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拔野說道:「沒什麼,就是想要招攬展鋒,結果失敗了。」

「展鋒不加入神魔小隊,他以後肯定後悔。」淺羿說道。

拓拔野笑道:「那是,以後我們神魔小隊名揚神武大陸,展鋒還真有可能後悔。」

「你們倆就自吹自擂吧,神魔小隊才剛剛組建,你們真以為能夠讓神魔小隊名揚天下啊!」雷婷開始潑冷水。

拓拔野笑道:「雷婷小姐,你也是神魔小隊的一員,有我們三大絕世天才,難道還不能撐起神魔小隊,讓神魔小隊發展壯大。」

「我可不會做什麼,別指望我。」雷婷搖頭道。

「好吧,我跟淺羿多多努力。」拓拔野嘆道。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淺羿,對上雷暴要小心一點,這些老牌外門弟子還是有不少底牌的,就怕他們耍無賴服用丹藥。」

「隊長,你放心吧,要是他們服用丹藥,我也會服用丹藥的。為了勝利,我專門準備的。」淺羿笑著說道。

「那就好,你自己小心一點。」拓拔野說道。

他們下了重注,拓拔野對賭注倒不是很看重,只是擔心淺羿吃虧。

淺羿沒有輸過比武,萬一大意輸了,恐怕不好受。十絕小隊的人對淺羿他們很仇視,肯定會下重手,尤其是雷暴,看不慣神魔小隊的人。

淺羿可沒有拓拔野的本事,一旦被擊中,肯定受傷。

很快,雷暴和淺羿的比武開始了,兩人走上了比武台。

「小子,遇到我,算你倒霉!」雷暴冷聲道。

雷暴信心十足,不愧為老牌強者,心理素質非常強大。

「雷暴,別胡吹大氣,你有本事擊敗我再說大話不遲。」淺羿淡然道。

「很好,我會讓你好看。」雷暴眼睛血紅,好像要吃人一般。

他這是興奮,每次太興奮都會這樣。熟知他的人,估計都會小心了。

「比武開始!」裁判大聲道。

雷暴展開了猛攻,他的路數也是狂野霸道,以絕對的實力壓迫對手。

很顯然,要是淺羿被擊中,肯定重傷。


淺羿沒有急著出手,他藉助神妙的身法,不斷閃避。

他的動作還是那麼飄逸不凡,躲閃起來都那麼優雅。

「淺羿的實力確實不錯,要是以後學會風系法術,那就更為厲害了!」拓拔野贊道。

雷婷說道:「那是,他的天賦可不是你能夠相比的。」

「是嗎?那你為什麼躲著他?」拓拔野有些好奇。

「那是我的事情,跟你有關係嗎?」雷婷冷聲道。

看到出來,雷婷生氣了。

拓拔野只有苦笑,不再搭話了,免得又激怒雷婷。

他暗道:「這大小姐還真是難伺候,也就淺羿喜歡。」

以前在家,司徒玉兒偶爾去聚寶樓一趟,就讓他頭痛無比,這雷婷更讓人頭痛,完全就是小魔女。

「淺羿!淺羿!……」為淺羿助威的聲音很多,而且絕大部分都是女弟子。

雷暴步步緊逼,淺羿瀟洒躲閃,誰也奈何不了誰。

不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雷暴實力更強,不斷壓縮淺羿移動的空間。一旦空間小到一定程度,淺羿必敗無疑。

當然,淺羿也有反敗為勝的能力,他之前表現出來的實力,讓人不敢小視。

淺羿親身體會,自然清楚情況,他一直在尋找一舉擊敗雷暴的機會,可惜雷暴猛攻的時候,防守也很嚴密,不給他絲毫機會。

沒要多久,淺羿被逼到了比武台的一角,已經沒有辦法閃避了。

「去死吧!」雷暴激動無比。

他全力攻擊,巨大的拳芒,把所有空間都封死了。

眼看淺羿就要輸了,不少女弟子都尖叫起來。

「淺羿!不要啊!」

「淺羿!快躲開!」

拓拔野和雷婷也很緊張,生怕淺羿就這樣輸了。


當拓拔野看到淺羿冷靜如常,他才放下心來。

眼看拳芒要擊中淺羿了,他終於動了。他的右腳猛地蹬地,身體直接拔高,衝天而起。

同時,弓開滿月,箭已上弦。

「噗!」箭支急如流星,射向了雷暴。

雷暴本來都以為獲勝了,他準備慶賀的,壓根沒有任何反應。

眼看箭支要把雷暴的腦袋射爆,裁判出手,用飛劍把箭支擊落。

「淺羿獲勝!」裁判宣布。

雷暴這才反應過來,大聲道:「明明是我獲勝了!」

他沒有看到淺羿的人影,還以為淺羿被他擊落比武台了。

「哈哈……」觀眾大笑起來,加上淺羿落地,站在比武台上,雷暴終於反應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

淺羿笑道:「剛才要不是裁判出手,你已經死了!」

「你耍詐!」雷暴怒道。

「哈哈!輸了就說人家耍詐,我真是長見識了。」淺羿轉身離開了比武台。

「雷暴,滾下去!」

「雷暴,你很無恥!」

那些女弟子大罵起來,讓雷暴丟盡了顏面。

雷暴眼睛通紅:「淺羿,我早晚要十倍奉還!」

他把賬都算在了淺羿頭上,也不想想自身的問題。

淺羿就算知道雷暴記恨他,他也不會去理會。

他跟拓拔野有些像,對手下敗將,壓根就不放在眼裡。

他們還年輕,成長空間更大,雷暴現在都不是對手,以後就更不用說了。

隨著時間推移,雷暴跟淺羿他們的差距會越來越大,以後想要憑自身實力報仇,那就是妄想。

「淺羿,幹得不錯!」拓拔野笑道。

「那是!這次又贏了六萬多元力丹,加起來有十五萬元力丹了,真是發達了。」淺羿很興奮。

拓拔野笑道:「那我們早點去領元力丹吧,我這次也贏了三萬二千元力丹。雷婷小姐,你要去嗎?」

「一起去吧,我也贏了五萬元力丹。」雷婷淡然道。


反正拓拔野和淺羿的比武都結束了,他們準備領取元力丹之後直接離開。

領取元力丹很順利,開盤口的老闆財大氣粗,這點元力丹是不會賴賬的。

「隊長,有了這麼多元力丹,以後我們可以玩點大的了。」淺羿興奮道。


拓拔野笑道:「算了,還是留點元力丹,沒有必要全部壓了。當然,要是有絕對的把握,也可以多壓一些。」

「那是自然,不知道第六輪對手是誰?」淺羿笑道。

雷婷道:「進入第六輪,還剩下一百多名強者,每個人實力都很強,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雷婷小姐,多謝提醒,我們會小心的。」拓拔野說道。

他非常清楚,剩下的強者都很厲害,無一弱者。不管遇到誰,難免有一場惡戰。

拓拔野實力是很強,可他不覺得自己真的無敵了。

就好比他的肉體防禦力,擋住三品靈器沒問題,要是遇到更高品級的靈器,他的身體一樣被打穿。

絕無情和畢雲天,身為最強兩個小隊的隊長,底蘊深厚,說不定就有四品靈器,不得不防。

拓拔野他們正準備離去,卻遇到了熟人。

「拓拔野!……」冷一刀咬牙切齒道。

「冷一刀,有什麼事情嗎?想要奪回斬虎刀,恐怕你沒有這樣的本事。」拓拔野淡然道。

對手下敗將,他一向不會去關注的。

這麼多天了,今天還是第一次遇到冷一刀,看冷一刀的神情,就知道他想要報仇。

「拓拔野,我那麼看重你,邀請你加入誅神小隊,甚至讓你擔任下一任隊長。可你不但拒絕了我的好意,還擊敗了我手下兩名副隊長。」元陽寧冷聲道。

拓拔野看了看元陽寧,說道:「原來你就是誅神小隊的隊長元陽寧,你看重我,那是你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應該問問盧俊峰和冷一刀,他們是如何招攬我的。我雖然不會加入誅神小隊,卻也不是不識好歹的人。當然,你要是相信你手下的,儘管來找我麻煩,我也不會畏懼。」

「拓拔野,我最先去招攬你,你壓根看不上誅神小隊,這總不是我亂說的吧?」盧俊峰說道。

「我該說的都說完了,至於你們想要做什麼,我無所謂。」拓拔野懶得解釋。

盧俊峰當初的做法,就是逼得拓拔野反感誅神小隊,拓拔野自然能夠看出來。只是他不屑解釋,他還不至於怕了元陽寧。

元陽寧沉聲道:「我手下的話,我自然是相信的。你看輕誅神小隊,就是看不起我元陽寧。很好,在仙雲谷,敢看不起我元陽寧的,還沒有出現。」

「是嘛,你要這樣認為,隨便你!」拓拔野淡然道。

雷婷見元陽寧跟拓拔野產生了矛盾,並沒有勸解,甚至還有些期待。

她希望拓拔野能夠遇到一些強大的對手,逼出拓拔野的底牌。


段鴻飛沒能做到,元陽寧興許能夠做到。

元陽寧大聲道:「你還是祈禱,別遇上我。」

「祈禱也沒有用了,下一輪對手出來了,還真是你。」拓拔野看到玉簽的提示,有些無語。

他的對手還真是,一個比一個強大,真不好對付。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