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緊緊握着拍魂尺,很仔細的聽着周圍的動靜,心中有些期待那個人早點出現,卻又不想讓那個人出現,總之非常矛盾。

天色慢慢的發亮,外面已經有很多人開始起牀了。清晨的喧囂打破了夜的寂靜,這一天總算是過去了,而這具屍體並沒有遇見什麼麻煩。雖然昨天晚上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偷屍體的人,卻始終沒有露面。

“看來,我們已經過關了。”李隊長一臉輕鬆的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說道,屍體沒有丟,對他來說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兒。

之前丟了那麼多具屍體,他們已經讓輿論壓的都快擡不起頭來了。而這次,屍體沒丟就是最好的印證。

“行了,你打電話讓人把屍體搬回去吧,記得聯繫死者家屬火葬。”冷叔說完話之後,朝着李隊長擺了擺手,然後說我們下午會去警察局看看那個十幾歲的小孩兒,可能會從他身上得出一些消息。

李隊長走了之後,冷叔讓我也趕緊睡,等醒來之後跟他一起去警察局。

躺在沙發上,整個人都有些虛脫的感覺。這幾天都把覺給睡反了,晚上整整熬一夜,白天才睡覺,已經接連好幾天了。

下午到警察局的時候才知道,屍體已經被送去火葬了。其實這些屍體早就可以送去火葬的,就是因爲他們想用這些屍體把那個人給引出來,纔會有後面發生的這些事情。

“那個小孩兒怎麼樣了,問出來一些什麼了沒?”李隊長根本就沒有管那屍體的事兒,而是直接問李隊長那個小孩兒的事兒。

“還是和昨天一樣,說自己只不過是想進去偷東西而已,沒有別的想法。”李隊長也有些無奈。昨天晚上他也在現場,知道那小孩兒根本就不是去偷東西那麼簡單,可是這個小孩兒口風很硬,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辦法。

“帶我們去看看他吧。”

李隊長把我們帶到了拘留室,那個小孩兒看到我的瞬間也是一愣,瞳孔明顯有些收縮,好一會兒才恢復平靜。

“是不是沒想到我還活着呢?昨天晚上那個老頭子是你什麼人,放心吧,他沒事兒,被我們打成重傷跑了。”我站在那個小男孩兒身邊,語氣平淡的朝着他說道。

“阿爺纔不會受傷你,你騙人。”那個小男孩兒這次真的有些着急了,說話的語氣都有些顫抖。

“騙不騙人,你自己清楚。說吧,你到底什麼身份,借我的命想幹嘛?” 眾所周知,大學裡面總會有一些比較奇葩的社團,說起來這個心理研究社其實還是不算太奇葩。

「後來……我隱約聽到過某件事,幾個社團成員為了研究於洪亮這個提議,強暴了一個女孩……」嚴子黃說道。

「什麼?強暴?」蘇紫萱一驚。

嚴子黃點點頭。

「這件事被學校壓制了,當時的我不是現在的我,也只是一個學生,我也只是聽到了一點點消息而已。」他說道。

「那個女生是誰?那幾個男生是誰?」蘇紫萱急忙問。

異度生存指南 嚴子黃攤了攤手。

「我連這個件事的真實性都無法確定,更別提知道那個女人是誰了……這件事我可幫不上你們。」他說道。

蘇紫萱微微皺眉,這倒是一個比較好的追查方向!

樂天一直看著嚴子黃,他在觀察嚴子黃的神色,不過嚴子黃那可是久經商場的高手了,神色幾乎都不帶半點變化的。

蘇紫萱的手機響了,她站起身走到外面接電話了。

「喂?」

「蘇隊,我們查過了,那個時候的監控因為電梯電纜被剪斷受到了影響,監控全部處於失靈的狀態,什麼都沒照到,不過那個偷電梯電纜的傢伙我們倒是找到了。」手下彙報。

「哦?馬上控制起來。」蘇紫萱說道。

「是!」

手下應道。

掛上了電話,蘇紫萱站在外面想了想,將嚴子黃剛剛的話整理了一下。

嚴子黃的辦公室內,兩個男人在對視著。

「你知道鄭果在哪吧?」樂天終於開口了。

「不知道。」嚴子黃搖搖頭。

「真的不知道?」樂天端起茶杯。

「真的。」

嚴子黃同樣端起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之後又放了下來。

樂天突然笑了,笑著非常莫名其妙,嚴子黃愣了一下,也跟著笑……

「有一件事我提醒你,我雖然是個大仙,但是也是半個警察,不要讓我發現你有什麼事……到時候我會很難辦!」樂天慢慢的說道。

「不會,我是個有原則的人。」嚴子黃看著樂天。

「那就好……幹了這一杯,我要走了。」

樂天拿起精緻的茶壺,給嚴子黃倒了一杯茶。

兩個人端起來,輕輕的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蘇紫萱推門走了進來,樂天馬上站起身。

「我們該走了。」蘇紫萱說道。

「好,這就走。」樂天點點頭。

「我送你們……」嚴子黃也站起身。

「不用了,你一個大老闆這麼忙碌……我們還是自己走吧。」樂天笑著擺擺手。

嚴子黃也沒有堅持,不過還是讓自己的秘書送樂天和蘇紫萱離開了。

冷傲總裁征服記 他站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面,看著辦公大樓的下面,樂天和蘇紫萱離開公司之後,嚴子黃依舊沒動。

「嚴子黃說的東西有多少可信度?」蘇紫萱問。

「我認為他說的都是可信的。」樂天回答。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

「你們的關係不錯啊,你這麼信他?」

樂天點點頭。

「我們去哪?」他問。

「抓到了那個偷割電梯電纜的傢伙……」蘇紫萱回答。

樂天點點頭,方向盤一轉直奔警局而去。

「人呢?」

紈絝女王爺:腹黑夫君別使壞 走進警局,蘇紫萱問道。

「在審訊室自己呆著呢……現在要審嗎?」內勤小女警問。

蘇紫萱點點頭。

她和樂天直接走進了審訊室,裡面坐著一個黑乎乎乾瘦的男人,這傢伙賊眉鼠眼的四下亂下,一看就是一個猴精猴精的貨。

「警官,我的名字叫張偉,今年四十五歲……家住山海市即興區成山大道北段的曲家村,我是在那裡租住的,我沒有正當職業,靠打零工為生……」

蘇紫萱和樂天還沒開口,這傢伙就主動地將自己介紹完了。

「喲……挺熟練啊?來了幾次了?」蘇紫萱問。

「三……三次。」張偉回答。

「到底幾次?」蘇紫萱哼了一聲。

「六次……六次了……」張偉馬上又改口了。

「偷電梯電纜是怎麼回事?」蘇紫萱問。

她可沒時間和這樣的傢伙浪費時間,這馬上就要下午四點了,她還急著趕去酒吧呢。

「警官,那電纜它不是……」張偉一臉冤枉的樣子。

「不是什麼?」蘇紫萱冷冷的看著他。

張偉一愣,知道既然自己居然被抓來了,警察一定是有證據的。

「我就是窮了點……最近……最近……」

他說著說著,突然大大的打了個哈欠。

這人突然就不行了,眼淚鼻涕橫流!

「警官,警官……我求求你,給我點那個……我難受啊,我難受啊……」張偉哀求著。

「吸毒的……」

蘇紫萱哼了一聲。

「張偉!昨晚的十二點到下半夜兩點你在什麼地方?」她問道。

「給我點吧,給我點吧……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你給我一口,我什麼都說……」張偉難受的不斷的扭動身體,一副抓心撓肝的樣子。

蘇紫萱皺眉,這樣根本不能問。

她看了看樂天。

「給他點唄……我就不信警局裡面沒有。」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你開什麼玩笑,那可是違反紀律的!」蘇紫萱眼睛一瞪。

「那我來給……可以吧?反正我也不怕……」樂天問。

「那也不行!」蘇紫萱堅決的拒絕了。

樂天無語,這女人的原則就這麼強嗎?

「那怎麼辦?等他挨過去?這可需要很長的時間啊……」他指了指張偉。

這個張偉現在的樣子可是難看至極,眼淚鼻涕橫流,而且身體還在不斷的抽搐,甚至嘴邊還有白色的泡沫出現。

樂天看了看,有點驚訝。

「我說……你見過的吸毒的人多了,有沒有戒斷反應這麼強烈的?」他問道。

蘇紫萱看了看張偉,搖搖頭。

「一般的毒品都是慢慢地變得越來越難受,不會發作的這麼快!而且……這傢伙我怎麼感覺像是要死過去一樣?」她站起身走到張偉的面前看了看。

這個張偉現在連小便都失禁了。

「不對勁……」蘇紫萱皺眉。

「會不會這傢伙服用的是……KLD?我認為你現在應該馬上將李光明喊來,讓他馬上做一個化驗!」樂天提醒道。 李光明來了,直接拎著自己的小箱子,他快速的提取了一些張偉嘴邊的白沫化驗了一下。

「KLD!」他肯定的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兩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他們才剛剛發現這種新型致幻劑,沒想到已經有人開始偷電纜買毒了。

李光明仔細地觀察著張偉的反應,張偉現在明顯地陷入了呼吸困難心跳紊亂的境地,說句難聽的,也許下一秒這傢伙一口氣上不來就死了。

「能不能緩解一下?」樂天看著李光明。

「我只能盡量試試。」李光明說道。

他快步的跑出審訊室,返回自己的化驗室,拿了一些奇怪的藥水又跑了回來。

「你的手段不是很特殊嗎?能不能給他壓制一下?」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搖搖頭。

「術業有專攻,我的手段不一定適合張偉,不到萬不得已,我不能用。」

蘇紫萱無語。

李光明回來了,他示意蘇紫萱過來幫個忙。

「將他放平……抓住他的四肢!」他說道。

蘇紫萱和樂天將張偉平放在地上,兩個人壓住了張偉的手腳,沒想到這個張偉看起來瘦弱,這力氣還真的不小。

「啊……讓我死了吧,讓我死了吧……」

張偉凄厲的嚎叫。

「這麼強烈?」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李光明。

「我已經提醒過了,這個KLD的戒斷反應極其強烈,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李光明沉聲說道。

他強行掰開張偉的嘴巴,向他的嘴巴里倒進去一些藥水。

這是他剛剛配出來的,針對KLD的戒斷反應配出來的,沒想到這馬上就用上了,就是不知道有沒有效果……

十分鐘過去了,張偉慢慢地睜開眼。

狼性大叔痞子妻 他獃獃的看著蘇紫萱。

樂天皺眉,他快速的捏住了張偉的手腕。

「不行了,這個人還能活三分鐘……」他提醒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就不行了?可是這個張偉現在看起來情況很好啊?

「有什麼遺言快點說……」樂天對張偉說道。

「我不該碰毒的……我不該碰毒,都是黃毛……黃毛害我啊!」張偉懊悔地說道。

李光明看著張偉,樂天說這個人馬上要死?可是在他看來,張偉的情況也是不錯的。

迴光返照看起來也不像啊。

「你昨晚有沒有殺人?或者在午夜十二點到下半夜的兩點之間你有沒有在鑫泰小區見到什麼奇怪的人?」蘇紫萱急聲問道。

張偉看了看蘇紫萱。

「我有個孩子,在我住的出租屋裡……」他慢慢的說道。

「你放心,孩子我們會帶回來的。」樂天說道。

張偉點點頭。

「昨晚我沒殺人,我偷了電纜就離開了,不過就在我偷電纜的時候,我碰到了一個人,這個人穿著一件帶帽子的紅袍……非常奇怪,我當時也嚇了一跳,以為自己見了鬼……」他慢慢的說道。

話音剛落,他的嘴角突然開始往外滲出血水。

李光明急忙查看了一下,面色大變。

自己的藥劑沒用!不但沒用……甚至還加快了張偉的死亡!

「那個女人的樣子你看清了沒有?」蘇紫萱急聲問道。

張偉沒有回答,他開始大量的吐血……

「沒用了,這個人不行了,通知韓妮妮過來吧。」樂天說道。

張偉的腦袋往旁邊一偏,人已經斷了氣,可即使他斷了氣,嘴邊的血依舊在不斷地往外流,將這間審訊室的地面弄得都是血跡。

「李哥……你的葯……」蘇紫萱看著李光明。

「看來是我小看了KLD的效果了,這種藥劑抑制不了戒斷的反應……」李光明嘆了口氣。

韓妮妮來了,將屍體帶走了。

李光明返回自己的實驗室,他還要繼續研究一下,如果這種KLD的毒品大規模爆發,沒有控制戒斷反應的藥物,那絕對是來一個死一個!

蘇紫萱和樂天跟著韓妮妮去了法醫室。

「小呆……馬上準備屍檢。」韓妮妮吩咐。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