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乎,蘇寒立馬帶著人前往了外太空,尋找合適的『戰場』。

此次戰場的選擇地不能離龍淵星太遠,而且還必須是一顆死星。

符合這樣要求的行星並不是很多。

在來到外太空的時候,蘇寒第一眼就看中距離龍淵星數百光年開外的一顆死星。

這顆死星不知道出於何種緣故,上面的土地都是灰褐色的。

當蘇寒剛一踏足這裡的時候,便感覺渾身不自在。

「蘇組長,經過檢查,這的確是一顆死星,不過我們就在這顆行星的裡面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

有趣的東西?

聽到檢測人員這麼一說,蘇寒頓時來了興趣。

在檢測人員的帶領下,蘇寒來到這顆死星的一個峽谷。

這個峽谷呈葫蘆狀,倒是一個非常適合防守的地勢。

不過當蘇寒走進這個峽谷之後,頓時就愣住了。

因為他發現,在這峽谷之內,竟然有著無數的白骨和奇異的武器。

這顆死星上曾經也誕生過生靈?

忽然,蘇寒的腦海當中出現了這樣一個古怪的想法。

為了驗證這一想法,蘇寒走到峽谷的底部,蹲下身子。

可是就在蘇寒的手觸碰到那奇異的武器之時,那武器竟然直勾勾的消失在他的視線當中。

不是消失!

準確的說,是因為時間太過於久遠的緣故,這些武器被『風化』了。

蘇寒站起身來,看著周圍的白骨,語氣有些低沉的說道:「我不太確定這些白骨的主人是不是這個行星上的生靈,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臨死之前經歷了一場殘酷的戰場。」

身後的工作人員聽到蘇寒這話,心中都是湧現出了一絲惆悵!

是啊!

無論多麼強大的文明,在歲月的長河當中都顯得如此的脆弱。

或許某一天,龍國也會消失在這浩瀚的宇宙當中,龍淵星也會變為一顆死星。

呼……

蘇寒深吸一口氣,將心中的某些想法強行趕出腦後,一臉嚴肅的說道:「各位,現在咱們沒有時間感嘆,眼下大戰在即,咱們必須要為此戰做好充分的準備。」

「清理這顆死星,並且在合適的地方埋下質子炸彈。」

隨著蘇寒一聲令下,所有的工作人員都開始忙活起來。

起先,蘇寒還想從這些奇怪的武器當中找出一絲蹤跡。

可是任何一把武器在被觸碰的情況下,都會化為殘渣。

這一刻,蘇寒終於可以肯定,這顆死星上的東西至少也存在了數萬年了。

足足花費了三天的時間,蘇寒等人終於將這顆死星清空。

接下來便是尋找合適的『爆炸點』。

其實,質子炸彈跟以前地雷很是類似,只要將它事先埋藏好,然後再將敵人引誘到那個位置,便可以直接引爆。

當然,因為質子炸彈爆炸時的威力太過於驚人,所以在引爆的瞬間,必須遠離爆炸現場。

為此,蘇寒特意研發了一種新的設備,只要使用這種新設備,就可以延緩質子炸彈爆炸的時間。

經過蘇寒的觀察,發現這顆死星上適合埋藏質子炸彈的地方有三處。

一處正是他們所在的這個峽谷。

這個峽谷地勢狹小,一旦斯琴帝國的軍隊進到這個峽谷之內,那麼質子炸彈爆炸時帶來的殺害力,實在是有些太恐怖了。

至於兩位兩處,雖然沒有這個峽谷合適,但是同樣可以帶給斯琴帝國毀滅性的打擊。

在全體科研人員的努力下,龍國這段時間一共提取到將近十克的反物質。

要知道,一克反物質相當於四萬噸的梯恩梯炸藥。

如果這十克反物質製成的質子炸彈同時爆炸,恐怕這顆死星也會隨即炸裂開來。

蘇寒當初之所以把『戰場』選在死星之上,也是出於這一目的。

畢竟,一旦把戰火蔓延到其他行星當中,那麼那個行星當中的生靈將會死傷無數。

雖然龍國並不在乎其他文明生靈的死活,可是也不想因為自己的緣故,導致其他文明生靈死傷太過於巨大。

在蘇寒沉思之間,有一位工作人員提議道:「蘇組長,光是質子炸彈恐怕還不足以讓勝利的天平倒向咱們龍國這邊,要不然咱們在附近的死星之上也布置一點兵力,隨時用於突襲。」

聽到這個建議,蘇寒眼睛頓時就亮了起來。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建議。

目前,斯琴帝國並不知道龍淵星真正的戰力。

也就是說,無論自己出動多少軍隊,恐怕斯琴帝國也不會有所防範。

在這種情況下,率先將其餘的兵力轉移到其他行星之上,以備不時之需。

恐怕到時候會收到奇效!

想到這裡,蘇寒直接下令道:「搜尋附近的行星,看看是不是有具備咱們埋伏的行星。」

不知不覺間,一張巨網已經拉開。

就是不知,斯琴帝國面對這張『巨網』的時候,會做出何種反應。陳立咬了咬牙,道:「雪琪,以如今神州的天地靈氣濃度,已經沒有辦法滿足我修鍊了。所以我想……我想去海外,尋找當年天帝他們的蹤跡。

或許能夠找到天地靈氣充足的地方。

只是如此一來,恐怕我們就要分開很長時間了!」

陸雪琪聞言,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

《從青雲門開始面板修仙》第九十二章出海 宋相念將自己藏在黑暗裡面,但她不敢睡。

樓下的人知道她在家,這不燈開了又關了嗎?

「你最好趕緊滾,不要影響了別人!」

宋相念將捂著耳朵的手掌壓得更緊了,可根本擋不住那些謾罵。

「我們明天還要來,宋全安一日不落網,你一日別想好過。」

宋相念緊咬牙關,那幾人在樓下罵了一陣。

後來她以為他們走了,剛要下床,卻又傳來了砸玻璃的聲音。

不過這次砸得是樓上的,碎玻璃不停往下掉,有些還落進了宋相念的房間。

「有毛病啊,砸我家玻璃幹什麼!我他媽報警了!」

樓下安靜了一會,但是很快,她家的大門就被拍響了。

「出來,我知道你醒著,給我出來!」

宋相念用被子蒙住腦袋,外面是個暴躁的男人,他老婆在邊上拉著他,「你幹嘛啊,有話明天再說,擾民……」

「我睡得好好的遭了殃,我不找她找誰?」

動靜聲這麼大,很快就把對門鄰居也吵醒了。

門口不大的地方站滿了人,暴躁男開始用腳狂踢,門框好像整個都要脫落,「你躲著也沒用,滾出來!」

宋相念小心地穿上拖鞋,一腳踩進去有些痛,她開了燈,將裡面的碎玻璃倒出來。

宋相念來到客廳,看到鐵門岌岌可危的樣子,她斷然不敢去開門。

「對不起……」

她的聲音夾雜在踹門聲中,微弱且溫和。「我會抓緊看房子,早點從這裡搬出去。」

「你先把門打開。」

宋相念一個人站在門背後,沒開燈,卧室里的燈光灑在她腳邊。

「還有你家被砸壞的玻璃,如果找不到那幾個人的話,我會賠的。」

「當然要賠!我們都是被你連累的!」

「好,我明天會找人來一起弄。」

女人聽著裡面的聲音,她拽住暴躁男的手臂,「人都說會賠了,走吧,一個小姑娘也可憐。」

「她可憐什麼,她爸殺人的時候……」

宋相念聽著外面的人一邊罵一邊離開。

她回到房間,打開了論壇,看到上面有個熟悉的用戶名給她留了言。

「香香醫生,你喜歡看電視嗎?」

宋相念心裡很空,手指在上面敲出了幾字:「還好。」

「我今天看到一個劇,《愛上殺父仇人的女兒》,你看了嗎?」

「沒有。」

「在現實生活中,會有這種事發生嗎?」

宋相念難受得將臉往上抬,淚水好像很快就要湧出來,她強行憋回去后,這才低頭。

「電視劇來源於生活,很可能會有。」

那邊像是掉線了,很久沒有回復。

宋相念靠著床頭,目光凝望向漆黑的夜空。

賀執遇手指一個字一個字地敲出來,「如果真遇上了這種事,你覺得應該怎麼辦?」

宋相念看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心臟緊揪得厲害。

「愛得深嗎?」

「不知道。」

這種事情,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宋相念想到了賀執遇的選擇,她將分手兩個字打在屏幕上,但是並沒有發出去。

她想著,是不是應該給無辜的人,一個機會呢?

可當她打出『原諒她』三個字的時候,宋相念又覺得自己很厚顏無恥。

「不管怎樣,不要太恨那個女孩,她唯一的錯是有個殺了人的父親。」

僅此而已。

宋相念想問他,他會不會是賀執遇?

但這個想法剛冒出來,就被她打消了。賀執遇不會說這麼多話,也不會在網上跟人聊這些。

「如果失去她我會很難受,又該怎麼辦?」

有眼淚落在了手機屏幕上,宋相念打出一行字,刪掉。

又給了一個答案,再刪掉。

最後賀執遇接到的話是這樣的:彼此放過吧,談戀愛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如果又愛又恨,日子何以能走到頭呢?

賀執遇怔怔地盯著這個答案。

「可……」

他就發了這麼一個字。

可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該怎麼辦呢?

「再多的喜歡,都架不住兇手女兒四個字,對不對?」

宋相念說完,就退出了論壇,她原本是那麼堅強的一個人,她不停用手擦著眼淚。

算了,哭完最後一次,她就真的真的要堅強起來了。

宋相念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她歪躺在床上,直到敲門聲再度響起。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