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名叫做『陶澤』的天才發出賭鬥之後,所有人都在大殿中的玉板之上看到了,

平日間天才殿的賭鬥也不算太多,實力相差過於懸殊的時候,沒有人會給別人送功績點,只有著當雙方的實力差不多在同一水平線,而其中一人又認為自己能夠獲勝的時候,才會發起賭鬥,

除此之外,便是有著什麼仇怨,需要賭鬥解決,畢竟,祖地間的天才,是不允許相互殺戮的,

因此,賭鬥的數量並不算多,

基本上每一次的賭鬥,都會有著不少人觀戰,這一次是北辰宇受到了挑戰,更是受到了大量的關注,

雖然北辰宇是剛剛來到祖地,但是已經擁有了極大地名聲,畢竟擊敗了祖地人氣和實力都是絕頂的初晨公主,

還有著其他的聲音響起,「哈哈……陶澤,這一次就便宜你小子了,」

還有人的聲音中帶著絲絲不滿,「你直接把這小子賭光了,讓我們一會兒怎麼賭,」

聽著這些話語,北辰宇心中冷笑,看來,這些人是把自己當做軟柿子了,想怎麼捏,就怎麼捏,

其實還是有人採取著觀望態度的,想要讓前面的人試探試探北辰宇的虛實,畢竟傳言北辰宇擊敗了初晨公主,萬一是真的呢,

當然,大部分人是不會相信初晨公主失敗了的,誰人不知,初晨公主是無色神海,這樣的天才,即使是如同惡魔族這樣的大族,能出現一個就了不得了,

整個萬族,這樣的天才也沒有多少,

陶澤開口了,這是一名乾瘦的青年,目光陰冷狂霸,看著北辰宇,陶澤冷聲道:「敢一戰嗎,」


北辰宇淡淡道:「有何不敢,」

說著,北辰宇點取了『是』,隨後,二人面前的玉板之上就浮現出了選項,

陶澤看著北辰宇,「說吧,什麼地圖你選,」

北辰宇看著地圖,隨意找尋了一個『岩漿世界』,

隨著選擇,天才殿中的光幕之上也浮現出了這一內容,看到北辰宇的選擇,下方眾人都是議論紛紛,

「這北辰宇剛來,就是什麼都不知道,」

「陶澤最擅長的,可就是火屬性了,」

「看看這傳說中擊敗公主的人,到底是什麼貨色……」

空間一陣波動,二人便消失在了原地,當他們再度出現的時候,已經是一處岩漿的世界,

不少人將這裡的消息傳給了好友,自己則是花費了一個貢獻點,進入觀戰,

北辰宇看到,僅僅是一會兒,觀戰人數就由『零』跳到了『三百九十二』,並且,這個數字還在持續上漲著,

現在在這天才殿的人,恐怕也就堪堪超過五百之數,也就是說,有著八成的人,都來到了這裡觀戰,

北辰宇心中暗笑,自己便隱藏實力,多賺功績點,

懸浮在岩漿世界的上空,北辰宇和陶澤相對而立,陶澤的眼中露出忌恨之色,「北辰宇,你竟然敢褻瀆初晨公主,今日我便好好教訓教訓你,」

北辰宇對這些話採取了無視,按照他的說法,還不讓自己殺敵了不成,果然,智商這種東西是和資質實力沒有關係的,

看到北辰宇無視了自己,陶澤更加憤怒,一股陰冷狂霸的氣息蕩漾而出,向著四周席捲而去,

「受死吧,」只見陶澤的神念向著下方探去,下一刻,無窮無盡的岩漿便逆沖而上,向著陶澤衝去,

這些岩漿在接近陶澤一定範圍之後,便化作了熾熱的火能量,烈火滔天,將虛空炙烤的微微扭曲,隨後,陶澤便宛若火人一般,向著北辰宇沖了過去,

在陶澤的身周,有著八色的神海在蕩漾,散發著磅礴的氣息,

陶澤的表現,在觀戰的數百人中引發了波瀾,

「陶澤不愧是排行榜第一百二十名的強者,現在的陶澤,竟然蛻變出了第八色的神海了,」

「這陶澤怨氣不小啊,剛開始便使出了這一招『火魔化身』,要知道,這可是地階上品戰技了,」

「如果那個北辰宇是浪得虛名的話,這一下可就死慘了,要知道,陶澤可是還有著一招絕殺『火魔破』沒有使用,」

「……」

面對著陶澤的攻擊,北辰宇則是在思忖著,自己怎麼來營造出一種險勝的局面,思考了半天,北辰宇做出了決定,

化作一道流光,北辰宇也沖了過去,隨著向陶澤衝去,北辰宇的身上爆發出能量,也在身周凝聚出了八色的神海,當然,這是故意製造的假象,

看到北辰宇身周的八色神海,眾多天才震驚,即使是在祖地,蛻變出八色神海的人也不算多,縱使祖地的資源比之外界好很多,天才的成就也會高一些,可八色神海依舊算是稀缺資源,

「好,這樣才有意思,」陶澤大喊著,身周的火焰能量更為磅礴,在幾百雙眼睛的注視下,二人狠狠的對撞在了一起,


轟,

災變發生了,二人的相撞出,無盡的能量蕩漾,宛若一輪天日般,這輪能量天日的直徑足足有著近百里,在天日的炙烤之下,原本就岩漿橫流的大地再度崩裂,

數不盡的岩漿柱衝天而起,在衝上不知多少里之後,又向著大地之上落去,形成了岩漿噴泉,

許久之後,能量天日緩緩消散,露出了裡面的情景,陶澤已經死去,只剩下了北辰宇的存在,

看到這樣的結果,周圍的天才們對於北辰宇的評價,再度上升了幾分,只不過,此時的北辰宇也很是凄慘,渾身破破爛爛,骨血崩碎,

北辰宇收到了十點功績點,身形也漸漸淡化而出,來到了天才殿之中,此時還有著一些人接到好友的消息,陸陸續續的趕來,只不過,戰鬥卻已經落幕,

陶澤的身影也出現在大殿之中,剛剛一出現,陶澤就沖著北辰宇大喊,「我不服氣,有本事再戰一場,這一次二十點功績點,」

聽著陶澤的話,周圍的天才們都是露出錯愕之色,難不成,這一次的戰鬥還有著什麼隱情不成,

北辰宇則是心中一笑,這陶澤的反應正好,讓他的賺功績點計劃順利了不少,感受著周圍天才們的計劃,陶澤滿臉赤紅,「你不過比我運氣好一些,戰技早成型了半步罷了,我不服氣,」

聽到這話,周圍的天才們都是露出瞭然之色,戰技的凝聚時間其實算不得太穩定,但是一般來說,差距時間不會太多,很顯然的,這北辰宇撞大運,使用這個不算優勢的優勢,戰勝了陶澤,

北辰宇看到自己的計劃得逞,露出笑容道:「願賭服輸,你不服氣又能怎樣,真正的戰鬥之中,不會有僥倖的存在,」

「你……」陶澤憤怒,卻是沒有辦法,但是其他人看到北辰宇的反應,卻是確定了北辰宇屬於撞大運這一點,


北辰宇轉身,來到大殿中央坐下,還有著人不斷的趕來,從好友那裡得知了這裡發生的事情,

不多時,北辰宇便接收到了許許多多的挑戰,只要北辰宇願意,這些挑戰就隨時可以同意,而對方,是沒有取消的資格的, 葉銘發佈任務後,並沒有等到自己想要的震動,他的任務如同石落岩漿一般,什麼都未曾濺起,莫名其妙的就銷聲匿跡。

“難道我這丹道宗師的名頭毫無用處?”葉銘蹙眉,心中不能平靜。但感覺又不對,就算丹銘大師的名頭讓人懷疑,但那枚靈品破障丹卻絕對是會讓人瘋狂之物,不可能什麼波瀾都未掀起呀!

在回望樓,葉銘喝着悶酒,再等了兩個時辰,終是坐不住了。他起身離開,準備再去勇者殿堂看看是什麼狀況!

走進喧囂的勇者殿堂,葉銘不由蹙眉,擡頭看着不斷翻滾的任務屏幕,瀏覽了一遍,發現居然沒有自己發佈的任務,這裏面就讓他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我想知道我發佈的任務如今的狀況如何?”葉銘冷着張臉來到櫃檯,聲音充滿寒氣。

坐檯之人原本神情有些恍惚,葉銘冰冷的聲音嚇了她一跳,剛想開口呵斥時,卻發現是冷着臉的“丹銘大師”…

坐檯之人慌亂起身,額頭流出冷汗,神色恭敬的回答道“大師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我們一直在等您回來。”


這回答讓葉銘神色愕然,不過臉色倒是緩和了一些,但心中還是疑惑,勇者殿堂的效率這麼高?

最後坐檯之人將葉銘帶入勇者殿堂內部,說是這裏的管事希望能見他一面。葉銘只好無奈隨之,不是他想去見那什麼破管事,而是他需要的魂草在那管事手中,他不得不去見上一面…

不過他倒是毫不擔心自身安危,莫凌雪一直在暗中保護自己,若是勇者殿堂敢起絲毫歹意,他不介意掀翻這個破地方!

“您就是丹銘大師嗎?”葉銘走進一間密室,內部立馬有一男子迎了上來,臉上掛着真誠的笑容。

葉銘蹙眉,對方雖然笑得毫無惡意,但是否表裏如一就值得深思了,所以葉銘也不打算與他浪費時間,很直接的開口“我要的魂草嘞?”

那人見葉銘冷這張臉,不由心中打鼓,摸不準葉銘心中如何想,不過卻再次開口“請問您就是丹銘大師嗎?魂草是丹銘大師之物,您若不是,我不能給你!”

葉銘倒是被面前這眼冒精光修士的話噎住了,但還真不知該如何去反駁對方的話。任務是他發佈的,當時爲了影響力大一點,他才點名“丹銘”,沒想到如今卻成了對方口中利劍…

“我是,魂草拿來吧!”葉銘冷哼,伸手索要魂草,這次他相信對方必定啞口無言,只有將魂草乖乖交給自己。

“沒想到丹銘大師居然如此年輕,真是英雄出少年呀!”管事奉承,但葉銘卻是蹙眉,很不爽。

葉銘索要兩次,但對方卻沒有絲毫表示,葉銘不由懷疑這管事是不想交出魂草!這讓葉銘心中冷哼,眼中露出寒光。

“哼!你認爲老夫還是少年嗎?”葉銘冷哼,掃袖時還滿眼滄桑的注視這管事一眼。

而且說話時,葉銘身上還散出一股氣勢,驚天的強大氣勢!如同至尊,如同掌管衆生的神靈,他的目光注視管事,在管事看了卻是俯瞰,如同神靈俯瞰凡人一般…

這一眼讓管事如五雷轟頂一般,瞬間失神,感覺自己的渺小,在眼前這青年面前自己就如同螞蟻一般微不足道!

要知道,這個管事可是神魄境第五魄的修士,實力絕對是強大。但如今卻滋生出這種自卑之感,而且其原因只是因爲丹銘大師所散發的氣勢,連靈威都沒動用,這丹銘大師…到底有多恐怖?

氣勢與修爲無關,全靠個人心性與後天經理才能培養出來。而有些武者會裝作道貌岸然,去坑蒙拐騙偷,他們依靠的就是裝出的氣勢。

不過這種虛僞的氣勢也只能騙過少數人,只要有點閱歷的人都可以識破,而眼前之人…氣勢絕對是真實的,不可能裝出來!

只有那種真正的絕世強者,掌控凡人生死,受過萬民膜拜的人才會擁有這樣的氣勢,別人就算想裝也裝不出來。

而且丹銘大師眼中的滄桑更爲真實,如同是由遠古望來的目光,根本就不屬於這一個時代!這道目光是看破了凡塵,經過無盡歲月沉澱後才能養成的——滄桑目光。

這更加不可能是裝的,五人可以裝出如此滄桑的目光!

管事無法想象,到底什麼樣的存在才能養出這樣無敵的氣勢,才能擁有如此古老的目光…

這讓他不由流汗,感受到了壓力,如同面對的是一尊老怪物一般,不對,自己面對的就是一尊老怪物!古老到無法追溯的恐怖存在…

“晚…晚輩失禮了,只是前輩深藏不露,晚輩根本無法看透!”管事咽口唾沫,聲音都在發顫,表現得前所未有的恭敬。

“嗯…老夫的魂草?!”葉銘點頭,繼續釋放氣勢,讓自己表現得更加古老,目光也不再僅是滄桑,還有深邃,如同擁有大智慧。

這股氣勢與目光,是真實的,葉銘原本就擁有。不過平時他都在壓制,不讓其露出,因爲他想要融入這一世,融入葉家!

可以說,葉銘平時都在裝,裝嫩。而如今,他不裝了,卸下外殼,內部那滄桑無敵氣息就立馬露出來,根本不需要絲毫僞裝,就可以讓這管事駭然。


“呵呵,丹銘大師所要之物,晚輩自然不敢不給!魂草與靈品破障丹皆在此處,望大師收下。”管事如今可不敢繼續廢話,十分利索的就將取出魂草,而且連同破障丹都一同奉送。

他可是被葉銘的氣勢嚇住了,擁有如此恐怖的氣勢,必定是個老妖怪。至於爲何會如此年輕,應該是傳說中的駐顏丹,而且以丹銘大師傳言那恐怖的煉丹技藝,煉製出駐顏丹簡直輕而易舉…

不過…若葉銘的氣勢真是裝的,管事也只好認栽,不過他如今真不敢得罪葉銘。他也怕惹怒如此恐怖的丹銘大師,會被對方直接一巴掌抽死!

看見自己需要之物後,目光與氣勢纔開始收回,再次迴歸平凡,變得人畜無害。但管事卻不由擦汗,他知道眼前這人就是一個裝嫩的老妖怪…

葉銘看了一眼,不過只收走了魂草,靈丹沒動!“既然我說過用靈丹作爲報酬,自然算數,這靈丹你拿回去!”

不收靈丹時有原因的,多拿一枚破障丹,看似自己佔了便宜。但以葉銘的性格卻是吃了大虧,因爲拿回破障丹,那這株魂草就是白送自己的,自己無比就承了這份人情。

一枚靈丹葉銘不在乎,但人情卻是可大可小。而且不好還,所以葉銘也就自然會去承!

當然,這種事不同人有不同做法,也有人會收回靈丹。不過心中也不會承此情,只會不屑,就算將來對方求到自己他也是置之不理。

不過這種事,葉銘做不到,他也不會去做,所以他選擇交易,一次完成。之後雙方誰也不欠誰!

而且相對來說,還是對方佔便宜,魂草雖然珍貴,但還是無法和靈品破障丹相比,就算這株魂草已經九百年藥齡,是靈藥巔峯也不夠。

“大師,這株魂草是晚輩歷練時所得,收藏多年,如今大師需要,自然送給大師,那還有索要報酬之理?”管事開口,但他也是下了極大決心纔開口的,因爲他也摸不準丹銘大師爲人如何… 第一百六十二章功績點數的暴漲

沒有絲毫的猶豫,對於這些挑戰,北辰宇看都不看,直接選取了是,答應了下來,

於是,天才殿中央的玉板之上,開始不斷的浮現出數據,此時的天才殿,人數已經突破了一千,這些數據的變動,很快就引起了注意,

所有人都被震驚了,短短的時間內,就有著幾十次挑戰被答應了下來,眾人私下交流著,確定一件事情,那便是所有的挑戰都被答應了下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