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啊……殺人了……”轉過身,李菲菲則是直接逃走了,我微微一笑並沒有追上去,而是拿上公文包,擦去片刀上面我的指紋離開了這裏。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警車的聲音吵醒,兩個警察把我帶走。

到了審訊室裏面我可是見到了李菲菲,她低着頭,看到我的時候眼睛裏面滿是驚恐。

“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殺的,他拿着刀……”李菲菲情緒有些激動甚至想離開椅子。

“李菲菲,你在這裏做什麼,哎,抓我幹什麼?”我一臉的蒙圈,殺人?這和我有關係麼?

“看看這個!”一個警察把我的手銬上後拿出一組照片放在我的面前。 擺在我面前的照片非常的血腥,一個小道,裏面擺滿了屍體,鮮血卻沒有一絲,一個個臉上都是被驚嚇的表情十分可怕。

地上扔着棍棒和片刀,想來是黑幫血拼。

我不解,問:“警察同志,你不會就想說是我做的吧。”

“沒有人說是你做的,等事情處理完,暫時你是嫌疑人!”這小個子警察開始了談論。

我當然知道是李菲菲這個女人供的我,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怎麼可以承認呢,這要是承認了那就是殺人兇手,但是昨天晚上是有什麼東西在我身體裏面,我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你是個怪物,警官,你們必須抓住他,否則,他會殺人的。”李菲菲好像驚恐的不得了,連忙走了出去。

“呵呵,女人啊,恐怕是因爲她求愛我沒有答應她她纔要跟我提分手!”我隨口一句,對面那警察卻反駁起來。

“人家身價千金,怎麼會和你在一起?得了吧,我知道你們兩個是同學,但是倒追可能性很小!”

“警官,是因爲我救過她,就在前天江邊!”我很理所當然一樣,目的也是爲了讓他們相信我。

“什麼,江邊,是不是晚上?”

“是啊,怎麼?”

“那時候打雷下雨的你在那裏麼?”他的話像試探,我這纔回想起來今天李菲菲給我說的那裏雷劈死了幾個人。

我坐了還不到三分鐘的時候審訊室的門就打開了,外面走進來一個風度翩翩的男子,他一雙鋥光瓦亮的皮鞋,穿着一個運動外衣,濃眉大眼的,半寸頭,整個人都十分精神。

“上級通知,立即釋放!”男人扔下這一句話又看着我,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走出去,他看我的眼神好像很驚訝,同時很焦慮,好像在考慮着什麼。

上級釋放我,就一句話?有這麼好的事情?天上掉機遇了?還是準備解剖了我,這就不得而知了。

“誰的命令?”警察站起身來,好像是他的地盤誰都不允許鬧事一樣。

“部長的命令,你敢反抗?”那年輕人拿出一張白紙,上面好像寫了什麼,並且蓋了一個印記。

警察拿過一看又看了看我道:“好,你是要帶走還?”

“帶走!”少年冷冷的說出一句話後轉過身就出現兩個拿着槍的人走過來把我鎖住拉出審訊室。

“爲什麼帶我走,去哪?”我一邊反抗一邊說着。

“你最好乖乖走,否則有你好果子吃的!”男人也不回頭,我沒有再反抗,總是覺得他身上有一種魄力鎮壓着我,十分尊威。

當來到警察局外面我們幾個便上了一輛黑色商務車。

裏面坐着一個老頭,老頭抽着雪茄拿着龍頭柺杖,穿着一身樸素的衣服,白色的頭髮在兩旁,他朝着我笑笑點點頭說:“噬,你來了!”

“我?”我有些納悶,有些不解,主要還不知道他叫的是誰。

“我叫莫寒,而且,我不認識你們,謝謝你們擺平這些事情,再見!”我正要下車,車上幾根槍對着我的腦袋。

“我勸你最好別動,不然,馬上就殺了你!”那個少年在後面坐着也點上一根菸,他們看起來並沒有什麼高低貴賤之分,倒像合作伙伴一樣。

“真是的,靈魂這麼不穩定,你已經失去三次記憶了,沒辦法,這次你的記憶是找不回來了,不過我倒好奇,每次你轉生之間都可以放棄什麼,但是骨質和血液總是存在,可以說,只有你的能力都在,但是記憶卻不再了!”

我聽不懂他們說的話,連忙問:“你們說我以前認識你們?”

我思索着,開什麼玩笑,看他們的身份好歹也是個富裕人戶,而且還有國家關係,開着豪車,怎麼會認識我。

“呵呵,你想知道。”旁邊那少年一槍彭的打出來,但是我居然看到子彈慢慢朝着我射過來,我連忙躲開一隻手抓住他的槍身上起一股強大的力量按住他的脖子捏住他的手。

這一套連貫熟悉的動作就這樣毫無徵兆的使了出來,我自己都有點震撼。

“啊……放開啊……放開……放開我……”被我按在地上的那小子痛叫着。

“啊……不好意思……”我連忙鬆開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看着他。

“怎麼樣,現在你還不相信麼?”那老人用柺杖猛地敲擊地面,而後道:“現在,你去挑戰一下自我?”

商務車的門緩緩打開,外面已經不是警察局門口,而更像是一個競技場,我被圍在中間。

周圍全部都是一個又一個的黑衣人,他們每個人都穿着黑白相間的衣服拿着長刀一個個都是紅色的眼珠,看起來就不是人嘛。

“這是什麼?”我連忙轉身要上車,但是門已經關上,只是露出窗子來,我敲打的窗子急忙喊:“讓我進去,這是什麼東西,!”

“噬,這對於你來說只是九牛一毛,我相信你可以找回你熟悉的感覺的!”

老頭的聲音過後就沒有了任何聲響,那些人走上來一刀又一刀的砍爆了那車,我連忙躲開,一把刀從頭砍下來的瞬間我一隻手捏住刀一個轉身踢在他的臉上。

我伸出拳頭接着又是一拳一個側擊對準他的頭部,卻沒有想到身後一刀砍過來,我沒有任何防備就被砍的衣服都破破爛爛的,鮮血淋漓,那痛的我直叫,轉過身一拳打了過去,但他卻連忙蹲下躲開我的攻擊,我猛地跑開,發現自己的速度非常的快,搶過一把刀來一路上把他們的肚子都拉過去一遍,他們並沒有死亡,而是變成了灰飛入天空。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我看四周這些人越來越多,都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就是殺不完,我好像有五盡的力量一般。

我拿着他們的刀並不覺得這是一件趁手的武器,而且那刀我已經砍頓了,已經沒有了鋒利的邊緣,我的背上不知道捱了多少刀,臉上不知道捱了多少拳,總之,我的走位和攻擊越來越熟練。 我都覺得自己非常的不可思議,我自己被自己震驚了。

這種力量我只在科幻電視裏面看到過的,這種力量到底是什麼倒是非常地不可思議。

“這是什麼東西?”我不禁問,看着胳膊上面的黑氣環繞更是大吃一驚。

“看來你已經知道怎樣去掌握了,那麼現在你就好好開始歷練吧,我們先走。”那個聲音逐漸消失,身邊的場景也慢慢消散。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來到了李菲菲的家裏,準確的說是在她的家門口。

“莫寒,快進來啊,爸爸等你露一手呢。”李菲菲臉上洋溢着笑臉,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如果你想要成功那就去接觸這個女人,你必須去。”我的耳邊一個聲音響起後我的後背就像被推了一把一樣。

“小寒,快進來,哈哈,來等會飯菜可是靠着你呢。”一個面目慈祥的中年男人拉我走進去,我想那些人做這些肯定是有道理的,索性沒有任何抵抗走了進去。

“小寒,早就聽聞你見多識廣,來評判一下伯父的這個字畫。”說着那男人便身後的櫃子裏面拿出來了一個卷軸,卷軸打開只見裏面是一個蝦米,不過我倒是可以看出來這不是一般的東西。

“這是齊白石先生的墨蝦?”我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嗯,好眼力。”他饒有興趣的看着我摸摸下巴道:“那你知道齊白石……”

他的話還未說完我的腦子裏面便有了大概印象。

“齊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祖籍安徽宿州碭山,生於湖南長沙府湘潭(今湖南湘潭)。

原名純芝,字渭青,號蘭亭。後改名璜,字瀕生,號白石、白石山翁、老萍、餓叟、借山吟館主者、寄萍堂上老人、三百石印富翁。

是近現代中國繪畫大師,世界文化名人。早年曾爲木工,後以賣畫爲生,五十七歲後定居北京。擅畫花鳥、蟲魚、山水、人物,筆墨雄渾滋潤,色彩濃豔明快,造型簡練生動,意境淳厚朴實。所作魚蝦蟲蟹,天趣橫生。

齊白石書工篆隸,取法於秦漢碑版,行書饒古拙之趣,篆刻自成一家,善寫詩文。曾任中央美術學院名譽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等職。代表作有《蛙聲十里出山泉》《墨蝦》等。著有《白石詩草》《白石老人自述》等。”

1864年1月1日(農曆癸亥年一八六三年冬月二十二日),齊白石生於湖南長沙府湘潭白石鋪杏子塢星斗塘。名純芝,字渭清,又字蘭亭。27歲改名璜,字頻生,別號白石山人,又號寄園。

1870年,從外祖父周雨若讀書,常用習字本、賬薄紙作畫。

1878年,拜周之美爲師學習雕花木工。做木工之餘,以殘本《芥子園》爲師,習花鳥、人物畫。

1888年,拜民間藝人蕭薌陔爲師學畫肖像。

齊白石《龍山七子圖》

齊白石《龍山七子圖》

1889年,拜胡沁園、陳少蕃爲師學詩文,得胡沁園幫助,脫離木工生活,專習繪畫,爲人作肖像養家。

1894年,與王仲言等七人結“龍山詩社”,被推選爲社長。後與黎鬆庵等結“羅山詩社”,一起吟詩、作畫、摹刻金石。

1899年,拜湘潭名士王闓運爲師學習詩文。同年刊第一套印譜《寄園印存》,印學丁敬、黃易,規矩精密,可以亂真。

1900年,居住於蓮花峯下梅公祠,自稱“百梅書屋”,並在院內蓋一小屋,名“借山吟館”。致力於繪畫、作詩。

1902年,應夏午詒邀請,赴西安教畫。在西安結識樊樊山,盡觀樊所藏八大山人、金農等名家書畫。是年,其花鳥畫風一變,走上寫意畫路徑。

1903年,從西安到北京,結識曾熙、李瑞荃等,期間夏午詒擬向慈禧太后推薦齊白石做內廷供奉,堅辭之。夏天,從北京過上海,回湖南,此爲“五出五歸”的第一次遠遊。

1904年,隨王闓運赴江西,遊廬山、南昌等地,刊印《白石草衣金石刻畫》,王闓運爲其作序。

1905年,赴廣西,遊桂林。與蔡鍔、黃興相識。

齊白石作品

齊白石作品

1906年,春節後,過梧州經廣州到欽州,郭葆生留其教畫。飽覽郭所藏徐渭、八大、金農諸名家真跡。用功作畫,其間常爲郭代筆。秋,回湘潭,以教畫薪金購置舊屋並數十畝水田。

1907年,春夏之交,再赴欽州,遊肇慶、端溪。冬,回湘潭。

1908年,春天即赴廣州。是年,僅回湘潭小住幾天,其餘時間皆在廣州度過。

1909年,在廣州過春節,後去欽州。初夏赴上海,以賣畫爲生。夏秋之間,遊蘇州。往南京拜訪李梅庵,爲其治印三方。10月返回湘潭,至此結束“五出五歸”的遠遊生活。

其後在家鄉葺“寄萍堂”,開始8年的山居生活,潛心吟詩作畫。對八大山人、石濤的花鳥畫多所取法,畫筆更見簡練,但草蟲寫生,多工緻,間或以寫意出之。

書法學金農,得其神髓。

1917年,爲避土匪之擾赴北京。正趕上“張勳復辟”,匆匆去天津避難。 該如何不去愛 局勢稍定,復歸北京,在琉璃廠南紙鋪掛潤格賣畫。期間和老朋友樊樊山、夏午詒、郭葆生等往來甚密。並結識陳師曾、姚茫父、陳半丁等。其中與陳師曾訂交,對晚年齊白石有極大影響。是年冬,離京返湘,鄉居一年。

1919年,與胡寶珠結婚,從此定居北京。

1923年,陳師曾在南京病逝,數次題詩痛悼好友。1925年,春,大病,人事不知七晝夜。臥病榻月餘,停止作畫、刻印。梅蘭芳正式拜師學畫。

1926年,母親、父親相繼去世。兩度停止作畫、刻印。

可以說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是走到了人生的底谷,母親去世父親去世給了他不少的打擊,但是齊白石並沒有放棄。

看着李老帶有賞識的眼神裏面繼續說。 懶散的生活筆記 1927年,應林風眠邀請,任教於北京藝術專科學校。

1928年,印行《白石詩草》《借山吟館詩草》(手寫本影印)

1933年,印行《白石詩草》(八卷鉛印本)

1936年,遊四川。在川結識黃賓虹。

1937年,聽信長沙舒貽上算命說,用瞞天過海法,自署77歲。是年7月,北平淪陷,心情悲憤,輕易不見客。

1940年,農曆正月,妻陳君春去世,撰《祭陳夫人》文。爲反抗日寇及漢奸的騷擾索畫,貼出“畫不賣與官家”的告白,謝絕見客。

1944年1月,繼室胡寶珠病故。6月,拒絕北平藝專配給用煤。

1946年,抗戰結束,復又在琉璃廠掛潤格,恢復賣畫刻印。 法師的宿命 10月,去南京、上海辦畫展,200多張畫全部賣出,帶回一捆捆“法幣”,如同廢紙,竟買不到10袋麪粉。

齊白石寫意畫

齊白石寫意畫(18張)

1949年1月,北平解放。參加周恩來總理招待宴會。爲毛澤東刻石印兩方。擔任中央美術學院名譽教授。

1950年,被聘爲中央文史館館員。4月間,曾和毛澤東共進晚餐,朱德作陪。10月,把82歲時所作的《鷹》和篆書對聯“海爲龍世界,雲是鶴家鄉”贈送毛澤東。參加北京市“抗美援朝書畫義賣展覽會”。

冬,爲《人民日報》畫《和平鴿》1951年2月,畫作10餘幅參加瀋陽市“抗美援朝書畫義賣展覽會”。

1952年,用三天時間,爲北京亞太地區和平大會創作丈二巨幅《白花與和平鴿》。同年,多次創作題爲《和平勝利》《和平萬歲》的作品。

1953年1月7日,北京文化藝術界200餘人參加“齊白石90歲生日慶祝會”,文化部授予齊白石傑出的人民藝術家稱號。周恩來出席了晚間的慶祝宴會。擔任北京中國畫研究會主席10月,當選爲中國美術家協會第一任理事會主席。

1954年4月28日,中國美術家協會在故宮博物院舉辦“齊白石繪畫展覽會”8月,當選爲全國人大代表。9月15日,出席首屆全國人代會。

1955年6月,與陳半丁、何香凝等14位畫家爲世界和平大會合作巨幅《和平頌》

周恩來會見齊白石

周恩來會見齊白石

1956年4月27日,世界和平理事會宣佈授予齊白石國際和平獎金,9月1日,在北京隆重舉行授獎儀式。周恩來總理親自到場祝賀。

1957年5月15日,擔任北京中國畫院名譽院長。

5–6月間,作最後一幅作品《牡丹》。9月16日,在北京醫院逝世。9月22日上午在嘉興寺舉行公祭,周恩來總理等中央領導參加了公祭。

1963年,齊白石被選爲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一。

齊白石在北京定居後,內心卻是“故里山花此時開也”,的思想軌跡。齊白石不可能將家鄉草木趕過黃河帶到北京,但家鄉草木卻作爲一種自然信息隨齊白石來到北京,並化作藝術信息傳達出來,以實現齊白石心理的平衡。齊白石刻了許多寄託着懷鄉之情的閒文印,如“吾家衡嶽山下”、“客中月光亦照家山”,是齊白石自抒胸臆的第一主題。

齊白石寫了許多的懷鄉詩,如:“登高時近倍思鄉,飲酒簪花更斷腸,寄語南飛天上雁,心隨君侶到星塘。”又如“飽譜塵世味,夜夜夢星塘”、“此時正是梅開際,老屋檐前花有無”,這些詩句是齊白石“夜不安眠”、“枕上愁餘”時所些的肺腑之語。變法和着變意,變意和着變法,鄉心伴着童心,童心也總念鄉心。

齊白石的作品《我最知魚》,畫着小魚圍逐釣餌,是齊白石少時作慣之事,故能“知魚”;齊白石77歲時畫《墨豬出欄》,是因爲齊白石有一顆“牧汝追思七十年”的心;齊白石畫那些黑蜻蜓、紅甲蟲,是因爲齊白石還記得鄉里人叫黑蜻蜓作“黑婆子”,叫小甲蟲作“紅娘子”,這正是農民眼中的草蟲,是農民的審美情趣;齊白石畫鮎魚題“年年有餘”,畫石榴象徵多子,畫桃子象徵多壽,這也是民間藝術喻意象徵的特色。

齊白石筆下的鐘馗、壽星、仙佛一類作品,也是農民們聊天時嘴邊上的對象。這類作品,是齊白石的戀鄉情結和童真情趣的自然流露,是“以農器譜傳吾子孫”的願望,是一種有異於“詩書傳家遠”的農民意識的自覺的表白。

當齊白石畫《白菜辣椒》時,不僅有感於紅與黑的對比,同時也爲“牡丹爲花之王,荔枝爲果之先,獨不論白菜爲菜之王”,而憤憤不平;齊白石在有關畫白菜的題句中,所表示的“不是獨誇根有味,須知此老是農夫”,“不獨老萍知此味,先人三代咬其根”,正是《農耕圖》中的那位老農的自白。

也是齊白石對本色、本質毫不掩飾的自我肯定。

濃厚的鄉土氣息,純樸的農民意識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餘味的詩意,是齊白石藝術的內在生命,而那熱烈明快的色彩,墨與色的強烈對比,渾樸稚拙的造型和筆法,工與寫的極端合成,平正見奇的構成,作爲齊白石獨特的藝術語言和視覺形狀,相對而言則是齊白石藝術的外在生命。

現實的情感要求與之相適應的形式,而這形式又強化了情感的表現,兩者相互需求、相互生髮、相互依存,共同構成了齊白石的藝術生命,即齊白石藝術的總體風格。

齊白石畫蝦堪稱畫壇一絕。齊白石畫蝦通過畢生的觀察,力求深入表現蝦的形神特徵。

齊白石從小生活在水塘邊,常釣蝦玩;青年時開始畫蝦;40歲後臨摹過徐渭、李復堂等明清畫家畫的蝦;63歲時齊白石畫蝦已很相似,但還不夠“活”,便在碗裏養了幾隻長臂蝦,置於畫案,每日觀察,畫蝦之法也因此而變,蝦成爲齊白石代表性的藝術符號之一。

齊白石畫蝦已入化境,在簡括的筆墨中表現了遊弋水中的羣蝦。粗壯、濃厚的茨菇,與羣蝦的透明、輕靈纖細形成對比,體現出晚年的齊白石畫藝的成熟。

齊白石畫蝦表現出了蝦的形態,活潑、靈敏、機警,有生命力。是因爲齊白石掌握了蝦的特徵,所以畫起來得心應手。寥寥幾筆,用墨色的深淺濃淡,表現出一種動感。一對濃墨眼睛,腦袋中間用一點焦墨,左右二筆淡墨,於是使蝦的頭部變化多端。硬殼透明,由深到淺。而蝦的腰部,一筆一節,連續數筆,形成了蝦腰節奏的由粗漸細。 “伯父,我說的對麼?”我拿上茶葉用小鏟子慢慢把茶葉弄進茶杯裏面,李父看看我繼續道:“嗯,很不錯,不過伯父這大紅袍也是內供的,你嚐嚐,絕對是你想像的味道。”

“也是,嘖嘖,不過我要先解決一下今天午飯的問題。”我起身來,記憶正在一點點填補,這李菲菲的父親是在錦海市擔任一個市長書記,權利還是比較大的,我今天來表個態,主要是爲了李菲菲也是爲了我的事業。

我現在只不過是一個窮學生,根本木有什麼基礎,但要是贏的伯父大人的青睞那麼我會有花不完的錢。

那麼我就會讓自己更加的出色,這樣纔會讓自己更加的有把握拿到李父的信任。

大紅袍泡好的茶葉喝進嘴裏後只感覺一股舒爽進入體內,好像有心靈雞湯的感覺。

“等會準備做什麼飯?”李父問了一句。

“呃……我準備做一些比較對口的。”說着我就開始走往裏面,廚房非常的大,穿上特有衣服以後一句話也沒有說就繼續了起來。

“嘿,還會做飯,不錯。”李父既然說出這句話後李菲菲換好衣服來到廚房。

“以前也沒有看出什麼,你居然會做飯!”李菲菲顯然有些激動。

“當然了,這可是我拿下丈母孃和老丈人的必修課!”

“你做什麼?”她看到我從冰箱裏面拿魚不禁疑問。

“糖醋魚的做法簡單,是菜譜裏的常見菜,糖醋魚口味屬於糖醋味,做法屬燒菜類,但怎麼做糖醋魚最好吃,主要看自己的口味習慣進行細節調整。”我一邊拿着調味料一邊泡着魚。

鮮嫩無比、酸甜可口,外焦裏嫩。

肉質鮮美,且無腥味,可以開胃。

色澤金黃,甜鹹適口。

此菜造型優美,形象逼真,外焦裏嫩,甜酸適口,佐酒下飯,風味皆佳。

所以我選這個也是最正確的選擇。

主料:草魚1000克

輔料:青椒30克洋蔥(白皮)100克

調料:江米酒20克大蔥10克姜8克醬油10克白砂糖20克醋15克鹽2克香油2克澱粉(玉米)10克植物油20克

我大概看了看,基本上這些材料都有,還有一些流程,基本也就簡單,菜譜全部都在我的腦子裏面。

洋蔥去皮、洗淨,切丁;大蒜去皮,均切末。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