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從水柱之中飛出的是呆爺,此刻的呆爺雙目赤紅,整個身軀周圍都被包裹上了一層濃濃的陽氣。但是和朵朵一樣,呆爺一飛出便如失去了翅膀的鳥兒,不斷的下墜,龍身子一閃,巨大的尾巴直接將呆爺捲起。

將呆爺放到地上,龍恢復了身軀。

“楊森,呆爺和朵朵體內雖然恢復了天界殘魂,但是他們當初受傷太重了,想要短期時間之內恢復是不可能的,而且現在的呆爺還是個活死人的狀況,要等到朵朵醒來之後,才能知道如何救呆爺。”

我點點頭。

這會兒龍身子一閃,直接橫跨過了這個水庫,站在了葛青峯身邊對着身後的陰陽先生道:“我先送大家回去。”

葛青峯看着我點點頭。

接着我便揹着呆爺,帶着朵朵跟着柳先生回到了陰間公寓。

等我們回到陰間公寓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十二點了,小青在公寓外等候着我們,二狗子等人也是在站在公寓之外。

看到我們回來都是一臉的開心。

小青告訴我最近陰間公寓周圍有着太多的陰魂涌入,如今公寓的地下一二層都已經爆滿了。

我將呆爺揹回了我的房間,然後便跟着小青到了地下一層,這個點兒正好的無數的陰魂活動的時候,這些陰魂一看到我和柳先生都是紛紛恭敬的行李讓開,我們進入了陰德辦公室之後,看到已經有了一個陰德池。

柳先生告訴我這個陰德池原本就是當年陰間公寓之內一個法寶,用來裝妖魔的煉魂池,現在已經完全的變成了一個陰德池。

站在陰德池邊上我明顯的感覺到了一股股的陰德之氣撲面而來,這些陰德如今已經完全的演化爲了力量。

一道道銀白色的光芒閃爍之間我幾乎能夠清晰的看到整個陰德池之中漂浮着一個個的純淨的陰魂。

這幾個月裏陰間公寓已經在整個中華大地上傳開了,無數四面八方的陰魂都慕名來到了成都,進入了陰間公寓。

在陰間公寓內二狗子的老婆正在整理厚厚的陰門皮,而小青已經組成了無數的陰德小隊,每一個陰德小隊都有着一個隊長。

不過隨着陰間公寓的名氣越來越大,已經超越了陰間公寓的承受範圍,現如今一到晚上整個陰間公寓周圍,就連旁邊的火葬場都已經住滿了陰魂。

這些陰魂都是外地來的陰魂,他們都有着一個目的,便是想要藉助陰間公寓得到進入輪迴通道的“門票”,投胎做人。

而這次進入公寓地下一層不光是爲了看這些不斷進入陰間公寓的陰魂,更重要的便是來取陰德池。

柳先生告訴我如今的呆爺朵朵雖然有可能覺醒前世的記憶,但是因爲他們當初受傷極重,所以只有世間最純淨的力量,才能幫助他們慢慢的脫離因果的束縛。

而這個最純淨的力量,便是陰德池之中的陰德。

柳先生用咒術將陰德池收入了自己的手上,然後回到了我的房間之中。

放出陰德池,那純潔的陰德不斷的在整個陰德池之中飛竄,經營的力量似乎讓人看一眼便能純淨心寧。

我將呆爺和朵朵從牀上抱起,然後緩緩放入陰德池。

那一刻無數的陰德在進入呆爺和朵朵的身軀之中化作了虛影,從此消逝世間。

我站在陰德池的旁邊,雙手,一隻手按住呆爺的眉心,一隻手按住朵朵眉心,運轉因果古咒。

因果古咒一出,整個陰德池的數萬陰德瞬間纏繞進入了我的因果古咒,並且不斷的順着我的手心,進入到了呆爺和朵朵的眉心……

(本章完) 在我面前的整個陰陽池之中,無數的陰德都開始涌入了呆爺和朵朵的身軀之中,而我那原本血紅色的古咒鎖鏈這一刻也完全的被這無數的陰德穿梭變得晶瑩剔透。

我微微閉上了雙眼,便能夠感知到這個時候在我的眼前出現了無數的影像。

這一刻我似乎看到了呆爺朵朵的前世。

我從他們二人的殘魂記憶之中看到了那隱約可見的天界,從我知道天界的存在的時候,便開始無數次的設想天界是什麼樣子的,在電視電影作品之中我見到了太多的關於天界的描述,但是我相信在我所認識的這個世界天界的存在絕對和世俗之中人設想的天界不同。

果然在我進入兩位天君殘魂的記憶之中,我便能清晰的看到那擁有着濃郁靈氣的天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在我的眼前有着一個巨大的空間,我一步踏入,這片空間便開始變得飄忽起來,這就如是一個門一般。

從這扇門之中出來我瞬間傻眼了。

因爲我在眼前出現了讓我心中震驚的畫面。

首先映入眼簾是一座座高大的城池,這些城池完全漂浮在虛空。城池完全都是一種紫綠色的翠玉凝結而成,而且在城池的四周有着無數的金黃色的帶子纏繞着,當我走進的時候纔看到這些帶子原本就是通往城池的路。

在我的眼前無數的虛空都開始一層層的變幻推移,整個空間之中都有着一股股龐大的靈氣化作風四散吹拂。

我一步踏出,腳下瞬間出現了一條寬闊的大道,這條大道完全都是金黃色的玉石凝結而成,一步步朝着眼前那座巨大的城池走去,這個時候我便能看到眼前這座城池之中有着無數的人來人往,不過這些人十分的陌生我一個人都不認識,只覺得這些人和我在凡塵看到的人氣質上有些不同。

越往前走,眼前的層層迷霧便開始散開,我便看到了在我的眼前有着一座座連綿不盡的這般城池,而且每一座城池周圍都有着五彩的絲帶,就如是一座座可以隨意飛行的城池,而且我還看到了在不遠處有着連綿不斷的山峯。

這便是天界?

雖然有些震撼,但是也不足以讓我感到極致的震驚。

就在我心中還有些小小失落的瞬間,我聽到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是一道劍光,就在這道劍光飛過我的頭頂的瞬間我跟着這道劍光進入了眼前的這個世界,穿過了這一座座的城池,我完全被此刻眼前的一切震撼住了……

在我的眼前是一片浩瀚的空間,如海如天,在這片空間之中我能夠遠遠的看到一個巨大的橢圓形的球體,在這個橢圓形的球體周圍有着無數的光帶,這些光帶都被一條銀白色的絲帶一般的空間紐帶圍繞。這個巨大橢圓形便在這個光帶的中央。

站在我這個距離我才感知到了什麼是真正的天堂。

單單眼前的這座建築便已經讓我徹底的神往了,但是我並沒有在往前走。這一刻那中心的巨大空間開始不斷的呼嘯着,就如是一頭髮狂了的蒼龍一般嘶吼連連,無數的修者都從這個巨大的空間之中飛出,從周圍的空間隧道開始離開這裏。

這一刻我的眼前瞬間模糊,茫茫的靈氣瞬間化作了無數的雲層,陰陽二氣在頃刻之間將整個空間都完全包裹住了。

我看到了前世的朵朵,乃是一個絕色女子,我看到她的時候,她站在高高的山崗之上,看着眼前那無盡的天穹,這一刻整個空間都在不斷的顫抖,無盡的天穹都在這樣的混亂之中開始下墜一般。

我不斷的後退,滾滾陰陽二氣瘋狂的纏繞在一起,但是最後也抵不過那整個空間的碎裂。這一刻我看到了無數的天地之氣都開始肆意,那原本束縛一座座城池的五彩紐帶開始轟然崩碎。

此時我才知道這些五彩的紐帶不光是代表着空間通道,還蘊含着天地之間的無數規則。

而此刻正是那之前經常聽到的浩劫來臨之時的樣子。

無數的城池在瞬間被毀滅,無數的空間在剎那之間化爲了齏粉。

那原本環繞着整個巨大空間的白色紐帶這一刻開始破碎,我甚至能夠看到無數的修者都從這些空間之中飛出,各自逃生。

轟隆!

在我的耳邊甚至聽到了一陣陣天地崩塌的聲音。

當那陰陽二氣在這樣的崩塌之中不斷被切割之後,我看到了那站在兩道磅礴的陰陽之氣之中的兩位天君也是身受重傷,紛紛的跟着崩塌的天跌落凡塵。

我身子也是被一股龐大的力量直接推到了凡塵,我看到了那滾滾的陽氣之之上站在一個男子,男子面容堅毅,面對這龐大的天地浩劫沒有絲毫的畏懼。

揮手之間身下的陽氣沖天而起,化作了巨大的天柱一般,將那不斷下墜的天支撐起來,而在不遠處也有着一股陰氣沖天而起化作了巨大的黑色手掌托起半邊天。

龐大的天地之間無數的豪華的城池都在這一

刻瞬間化爲了烏有,跌落了凡塵有些化作了高山,有些化作了大川。

而此刻陰陽二氣支撐着整個下墜的天界,無數的空間隨着陰陽二氣開始重新融入了天界,讓天界緩緩的上升。

轟隆!

就在這一刻天界之中伸出了一隻大手直接捏碎了那黑色的手掌,然後巨掌蓋下,直接將地陰天君一掌打落了凡塵。

“不!”

我聽到了那滾滾陽氣之中的男子大吼一聲,這個男子正是天陽天君,此刻的天陽天君怒喝一聲,身子陡然化作了一道陽氣直接朝着那伸下天界的巨大手掌而去,那一刻他身下的陽氣之海翻滾。

轟隆!

電閃雷鳴,那隻大手一把便捏碎了天陽天君陽氣所化的身軀,接着天陽天君便直接的滾落了凡塵。

之前看到的那充滿了規則鎖鏈的天界便就此碎裂,然後墜入了凡塵,毀滅幾乎整個凡塵,讓無數的空間都化作了一片焦土。

這一刻我的眼前突然朦朧了起來,滾滾煙塵之中我看到了無盡的焦土,無數嘶吼着的巨大生物都在這一刻遭到了滅絕。

無盡的山脈河流都開始隨着滾落而下的天界開始改變,就如給原本這個貧瘠的世界穿上了一件五彩光衣,雖然這件五彩光衣,有些破舊,但是他同時帶來了無數的靈氣,讓整個空間從此充滿了無盡的生機。

無數的生命都被掩蓋在了這層光衣之下,這便是曾經的天界,那無數的城池,無盡的法寶都掉落道了世間化作高山流水,化作了大江長河。

而那巨大橢圓的空間砸落之後,被從虛空伸出的一隻手抓了回去,從此這個世界便有着無盡的海洋。

我的眼前出現了滾滾的影像,這些影像不斷的閃爍着,滄海桑田便在一線之間,無數日出日落在我的眼前不過眨眼之間。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看到了朵朵,也看到了呆爺……

他們在無盡的花海之中暢遊,不過這一生他們並不是人,而是美麗的蝴蝶。

一世世的輪迴,我看到了太多他們的影子,太多他們的故事。

直到無數年後我看到了在一個山洞之中一棵古樹被天雷劈開,四周滾滾陽氣都瘋狂的匯聚進入了其中,不久這棵古樹便碎裂了,從中走出了一個顫巍巍的小孩子,這個小孩子肥頭大耳,一雙小眼睛彷彿能看透世間的氤氳古氣一般。

這個孩子便是小時候的呆爺……

щшш_ ttКan_ ℃ O

(本章完) 藉着因果陰德,我看到了崩碎前的天界,看到了那似乎超越天界的存在,看到了呆爺朵朵的無數輪迴。

直到這一世,呆爺從一棵古樹之中走出。

這一世呆爺被一個山林間的貧困家庭收養,呆爺所在的村子乃是一個叫做寶山村的地方,傳聞這座山上有一個可以讓人吃了化龍的寶貝,每年到了中元節的時候這個寶貝便會閃光,照亮整個寶山村。

不過那個時候的寶山村交通堵塞,村中有着一些術士。

呆爺的雖然被收養,但卻是被人視爲不祥。的確呆爺也是這樣,從小開始便影響到了周圍的人,這一點呆爺和我很像,不過我是因爲身上的鬼脈還有小蝶的鬼氣護體,而呆爺則是陽氣過重,雖然隨着這麼多世的輪迴呆爺身上的陽氣已經漸漸的消散了,但是還是會影響其他人,呆爺從小便能自動吸收周圍人的陽氣,陽氣代表着壽命,所以在這個村子的人能夠活到三四十歲的人越來越少,最終寶山村的人大都離開,沒有離開的也完全的死在了這裏。

最後整個村子只剩下呆爺一個人,有一天來了一個道人,這個道人告訴呆爺能夠帶着他離開這裏,那個時候的呆爺已然知道自己是個不祥之人,只想獨自居住在這個小山村之中孤獨終老。

但是最後架不住這個道人的軟磨硬泡,而且離開這個村子的時候,道人還將寶山村的那個傳說的寶貝給他找了出來,是一個珠子,但是這個珠子已經出現了破損,呆爺將這個珠子拿在手上的時候,頓時柱子碎裂,從珠子之中飛出了一道道精純的力量鑽入了呆爺的身軀之中。自此之後呆爺便離開了這個村子,跟着這個道人學習道術,這便是後來的呆爺。

而同時我也看到了朵朵的前世今生。

前世的朵朵乃是地陰天君,原本和天陽天君是一對夫妻,只不過在天地浩劫之時,規則破碎之間,和自己的夫君天陽天君一樣,被那無名大掌打的魂飛魄散。

不過好在的是地陰天君的神魂雖然是殘魂但是還算是完整,只是當時爲了自保,便將自己的殘魂徹底的封印起來了,直到剛纔九九陰陽陣,用陰陽二氣引動了兩位天君的殘魂,纔開始點點覺醒。

我看到了小時候的朵朵,是一個極爲的頑皮的小姑娘,整日只知道玩遊戲,日日夜夜都沉迷在電腦的旁邊,自然她也從電腦的世界裏學到了很多的東西,相比呆爺,朵朵有一個溫馨的家,不過好景不長。

一天夜裏,朵朵又一次進入遊戲的世界,但是這一次朵朵卻是被人下了降頭,陰魂被人牽引到了遊戲之中,並且在遊戲之中被人斬了頭,等到朵朵在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被人凍在了冰箱的中層空間。

許久我才緩緩醒來,此刻柳先生站在一邊看着我。

柳先生一臉笑意,問道:“怎麼樣?”

我點點頭,並沒有說起呆爺朵朵的前世今生。

而此刻我的雙手緩緩的從呆爺朵朵的眉心抽出,一股股的陰德瞬間化作了條條銀白色的光帶進入了二人的身軀之中。

看着二人那周身不斷纏繞着陰德,柳先生笑着道:“兩大天君如今雖然神魂破碎,但是他們的殘魂還在,而且經過了無數世的轉世,自身的魂魄不斷的滋養着那封印的殘魂,而如今被

我們用大陣覺醒之後,更有着數萬的陰德滋養,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我們走吧……”

說話之間,我便跟着柳先生離開了我的房間,走入了旁邊的房間,柳先生讓我好好休息一下,還有三日,三日之內兩位天君必然會醒來,如果不能醒來的話,他會親自跟着我去一趟鬼域,畢竟鬼葬之棺牽扯重大,與陰間公寓有着直接的關係,所以必須要搶到手,可以說鬼葬之棺雖然能夠發揮出強大的力量,但是對於鬼域不過只是一個法寶而已,但是對於陰間公寓卻是一個陣眼。

躺在牀上,這會兒兒子爬到了我的身上道:“粑粑,凡兒想媽媽了,媽媽怎麼沒有回來?”

我摸着兒子的腦袋,笑着答道:“兒子乖,媽媽在鬼域之中,過兩天爸爸就去把媽媽接回來!”

“鬼域,那到時候凡兒也跟着粑粑去,也可以幫粑粑打鬼!”

我點點頭。

抱着兒子便沉沉的睡去。

每一次在陰間公寓都比在外面任何的地方都睡的安穩。

沉沉睡去的夢中我彷彿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神奇的空間之中,在這個空間之中有着無數的亭臺樓閣,更有着浩瀚無邊的氤氳靈氣。

我站在一片靈氣之海之上,我看到了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影,這個虛影和那日在崑崙山上的巨大人臉有些像,不過這個時候我看到的那張人臉讓我心中頓生寒意。這張人臉出現的瞬間,我便感到了自己的神魂瘋狂的顫抖起來。

“不錯,沒想到你的神魂竟然能夠穿越到天界來!”

一個蒼古的聲音在我的面前出現,一時之間這個說話的人一點點的顯現出來了。

眼前是一個渾身穿着金黃色袍子的中年男子,這個男子頭戴玉冠,一身氣勢足以讓任何人都臣服。

“你是什麼人?”

我看着眼前的男子沒有絲毫的後退,儘管渾身顫抖得厲害,可是我至始至終都沒有絲毫的後退。

“不錯,道的傳人看來已經頗有當年道剛出道之時的風采了,不過現在的你在我的面前就是卑微的螻蟻,我滅你只要一個小指頭。”

我沒有說話,因爲眼前這個中年男子說的的確是事實。

穿越天界,難道此刻我在真正的天界?

“速速離去吧!這一次我不爲難你,不過機會只有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我必直接抹去你的神魂!”

說話之間,眼前的這個頭戴玉冠的男子身子一閃,瞬間消失了,就在我剛要上前一步看看這天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時候,突然之間一隻大手瞬間朝着我伸來,我渾身冷汗涔涔,不住的後退!

啊!

就在那巨大的手掌又一次朝着我抓來的時候,我豁然驚醒,渾身是汗。

在我旁邊的兒子睡得還很香,我自嘲的笑了一聲,然後坐起身。

從兜裏掏出了一根菸,也不知道爲什麼最近短短几天我便喜歡上了抽菸,或許覺得這樣吞雲吐霧可以將自己暫時的麻醉吧。

陰間公寓外的天不會亮,但是我知道這個點兒天已經開始放量了,我一步步朝着柳先生的房間走去。

尋思着柳先生能不能給我點什麼修煉意見,我感覺隨着自己對因果古咒的瞭解便

越發的能夠感知到身邊人的前世今生,我想過要對兒子施展一次因果古咒,但是我放棄了,因爲我發現自己的精神力已經虧空了。

雖然有着煉神訣的幫助,但是我依舊不能供應古咒所需要的精神力。

等我走到柳先生的房間的時候,柳先生正盤膝坐在屋子之中,然後看着那書架之間那張古樸的畫卷。

上次柳先生已經給我介紹了這是始無的像。

對於始無,我只是聽過名字,並且知道他乃是陰間公寓最原始的器靈,除此之外便再無任何的信息。

柳先生似乎是感知到了我的到來,緩緩的起身。

“你來了!”

我點點頭。

“在陰間公寓之中我很多的不懂都會請教柳先生,因爲在我看來柳先生博學多才,而是神祕至極,絕對不是我能夠想象的。”

我將自己心中的疑惑對柳先生說了,柳先生一臉的笑意解釋說到,這一切都是因爲自己沒有好好的利用自己老家奶奶爲我佈置的陰穴的原因,一個陰陽師在怎麼厲害都會自己力量的盡頭,所以都會有一個專門爲自己儲備力量的風水大穴,這個地方便稱之爲陰穴,在前文我有所介紹。

對於陰穴我並不陌生,但是對於陰穴和精神力等和方面的聯繫我卻是不甚了了。

柳先生讓我坐在他的面前,隨後他也坐下,然後詳細的爲我講述了陰陽師對於力量的囤積。

靈氣便是陰陽師修煉的終極目的,而陰穴便相當於一個陰陽師對天地之氣的利用,所謂陰氣便是一種對靈氣的化名說法罷了,現如今的社會早已混淆了很多,也就沒有分的那麼清楚。

(最近身體狀況直線下降,今天一早起來更是身累心疲,時常頭昏眼花,坐在那裏腰腹便脹,雙肩更如是有人用力向下拉拽一般,按鍵盤都無力。今晚一章可能很晚,下午去一趟醫院,明天開始要開始去醫院檢查治療一下,可能最近三到五天都只早晚更新一章,不知道能不能保證。大家見諒一下,實在是身體出了大毛病。哎,寫書四五年了,無數次的辛酸愁苦,無數次想過要放棄,可是都咬牙堅持了下來。追夢的路很長,很遙遠,少郎雖筆耕不輟,卻收入微薄,如今年紀輕輕卻已是一身病痛,陰間公寓曾經是少郎的一個夢,可如今卻是被自己的身體拖得體無完膚,這幾天我夜夜失眠,坐立不安,哎,正如我在第280章願之中寫的,“望着那不斷閃爍五彩燈光,聽着那音響中悠悠傳出的《夢想》,一時間我竟然莫名的淚流滿面……” 寫到這裏的時候,我一個人在凌晨哭了許久,整個屋子裏只有我的聲音,那夜我再一次失眠,不管各位兄弟姐妹能不能理解寫下這一段文字的少郎,只能說等身體好些,少郎不會吝嗇時間去爲大家編故事爆發更新,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等檢查了少郎會告訴大家究竟身體出了什麼問題,寫下這麼一大段話在章節後面,而不是單獨的公告,大家不要罵,也就一黑巖幣不到,只是希望訂閱到了現在的朋友,能夠理解一下少郎,等少郎身體好點才能爲大家寫出更多更精彩的故事。再次拜謝各位一直追到現在不離不棄的兄弟姐妹……頭昏至極,身體出了大問題,少郎吃飯都沒胃口,去睡了……晚上如果有更新的話會在十點左右。)

(本章完) 朵朵和呆爺是在七日之期的最後一天醒來的。

當我和柳先生趕到房間的時候,朵朵已經停在了呆爺的肩頭,我明顯的感知到了此時的朵朵和呆爺和我之前認識的完全不同。

看到我的到來,朵朵對着我笑了一聲,朝着我飛來,停在我的面前笑着道:“哥哥,怎麼了,難不成幾天不見就不認識朵朵了!”

我笑了一聲,然後摸摸朵朵的頭道:“怎麼會?”

呆爺這會兒從陰德池之中站起,看着我也是咧嘴一笑。

“多謝你讓我們甦醒,放心吧,我們這就隨你去一趟鬼域,鬼葬之棺對於陰間公寓的重要性,朵朵已經給我說了,等今晚我們便出發去鬼域吧!”

我點點頭,不再說什麼。

隨後待呆爺便再一次盤膝而坐,陰德池之中的銀白色的陰德不斷的進入他的身軀之中。

朵朵跟着我離開了房間,來到了小蝶的房間,朵朵看到兒子的時候,臉色突然變得十分的激動,但是隨後又沒有說什麼,只是飛到了兒子的肩頭。

“朵朵姐姐,醒了?”

朵朵嗯了一聲,然後便開始給我解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