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對於這樣的街坊鄰居,怎麼可能討厭的起來嘛!

她也不反駁,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對方。

………………

金秀看她一眼:“霜霜啊,你也上大學了,也是大姑娘了,金嬸也不瞞你了——我正給你爸尋摸對象呢!”

周霜霜:……???

金秀卻是一臉的戲:“你也大了,你弟弟也快高考了,你爸拉扯你們長大,也辛苦的很。”

“以前吧,我給他介紹,他總說你們還小,有了後媽,不放心……可你們現在都大了,慢慢的以後也要成家過日子的,到時候,你爸一個人,就可憐啦!”

“畢竟啊,千金難買老來伴兒啊!”

周霜霜有點懵。

說真的,她家家底不錯,不說多,這個飯館,還有這地皮,價值幾何,大家心裏也都有個譜。

再加上週爸長的也不錯,如今雖然胖胖的,但是看着一點也不臃腫,反而可有福氣啦!

因此,從小到大,想給周霜霜做後媽的人,着實不少。

其中有衝着家底來的,還有的,確確實實是被周爸的顏吸引來的。

但是不管對方是誰,條件怎樣,他就一句話:孩子還小,不放心。

時隔好久,又一次聽到這熟悉的話題,她笑的有點尷尬。

何為相思甜 “嬸嬸,這事兒我們聽我爸的。”

他們姐弟倆早就跟周爸說了,不介意有後媽。

但周世文看了些書和電視劇之後,內心戲十分豐富的他,就直接拒絕了。

金秀也知道對着一個一二十歲的姑娘,說給她爸找後媽這事兒不太好。此刻見周世文已經把衣服拿下來了,知道大勢已去,只好沮喪的嘆了口氣。

“唉,你們啊……”

正鬱悶着,旁邊有人送上來一壺水。

周霜霜一擡眼——

哦,收銀那姑娘。

她伸手準備給金秀倒水,但是水一倒,周霜霜就納悶道:“咦,水怎麼是涼的?”

天冷,雖然屋子裏有暖氣,可也不至於喝涼水。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兒,畢竟水放着放着就涼了很正常,她順手拿去收銀臺,重新換了一壺熱水來。

反正嘛,開飯館的,別的沒有,水是有許多的。

………………

金秀把這一切瞅在眼睛裏頭,等周霜霜一落座,她還是忍不住囑咐道:“霜霜啊,嬸兒給你說這個不太合適,但是你也大了,該留個心眼!”

她看看收銀小姑娘,意有所指:“你爸長的好,對人也細心,家底又在這裏擺着……他是大老粗,可你要是也不注意着,回頭讓人家小姑娘登堂入室了,太不好了。”

周霜霜:???

她側頭看看一直手裏邊忙忙碌碌不知道在忙個啥的女孩,沒覺得有什麼異常啊!

收銀員好像是附近一所職校畢業的,剛畢業找工作就找到了這裏,收銀的工資不算太高,但工作輕鬆啊。

這麼一干,就是兩三年。

她難以置信的看着金秀:“我記得……她才二十四五?”

她爸可都四十六了!

二十年的差距啊!

他們家又不是什麼富豪,怎麼能叫一個年輕女孩,看上個挺着小肚腩的中年男人呢?

金秀卻是撇撇嘴:“沒有帝都戶口,沒有穩定工作,幹活也就那樣,樣貌身材一般般……自從知道我給你爸介紹對象,我就再也沒有喝過你們家的熱水!”

“你們家呢,有房有車有地皮有飯店……”

“你說,就這點本事,你爸跟她比起來,哪裏差啦?”

周霜霜:……

她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索性直接回頭喊道:“琴琴姐,麻煩叫我爸下來一趟好嗎?”

周爸見到女兒心裏激動的不行,見周霜霜不搭理他,回頭又從廚房拎了幾樣青菜上樓了。

看樣子,外賣也不打算點了,要自己親手做。

陳琴琴正神遊天外呢,此刻聽周霜霜叫她,立刻喜笑顏開,麻溜的應下了。

接着,二話不說,直接“噔噔噔”上了樓。

——好!半!天!了!

也沒見她下來!

周霜霜瞪大了眼睛。

這棟樓,樓上是他們的家,樓下是飯館。但周爸爲了孩子的安全考慮,從來不叫員工上樓的,有事要麼喊一嗓子,要麼電話叫。

這這這……

這下子,周霜霜心裏不開心了。

金秀也看出來了,此刻勸道:“所以說啊,眼看着你們大了,我才趕緊想給你爸介紹對象——我認識的人,不說多,絕對知根知底的。”

“而且啊,年紀最起碼也在三十往上了。 鈺樓明玥長相憶 你看琴琴那姑娘,年輕,有活力,可她那樣子,到底沒正經跟人過過日子的,不知道過日子的難處,不像是能穩的下來照顧人的。”

“你爸這個年紀,還年輕着呢,肯定得找一個穩重點的,能幫忙照顧他,還有包容你們的……可別學那電視裏頭,小姑娘家家的大叔大叔的,叫着叫着就摟一塊兒去了,那就不是正經過日子的樣子!”

“霜霜啊,你可想清楚啊!”

金秀說完,拍拍她的手背,這才慢悠悠回家去了。

周霜霜瞪大眼睛看着樓上,發現陳琴琴過了好一會兒才下樓。

她心裏鬱悶——

陳琴琴還沒她爸長的好看呢!

身材也不夠好!

還不講衛生——看!她的視力,很清楚就能看到陳琴琴外套最下襬處,有一個小小小的黑點!

衣服都洗不乾淨,她爸以後年紀大了,她肯定也不能好好照顧他!

金嬸嬸說的對,兩個人一點也不合適!

她嘟嘟囔囔,見周爸笑呵呵的也跟着下了樓,不由心裏更生氣了!

——她還是個寶寶!

寶寶心裏苦! 中午。

餐桌上。

周麓總覺得氣氛怪怪的。

他嘴裏嚼着菜,看看好久不見的親姐周霜霜,再看看一臉忐忑的周爸。

半響,他問道:“你們……怎麼了?”

“對啊!”

見有人開頭,周爸彷彿一下子有了勇氣,連忙側頭瞧着自己的女兒:“霜霜,你是不是在學校裏不開心啊?”

周霜霜幽幽的看了他一眼:“沒有。”

——這怎麼能是沒有不開心的樣子呢?

周爸心酸的想:女兒大了,有自己的小情緒了。

他是個開(bing)明(bu)的父親,此刻哪怕心裏頭五味陳雜,到底也只能揭過這件事,順手給女兒夾了一筷子紅燒魚塊:“來吃魚,你不是就想吃這個嗎?爸特意給你做的!”

周霜霜瞪大眼睛:“爸,我沒想吃這個啊!”

周爸納悶道:“你不是叫小陳來跟我說的嗎?”

兩人面面相覷。

周麓卻突然冷吭一聲:“什麼小陳、小陳的,爸,你可得注意點,喊得太親密了,人家會誤會的。”

周霜霜瞪大了眼睛。

…………………

周麓可不是那種不敏感的人。

要說,這也跟他的生長環境有關係。

周霜霜好歹小時候還跟媽媽呆過一段時間,可輪到周麓,生下來沒多久,媽就沒了。偏他又是個男孩子,小時候人家打他,都罵他是“沒媽的孩子”,甚至經常有鄰居嬸嬸捏着他的小臉蛋問他什麼時候有後媽——

他對這個可敏感啦!

雖然後來大了,也知道周爸的不容易,鬆口說願意他再婚……

可那也得是他覺得不錯的吧!

就陳琴琴那人,他可是見過對方從抽屜裏拿錢的——那抽屜裏都是周爸給姐弟兩人的散碎零錢,因爲太過零碎,誰也沒有特意去數。但周麓那段時間想攢錢買小說,所以每天都數,結果越數越少……

他就留了心。

結果,就發現了陳琴琴的小動作。

她拿的不多,就是有時候吃點零嘴,三塊兩塊的,可就在關抽屜的那一瞬間,陳琴琴也看到了周麓。

陳琴琴若無其事的關上抽屜,轉頭就找了周爸:“周哥,我看你天天在抽屜裏放錢,這樣不好,周麓和霜霜畢竟還在上學,這樣散漫的給錢,很容易讓他們去買別的東西,耽誤學習的。”

周爸想了想,也有道理。

然後他去問了周霜霜:“霜霜啊,爸爸決定以後弟弟的零花錢由你管着了,就不在小抽屜裏放零錢了哈。”

從那以後,那個抽屜裏再沒放過錢。

婚謀成癮 而周麓,中二期的少年,正是自尊心強烈的時刻,被這麼憑空擺了一道,可不知多憋氣了!

偏偏少的錢又不多,十幾二十塊罷了,他也沒法說……

最後,只能不了了之了。

如今再想來,那時候的自己,簡直是個傻子啊!

…………………

正是因爲這些沒臉說出來的往事,周麓才說出今天這番話的。

但周爸卻鬱悶了:“啥親密?你說小陳?我……我就喊小陳啊,哪裏親密了?”

周霜霜倒是不知道周麓爲什麼這麼說,心道:肯定陳琴琴做的太出格了,露露都看出來了!

因此,她故意問道:“爸,她爲什麼跟你說我要吃魚啊?我沒跟她說話呢!”

“而且,她幹嘛要進咱家?”

周爸擦擦汗:“我怎麼知道啊……她非說你要讓她上去點菜……”

周爸對於男女之事遲鈍了點,但並不是傻子。說到這裏,也開始明白了。

他好笑的看着兩個孩子,最近日漸發福的白胖臉蛋上,洋溢出歡快的笑意:“捨不得你們爸,害怕被別的女人搶走是不是?放心,我不會讓你們有後媽的。”

他給二人一人夾了一筷子菜:“陳琴琴呢,到底也是店裏的老人了。爸不能無緣無故的趕人走,畢竟還有那麼多員工呢。”

他笑了笑:“放心吧。”

周霜霜和周麓對視一眼,微微有些愧疚。

魔獸農場主 半響,周麓低聲道:“爸,我沒想着不讓你找對象。你要是看到喜歡的,別瞞着我們,儘管帶回來,我們會很尊重她的。”

周霜霜也點頭。

周爸卻搖了搖頭:“一大把年紀啦,我要是想找,還能輪得到你們倆說話?而且,別聽人家說什麼養老的事兒,你們倆是我帶大的,難道還能不給我養老嗎?”

“來,不討論這個了,吃飯吃飯。露露明天還有家長會是不是?讓你姐陪着去,明天店裏有消防檢查,我得留下來。”

………………………………

這事就這麼告一段落了。

不過,或許是覺得自己太自私了,第二天哪怕姐弟兩人一起去學校,心情也不是很美妙。

周霜霜坐在後座,看着前頭周麓因爲騎車而動彈的大長腿,不由讚道:“我弟弟真是帥啊!男子氣概十足!”

這話說的,前面一句確實不錯。可後頭那句,真實性卻值得商榷。

周麓卻覺得頗爲得意:“那可不!我告訴你,我們學校的兩個慣會勒索敲詐的混混,至今不肯跟我接觸呢!還不是被我打怕的!”

這話他已經炫耀無數次了,周霜霜一開始聽着,還覺得慶幸,自己的弟弟看來並不是慫包嘛!

可是聽的多了,也不由有些後悔——當時,她就不應該特意等着周麓走遠了再追過去的!

如果早一點,大膽一點,尾隨的更緊密一點……別等到他們打完了才找到兩個混混……

那周麓現在,也不會這麼浮誇了。

她覺得自己之前的教育方式出了問題,因此一路都在冥思苦想,要怎麼斷了周麓這種浮躁的心理纔是。

不過,沒等她怎麼想,自行車才一陣風似的進了校園,周霜霜就已經逮到了機會!

看那教學樓前邊被年級主任拎着站到走廊的,可不就是那兩個混混嗎?

啊喲!

周霜霜好奇的盯着他們——看他們之前那架勢,還以爲他們是不進校園的呢!

沒想到啊沒想到……

周霜霜搖頭——

原來,他們也要上學的!

她推推周麓的肩膀:“露露,你說怕了你的那幾個人,是不是他們?”

“他們最近……還做壞事嗎?” 周麓正哼哼嗤嗤騎車呢,此刻順着周霜霜的手指一看——

熟人啊!

他一下子樂了起來。

“對,就是他們!”

“至於壞事……他們被我打了之後倒是消停了一段時間,不過最近,好像又故態復萌了。”

故態復萌?

周霜霜來了興趣——“怎麼個復萌法?”

周麓隨口說道:“就是敲詐勒索、然後好像還看中了八班的一個女生,天天糾纏……他們可煩,偏偏老師警察知道了,最多就是拘留警告,別的也沒什麼特別好的辦法。”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