攔路倒下的大樹都是雷光粉碎成木屑 ,甚至是沒有起到絲毫的阻攔效果。

“好快的速度,根本捕捉不到它移動的軌跡,這就是凝魂初期麼,果然強大!”墨羽暢笑着,諦絕殘步也是被催動到了極致。

兩道光影疾風電閃的穿梭在幽暗的密林之中,所過之處一顆顆蒼天古樹,皆是化爲了漫天的木屑,數不盡的妖獸被波及,瞬間便是被玄力的波動所秒殺。


咻!

金雷地蠍虎徒然間速度暴漲,即使是墨羽依仗着精神力量,也是能夠看到一道模糊之極的金色光影。

轟!

金色虎爪兇狠的拍打在了墨羽的後背,一股巨大的力量灌入墨羽的身體中,即使是他已經全力推動了不動鋼巖霸體訣,身體堅硬如鋼巖一般。

仍舊是一口濃郁的鮮血噴灑而出,鮮血在空中飄散間,巨大的慣力已經帶動着墨羽的身體急速落地。

嘭!

如同隕落的天際之石,悍然碰撞在了大地上,接觸到地面的瞬間,摩擦着地面劃出了數十米的距離,方纔是勉強的停了下來。


墨羽用力的支撐起身體,身體不斷地顫抖着,一口口鮮血不斷地噴出,然而少年的臉上,卻依舊是掛着璀璨的笑容,支撐着龍闕巨劍站起身來。

堅挺的後背,如同沙漠之中不倒的楊松,面色蒼白,氣息也是萎靡了許多,但昂揚的戰意,卻是如同身體上烈火一般,肆意的燃燒在黑夜之中。

“墨羽,你怎麼樣,你又受傷了!接下來便交給我來對付吧,竺煙靈芝我也已經尋找到了,你收好了。”水瑤白皙玉質的手掌中,一顆綠色的靈芝,一層層細微之極的白色煙霧悄然圍繞着靈芝。

接過水瑤手中靈芝,墨羽看着落地後,緩緩爬行而來的金雷地蠍虎,神色卻是悄然凝重起來。

“水瑤,一會對付這隻孽畜時,一定要小心,它的速度很快,而且是具有強大穿透力的雷屬性,一會我們趁機逃離這裏!”墨羽迅速的叮囑着水瑤。

凝魂初期的妖獸,其實力以是遠超了墨羽,即使是有着多種手段,能夠支撐着他跨階戰鬥,但真正的力量面前,手段、計謀都將會成爲一個個的笑話。

現在的墨羽以是深受重創,沒有多少的戰鬥力了。

“嗯,我會小心的,你小心點周圍的隱藏妖獸。”水瑤說完,便是向着金雷地蠍虎走去,素手輕握着冰舞之刃,寒霜一層層的覆蓋在絕美的臉龐上。

淡藍色的雙眸中,一種凌厲的殺意浮現,金雷地蠍虎傷到了墨羽, 重生之不朽魔祖

寒霧瀰漫在幽暗的密林中,水瑤玉足輕點地面,猶如一道離弦的冰刃利劍一般,白色的寒氣纏繞着嬌美的身姿,冰舞之刃一劍斬出,數十道冰刃斬出。

“媧靈玄雨斬!”

對面的金雷地蠍虎咆哮一聲,雖然感受到了危險,但仍舊兇狠的撲了上來,凝魂初期以是讓它具備了一些靈智,感知出了水瑤的實力低於自己。

男人的床

猙獰的虎嘴張開,數道金色的雷弧噼裏啪啦的爆刺而出,快到無法形容的速度,即使是水瑤都是沒有看清楚,媧靈玄雨斬便是與之碰撞在一起。

嘭……!

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金色雷弧撕裂了冰刃後,仍舊是餘力不減的爆刺向水瑤,噼裏啪啦的聲響,顯示着它的威力。

“哼!渦靈舜玉!”

水瑤一聲嬌喝,須彌戒閃爍間,一顆墨色珠子便是出現在手中,玄力灌入其中,青蔥玉指彈射而出。

墨色珠子怦然一聲炸裂,化爲一道旋轉着的墨色漩渦,龐大的力量彷彿能夠拉動虛空,周圍的玄力都是被強行匯聚而來,席捲入其中。

咻!

金色閃電疾光電閃的激射在了墨色漩渦上,卻是如同泥牛入海一般,瞬間便是被同化,成爲了渦靈舜玉的力量。

吼!

金雷地蠍虎似乎很是驚訝與不甘,怒吼間,再次噴射出數道金色雷弧,尖銳的力量,猶如刺破了虛空一般,再次擊打在了渦靈舜玉上面。

旋轉扭曲着渦靈舜玉像是一道衛星龍捲風一般,沒有底線的吞噬着周圍的一切,幽暗的密林中,一道道的狂風肆意吹拂而過,利刃一般的斬斷了聳立的蒼天古樹。

嗡嗡嗡!

塵沙飛舞間,一道道金色雷弧纏繞在漩渦之上,嗡鳴聲從渦靈舜玉中響起,彷彿是吃飽了的兇獸,準備活動身骨。

渦靈舜玉的體積漸漸的縮小,直至最後再次化爲了一個墨色的珠子,不過此時的墨色珠子中,卻是充斥着一種殘暴到了極點的能量,墨色珠子懸浮在半空中,不斷地顫動嗡鳴着。

“去!”


水瑤嬌喝一聲,冰舞之刃遙指金雷地蠍虎,渦靈舜玉猛烈顫抖一下,便是激射而出,暴衝向金雷地蠍虎。

金雷地蠍虎終於是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機,不安的咆哮一聲,猙獰虎嘴張開,一團凝聚的金色雷球出現,噼裏啪啦的作響着。

“這個女子,怎麼會有渦靈舜玉!難道她是……不可能!!!”黑暗的樹林遠處,數名黑衣人安靜的潛伏着,神色極爲驚訝,像是見到鬼一般。 金雷地蠍虎嘴中的金色雷球也是凝聚到了極點,猛然間爆射而出,伴隨着噼裏啪啦的雷鳴聲,奔襲向渦靈舜玉。

轟!

兩道猛烈地攻擊碰撞在一起,轟然炸裂,無數氣浪翻滾着向四周擴散開,氣浪鋒利如刀一般,將周圍的蒼天古樹瞬間絞碎成了漫天的木屑。

塵土飛揚間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兩股力量同時消散而去,水瑤與金雷地蠍虎都是到推出數米。

淡薄藍紗上有些殘破,隱隱間要遮擋不住誘人的身材,緊握冰舞之刃的素手,微微抖動着,剛纔的反震力,即使是水瑤凝魄巔峯的力量都是難以抵抗。

一行鮮血順着嘴角滑下,少女玉足再次向前踏出,森冷的寒氣瀰漫在幽暗的密林中,金雷地蠍虎眼中的猩紅漸漸退去,恢復了金色的瞳孔,虎爪拍打在地面上,不斷地咆哮着,身軀卻是在緩緩的後退。

咻!

一個快速轉身,金雷地蠍虎化爲一道閃電,向着遠方疾馳而去,一路上慘叫聲不絕於耳,顯然有着諸多的妖獸遭到了金雷地蠍虎的毒手。

“終於走了,水瑤你受傷了?”墨羽英氣的眉宇緊緊皺起,支撐着龍闕巨劍站起身來,快步走到水瑤身邊。

“沒什麼大礙,剛纔的金雷地蠍虎好像是被什麼所控制了,方纔攻擊我們,看來我們要小心了。”水瑤擔憂的說着,向墨羽嫣然一笑。

“嗯,我們該回去了,夜晚的天荒絕域太危險了。”墨羽背起龍闕巨劍,與水瑤一起往回走去。

咻咻咻!

三道疾風聲尖銳的從遠處衝來,本以平靜下來的密林中,再次的沸騰起來,離弦之箭一般的越過墨羽兩人,停留在前方的樹幹上面,一種陰冷的殺氣悄然擴散。

三道黑衣人影,戲虐的看着墨羽兩人,玄力波動間,竟是隱隱如同一體。

“三名凝魄巔峯期,你們這羣老鼠終於出來了啊,呵呵。”墨羽雙眸微眯,冰冷森寒的殺機閃爍在瞳孔中。

三名黑衣人正是弒神殿的殺手,這些日子墨羽沒有受到追殺,心中也是極爲的疑惑,隱隱間有些懷念與不安,每時每刻都是在警惕着周圍的環境。

“嘿嘿,看來是被我們得頭功了,只能怪我們命好了,小子,今晚你就死在這裏吧!”爲首的黑衣人嘿嘿陰笑着,彷彿看着案板上的肉。

“你們得頭功?那就是說還有弒神殿的殺手在追殺我了,不過小爺一向是命硬,你們可還不夠資格說那話哦。”墨羽沉思着說道。

“這些傢伙就是弒神殿麼,果然令人厭惡。”水瑤清冷的說着,寒氣越加凍人。

爲首的黑衣人凝視着水瑤,面具下的臉龐卻是有着驚愕與疑惑,此人自己並沒有在那個地方見過,也沒有聽說過,可是她怎麼會有渦靈舜玉這種利器呢?

“你是誰,爲何會有那種東西?”爲首的黑衣人掃去戲虐,陰冷的質問道。

“這個,與你們無關!”水瑤並沒有回答黑衣人的問題,冰舞之刃遙指前方,準備隨時出手。

水瑤話落後,場面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三名黑衣人似是在商量什麼一般,可能是顧忌到渦靈舜玉,所以並沒有貿然出手。

“看來剛纔那隻金雷地蠍虎,也是你們引來的了,既然來了,那便留下吧!”手握龍闕巨劍,墨羽刀鋒般的嘴角掀起,戲虐的看着三人。

“嘿嘿,螻蟻,現在的你,可沒說這話的資本哦。”一側的黑衣人不屑的冷笑着,墨羽凝魄八重的實力,他們根本沒有看在眼裏。

可以說在弒神殿中,每個人都在夢想自己能夠接到追殺墨羽的命令,對於這個墨氏分支一脈的少年,殺手們似乎有着一種本能的驕傲。

“呵呵,那你們可是要小心,後背了!”墨羽的聲音落下後,血光也是乍現在幽暗的密林之中。

一把彎刀疾風電閃間,刺穿了爲首黑衣人的後心,澎湃的玄力瞬間粉碎了跳動的心臟,無數的經脈都是被凌厲的玄力撕碎,鮮血暴涌而出。

黑衣人神色驚恐的看着心口處的刀刃,一臉的不可置信,艱難的看着已經開始模糊的墨羽,最終不甘的死去。

砰!

黑衣人的倒地聲,打破了原本寂靜到詭異的氣氛,剩餘的兩名黑衣人身體猛然一顫,分別躍上兩側的樹幹之上,緊握刀劍的看着鬼魅般出現的霍老。

霍老身體中散發出來的玄力波動,如同巨鍾一般壓在兩人的心頭,身體中流動的玄力都是收到了壓制,緩緩的流動着。

“凝魂初期,怎麼可能!!!情報裏並沒有這個信息的,奶奶的,老子一定要宰了那些情報師!”一側的黑衣人聲音顫抖的怒罵着。

凝魄巔峯與凝魂初期,看上去差別不大,但卻是有着天差地別的力量懸殊,如果沒有極爲特殊的手段,完全可能被瞬殺!

“水瑤,你先纏住左側的殺手,我先將右側的殺手解決了。”霍老蒼老的臉頰上,佈滿了殺機,玄力再次薄層了許多,竟是達到了凝魄一重。

咻!

蒼老的身影疾風般的掠出,彎月刀淡青色光芒閃爍間,凌厲的斬向黑衣人。

“哼,真以爲我們好欺負了,老賊!”黑衣人怒喝一聲,牙齒一咬,身上頓時間暴起了兇猛的黑色火焰。

如同來自深淵的邪惡火焰,肆意的燃燒在漆黑的密林中,化爲一把黑炎長刃,瘋狂的斬擊在彎月刀上。

鐺!

金鐵交擊的聲音響起,黑衣人爆退數步,雖然藉助了黑色火焰的力量,實力突破到了凝魂初期,但仍舊是與霍老有着差距。

霍老一步踏出,再次與黑衣人交戰在一起,黑色火焰肆意間,周圍的蒼天古樹瞬時間被燃燒成焦炭。

與水瑤交戰的黑衣人看着自己的同夥漸漸的落入下風,面色一狠,頓時間炙熱邪惡的黑色火焰從身體中暴涌而出,纏繞在劍刃之上。

一劍揮出,輕易的便是將水瑤擊落高空,腳尖點擊在地面上,連續後退了數米,方纔是維持住身形,冰舞之刃揮舞間,一層寒冰包裹着黑炎爆退脫離出劍刃。

“那些黑色火焰極爲邪惡難纏,小心應對。”墨羽來到水瑤身邊,看着從天而降的黑衣人。

玄炎化爲無形的火焰,纏繞在墨羽身上,凝聚成一件火焰鎧甲,巨大的劍身上青紅光芒閃爍。

“第三道-寂寞紅塵!”

一聲冷喝,龍闕巨劍顫動間,一道數倍劍身大的青紅劍刃怒斬而出,一路席捲着風浪牢牢地鎖定着黑衣人。

面對着墨羽身上的玄炎,黑色火焰像是有些畏懼一般,囂張的氣焰竟是弱了許多,一劍斬去,兇狠的與黑衣人的黑炎長劍碰撞在一起。

嗤嗤嗤!

玄炎與黑炎交織在一起,發出了嗤嗤的聲響聲,玄炎漸漸地開始佔據上風時,黑炎長劍也是撕裂了巨大的劍刃。


黑衣人有些驚恐的急退一步,自己的底牌黑炎,一向是能夠讓自己實力暴增,壓制各種屬性守護,但眼前的火焰似乎是臉三級都沒有到達,卻能壓制黑炎的力量。

“這是什麼火焰,該死的傢伙!”黑衣人驚怒的低喃着。

咻!

一道寒冰倩影閃電般出現在黑衣人身後,素手揮舞冰刃,鋒利的寒氣讓黑衣人都是有些毛然悚骨,急忙轉身將冰刃格擋開。

黑炎怯懦玄炎,但卻不害怕冰舞之刃,黑色火焰奔襲水瑤而去, 一切聽夫人的

黑龍不斷地追逐着水瑤,穿梭在幽暗的密林中,一顆顆蒼天古樹只是沾染到了一點黑色火焰,便是被瞬間燃燒殆盡。

咻咻咻!

就在水瑤纏住了黑衣人的同時,墨羽操控着玄炎以是悄然潛伏而上,數十道火焰鎖鏈封鎖了黑衣人所有的退路,在其驚恐的雙瞳中牢牢地捆綁住。

啊啊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