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

好像合計合計也沒什麼啊?他以前沒事還總揍幽冥那傢伙呢,還拿他當過人肉盾牌。

現在就嚇唬嚇唬幽冥的一個手下?

這,這他怎麼就驕傲了?

江北!你不能驕傲!你得沉穩!你已經不小了!你爹在這個年紀的時候已經開始賺錢養家了!

想到這,江北才一步步的朝着山下走去。

而暗天,則是緊跟在其後。

不過多時,江北便來到了這山腳下。

“法海大師,我們現在要去……”暗天頂着巨大的壓力問了一句。

“做什麼?哼!自然是去找那九嬰開戰!正好現在是夜晚,他們的防備已經降到了最低,我們直接上去幹翻……砍死他!”江北冷聲說道。

“可是……法海大師,我們……”


“三個人?三個人又如何?憑你和通難在,還有我,難道還滅不了區區一個九嬰了?”江北反問。

“不,不是的,法海大師,我是說,想要去找九嬰,直接在半山腰就可以進入北峯了啊。”

江北:……

很多時候,可能真就這麼尷尬。

“而且……法海大師,就我們三個人,難道要硬闖九嬰的北峯?這,好像有點難吧?”暗天一臉憋屈的問道。

承認他錯了?這可能很簡單,但是在幽冥一族的人面前承認他錯了?這不可能!

當初讓你敢追我爹,我特麼必定攪和的你幽冥一族天翻地覆!

“那你想如何?我們再回去?從半山腰進去?你覺得本座會做這種下作之事嗎!你覺得北峯不會派人攔截你的人嗎?呵呵,異想天開!”江北冷笑道。

驚了!

暗天當時就驚了!

他覺得這法海大師好像說的很有道理!

臥槽!對啊!憑啥你從山腳下就得被攔,但是半山腰就不被攔呢?

這說不通!

等等……感覺哪裏怪怪的呢?

一座山的人,肯定要比半座山的男吧?

但是,這法海大師……

“所以,我想攻一座山……我就要橫推上去!這纔是魔門之人該有的風範!”江北一抖風衣,冷聲喝道。

那個眉眼,極爲孤傲!

就想問一問!誰他媽懂我!

只是,對不起……我並不會閒的沒事去攻什麼山,我只是想忽悠你過去攻。

另一邊的暗天感覺自己的下巴都要被驚掉了,好踏馬猛啊!這才叫魔門中人啊!他感覺自己這幾百年都活到狗身上了,這特麼……

真·魔教中人! 暗天說不出話來了。

他只能在那傻愣愣的看着眼前這一臉孤寂的法海大師。

他覺得……他看不懂眼前這人。

這種風骨,這種孤傲的性格,還有這,生猛無敵的實力!

哥,您對我還感興趣嗎哥?我覺得我愛了,我想要回去洗乾淨了,今晚,要不就別走了?

“暗天,所以,你現在還猶豫嗎?”江北轉過頭來,冷聲問道。

“不!法海大師,我已經沒有任何的猶豫了!就算是我們只有三人!我也要和那九嬰硬碰硬!”暗天握着拳頭,一臉的決然!

“很好!這纔是我想要的那種手下!”江北走過去,拍了拍暗天的肩膀。

暗天:???

手下?

等等,手下是什麼鬼?

“別誤會,我只是說,你有可能成爲我的手下,而不是肯定,呵呵,你該不會忘了我來自哪裏了吧?若不是當初我欠了幽冥……算了,不提也罷,都過去了~”江北擺了擺手道。

可是,那暗天卻更是一震,對啊……這法海,好像來自一個非常誇張的地方!

至於當他的手下……

暗天皺了皺眉,卻是莫名的想起了之前那將自己氣勢擊潰了的威壓!

只有闢海二階?不!絕對不可能!

一個區區闢海二階的強者,怎麼可能會有如此的實力!竟然能將自己的威壓給幹爆!

“憨批系統,出來!”

“來了!我偉大無上的主人,您的超級修煉系統二十四小時爲您服務哦!”

“我的小騷騷提升一下需要多少怒氣值?”

“需要兩萬的哦親,另外需要五萬塊靈石的哦親,絕對童叟無欺的哦親!要不要提升一下呢親?”

“……”

江北感覺自己要被坑,但是很奇怪,他好像沒什麼證據。

可是畢竟要去搞那什麼九嬰去了,要說江北心不慌,那是不可能的,畢竟這次可是頭一回碰到這麼強大的對手。

萬一跑得慢了,他被那九嬰老弟給攔住了怎麼辦?

這就很可怕。

但是……不知爲什麼,心情還突然有些激動呢?要是能刷上那麼一刷,算了。

這想法就不該出現的好嗎!

要猥瑣浪……

先把小騷騷加一下。

“所以,現在是神境一階……嗯,加一下,兩萬沒了,再加一下……”

神境三階了。

怒氣值還剩十八萬,還要稍微感謝一下這兩天長老執事以及好多小弟子們的傾情奉獻。

“還能加點?”江北傻住了。

“可以的哦親,可以加到神境五階的哦親!”

“日你來來,好好給老子說話!”

“好的哦,我偉大無上的主人……”

……

又加了兩下,片刻之後。

江北只覺得自己褲襠裏一片涼意,臥槽?尿崩了?等等,不對!


沒到那裏,只是褲腰帶那塊!

是小騷騷!

江北頓時一驚,趕緊給小騷騷抽出來,剛剛還在那心疼着自己的怒氣值,但是現在……他就覺得很值得。

整個小騷騷一驚徹底褪去了之前的那種古樸的質感。

連續晉級四次,花了八萬的怒氣值,還花了二十萬的靈石……

完了,感覺財產又要光了,怒氣值還剩下十四萬,突然感覺很虧,算了。

都是小問題。

現在的小騷騷,那真可謂是一句貴氣逼人!

這劍柄,乾脆徹底像是用靈石給凝鍊出來的一般!

而且這劍鋒,整個就像是!就像是玄鐵打造的一般!

是的,就是玄鐵!

打起架來不中用,握在手裏賊裝逼的那個東西!

要知道,以前的小騷騷那可是古樸無比,咳咳,說好聽的叫古樸,說不好聽……都是鏽。

看起來就撈的很。

現在嘛……

江北很滿意,又給揣了回去,這玩意他可不會亂借給別人。


這可是神器!而且不是當初的那種最次品的神器了,這可是極品,極品神器啊!

小騷騷,你一定要給力啊!

“法海大師!我已經做好準備了!”暗天的聲音再次傳來,這聲音,雖然有些堅定,但還是有些顫抖的。

很明顯……他在糾結着,但是他看到這法海大師,他感覺他又看到了希望!

他想要抓住這個希望!他也想要做真正的王!他要做一個真正的至尊!

他,別無選擇!

只是,這聲音,嚇了江北一跳,他剛剛還在沉浸在那種失去與得到的悲痛和快樂之中……

然後,什麼玩意就做好準備了?他要幹啥?

等等……我剛纔好像給他洗了頓腦,擦,這人老了啊,確實是不太行,差點直接給忘了。

好尷尬。

趕緊裝作沒事人一樣轉過頭來。


“可以,非常的棒,暗天,我看好你,走吧,我們去攻那九嬰的北峯。”江北擺了擺手,像是突然不適應了一般,卻是看起來極爲淡定。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