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才會一直帶著他在墨族禁地生活!可是他還是對自己的父親很不滿,雖然沒有父親就沒有自己,雖然當時他是為了救娘親,但是畢竟他還是強迫娘親了,這讓他心裡非常的鄙視和不滿……

加上他原本覺得自己實力很強,憑什麼讓早幾個時辰出生的白小天做哥哥,他覺得自己是哥哥才對……

可是,最後他發現白小天不但比他早出生,在那個分明是一群煉丹師的地方,實力竟然還比他強!最討厭的是幾百年前,他沒事給自己寫信的事情,讓墨小夜每每想起來都憤怒無比……

兩個大男人寫信,他是變態么……

「我這次是為了墨竹林而來……」白小天笑著說道。

「嗯?墨竹林?墨竹林怎麼了?」墨小夜疑惑的問道。

他是被白小天的傳音喊醒的,因此並不知道墨竹林的事情!

白小天也清楚自家弟弟不知道,於是看向墨辰雨問道:「墨族長,我們神醫門的陣法長老數月前,帶著神醫門的少主進入了墨竹林,到現在都沒有出來,也聯繫不上!我聽聞唯一從墨竹林出來的母女,住在你們墨族,不知道能不能請她幫忙,幫我們把人找出來?」

「白前輩,您跟老祖宗一樣,喊我小雨就可以了!只是您說的事情,我現在也不幫不上忙……」墨辰雨恭敬的說道。

他也是有兄弟的人,自然看的出自家老祖宗雖然表面一副看白小天不爽的樣子,但是看著白小天的眼底,還是帶著一絲開心的……

「你們都在說什麼?小雨,你給我說說怎麼回事?」墨小夜瞪了白小天一眼,看著墨辰雨說道。

「是,老祖宗!是這樣的……」墨辰雨也實在,直接將墨九狸的事情說了一遍。

包括那落花谷的人,是因為抓墨九狸而來,也都說了,更加直接說出來墨竹林變成今天這樣,正是因為九狸所謂……

他這麼做,第一是因為了解墨小夜火爆的脾氣,第二他也想把墨族拉下水!讓九狸自己面對落花谷,他始終覺得不妥……

果然,墨小夜一聽頓時怒了:「該死的落花谷,我們墨族的人,他想抓就抓,真是豈有此理!那丫頭做的對,就該困死他們,最好讓他們都死在裡面……」

「你們神醫門的人,是不是也進去抓我墨族丫頭的?」墨小夜不爽的看著白小天問道。

婚途漫漫:爹地在線追妻 白小天看著墨辰雨的眼神頓了頓,隨即哈哈哈大笑道:「我倒是不知道事情,原來是這樣的!確實,神醫門的陣法長老,正是受落花谷的人所託,才會進入墨竹林的!不過,既然事情原來是因為這樣,那我也就不急著救他們出來了,反正外面很多人都等著呢,我最近就在墨族打擾了小雨!」

「好的前輩,這個自然沒問題了!」墨辰雨說道。 第368章

「那丫頭母女人呢?」白小天好奇的問道,其實這一次本來不需要他親自前來的,她也是因為對墨九狸母女好奇,才會趕來的。

「九狸她們在閉關!」墨辰雨說道。

「那她們什麼時候出關?」白小天看著墨辰雨問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應該快了吧……」墨辰雨說道。

「你問那麼多做什麼?閉關哪有說出關就出關了!你以為都像你那麼閑,沒事出關到處走嗎……」墨小夜瞪著白小天說道。

「哈哈哈,也是!小雨啊,我跟小夜住就行了,你不用管我,你去忙你的吧!等到那九狸丫頭出關時,你告知我一聲就好了!」白小天笑著說道。

「墨族有客房,你別跟著我!」墨小夜冷冷丟下一句話,眨眼就不見人影了。

白小天笑了笑跟了上去……

只留下墨辰雨和墨豐兩人,在房間中,看著白小天兄弟兩人消失的背影,墨豐說道:「看起來,老祖宗兄弟兩人感情不怎麼好啊!」

「豐老,這你可說錯了,他們兩人的感情極好!」墨辰雨說道。

「哦?真的?」墨豐好奇的說道。

「嗯,因為以前我也有三個兄弟……」墨辰雨懷念的說道。

「你是說在凌天大陸的家人,對了,他們沒和九狸一起來嗎?」墨豐想到墨辰雨的身世問道。

「他們……他們……他們都不在了……」墨辰雨捂著胸口,忍著痛意說道。

「怎麼回事?」墨豐皺眉道。

「九狸說是因為……」墨辰雨將凌天大陸墨府的事情說了一遍。

「這麼說來,這一次落花谷的人追殺九狸,是因為那墨府養女的女兒授意的?」墨豐聞言,臉色也十分難看的說道。

「具體我也不清楚,只是這落花谷,既然跟那女子有關,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墨辰雨眼神一冷的說道。

「放心,還有墨族做你和九狸丫頭的後盾!不同意的人,就都滾出墨族!」墨豐霸氣的說道。

「九狸是不會讓墨族攙和進來的,我只是想自己為她做點事情!我也是墨府的一員,不能把所有的責任,都壓在九狸一個人的身上,她還是個孩子!」墨辰雨說道。

「是啊,九狸才二十歲,還只是個孩子而已……」墨豐也不由得說道。

*

死亡海域

南風和南雨,凌空立在一片血色結界的上空,看著下面的血色結界,南風皺著眉頭問道:「師弟,你有沒有察覺那裡不對勁?」

「師兄,我記得原本這結界的顏色,似乎沒有這麼紅吧!這是怎麼回事?」南雨皺眉說道。

「我也不知道,我們下去看看再說!」南風說道。

「好。」

說著兩人落了下來,直接落在了結界的邊緣,只是兩人繞著結界,走了一段發現,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除了結界的顏色變紅了之外……

「奇怪了,這看著也沒有什麼問題啊,怎麼這結界的顏色忽然變了呢?」南雨疑惑的說道。 空淨法師靈示:心淨國土淨。這個道理在有些人看來,可能比較淺顯,只理解爲真善美可以改善外在的環境。但若以大乘佛教、尤其是密乘的觀點解釋,那就相當甚深了。

比如說香港中文大學,後面依山、前面傍海,被譽爲全亞洲最美麗的大學校園之一,這是怎麼來的呢?是師生們共同的福業所感。假如你們往昔沒有積過善因,就不可能現前這樣的環境,像最近非洲在鬧災荒,1100多萬人面臨着飢餓的威脅,從電視中也可以看到,好多人的生活就像餓鬼一樣,非常可憐,這也是他們的共業所致。

那麼,業力又跟什麼有關呢?跟我們的心息息相關。佛陀在《華嚴經》中說:“衆生心淨故,得見清淨剎。”世間上的萬事萬物,實際上都是自心的顯現。在凡夫人的眼裏,這個世界粗糙不堪、凹凸不平;但在一地菩薩看來,由於斷除了遍計我執,所見何物皆無不淨;到了八地以上,看到的會更爲清淨。關於這方面的道理,藏傳佛教《大幻化網》中有深刻的剖析。若想真正通達,大家必須要花一定的時間。

大概在99年前,藏地有位非常偉大的學者,叫麥彭仁波切,他所造的《大幻化網光明藏論》中,就以顯宗和密宗的觀點,闡述了“心淨國土淨”的道理。十多年前,我也給部分知識分子講過一遍,在講的過程中我深有體會,感到“心淨”真的是“國土淨”。這一點,只有將大乘佛法的甚深理論,與實修相結合纔會明白。當然,我並不是說自己有什麼境界,只是想告訴你們,藏傳佛教中確實有許多精髓,值得各位去借鑑、去學習。

昨天。學愚教授也講了,他以前在日本、在哈佛大學,看到許多專門研究藏傳佛教的機構,不少教授、博士長期致力於此。從見解上、修行上探索藏傳佛教的奧義。像這次來自英國的尼格教授,就對藏傳佛教非常感興趣,他本人是學薩迦派的,對很多道理講得相當明白。尤其令我吃驚的是,他竟然能用流利的藏語跟我交流。作爲一個英國人,對藏語的造詣達到這種程度,是相當不容易的。由此可見,如今很多學者對藏傳佛教的研究,已不滿足於僅僅只看幾本書了。

藏傳佛教爲什麼能吸引這麼多人呢?關鍵在於它的邏輯性非常強,修行次第十分明瞭。再加上傳承上師的竅訣、未經中斷的清淨傳承等,許多方面散發着獨特的魅力,被當今學者譽爲世界文化的寶庫。包括漢地許多大學的教授、研究生、博士生,近年來也都在研究藏傳佛教的因明、中觀、大圓滿等。而且值得慶幸的是,青藏高原因爲自然條件所限。無形中起到了保護文化的作用,這也是衆生的一種福分,如此給全世界帶來的利益無法估量。

或許個別人認爲,藏傳佛教的教義,只不過是灌頂、開光、灑淨、加持、放生這麼簡單,實際上並非如此。假如你真想了解藏傳佛教,就一定要進入藏地的佛學院。或者有規範管理、系統學習的道場,這樣才能明白它在教義方面的嚴密性。

那麼,灌頂、加持是不是藏傳佛教呢?是它的一種形式,但並不是它的精髓。所謂的佛教,正如偉大的世親論師在《俱舍論》中所說,唯一就是教法與證法[2]。不僅藏傳佛教是這樣。漢傳佛教也是如此。

現在許多佛教徒,只執著於佛教的表面形式,儘管自己皈依多年,卻並不瞭解佛教的教義。包括研究佛教的一些知識分子,像這幾天參加研討會的二十多位大學生。有些只知道佛教的幾個公案、理論上的一點皮毛,卻並沒有深入佛教的核心。其實,要想通達佛教的教義,不能只看一些資料就夠了,而要像前輩高僧大德那樣,通過長期的學習、研究、辯論、實地修持,才能真正獲得。

尤其像“心淨國土淨”這樣的道理,大家一定要潛心研究才能通達。它不僅在藏傳佛教中反覆提及,而且漢傳佛教的《維摩詰經?佛國品》中也講到過:舍利子曾認爲釋迦牟尼佛的剎土不清淨,是個具五濁煩惱的世界。但從東方剎土來的螺髻梵王說:“在我的眼中,釋迦牟尼佛的剎土清淨無垢,宛如自在天宮。”可是舍利子不相信,說自己所見的,全是泥石瓦礫、丘陵坑坎[3]。兩人爭執不下之際,佛陀以腳趾壓地,頓時三千大千世界莊嚴無比、極其清淨,呈現出無量的功德。舍利子見後嘆爲稀有,佛陀告訴他:“我的器情世界本來就是清淨的,只不過你沒有見到而已。”

漢傳佛教的《圓覺經》中,也講過:“衆生國土,同一法性;地獄天宮,皆爲淨土。”所以,大家若想懂得“心淨國土淨”的道理,必須要學習《維摩詰經》、《圓覺經》這兩部經典。同時,最好再研究一下藏傳佛教的“大幻化網”,以及大圓滿中的“本來清淨”。假如你依靠具有法相的善知識引導,然後去觀察自己的心,就會慢慢體會到,“心淨國土淨”並不只是口頭上說說,而是確實會有不可思議的清淨境界紛然呈現。

心不淨則國土不淨

當然,這個法特別甚深,只用一堂課的時間,肯定無法揭示其中深義。因此,我今天主要給大家講一個要點,那就是:心不清淨的話,國土也不清淨。

爲什麼這樣說呢?打個比方,一個白色的海螺,正常人看來是白色;但在有膽病者的眼中,它卻是黃色;對眼根毀壞的人來說,甚至連黃色也見不到,只能看到漆黑一片。可見,外境的清淨與否,與自己的心有極大關係。

當今時代五濁橫行,人們內心貪嗔癡充滿,所造的惡業簡直無法想象,如此勢必會感召外境的一系列失衡。就算是再美麗的城市、再怡人的海島,以後會變成什麼樣也很難說。美國前副總統戈爾(ld ‘al‘ gore, jr.,1948-),通過多年對全球暖化的研究。曾在一份報告中提醒世人:人類若再這樣無節制地破壞大自然,那麼用不了幾年,許多沿海城市就會被海洋淹沒。這種現象的真實原因,他倒沒有揭示得很清楚。但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4](,Πλ?twν,約前427-前347),在描述大西洲(亞特蘭蒂斯)這個神奇國度的毀滅時,卻講得非常明白。

他在兩篇著名的對話著作——《克里齊》和《齊麥裏》中,詳細記述了大西洲的存在。他說如今的大西洋那裏,在一萬多年前,有一片美麗富饒、高度發達的陸地,即大西洲。那裏氣候溫和,森林茂密。國家繁榮富強,人民安居樂業,是一塊得天獨厚的樂土。當地人信仰海神,將其視爲至高無上的主宰,時時加以供奉。後來。大西洲的人們開始腐化,邪惡代替了聖潔,貪財愛富、窮奢極欲代替了天生的美德。此舉觸怒了海神,降下滅頂之災,在一次特大的地震和洪水中,整個大西洲僅於一日一夜便沉淪海底,消失於滾滾的波濤之中……

對於柏拉圖筆下的大西洲。有人認爲是天方夜譚,有人卻對此深信不疑,只是苦於沒有找到確鑿的證據。幾個世紀以來,衆多考古學家試圖證明它的存在,但都紛紛無功而返。直至2009年2月,英國媒體對外宣佈:英國航空工程師巴姆福德。通過“谷歌海洋”軟件查看三維海牀地圖時,震驚地發現在大西洋海底,竟有一塊貌似城市遺址的海牀。這一驚人發現,讓全世界的考古學家興奮不已,假如它真是一處城市遺址。那很可能就是傳說中沉入海底的大西洲。

當然,我今天講這個,並不是想說明它的存在,而是想告訴大家,衆生造的業若日益嚴重,那麼世界總有一天會趨向滅亡。像古羅馬帝國,早期的人們崇尚純樸、高尚,然而,隨着它的經濟勢力不斷強大,世風日壞,崇尚奢華、狂歡縱慾的現象到處可見。最終,道德精神的沒落,成了古羅馬帝國走向衰亡的起點。

諸如此類的事例,古往今來數不勝數,理應引起人們的反思。倘若再繼續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我們“明月鬆間照,清泉石上流”的人間仙境,會變成“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淒涼寫照。對此,每個人務必要重視!

當前人類面臨的兩大問題

最近召開的學術研討會,探討了心靈環保與生態環保,這二者歸根結底,其實都與人們行持善法、斷除惡業有直接關係。倘若沒有從這方面着手,那表面上喊了多少口號,也不一定能起到真實作用。

而若想行持善法、斷除惡業,最根本應當注意兩件事情。是什麼呢? 監獄歸來當奶爸 一是大多數人不承認前世後世;二是人們殺生非常嚴重。這兩點是當前亟待解決的主要問題。

1、不知道前世後世存在

如今許多人對前世後世茫然無知,這是相當遺憾的。昨天我坐在輪船上,途經香港科技大學時,很多人給我介紹這所大學如何先進。從遠處望去,它的建築就像中文大學一樣壯觀,但我當時冒出來一個念頭:“它裏面培養的人才再好,但大多數若不承認前世後世,那還算得上先進嗎?”當然,我對科技大學沒有任何敵意,只是自然產生的一種分別念。

不僅僅是科技大學,包括我們中文大學,乃至全世界任何一所高校,都是如此。許多大學剛一進校門,見到學生們來來往往、談笑風生,感覺非常不錯。但若深入瞭解這些人的內心世界,悲憫之心就會油然而生。爲什麼呢?因爲前世後世明明存在,他們卻根本不承認,盲目以爲人只有短短一世,這種人生觀特別膚淺。有了這樣的人生觀,就不會有正確的價值觀。許多人覺得既然自己只能活幾十年,那人生的價值就在於享樂,於是絞盡腦汁地追求金錢,認爲有了錢就有了幸福,這一點實在大錯特錯。不管你是什麼學者、教授,假如有了這樣的人生觀、價值觀,這是非常令人惋惜的。

按理來講,人類的智商超過動物,但你若連自己有前世後世都不知道,甚至有些佛教徒也心存懷疑,這輩子只爲了衣食而奔波忙碌,那就跟動物沒什麼差別了。現在很多人之所以做事不擇手段,說到底就是因爲不相信有來世。假如真的相信這一點,許多惡業自然就不敢造了,就如同明明知道是毒藥,自己再渴也不敢喝。爲什麼呢?因爲造了惡業以後,下一輩子肯定要受苦。

如今很多人因爲環境、教育的影響,對來世的存在抱有懷疑,甚至根本不信,這一點,希望大家一定要去研究。其實這並不是很深,不像明心見性或證悟遠離四邊八戲的空性那麼難,只要藉助於法稱論師的因明推理,我們就可以通達它。我曾翻譯過藏地一位大德所寫的《前世今生論》,裏面就講了很多這方面的道理,將佛教的論證與現代科學結合起來,完全可以建立前世後世的存在。

記得在2009年,美國也播報了一則輪迴轉世的案例:一個叫詹姆斯的美國小男孩,自稱前世是二戰海軍飛行員,當年死於自己的飛機被日軍擊中。這個男孩從小隻喜歡飛機玩具,對飛機結構有着驚人的瞭解,而且經常做些墜機噩夢。他能很詳細地敘述自己的前世及死亡過程,有個二戰老兵也證實了他的描述。後來,他還找到了前世的姐姐——90歲的安妮,二人一見如故,安妮確信他就是弟弟的轉世。據說美國好萊塢導演準備將這個故事,拍成一部電影。如果真能拍得很好,相信會有不少人因此而受益,重新考慮來世是否存在。 第369章

「走,我們整個檢查一遍看看,免得出什麼問題了,師父還不知道!」南風想了想說道。

「好,我們分開走,還是一起走?」南雨問道,要是他們兩人分開的話,時間會節省很多。

「一起走吧,我總覺得這結界變色,還是血色,有些不太對勁,免得發生事情意外,一個人應付不來!」南風想了想謹慎的說道。

「也好,師兄那我們先走這邊吧!」南雨指著左邊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兩人順著結界,從左側步行開始檢查起來,兩人的神識一上一下的,謹慎的檢查著……

兩人落下的位置,是正好對著死亡海域的,而這血煞城正是面朝死亡海域,背朝死亡海域邊的死亡森林……

兩人走了前面對著死亡海域的結界,發現除了結界顏色變成血色外,並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正當兩人走到背面,對著死亡森林的結界中心位置時,剛好聽到前方傳來說話聲,兩人對視一眼,收斂了氣息慢慢靠近……

「你們進行的如何了?還有多久能夠打開結界?」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問道。

「回左使大人,最近附近森林的魔獸都藏了起來,我們根本抓不到多少魔獸,沒有足夠的血液灌溉結界縫隙,也不知道多久能打開!」一個男人的聲音,唯唯諾諾的說道,似乎很怕說話的女人。

「廢物,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必須儘快想辦法給我打開結界,否則你的命也別想要了!」女人陰狠的說道。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我一定會儘快想辦法的!」男子磕頭求饒道。

「距離九千九百九十九隻魔獸,還差多少?」女子問道。

「回大人,還差一千多隻!」

「儘快想辦法吧!還有,現在開始準備給我抓九百九十九個童男童女!一旦魔獸的數量齊了,就要開始用到人類的童男童女了!」女人再次說道。

「什麼?九百九十九個童男童女?大人你之前並沒有說過這個啊!」男子驚呼道。

「哼,我沒說,就是因為等到你們收集完九千九百九十九隻魔獸后,再告訴你們去收集人類的童男童女的!不然我就算告訴你們太早也沒用,不管是血液還是童男童女,自然都是新鮮的好!我需要的都是小孩子,萬一抓回來早了,還要費心思的養著,不小心死了還的再抓,不是很麻煩嗎?」女人冷冷的說道。

「可是,大人!我們的實力抓一些魔獸都很吃力,根本沒有辦法抓到那麼多孩子!」男子一臉的苦澀說道。

「到時候,我自會給你們東西的!」女子說道。

「可是……」

「閉嘴,除非你們村子的人,都想現在就死!」女子冷聲道。

「大人……」男子欲言又止道。

「好了,你……」

「什麼人?出來?」女子忽然對著南風兩人所在的位置喊道。

原來是南雨聽到女子的話,一時氣憤泄漏了氣息,不巧被那女子發現…… 當然,這種現象在印度、藏地,乃至世界各地,都非常非常多。可大多數人仍置若罔聞,不願承認真有來世。甚至有些佛教徒,也只是口頭上說有輪迴、有來世,卻從沒有爲此做過任何準備。因此,我今天再次強調這個問題,希望大家能引起重視。

殺害動物的現象特別嚴重

還有一點,剛纔也提了,就是現在殺害動物的現象特別可怕。許多人認爲,人殺人是不可容忍的,但人殺動物理所當然,甚至個別宗教也贊同這種說法,這是非常顛倒的。

如今21世紀,是人類殘殺動物最嚴重的一個世紀。在各種的推動下、在先進科技的支持下,海里的、空中的、陸地上的動物,都遭到了史無前例的滅頂之災,長此以往,我們的地球母親能否承受得了?這是應當考慮的問題。

有人可能認爲:“人爲什麼不能殺動物?它們是低等的生命,本來就該給高等的人類吃掉。”這種想法非常不合理。動物的生命跟我們沒有任何區別,我們喜歡活着、逃避死亡,動物也是如此。既然這樣,我們有什麼權力剝奪它們的生命?在人類歷史上,20世紀爆發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分別使一千多萬人、五千多萬人離開了人間,這對人類來說,是一場鮮血淋漓的浩劫。而今21世紀,人類雖遠離了這樣的苦難,但更恐怖的災難,卻降臨到了動物頭上。

其實,高等與低等之間的不平等待遇,以往在人類身上也發生過。像幾個世紀前的黑奴貿易,就根本不把黑奴當人看,他們被當成商品一樣買賣,在碼頭上、在市場上,一天可成交無數筆這樣的交易。這種黑奴貿易。延續了長達四百多年。《湯姆叔叔的小屋》(又名《黑奴籲天錄》)中,就真實地描寫了黑奴在奴隸主殘酷壓迫下的悲慘命運。此書是19世紀最暢銷的小說,暢銷量僅次於《聖經》。在它發表的頭一年,美國本土便銷售了30萬冊。

那個年代。奴隸主眼中的黑奴,跟現在人們眼中的動物相仿。他們覺得奴隸是低等的人種,可以隨便買賣、殺掉。而且在運輸黑奴的途中,大量黑奴被塞在擁擠的船艙裏,空氣污濁,飲食惡劣,傳染病猖獗。他們一旦身患重疾,就被立即拋入大海,葬身魚腹,有時候幾百個幾百個被扔入海中……這種慘劇從15世紀到19世紀都在上演。直至1890年布魯塞爾會議上。作出了廢除非洲奴隸貿易的決議,黑奴貿易纔算正式終止。

所以,在曾經的四百多年裏,相當一部分人認爲,高等的白人奴役、甚至殺掉低等的黑人。可謂天經地義。後來,美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丁?路德?金(mrtin?luthr?king,?jr.,1929-1968),在《我有一個夢想》中呼籲,白人必須對黑人實現民族平等。之後的南非前總統曼德拉(?rolihlhl?mndl,1918年-),也一直反對種族主義。提倡黑人與白人應享有同等的待遇。

同樣,我們對動物也需要如此。在這個地球上,它們也有生存的權力,人類不應爲了一己的口腹之慾,讓它們付出最寶貴的生命——不過,每次我一提起人類的痛苦。比如汶川發生了地震、玉樹發生了地震,很多人就淚流滿面、感同身受。而若講到動物的苦難,尤其是屠場上的慘不忍睹,好多人都沒有感覺,表情也是一般般。

前段時間我參加“世界關愛論壇”。組委會提倡將每年的7月17日設立爲“世界關愛日”,“7.17”意爲親一親,這一天,每個人都應親一親身邊的老人、孩子、親朋好友。當時我就在會場上呼籲:這一天不但要親一親我們身邊的人,還應親一親我們身邊的動物,即使不能長期吃素、放生,這一天也最好儘量做到。但遺憾的是,大家對此反應平平,願意爲動物代言的人,實在寥寥無幾。在西方,辛格(ptr?singr,1946-)等個別學者,也曾提倡要解放動物[5],然而大多數人在行爲上,也並沒有引起特別重視。

其實,若想拯救地球、拯救人類,我們理應從培養慈悲心開始。倘若沒有慈悲心,未來各種災難定會頻頻發生。湯恩比博士說:“拯救21世紀人類社會的,只有孔孟之道和大乘佛法。”日本哲學家、思想家池田大作也認爲,人的外在生活環境之所以出現危機,其根本原因在於人的心靈出現了問題,是人類人性深處潛藏着無窮無盡的“魔性的”所致。

如今人們的極其可怕,不管是天上飛的、水裏遊的、地上跑的,只要看到有肉就想吃,真是一種“魔性的”。尤其是住在海邊的人,覺得一天不吃海鮮就活不下去,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快樂,是建立在衆生怎樣的痛苦之上。這樣的人類,到底是進步還是落後?每個人都應當深思。

或許有人聽後會提出抗議:“既然動物不能吃,那植物也不能吃,因爲它也有生命。”這種說法不正確。佛陀在《涅槃經》中講過[6],殺生的定義是什麼?就是毀壞衆生的五蘊。植物雖有生長、死亡的現象,在一些刺激下也有各種反應,但它並沒有真實的五蘊,跟動物的生命完全不同。動物的生命,跟我們人類一樣。我們怕死,動物也怕死;我們遇到生命威脅時,願意付出一切,來換取存活的機會,動物也是如此。既然這樣,我們對動物的生命,爲什麼不能平等對待呢?

漢傳佛教歷來提倡吃素,這一點非常符合大乘教義。我本人是學藏傳佛教的,但也十分隨喜這種傳統,它不僅體現了大乘佛教的精髓,而且對如今推遲全球暖化,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美國前副總統戈爾在《難以忽視的真相》中警告世人:對付全球氣候變暖,我們只有10年時間。具體該怎麼做呢?關鍵要提倡素食。因爲肉食是全球暖化的主因。2007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化研究小組(ip)[7]的主席帕喬裏博士(dr?phuri,1940-),也曾公開呼籲“不吃肉、騎腳踏車、少消費,就可以協助遏止全球暖化。”

聽說現在有不少大學生。對吃素很感興趣,這是非常好的現象,此舉對自己健康也很有幫助。常有人認爲,不吃肉就會營養不良。其實犛牛吃草,豬也沒有吃肉,它們都有足夠的營養,爲什麼我們就不行?而且,假如你吃了動物的肉,它們身上的各種疾病,也會間接傳染給你。難道你不害怕嗎?

吃素除了可讓我們健康外,對環境保護非常有益。曾有一份報告中顯示:吃素一天,就等於種了180棵樹[8]。既然這麼簡單就能保護地球,我們又何樂而不爲呢?今晚在場有幾百人,如果每個人都吃肉。那好幾頭豬也不夠我們吃一頓。或者按照你們香港的習俗,海里什麼動物都要吃,那一頓飯要殺多少個生命?我們的生存,若建立在摧毀其他生命的基礎上,那還不如早點死了好——也許我講得比較過分,但事實上的確如此。假如我爲了自己活着,而把你殺掉的話。這是非常不公平的。

有史以來,人類一直在追求世界和平。其實要想達到這個目標,就要明白世界上不僅僅有人類,還有動物。況且按照考古學家的觀點,地球上先有動物,後有人類。這樣的話,地球就不是人類所獨有的,動物也應該有自己的生存空間。因此,人與人之間需要和睦相處,人與動物之間也應當如此。倘若我們肆無忌憚地殺害動物、亂砍亂伐、浪費資源。這個世界有可能和平嗎?單單是各國之間不打架,彼此說說好話,這就是真正的和平嗎?

若想實現“心淨國土淨”,理應從自他做起

因此,希望大家的一些觀念,要從根本上改變。否則,再怎麼提倡“心淨國土淨”,實際上也淨不了。假如我們的內心都是害心、殺心,佛陀在《阿含經》中也講了[9],這就是外物衰損的因,以此會感召天災層出不窮,諸多災難此起彼伏。而且,我們死了以後,去向是什麼呢?就是地獄、餓鬼、旁生,這是誰都不願意的。人活在這個世上,無非只有幾十年,爲了這麼短暫的一期生命,而造下彌天大罪,給自己帶來萬劫不復的痛苦,這實在太划不來。

所以,一個人的將來是快樂還是痛苦?完全取決於自己一念間。藏地有句名言是“心善地道善,心惡地道惡”,也就是說,心善的話,前途是光明;心惡的話,前途是黑暗。佛陀在經中也經常說:“萬法唯心造。”爲什麼呢?因爲心善就會聚集許多“正能量”,投射的外在世界會非常美好;反之,倘若我們的心很惡,外境就會出現“負能量”,給自己帶來無盡的痛苦。

這一點,在日本學者所寫的《水知道答案》中,也有很充分的說明[10]。有些人認爲這不可信,實際上並非如此。假如你去深入研究,就會發現心對外境真的會起到很大作用,這個世界美好與否,跟人們的內心有直接關係。對此,東西方的許多哲學家和心理學家都承認,佛教的《大乘起信論》中也說:“三界虛僞,唯心所作。”

因此,要想我們的國土清淨,就先要淨化我們的心靈。只有心地善良、行持善法,纔會讓世界變得更美好,陽光更燦爛,花朵更鮮豔。否則,人人都在造惡業的話,絕不可能帶來外境的舒適安寧。所以,這個世界需要我們每個人來維護,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都肩負着這個使命! 第370章

「什麼人?出來?」女子忽然對著南風兩人所在的位置喊道。

原來是南雨聽到女子的話,一時氣憤泄漏了氣息,不巧被那女子發現……

南風和南雨見自己被發現了,也就沒有繼續隱藏身型,緩緩從一邊走了過來,當兩人看到對面的女子時,眼中閃過一抹震驚……

因為,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九狸說的,那個名叫墨彩雲的女人!看起來九狸說的沒錯,這個女人果然在這裡,只是為什麼?為什麼這個女人,會從九狸的大陸來到這裡,看樣子還是血煞城中的使者,到底血煞城發生了什麼事情?

南風和南雨同時意識到了,血煞城中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你們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墨彩雲看到是兩個老者,心中也是一驚,如果不是剛才對方的氣息泄漏,她根本就沒察覺到周圍有人。

到底這兩人什麼時候出現的?來到這裡多久了?有沒有聽到她的話呢?墨彩雲心裡猜測著……

「我們兩人迷路了,我們是從那邊的死亡海域而來,走到這裡就迷路了!」南風微微一頓的說道。

「迷路?」墨彩雲看著兩人,根本就不信。

這邊雖然跟死亡森林很近,但是走路怎麼也走不到這裡好嗎?浩天大陸的人,都知道這裡是血煞城的地盤,怎麼可能往這裡走呢?

墨彩雲沒有說話,打量著南風和南雨兩人,發現兩人的實力只是玄王七級時,心裡的疑惑更大了……

能夠避過自己的神識,怎麼可能是玄王級別呢?想到這裡,墨彩雲心中多了幾分警惕,衣袖下面的手指微微一動,一些若有似無的粉末飄了出去,無色無味,根本讓人防不勝防……

「原來你們迷路了,那你們想去那裡?我可以為你們指路!」墨彩雲態度很好的說道。

南風看著墨彩雲,沒有看到她眼底的狠毒,也沒有去想太多,以為墨彩雲信了他們的話,畢竟他們已經把實力壓得很低了,很這個大陸的人差不多……

一邊的黑衣男子低著頭,絲毫不關係墨彩雲和南風兩人的對話,也是他根本不敢抬起頭來,對於墨彩雲他是恐懼的……

「他是去死亡森林的嗎?不如讓他給我們帶個路如何?」南風看了眼低頭不語的黑衣人說道。

「也可以,那就讓他帶你們過去吧!你送兩位前輩去死亡森林!」墨彩雲看著男子說道。

「是,我知道了!」

「兩位前輩,我們走吧!」黑衣人這才看向南風兩人說道。

「大人,我先回去了!」說完又回頭看了眼墨彩雲說道。

見到墨彩雲點頭,這才轉身離去,南風和南雨看了眼墨彩雲點點頭,轉身跟著黑衣人後面而去……

因此,兩人沒有看到,身後墨彩雲眼中的狠毒和得逞的笑意……

南風和南雨跟著黑衣人,主要也是想了解他和墨彩雲之間的關係,和他們剛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們對人生問題深入探索就會發現:當你沒問題了,整個世界的問題就結束了。如果我發現世界是有問題的,那一定是我還有問題。當我不能百分之百地接納這個世界的時候,那說明我的心還沒有實現它自己的圓滿。看到世界是圓滿的,只是見證自己內在圓滿的一個結果。

如果我在孩子問題上,存在着焦慮、擔心或要求,那一定說明我的內心還深藏恐懼、狹隘的見解、自以爲是、好爲人師等無明之相。當我不是安守在覺知上,我問題重重。當我問題重重時,我一定正在我的念頭上生死翻滾。無論出於這樣或那樣的原因,只要我還痛苦、焦慮或擔心,就一定沒有看破生命的幻象,沒有看到存在的真相。

教育是一種自醒,是一種人類的自醒,一種你的自醒。在完成自身生命圓滿之途上,孩子及其教育是一座橋。踩着這座橋,你回到了你自己。孩子是你的投射之物,教育是你的投射手段。在實現孩子的圓滿之中,你必圓滿你自己。同樣的道理,你在圓滿自身的過程中,你的小孩也必圓滿。外在世界是內在世界的結果,內在世界給予外在世界它美好的能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