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推測氪金系統就是單次抽獎金額越高,獲得的東西就越好。

因為起抽金額高的離譜,光是達到最低起抽線,就讓他用光全部資金。

這就導致他根本沒有錢去做實驗,他真的很想看看一百萬刀能抽到什麼好東西。

所以他決定了,在毒梟案件上,他就想方設法,把毒梟的錢給全吞了,畢竟是不義之財,給誰不是給?

這樣有機會來一次真正的大抽,看看系統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好東西!

如果能抽到不死之身。

到那時,他也就不至於總是這麼地猥瑣發育了。

愛德華一手抱着一個紙袋子,紙袋子裏放滿了蔬菜,因為東西太多,他只能用屁股頂着關車門。

儘管如此,他還是很小心地關着車門,生怕刮花了這十八手的迪奧。

「愛德華先生…」

剛關上車門,愛德華就聽到有人喊自己。

回過頭去。

是個年邁的老女人,牽着一隻狗,站在院子的外面。

愛德華聽着聲音,轉過身來,看着這個老人,好像有些印象,上次到他搬過來的時候,就聽說過她的名字,好像姓格林。

老太太好像一個人住,有個女兒,但是沒怎麼回來過。

愛德華抱着紙袋子,聽着外面老太太牽着的小狗哼哼唧唧,奇怪地問道:「什麼事情?」

因為愛德華很少出門,所以和周圍幾個鄰居不怎麼熟。

所以看到老太太過來找他,他感覺很奇怪。

「是這樣的,愛德華先生,您家的狗經常來其他狗來騷擾我家沙拉小姐,我希望您能管一管,畢竟沙拉小姐才兩歲…」

沙拉小姐就是老太太牽着的那隻黃色的捲毛泰迪。

「額…您確定是來福?」

愛德華心裏有些奇怪,來福不像那種狗啊,平時挺聽話的,怎麼可能騷擾這隻泰迪呢?還是帶着其他狗一起來騷擾?這更不可能了!

「我不會看錯的,我已經在家裏看到他不知道多少次了!」

隔壁的一家,似乎聽到倆人討論的聲音,也探出頭來說道:「愛德華先生,你確實該管一管你家的那隻狗了,他上次在我家偷了兩瓶啤酒,還偷了我一盒煙。」

「……」

說偷酒和偷煙的那個就過分了吧,屬於造謠了喂。

來福發情找其他狗情有可原,但是你煙酒丟了,怎麼能推到人家狗身上?

「沒錯沒錯,你家那隻狗太過分了,我家的巴小姐也被他弄懷孕了,我一直沒好意思說。」另一家女主人也忍不住抱怨道。

路人:你們再說那隻牧羊犬嗎?我也見到過,帶着一群流浪狗,跟惡霸似的,一帶一大群,惡霸出征,寸草不生。

「來福!!!」

愛德華看着越來越多的鄰居圍上來抱怨,連忙怒喊了一聲。

屋內的來福連忙熟練地掐滅煙蒂,吐出最後一口煙,然後把煙頭和火機往沙發下面一藏,屁顛屁顛地朝門外面汪汪地叫,響應着愛德華。

「各位,非常抱歉,我肯定給大家一個交代,明天我就帶他去做絕育去!」

「嗚???」 皇子、世家子弟讀書的地方是在崇學院,這次陳玦也沒還是讓那群世家子弟去讀書。

這倒也不是陳玦不想將他們放在宮裡教,但是這樣一來還得找老師。

陳玦懶的找。

崇學院有現成的老師,就乾脆在崇學院劃分了一塊區域讓這群世家子弟讀書。

為了讓他們好好學習,陳玦每日都有讓人盯著。

並且他們每日學什麼,什麼時辰做什麼,這些也都是有計劃課程的。

當然這些課程,也都是根據他們自身的文化程度來分班處理。

每日的學習成果,陳玦也都讓他們寫一份報告出來,讓他看。

當然,這個報告還要簡潔明了,不能跟臣子寫的奏本一樣,又臭又長,半天寫不到重點。

這可就為難那群肚子里沒多少墨水的世家子弟了。

為難又能咋辦?只能咬咬牙,寫了!

五日後,還有一次考試,也就是五天的驗收成果。

一開始,陳玦也知道他的水平在什麼地方,就沒有為難他們,只在書中抽取一些讓他們背。

等到他們背熟了,又問其中的意思。

然後又以試卷的方式,讓他們寫。

到最後,問題也不只是僅限於書本上的意思,還有書上沒有的。

書上沒有的,一時半會兒他們也體會不到,陳玦就讓王元亓和蘇行去教他們。

也不知道這兩人怎麼講課的,在考教他們的時候,陳玦明顯能夠感受這群世家子弟有了很大的變化。

有種——愛上讀書的感覺!

嗯,就是體格還有不行,還是太弱了!

這日子一天天過去了,很快選秀也快到了。

這一日,陳玦起得很早,在文華殿用完早膳后,就去了昭陽宮。

然後再與貴妃一起御花園。

今日天氣好,太陽不大,又沒有下雨,等他們到的時候,御花園已經安排好了。

看到皇帝和蔣貴妃一起來,眾位秀女原本激動的心微微泛酸。

蔣貴妃果然如傳言中的那樣受寵!

賢妃帶著人走到陳玦面前,微微行禮,掩嘴輕笑,「妾拜見陛下,陛下還真是寵愛姐姐,這都要一起來。」

「什麼姐姐妹妹,你可別亂叫!」

陳玦正要說話,就被某個囂張跋扈的小女人搶先開口。

「本宮的母親只生了本宮這一個女兒,與你,不熟!」

蔣貴妃高傲的昂著頭,挽著陳玦的手臂又往他身邊靠了靠。

她似乎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只見她雙眸狡黠一笑。

慢悠悠開口,「賢妃想做本宮的妹妹,其實也簡單,不是還有個叫外室子的么?

你可以重新投胎試試,不過可惜,你來晚了一步,本宮那父親已經到了底下。」

「你!」

賢妃氣的氣息不定,粗喘著氣揮著手指直直的指向蔣柔。

剛要開口,就見那個矯揉造作的女人身子一歪,倒在陳玦身上。

「陛下,賢妃好凶,阿柔好害怕~」

陳玦:「……」

無語,這戲還能在假一點嗎?

眾位秀女:「……」好一個倒打一耙!

眼見時間過去了,陳玦不太想將時間浪費在後宮女人爭鬥上。

「行了,都少說兩句。」

陳玦又轉頭裝作很生氣的樣子,點了點蔣貴妃的額頭,「你也是,這性子就不能收斂一點?」

「不能!」

蔣柔冷哼一聲,嬌柔道:「反正本宮這性子就是你寵出來的,要本宮改也改不了了。」

替原身背鍋的陳玦:「……」行吧!

真還能怎麼辦?當然是繼續寵著了!

「唉!」

陳玦深深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搖著頭走到亭子里坐著。

親眼目睹這一切的眾秀女再次見到了蔣貴妃的得寵。

都不免為以後的生活擔憂起來。

「陛下,開始吧?」

陳玦輕輕點了點頭,「開始吧!」

選秀三年一次。

說它重要,但都準備好了,也沒有什麼儀式,只需要秀女往帝王面前一站可。

隨著這話一落,便有一排十個秀女依次站在陳玦面前。

這一眼望去,陳玦眼睛陡然一亮。

這些秀女都是十五到十七歲就已經生的亭亭玉立。

她們皮膚白皙,五官精緻,站在那裡就是大家閨秀的氣質。

當皇帝的感覺真好!

陳玦輕輕感慨道,這次算是體會到了當皇帝的樂趣了。

選了這麼多好看的美人,蔣柔還真是盡職盡責。

「陛下,這位是崔氏女,和賢妃同族,不過是庶出。」蔣貴妃開口道。

陳玦看向右邊第一位女子,身形婀娜娉婷。

長的雖然好看,但還是不能進。

「宮裡已經有了一位崔氏女,就不必進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