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此同時,他的心中又是一片冰涼。

他怒的是李鴻逸竟然敢如此明目張膽的算計自己。

而驚的,也恰恰同樣是這點。

李鴻逸雖然修為只有沐仙之境,卻號稱算遍三十六界。

他敢如此明目張膽的露出獠牙,就說明他不怕夏心崖的報復。

『難道那個神棍覺得,我這次必然會死在這個魔頭手中?』

這個念頭在他心中一閃而過,緊接着就被壓了下去。

如今方牧已然來到了近前,他不能讓自己帶着恐懼去戰鬥。

「李鴻逸!如果我能活過今日,此次必然不與你善罷甘休!」

夏心崖惡狠狠的低語了一聲之後,便將心中的雜念壓了下去,凝神打量起方牧來。

與此同時,方牧也在打量着眼前的這個游虛境的修士。

兩人雖然都沒有立即動手的意思,可氣息卻已經互相碰撞在了一起。

一股肅殺的氣息緩緩擴散而出,讓周圍那些超脫修士都渾身不自在。

僅僅片刻的功夫,就已然有人承受不住這種肅殺的氣息。

一個長臉老者驚怒之下,主動挑釁道:

「你是哪裏的魔頭,竟然還敢來到這裏,難道就不怕我等除魔衛道?」

方牧緩緩扭過頭,朝着說話的那人看了過去,目光正與說話的人碰撞在了一起。

長臉老者被方牧的目光一掃,莫名感到了一絲寒意,下意識低下了頭。

不過下一刻,他就意識到自己這個動作實在太過勢弱,便又強行抬起頭對着周圍吼道:

「諸位!這個魔頭如此張狂,我等不能讓他繼續霍亂天下。

今日便是我等除魔之時!」

原本,周圍的那群超脫修士還一時有些拿不定注意。

可有了這個老者帶頭,他們便紛紛附和了起來。

一時間,這些超脫修士氣勢暴漲,只等夏心崖一聲令下,他們便會調轉困星之陣,將方牧困在中央。

對於這些人躍躍欲試的目光,方牧卻彷彿視而不見一般。

他環視了一周之後,才勾了勾嘴角道:

「我剛剛還在疑惑,那個在暗中偷窺的傢伙為什麼如此明目張膽的將我引到這裏。

現在倒是明白了……」

那個帶頭的老者見氣勢可用,心中的底氣頓時足了不少。

他昂起了頭道:「你明白什麼了?」

方牧臉上的笑意愈發濃厚:「那人之所以敢這麼做,是因為這裏有你這種蠢貨啊!」

他話音落下,便揚起了右手,一拳砸了下去。

霎時間,虛空崩裂!

方牧的拳頭直接砸穿了百里虛空,打在了這個老者的腦袋上。

沒等這個老者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便已然魂飛魄散。

轟隆隆!

直到老者的氣息徹底消失,虛空破碎的悶響才在周圍傳開。

周圍那些超脫修士,盡皆變了顏色。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方牧竟然凶厲至此。

這個老者乃是沐仙境,竟然就這麼死了!

『他竟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擊殺劉老!』

『他竟然真的能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擊殺掉劉老!』

這些超脫修士心緒翻湧,竟然連帶着讓整個困星之陣都微微抖動了起來。

作為陣眼的夏心崖,臉色同樣難看至極。

他在看穿了李鴻逸的算計之後,本不想與方牧發生衝突。

然而此刻,他已經不得不戰。

此時人心尚穩,他如果主動出擊,還有可能藉助困星之陣的力量予以還擊。

如果被方牧各個擊破的話,他就只能憑着自己的力量戰鬥了。

以方牧所展現出的凶威來看,一旦困星之陣崩潰,他的生死可就不在自己的掌控中了。

想到這裏,夏心崖猛然暴喝道:「諸位!佈陣!」

隨着他的暴喝聲響起,附近的那些超脫修士瞬間便找到了主心骨。

他們紛紛鼓盪起自身的靈力,將之融入了困星之陣中。

剛剛被方牧打穿的虛空,瞬間平復了下去。

與此同時,夏心崖揚手甩出了一片星光。

霎時間,星光閃爍,大陣翻轉。

這座困星之陣在瞬間翻轉,將方牧困在了中央。

滾滾星力碾壓而來,似乎要將方牧碾成粉末。

感受着這彷彿來自天地間的壓力,方牧眼中光芒愈盛。

不過他卻並沒有立即反擊,而是默默感受起了大陣的碾壓。

直到這股壓力達到了極限時,他才勾了勾嘴角道:

「這裏的困陣,倒是比之前那座超脫之陣強上不少。

可惜,還是差了一點意思……」

滾滾魔氣彷彿噴涌的火山一般,從方牧體內噴射而出,瞬間便將周圍的星光沖得七零八落。

夏心崖完全沒想到,方牧的魔氣會如此強橫。

他已然竭力壓制,可困星之陣卻仍舊在以一種不可逆轉的姿態崩解。

好在此時,陣中的那些超脫修士也都先後回過了神來。

在他們竭力爆發之下,終於勉強維持住了困星之陣。

方牧沒能撐爆這個困星之陣,心中也稍稍有些訝異。

不過將困星之陣撐開到這種地步,對他來說也已經夠了。

他再次揚起了右手,一拳砸穿了虛空。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水晶發妖的力量,順延著暴漲的髮絲侵入到了星辰妖精的體內,那一瞬間,繭子里似乎顫動了一下。

迪恩立刻讓熒惑蝶們加大幹擾力度,翠綠色的光波濃郁到幾乎凝為實質,瞬間把繭子中的星辰妖精給包裹了起來。

在這麼多熒惑蝶一齊使用的技能影響下,剛剛還能憑藉本能掙扎兩下的星辰妖精很快就徹底沒了動靜。

對手突然失去了抵抗能力的小水晶並沒有搭理身旁這個不知道為什麼幫助了自己的古怪男人,它只是一門心思的針對著眼前的入侵者,硬化成尖刺的髮絲,像是武器一般,氣勢洶洶地刺入到了繭中無法動彈的星辰妖精體內。

迪恩緊張的注視著這一幕,等到確定水晶發妖已經把自己的力量灌注入星辰妖精的體內后,立刻對手中的熒惑蝶下命令道:「解除干擾。」

熒惑蝶聽話的中斷了技能。

沒了它們的牽制,星辰妖精很快就又重新掙紮起來,小水晶咬牙硬撐了一會兒,可惜最後還是因為能量耗盡,而被它逃了出去。

破繭而出的星辰妖精拍落掉身上因為能量消耗殆盡而重新變得柔軟的髮絲,一臉兇猛地呲了呲牙,看向小水晶的眼神中,滿含怒火和痛苦之色。

怒火好理解,不管是誰,被莫名其妙痛打了一頓,都會生氣的;至於痛苦,則是因為在水晶發妖剛剛的那一輪侵染中,它的體內被注入了為數不少的異種能量,與身體中原有的能量發生碰撞,造成了強烈的疼痛感。

事實上,疼痛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要是換上一個稍弱一些的種族,此時恐怕早就已經開始水晶化了。

也就是星辰妖精,體內有著星辰本源的守護,本源之力能夠幫助它將這股侵入的異種力量一點點的凈化,才保證了它不至於會被水晶化。

但這個過程之中,痛苦也是免不了的。

凄厲地尖叫一聲,星辰妖精化痛苦為怒火,揮舞著翅翼,朝小水晶撲了過去。

也就是這個時候,迪恩雙眼一亮,毫不猶豫地從衣服口袋裡掏出早就準備好的粉色噴劑,打開籠子,朝裡面噴去。

淡粉色的液體帶著微甜的香氣,瞬間在狹小的空間里擴散開來,兩隻小妖精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被濃縮版本的藥劑所影響,陷入了異常之中。

伴隨著兩聲尖叫,迪恩摸摸下巴,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到目前為止,一切順利。照眼下這種進度來看,小星星只怕是很快就能誕生了。

又一次的沉浸到了超凡夢中,迪恩並沒有注意到,就在自己按照選育方案進行選育的時候,有兩個小腦袋,正從不遠處探出來,好奇的看著自己。

「老師這是在幹什麼啊,為什麼要讓小水晶去打星辰妖精,這裡面還有什麼訣竅嗎?」

扒在哥哥身上,露西看著客廳里發生的一幕,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可能是在研究妖精的特點?」

羅南也有些不確定,他托著妹妹,盡量往好的方面想。

這次真不是他們做學徒的故意抹黑老師的形象。

主要是迪恩這一通操作,看起來實在是太不正常的。

為什麼會讓小水晶攻擊星辰妖精呢?而且還不允許人家反抗,老師你是不是對雄性妖精有什麼偏見啊?

兩個孩子疊在一起,紛紛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就在他們控制不住好奇心,準備走出去詢問的時候,就看到迪恩突然從口袋裡取出粉色藥劑,打開籠子噴了進去。

一眼就認出了那是什麼的兄妹倆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選育可以理解,但是先讓它倆打一頓再進行選育,又是個什麼操作?

老師他,不會真的是個變態吧?! 「殿……殿下?」斯特羅格的聲音有些顫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反問道:「復活?你剛才說什麼?那些人類,竟然已經……已經動過你的身體了?」斯特羅格看起來有些被震驚到的感覺,狼嘴微微長著,紅色的眼睛裏光芒有些暗淡,跟人類的沮喪有些相似,有些壓抑的什麼東西在裏面但是又說不清楚,他的臉是機械的,也看不出來別的什麼內心的活動。

他這一問,卻沒想到李鑫岩完本的語氣間的陰冷猛然間變成了暴怒:「看來我猜對了,果然,你那跟他們是一夥的,竟然連這個也知道!?我說你怎麼盡然跟機械城作對呢,還殺了他們不少戰士,好得很!看來地下城裏面的事情,並不是我想的那麼簡單!」

斯特羅格有些蒙,當然,他不知道李鑫岩經歷了什麼,也不知道在766基地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李鑫岩在人類那邊遭遇了什麼,為什麼他會對自己發這麼大的火?

「殿下!」斯特羅格有些痛心地叫道,可李鑫岩已經有些怒不可扼,猛然抬起腳就勢一腳跺在他的狼頭上,斯特羅格半句話卡在喉嚨里,直接從山坡上滾了下去。

李鑫岩幾乎眼睛能噴出火來,金屬棍往地上一插,金屬棍的四分之一直接沒入了地面。他緩緩站起身啦來,拖着步子向著斯特羅格滾下去的地方抬腳走了過去,對於他來說,肉體的疼痛已經不算什麼,在766基地的時候受了傷都沒當什麼事,這點傷根本就是小意思,此刻讓他噴火的,是原來他所經歷的這一切都是某種陰謀,只針對他李鑫岩的一個計劃,他們這是想做什麼?自己是個一直蒙在鼓裏的試驗品,那他們計劃的最終目標是誰?目標是什麼?

斯特羅格翻滾了兩圈,穩住身體,從地上爬了起來。

「殿下!」斯特羅格舉起一隻爪子,遠遠伸向李鑫岩,似乎想要阻止李鑫岩暫時的衝動,李鑫岩雖有些行動不便,但是黑著臉,咬着牙,一棍一棍的敲擊在地上,蹣跚著向他逼近過來。斯特羅格咬了咬牙,坐了下來,眼光挪開了半刻,低頭想了想,道:「殿下,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你不記得我是誰我可以猜得出來為什麼,但是我跟那些人類並不是一夥的,我之前的行為,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殿下,確認一下……」

「什麼,還有更多的陰謀?」斯特羅格的話在李鑫岩的耳朵里,是另外一個意思。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李鑫岩掄起金屬棍,黑著臉照着斯特羅格的頭掃了過去?拼了!

斯特羅格看起來也無可奈何,李鑫岩腿上有傷,速度顯然慢了不少,斯特羅格低頭讓過,往後退了兩步,就地坐定,依舊說道:「殿下,你聽我說!」

李鑫岩眼看不能收回棍子,索性合身撲上,棍子也不撐著身體了,拖在身後撞在石塊上嘣嘣地響着。「聽你說?嘿!都已經在你們的算計之內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反正我在766基地已經死過一回了,害怕再死上一回?哦,你看,不經意我又找到你們一個漏洞,別人死了都沒有活過來,偏偏我死了反而沒有死掉卻被複活過來了,你看,我可是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機械獸們撕成了碎片的,然而醒來的時候,身體卻是完整無缺的,這不是陰謀是什麼?哪裏有一個醫療救護隊能夠這麼快到達戰鬥現場的?!」

斯特羅格卡在了那裏,半天找不到下面的話。如果李鑫岩說的是真的,那是一個慘痛的經歷。在這樣的經歷面前,似乎一切話語都顯得沒有力氣。

他這一卡,李鑫岩更為火大,掄起棍子,批頭就向斯特羅格掄著砸了下去。

斯特羅格不退反進,舉起爪子一把頂住了棍子,沖着李鑫岩懇求道:「你冷靜一下!」

李鑫岩提起膝蓋,頂在狼頭的下巴上,從斯特羅格的爪子上拉下金屬棍,用自己這頭橫擊在斯特羅格的腮幫上,打得斯特羅格偏向一邊,在地上又一個翻滾。

「我已經很冷靜了!」李鑫岩吼道。方才使力過大,李鑫岩這一吼牽動傷口,腿上的傷口又滲出一些血液。

「怎麼么會這樣啊!」斯特羅格將頭頂在地面上碰了兩碰,似乎跟人一樣頭疼對人解釋無效的情況。李鑫岩頹然坐了下來,斯特羅格過了好一會才從地上爬起來,眼中的紅光微微亮了一點。

「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斯特羅格說,往李鑫岩跟前走了兩步。

「什麼地方?你們的實驗室?」李鑫岩冷聲道。

斯特羅格又被頂了一下,他搖了搖頭,道:「你愛怎麼想都成,你去看了應該能回憶起來一些事情。」

「回去繼續做你們的試驗品?」李鑫岩反問。

斯特羅格頭微微歪了一歪,這個反抗似乎正合他的心意:「呃……既然你這麼認為,那就當是吧。」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