊胖子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林楠,最終直接發給林楠一個鏈接,當林楠打開之後,頓時傻眼了……

「超級大農民?」

「嘿嘿,你就慢慢看吧,我保證,非常好看的一本小說,和你有點相似哦……」楊胖子笑道,然後絲毫沒有理會林楠那種腦殘的眼神,自顧又看了起來…… 「有時候我也想,你說孩子出生之後,咱們是不是自己的生活越來越少了,那些年二胖找我出去的都少,還有德雲的那幫孩子們,誰找我都不出去,你也是吧,演戲也不去了,爸媽那兒一年也就回去一次,咱們兩個就想著自己的孩子了,朋友兄弟都忘了。」

周子怡知道易陽就是發牢騷,真要是從頭來過,他們的選擇還是不會變的,孩子,是他們生命的延續,在不能自己生活之前,做父母的怎麼可能不管,其實現在孩子們也一樣,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可能像以前一樣,要是以前,大千不說,小芊早就跟過來了。

「好了,別想那麼多了,我發現你現在是越看越啰嗦好好休息一會兒,吃飯了我喊你。」

易陽也是真累了,躺在床上不一會兒就睡著了,只不過一直在做夢,夢裡面各位師兄,二胖,還有朋友們,一幅幅熟悉的面孔在夢裡面都出現了,大家還都保持著年輕的狀態,自己也是,在夢裡,他好像還在老郭家裡,然後說著氣人的話,嫂子在那裡拉架,大霖在旁邊不敢說話,一會兒又回到了學校,二胖在下面說著哪個系有美女,調侃他還是個處,兩個人一起回家,二胖慫恿老爺子打他,一幕幕都好像電影,在夢裡面全部出現了,平常想回憶都沒有這麼清楚。

第二天的演出人還是不少,不過熟客少了不少,因為來三亞就是旅遊的,不可能一直停留在這裡,可能聽過了,人就走了。

「今天很高興,又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我就想知道,昨天敲我門的有你們嗎?」

昨天睡得好好的,半夜也不知道誰,一通敲門,易陽下去開了門,還沒有人,他估計肯定是誰敲錯門了,今天說出來就是逗大家樂一樂,估計敲門的早跑了。

「今天還是三場,不過歌曲會有一些改變,我的嗓子可能不是特別好,歲數大了,如果唱的不好了,您就多包涵吧。」

話一說完,觀眾一鼓掌,就可以開始了。

「我獨自走過你身旁,並沒有話要對你講

我不敢抬頭看著你的,噢……臉龐

你問我要去向何方,我指著大海的方向

你的驚奇像是給我,噢……讚揚

你問我要去向何方,我指著大海的方向

你問我要去向何方,我指著大海的方向

你帶我走進你的花房,我無法逃脫花的迷香

我不知不覺忘記了,噢……方向

你說我世上最堅強,我說你世上最善良

你不知不覺已和花兒,噢……一樣

你說我世上最堅強,我說你世上最善良

你說我世上最堅強,我說你世上最善良」

花房姑娘也是易陽那個時候一首很有代表性的搖滾歌曲,也是假行僧的創作者寫出來的,所以聽著很有熟悉感,其實聽這位歌手的歌曲,聽到更多的就是洒脫,他的歌兒表達的都是那種不願意被束縛的感覺,有一種男子氣概,但是中間還夾雜著柔情,這種感覺特別讓人著迷。

一首歌唱完台下的掌聲不斷,還有人在直播,因為易陽的一首歌這位收穫的打賞都有兩千多了,要不怎麼說呢,發財致富道道兒多。

今天王卓還是一樣,也準備了一首歌曲,這首歌也挺有意思,凡人歌,其實這首歌算是易陽真正邁入這個圈子的開端,當年著名的歌手把這首歌兒買走了,現在這位歌手去世都有六七年了,想一想這時間真是殘酷。

王卓的嗓音唱這首歌兒其實有一些吃虧,不是因為別的,有一些嫩,唱不出來那個洒脫的感覺,易陽當時能唱是因為他本身掌握著技巧,而且確實是兩輩子的經歷,讓他對這首歌兒有自己的理解,不過王卓唱的還是不錯的,除了這一點,其它的挑不出來毛病。

這一天唱下來易陽真是受不了了,嗓子疼的厲害,最後一商量,明天乾脆就加點兒別的節目,也別光唱歌兒,挺累的,加什麼,還沒想好。

「爸,我們的電影又獲獎了,去領獎嗎?」

狐妃夢中來 「去?你是不想回國了。」

易陽聽出來女兒的意思了,還想自己出去帶隊領獎,別說女兒了,現在和他挨得著的都不能出去,誰知道對手會不會突然下黑手,弄個莫須有的罪名,關你個三五年的,到時候回來孩子都不認識你。

「有您想的那麼嚴重嗎?」

聽著女兒的話,易陽就不知道她這單純勁兒隨了誰。

「那你就去,以後這事兒別問我。」

易陽也是真生氣了,直接把電話掛了,他是真覺得心累。

「別生氣了,女兒還小,和她生氣幹什麼,來喝水。」

「啪」

易陽把杯子扔地上了,周子怡嚇了一跳,過了一輩子,這是她第一次看見老公這個樣子,她知道,不是因為她。

「回帝都,訂票,我看她就是看你扶不上牆,早晚被人坑死,索性全都捐了,也省著我死了還想著她。」

周子怡不知道為什麼易陽這麼生氣,但是還是把他扶著坐下來,這時候她不能走,要讓他把氣撒出來才行。

「你別總孩子小,快四十了,還小?你知不知道,有人因為得罪了某些人,家裡人就被關起來好幾年,她呢,出來之前我就說過,不要惹事,不要出國,低調一點,現在倒好,竟然還想著出國領獎,我真不知道這個女兒怎麼生的。」

說著話易陽感覺胸口痛的不行,想去拿水喝一口,結果直接暈了,什麼也不知道了,這下把周子怡嚇壞了,趕緊打電話,和王卓把人送到了醫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