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門的時候女鬼都覺得奇怪,這地方是誰家啊,他就這麼隨便敲門?

但是當將軍讓小鬼開門的時候,女鬼驚訝了。

本來是感覺到這裏有很多鬼的,但是沒想到數量竟然這麼多!這地方到底是什麼地方,爲什麼會這樣?

本章完 第229章我成了一個廢人!

「司機已經讓沈承控制起來,我會給薰茵一個交代。」

姜南初能夠想到的事情,陸司寒自然早就想到,只不過薰茵沒有脫離危險,這才沒有閑心去管其他事情。

「那就好。」

「困了就靠在我的身上睡一會。」

「嗯。」

姜南初堅持到後半夜,終於抵抗不住困意,在陸司寒的懷裡沉沉睡去。

擔心姜南初睡不舒服,陸司寒將她抱起,安排了病房專供她一個人休息,隨後離開了醫院。

極致奢華的邁巴赫在街道上疾馳,最終抵達在悅龍灣。

姜南初在悅龍灣住了也有大半年,只怕她完全沒有發現這裡還隱藏著一座地牢。

沈承已經在一旁恭候多時,等陸司寒過來時便將一份文件遞過去,粗略了翻閱之後,男人俊美無儔的臉上染了一層寒霜。

面無表情的來到地牢,今天開車撞人的司機被盯在木棍上已經奄奄一息。

很顯然在陸司寒來之前,沈承已經好好的招呼過他,此刻他渾身上下都沒有一塊好皮。

來到刑具面前,修長的手指掃過一排刀具,最後選擇了一條馬鞭。

粗長的馬鞭打在人身上是火辣辣的疼,最適合用來懲罰這種不願意說實話的人。

影帝的天價前妻 「啪!」

「啊!」

一鞭子下去,那司機慘叫一聲,胸口已經皮開肉綻。

「告訴我,是誰讓你這麼做的。」

「陸先生,我真是無辜的,今天喝了酒,所以才會做出這麼糊塗的事情。」

「喝酒?」

「孫明偉,一個對酒過敏的人,居然有一天會考慮醉酒駕駛,你在考驗我的智商。」

陸司寒話音落下,又是一鞭子甩在他的臉上,直接毀容了。

「總之我什麼都不知道,你若是要殺,就給我一個痛快吧!」

「想不到你的嘴還挺嚴的,看來陸泰沒有找錯人。」

「我調查了醫院的記錄,你在一個月前確診為胃癌晚期。」

「那種病的確是治不好的,你不怕死沒有關係,但是你的妻子女兒你忍心讓她們陪葬嗎?」

孫明偉不敢置信的看著陸司寒,他就是一個魔鬼!

「看到前面擺著的刀具了嗎?你的女兒才六歲,我若是在她純凈臉頰上刻下殺人犯的女兒這六個字,那多不好。」

「我說,我說,你千萬不要動我女兒!」

「是一位貴婦人找到我的,她說只要幫她辦成這件事情,我就可以拿到五百萬。」

「我也不想撞人,但我的女兒還這麼小,沒有父親沒有經濟來源她和她媽該怎麼辦啊?」

重生之婚前止步 之前不管遭遇多少毒打都沒有鬆口的男人,此刻竟哭了出來。

「貴婦人?你這個範圍太大了一些,對我而言完全沒有幫助。」

「我就是擔心她說話不算話,所以有錄音,你不要動我家人,我可以把錄音給你。」

「好。」

得到想要的答案,陸司寒放下馬鞭與沈承一同離開地牢。

「錄音的事情,不要放鬆,立刻找出來。」

「是,我稍後就去辦。」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

「先生請說。」

「從我的卡里取五百萬給他的家人。」

「啊?」

沈承有些懷疑聽錯了。

「他女兒生了張鵝蛋臉,和南初有幾分相似。」

「看來先生之前說的那些話都是嚇張明偉的。」

「孫明偉該死,陸泰,於梅以更加該死,但他的家人是無辜的,我還不至於是非不分。」

陸司寒轉了轉脖頸,整整一夜沒睡,難免有些疲憊。

清晨的陽光灑進病房,姜南初發現躺在病床上,身邊卻沒有陸司寒的身影,她立刻起身往外面走去。

也就在這個時候,陸司寒推門進來。

「急匆匆的想去哪裡?」

「找你。」

「怎麼這麼粘我,是不是要把你綁在褲腰帶上,我不過就是換身衣服而已。」

陸司寒將姜南初抱入懷中悶悶的笑著說。

「司寒哥,你在哪裡?」

「司寒哥!你們全部都給我滾開,我只有司寒!」

不遠處傳來陸薰茵凄厲的喊聲。

陸司寒立刻朝著陸薰茵的病房走去。

「怎麼了?我在呢,薰茵是不是傷口痛了?」

陸司寒上前按住激動的陸薰茵。

「司寒哥哥,我醒來沒有看到你好怕,為什麼我的腿一點知覺都沒有呢?」

陸薰茵緊緊抱著陸司寒的問。

姜南初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場景。

醫生一開始就說過讓家屬做好準備,但當這一切真正發生的時候,陸司寒不知道該如何和陸薰茵說出口。

「薰茵,以後就讓哥哥來做你的腿好嗎?」

良久,陸司寒才無力的開口。

「這是什麼意思?我成廢人了?我不能走路了對不對?」

「不,這只是暫時的,我會用盡所有人脈為你去找最好的醫生,一定能夠重新站起來的!」

「哥,不要安慰我了,我的腿完全感受不到一點痛意。」

「薰茵,你聽我說,現在的醫學這麼發達,你千萬不能自暴自棄,知道了嗎?」

姜南初就站在門口,彷彿完全融入不了這兩個人的世界。

他們的兄妹情深,在她看來噁心不已,從陸薰茵的眼中她分明看到了愛慕!

陸司寒的擁抱原本就應該是只屬於自己的,如今卻要和陸薰茵平分一半,姜南初覺得再多待下去一秒她都要受不了,索性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陸薰茵自然看到姜南初的反應,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她會讓她知道哥哥最在意的人其實是自己!

「好了,薰茵,你剛剛做完手術,現在不應該過度勞累,先躺下吧。」

陸司寒溫柔的說,當他轉身看去的時候,姜南初根本沒有過來。

逆天狂夫太囂張 陸薰茵察覺到陸司寒的眼神,立刻握住他的手。

「哥哥,你不會丟下我的對不對?」

「當然,這是醫院很安全,我讓護士進來陪你。」

陸司寒解開陸薰茵的手,撥打姜南初的電話,得知她在天台立刻走了上去。

她在天台站的有一會兒了,背影看上去有些孤單。

陸司寒走近,圈住她的細腰。

「雖然現在是春天,但這麼吹風還是會著涼。」 就在女鬼糾結的時候,小鬼已經帶着她進門了。

這進門之後,小鬼還是連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去了一個房間。

剛一進入到那個房間裏面,女鬼就更加驚訝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或者說,這裏坐着的到底是什麼?爲什麼有這麼大的力量,這麼強大的氣場?

之前一直以爲這隻小鬼算是很厲害的了,至少他能把自己控制住,讓自己沒辦法離開這裏。

但是現在看來,真的是山外有山啊,面前的這個傢伙,這能力絕對在小鬼之上,甚至還是小鬼的多少倍!

女鬼瞬間安靜下來,恨不得把存在感降的再低一些。

在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情況的時候,還是儘量減少存在感,讓他都不注意自己的好。

將軍看着小鬼來了,還是以這種“三個一”的方式出現的,十分滿意。

“不錯,你確實是做到了。”

將軍一邊說,還在這裏一邊點頭。

看的出來,將軍對於小鬼現在的狀況十分滿意。

“呵呵,這還都要感謝你呢,要不是你給的辦法,我也不會像是現在這樣了。”小鬼笑呵呵的說着,這次,他用的是他自己的聲音。

聽的出來他們兩個應該是很熟悉的樣子,這以前肯定是見過面的,並且,小鬼能變成這樣,或者說,是有這樣的計劃,還是面前的這個什麼將軍出的主意。

“辦法是我出的,但是我沒想到你真的做到了,所以,還是你的本事大。”

將軍看着小鬼的這個樣子,真的是太開心了。

自己還到處找什麼幫手呢,這不就是現成的嗎?只是,這個幫手大概還需要一些時間,現在還不能用。

“呵呵,我的本事再大,也大不過你去,直接說吧,找我來做什麼?”小鬼可沒那麼多的時間,有這個時間還想多休息一會兒呢,這也是養精蓄銳。

“我就是想看看你什麼時候才能成功,最好早一些,也好來幫我的忙。”

“時間,我不知道,但是快了。”小鬼沒直接回答什麼時間。

女鬼聽的一愣一愣的,他們這是要幹什麼?什麼時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小鬼像是意識到女鬼的存在了,也知道女鬼正在聽自己和將軍的話,但是小鬼覺得沒所謂,就算是女鬼什麼都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她現在已經是自己計劃裏的一部分了,想要離開背叛自己,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了。

“呵呵,看來,我需要幫你一把了,可好?”將軍主動示好,不是真的很想幫助這個傢伙,而是希望這個小鬼可以儘快的成功,這樣一來,自己就真的多個幫手了。

小鬼自然也知道將軍是什麼意思。

他從來就不是隨便幫忙的人,現在這麼主動的來跟自己說,那肯定是有問題的。

沒準兒他在自己身上算計什麼呢,所以,這種所謂的小恩小惠,自己還是不要的好。

“這個就不必了,我自己可以的,時間上,也不會差太多。”

小鬼果斷拒絕,但是這個讓將軍覺得有些尷尬了。

本來以爲小鬼會欣然接受,到時候,他就可以提出自己的小要求了。

其實這個也不算是什麼小的要求,就是希望小鬼可以跟着自己一起去對付張昊天他們,只要是把張昊天給咔嚓了,就算是給自己報仇了,後面的計劃,也就不用有什麼顧慮了。

但是現在這個事兒,小鬼根本就不需要幫助了,這個就尷尬了。

“哦?你自己,真的可以嗎?”將軍這算是又給了小鬼一個機會了,希望他可以接受這個機會,並且還要珍惜這個機會。

但是小鬼壓根兒就沒想真的得到將軍的幫助。

之前將軍爲自己設計了這個升級的辦法,這就已經算是欠了將軍一個很大的人情了,回頭也是一定要還的,這要是再讓將軍幫忙,還不知道要給將軍什麼好處呢。

所以,要是可以的話,真的就不用將軍幫助了,自己走一步看一步,總是有辦法的。

“是跟確定,我自己可以的。”小鬼堅持。

將軍看着小鬼是真的沒有要放棄自己解決的意思了,根本就不想讓別人來幫助,心裏覺得更加不舒坦了。

本來還想再說些什麼的,也好讓小鬼接受自己的好意,但是將軍終究還是沒拉下來這個面子。

在將軍看來,這個小鬼這是拒絕了自己的幫助,也算是拒絕了一部分跟自己合作的機會。

回頭他真的成了,這就真的是他自己的本事了,到那個時候,自己要是想除掉這個小鬼,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要是再逼着比較急,到那個時候真的說不準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就算是背叛了自己,也說不準呢!

所以了,還是要想辦法籠絡這隻小鬼,讓他記得自己的好,也省的以後不好控制。

“你現在可還有什麼其他的難處嗎?”將軍嘗試着發問,想知道這個小鬼現在有沒有什麼其他需要自己幫助的地方。

這最好就是有,主要是自己在這個過程中幫助了他,回頭他就必須要回報自己。

小鬼心說,這個將軍啊,還真的是很執着呢!自己不想讓他幫助自己,這都這麼明顯了,他還要繼續說,所以,他現在到底是多缺少幫手啊?

這些想法全都在小鬼的心裏轉悠,但是並沒打算真的說出來。

將軍仍舊是不遺餘力的想要讓小鬼接受自己的幫助,但是不管怎麼說,小鬼仍舊是我行我素的。

這讓將軍覺得很惱火,可又不好真的說出來。

獨家佔有:全球通緝小前妻 想來,這小子不接受自己的幫助肯定也是有原因的,或許,自己可以讓小鬼去接近他一下,再從他嘴裏套出來一些話就是了。

要是這隻小鬼真的有什麼其他的想法的,那自己也好早點有個準備,省的到時候給自己來個措手不及。

但是這次的談話相當的不順利,還相當的尷尬,這讓將軍有一種不怎麼想聊下去的想法了。

“既然這樣,那你就回去休息吧,有什麼需要的,儘管來找我就是了。”

臨走的時候將軍還不忘記跟那隻小鬼說這個事兒,希望他不要跟自己客氣,只要是有什麼需要的,都可以來找自己。

實際上,這話也可以理解爲,要是真的有什麼事兒的話,都可以來跟自己作爲交換,自己幫了他,他也就必須要聽從自己的吩咐。

小鬼這麼聰明,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但是他就是不想讓自己被將軍利用了!

將軍這個老狐狸,總是用這個招數,弄出什麼協議來,還是那種沒辦法反悔的協議,只要是跟將軍做了交換的,就不可能再有自由了,所以現在,不管將軍說什麼,自己都不能答應,更不能作爲交換的籌碼。

要是不這樣做的話,自己早晚有一天是將軍的了,到那個時候,就算是自己有離開這裏的心思,也不見得就真的能離開這裏了。

所以說,有些事情啊,乾脆從一開始就不要開始就好了。

將軍心裏糾結,但是並不着急,這是一張網,只要是撒出去了,就肯定有辦法徹底回收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