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了他們!”

白小鳳眉頭一擰,右腳狠狠地跺在了灰耗子身上。

“啊!”

正掙扎的灰耗子頓時一聲慘叫,猛地抽搐了一下。

她也不敢怠慢,眼中綠芒一閃,登時濃郁的綠色妖氣便從她身上釋放出去。

“嘰嘰!”

她仰頭髮出一聲刺耳的尖嘯聲。

彷彿是命令一般。

隨着尖嘯,那一個個紙人紛紛停止了低吼,緊跟着,便是齊刷刷地抓着那些生魂轉身朝山神廟外飄去。

誅魔少女 然而。

異變陡生。

“嗷吼!”

突兀的,山神廟外,一聲宛若獸吼的咆哮響起。

原本帶着生魂飛出山神廟的紙人們,又全都驚恐地逃回了山神廟。

一進山神廟,那些紙人便全都恐懼的跪伏在了地上,帶着那些生魂一起瑟瑟發抖。

不等白小鳳反應過來呢,山神廟院門口,兩道人影便是衝開了綠色濃霧,衝了進來。

正是陳靈兒和宋楠楠!

此時倆妹紙神情驚恐,臉色蒼白。

一看到白小鳳,就跟見到救星似的,同時大喊:“白小鳳,救,救命!”

白小鳳皺了皺眉,也不管那些生魂了,俯身拎起了灰耗子就迎了上去。

宋楠楠害怕的一下撲進了白小鳳懷裏:“外邊,外邊又來了個傢伙。”

傅先生的心肝是個大佬 一旁的陳靈兒看了一眼宋楠楠,深吸了一口氣,說:“那個傢伙,有些古怪。”

“古怪?”

白小鳳狐疑了起來,看了一眼宋楠楠和陳靈兒。

這時候,陳靈兒終究要比宋楠楠理智鎮靜一些。

可陳靈兒所說的古怪,就讓他有些摸不着頭腦了。

“來了,他來了!”

手裏拎着的灰耗子劇烈掙扎起來:“大人,求求你放過我,放過我啊!”

“閉嘴!”

白小鳳呵斥了一聲。

開什麼玩笑!

事情是這灰耗子搞出來的。

這種時候,放了她,難道本大爺幫她頂鍋不成?

以白小鳳的實力,還不懼怕外邊的殭屍。

但,莫名其妙的頂鍋,這就辦不到了!

轟……

話音剛落,山神廟外,狂風呼嘯。

砰嚨!

山神廟的院門被狂風吹得怦然炸碎,木屑翻飛。

就連地面泥土,也被狂風掀起了一層。

撲棱棱……

隨着泥土翻飛,一陣扇動翅膀的聲音響起。

白小鳳定睛一看,頓時就不淡定了。

從外邊飛進來的,竟然是一隻只蝙蝠!

他腦子裏忽然閃過一道電光。

隨即便同情地看着手裏拎着的灰耗子,這傢伙,真的是衰到bào zhà了啊,這都能躺槍了?

砰嚨!

也就在狂風席捲進院子的同時。

原本還懸空的大紅鎏金轎子也怦然砸落在地上。

紅光和綠色妖氣翻涌了幾下,轎子竟然沒有碎裂。

裏邊傳來了馬夏風的喊聲:“媽耶,到底咋回事了啊?師父,你倒是快救我出去啊!”

呼……呼……

外邊,狂風呼嘯的越來越厲害。

黑色屍氣洶涌進來,將灰耗子的綠色妖氣壓制的越來越弱,甚至就連燈光都變得無比暗淡。

白小鳳擰着眉,肅然地對手裏的灰耗子說:“你想不想活?”

“想,當然想!”灰耗子急忙說:“只要大人能讓我活,妾身甘願侍奉大人一輩子。”

雖說灰耗子對面前這天師也不怎麼感冒,只是單純的恐懼對方的實力而已。

但,比較下來,她更害怕外邊那位。

那位,可是連商量都不帶一下的,直接就是殺人的!

裏邊這位雖然無恥了一些,但好歹能商量的!

“打住!”

白小鳳一陣惡寒,娘希匹的,這麼猥瑣的傢伙,侍奉一輩子?

開什麼國際玩笑!

他冷聲道:“外邊那傢伙,本大爺幫你頂了,但,你得帶本大爺這幾個朋友離開,護他們周全!”

說着,他便將灰耗子扔在了地上。

當務之急,能保一個是一個。

陳靈兒和宋楠楠馬夏風他們三個要是能跑掉的話,他動起手了也能施展的開一些。

至於外邊的同學們,反正只要他不趴下,那傢伙也肯定不會動那些同學的。

講真的,對外邊那傢伙現在的實力,白小鳳還真有有些沒把握呢!

“嘰嘰……”

灰耗子一落地,便是身形一晃,猛然變大到兩米多長,儼然就跟一頭老黃牛的大小。

她眼中綠芒閃爍,渾身綠色妖氣翻騰,一個起跳,便是落到了大紅鎏金轎子前。

隨即,她回頭一張口,對着轎子噴出了一團妖氣。

頓時,轎子門敞開。

“我的天,終於得救了!”

裏邊的馬夏風一見轎門打開,頓時激動地想要鑽出來。

可以擡眼,就看到一張碩大的耗子臉,還散發着冷幽幽的綠光。

登時,嬌軀一顫,眼睛一翻白,噗通就暈死了過去。

“快,上轎子!”

灰耗子扭頭對陳靈兒和宋楠楠喊道。

白小鳳一揮手,陰力席捲,便是將陳靈兒和宋楠楠推進了轎子裏。

轟!

灰耗子猛地一跺地面,便是拖拽着大紅鎏金轎子騰空而起。

撲棱棱……

幾乎同時,山神廟外,遮天蔽日的蝙蝠羣,騰空而起,朝着灰耗子追去。

轟!

白小鳳身上的陰力波動化作龍捲颶風,直貫雲霄,硬生生的攔住了所有蝙蝠羣。

他神情冰冷,晃了晃手中的黃紙劍:“你有臉大老遠的跑來找本大爺,難道,就沒臉出來受死麼?”

本章完 撲棱棱……

天穹上,被白小鳳陰力颶風攔住的蝙蝠羣扇動着翅膀,倒卷飛出了山神廟。

緊跟着,濃郁的屍氣如同潮浪一樣,裹挾着勁風,吹進了山神廟中。

破敗的山神廟,此時在屍氣掀起的勁風肆虐下,搖搖欲墜,到處都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響。

隨着白小鳳話音落下。

之前被撞碎的山神廟院門口,出現了一道人影。

無數的蝙蝠包裹着那道人影,顯得有些模糊。

那人影緩緩地朝着山神廟院子裏走來,步子很慢,閒庭信步一般。

恐怖的屍氣威壓從那人影身上釋放出來,好似無形大手,鎮壓着整座山神廟。

即便是白小鳳,也感覺雙肩上像是壓着一座無形大山似的。

看着那道被蝙蝠羣籠罩的人影,白小鳳不屑地笑了笑:“都知道你是誰了,還裝什麼神祕?”

呼……

勁風,呼嘯。

撲棱棱……

籠罩在人影身上的蝙蝠羣,頓時四散開。

一張金髮碧眼的臉龐顯露了出來。

蒼白、俊朗、目光深邃,儼然就和中世紀歐洲貴族一般,散發着高貴冷豔的氣息。

行走間,屍氣掀起的勁風呼嘯,吹動着金色長髮,和他黑紅色的長袍。

正是神主教的那位綠眼吸血鬼!

“你,知道是我?”

吸血鬼平靜地看着白小鳳。

“是你傻?還是本大爺傻?”白小鳳用一種看二傻子似的眼神看着對面的吸血鬼,“在華夏,有幾個邪祟出場是帶着蝙蝠的?”

吸血鬼邪魅一笑,右手握拳,放在胸口,對着白小鳳微微彎腰:“我,薩爾男爵,鑑於你即將死在我的手下,所以,你有資格知曉我的名字。”

白小鳳一陣無語。

這些傢伙到底是怎麼想的?

剛纔的灰耗子是這個尿性,現在這個吸血鬼又是這個尿性。

他們真以爲自己的名字算個啥呢?

想着,白小鳳晃了晃手裏的黃紙劍:“歐洲神主教,是被你滅的?”

雖說通過華家回來的情報,他和華青月早就有了猜測。

萌妻送上門:BOSS,請簽收 但這種事,確定一下,總是沒錯的。

薩爾男爵嘴角始終掛着邪魅的笑容,幽藍色的眼睛裏散發着無比從容的目光。

他緩緩地擡起了右手,修長的指甲劃過了殷紅的嘴脣:“那些廢物,不殺,還能如何?殺了,爲我薩爾男爵所用,更好。”

“你可真想的開,自己人,說團滅就團滅呢。”白小鳳聳了聳肩。

薩爾男爵嗤笑了一聲:“你們華夏,有一句古話,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我做這麼多,也是爲了報仇,找你報仇!”

轟!

話音剛落,薩爾男爵身上陡然爆發出濃郁的黑色屍氣。

如同巨浪一般,朝着白小鳳碾壓而來。

轟!

白小鳳身上的陰力悍然爆發,沖天而起,同時揮動手裏的黃紙劍,對着迎面碾壓而來的屍氣便是劈斬了出去。

砰!

噗!

屍氣被斬出了一道兩米高一米寬的豁口。

同時,黃紙劍卻瞬間在白小鳳手中燃燒成了熊熊大火,落到了地上。

“……”白小鳳瞳孔一縮。

娘希匹的!

這傢伙的實力,提升的不是一丁半點呢!

而對面的薩爾男爵見到這一幕,臉上的邪魅笑容更濃了。

“連你的劍,都沒了,你拿什麼和我鬥?”

“嗷吼!”

說着,薩爾男爵猛地舉起雙手,仰天發出獸吼一般的咆哮聲。

恐怖的屍氣,瞬間席捲成颶風,直貫雲霄。

他的雙眼猛地噴射出兩束極爲暗淡的紅光,紅光卻彷彿擁有恐怖的力量,竟然讓空氣都扭曲了起來。

而同時,薩爾男爵的嘴裏,兩顆食指長的獠牙顯露了出來,直戳到了下巴尖。

環繞在他周身的蝙蝠,隨着薩爾男爵顯露出吸血鬼本尊,一瞬間就彷彿陷入了狂歡似的,所有蝙蝠都爭相飛舞起來。

恐怖的威壓,裹挾着屍氣,排山倒海一般席捲向八方。

轟隆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