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說,現在不調查清楚,未來或許會以更慘烈的方式被掀開,到時候更加的不可收拾。

與此同時,慕安安收到姚集的詢問信息。

姚集發的信息內容,大概是詢問慕安安,關於67T實驗事件是否調查下去,調查的尺度和方向。

姚集那邊也是擔心,會調查出一些不該調查的東西,所以現在來找慕安安要一個準確的方向。

安:我要67T實驗另外兩名教授的名單。

慕安安直接給姚集發了信息,就把手機收了起來。

之前姚集調查到67T實驗的名單里,都有李越白、孫志博還有慕青等人,但有兩個人是被隱藏起來的。

慕安安必須拿到準確的名單,才能進行下一步。

「真不需要我讓人跟進?」宗政御看着慕安安凝重的表情,問了一句。

慕安安肯定的搖頭,「我很快會調查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她相信自己花出去的錢,以及姚集的能力。

把姚集帶到京城來,到現在慕安安是非常確定自己做了很對的事。

因為姚集的能力遠遠超越了慕安安的認知。

而現在,慕安安並不想因為這點事影響了她跟七爺。

畢竟兩個人現在都忙,見一次面也不容易。

雖然同在一個城市,但跟異地戀沒有區別,現在七爺過來陪她,慕安安還是很珍惜的。

她忙說,「七爺,你吃飯了嗎?」

「沒有。」

「那我們一起吃飯吧。」慕安安笑盈盈的,歪著頭看着七爺,宗政御把人護著,一面人來人往,給撞到她了。

「我讓羅森訂餐廳……」

「不用。」慕安安趕緊伸手攔住宗政御拿手機的動作,「我覺得有一個地方,特別適合我們。」

說着,慕安安便拉着宗政御的手朝一個方向走去,「我之前去那個地方的識貨,我就想着,如果我家七爺帶我過來吃,就太好了,現在你過來了,剛好滿足了我這個心愿。」

滿足慕安安心愿,七爺自然是樂意的。

只是慕安安這樣神神秘秘的,讓他很不解,「要去哪裏?」

慕安安沒回答,拉着七爺走在前頭,回頭時將食指放在唇上,表情俏皮,「你就跟我去就好了,就當是驚喜嘛,好不好?」

問完,慕安安還歪了下頭,馬尾隨着她的動作晃了下,表情俏皮可愛,隨着陽光照下來,整個人多是非常明媚,讓人心動的。

女朋友這麼可愛,自然是說什麼七爺都會答應。

他伸手把人拉回來,低頭落下一吻,「都聽你的。」

這裏是校園,人來人往,七爺這麼一吻,當場激起了周圍人的興奮喝彩聲。 紛繁的記憶繼續在眼前流轉,不自覺間,虛默着眼於了又一場回憶中——

眼睛有些沉重,意識不免模糊,但虛默分明地聽見奈特的聲音:「你朋友死不了的,放心吧。」

「他等級應該比我低,看起來受了很重的傷,我理應擔心的。」左慈的聲音隨即響起。

奈特卻淺笑一下,又說:「你朋友是被選中的少年,就憑這一點,我是絕不會讓他死去的,何況,這還關係到曾經我對他的一個承諾……」

「這話是什麼意思?」左慈不禁問。

「月影石。」灰蛇這時插嘴道,「月影石選中了他。」

「對,月影石雖然大部分被雷神奪走了,但,被我擊碎的一小塊選擇了他的身體作為宿主。能有這樣的宿命,這個少年看來已經走入了這個世界命運齒輪的核心,所以,我是一定不會讓他出事的。今後,不論是他還是你,都是我要保護和培養的人選,左慈,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奈特這番話似乎給了記憶中的自己能量,使之努力地睜開了沉重的眼睛。他忍着強烈的頭暈之感,掙扎着想要坐起來。灰蛇立刻伸出了一條黑尾,將其拉了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時的自己真的完全摸不著頭腦。

奈特卻只是淡然回答:「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只是剛剛在跟左慈說明,你和他已經正式成為了血鴉的候選人。」

從記憶中收回思緒,虛默再一次對「宿命」兩字感到困擾——難道,就因為自己被月隱石一再附身,所以就被稱之為「被選中的少年」了嗎?……

在進入勇者大陸之前,他可是從沒有玩過角色扮演遊戲的「遊戲白痴」,他何德何能可以被稱作是「被選中的少年」呢?虛默真的不懂。

畫面還在旋轉着,隨之展現出了被雷神追殺至萬神之樹前的場面——

諾蘭抱住九尾正又哭又鬧着勸說,記憶中的他不禁走上前去,握住了九尾的手腕,並說道:「零,你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個朋友,如今又帶着我來到了這裏,我對你十分感激,所以不管喚醒神樹,打開通神之路意味着多少艱難困苦,都是我自願一試。說真的,能走到這裏,或許真的是命運的指引,我只能感謝命運,感謝你。通神路一開,如果你不願再與我們同行也沒有關係,但是,請一定為了這個世界,為了大家的一線希望,喚醒神樹,好不好?」

九尾卻不禁冷笑:「經歷了這麼多之後,你們竟然還會相信我,真是何其的天真啊。」

天真……是啊,在這遊戲里,他似乎時常被人這樣形容。

這時晶亮光源照出的世界泛起了一陣黑色的霧氣,那是不詳的預兆,那是雷神即到的預兆。兄妹兩人不覺感到驚慌,步步向後退去,直退到了貼近大樹的位置。諾蘭掩不住害怕地四處看去,可惜,跟哥哥一樣,她並沒有找到九尾先知的蹤影。

「哥哥,那個九尾先知……丟下我們跑了嗎?」諾蘭有些生氣地皺緊了眉頭。

記憶中的自己卻安慰似的拍了拍妹妹的背脊,輕聲說:「真是如此,也怪不了他了。諾蘭,你聽哥哥一句,儘可能地保住自己的性命,我們兩人之間必須有一個活着走出這裏。」

「哥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諾蘭有些生氣的質疑還未完全說出口來,那陣黑煙中已然出現了一群身穿紅衫的敵人們,擺出隨時發動攻擊的姿態,將他們團團圍住。

虛默將自己的位置完全地擺在了妹妹的身前,再次小聲地提示:「諾蘭,貼著樹榦,找一個破綻的區域,一定要逃出去,一定。」

「哥哥,你不能丟下我……大家全都丟下我了,就連諾諾也不見了,現在如果連你也丟下了我,那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諾蘭的話語帶上了哭腔。

虛默立刻接道:「別傷心,諾蘭,你忘記了嗎?這只是個遊戲而已啊,就算哥哥這個身份死去,也不代表我真的死去了。這不過是命運的安排,遊戲的流程而已。諾蘭,我們兩個人中一定要有一個活下去,扭轉這命運,解救所有遇難的人於水火——對,不論如何,必須扭轉這命運!」——

那都是千鈞一髮之際,自己說出的豪言壯語啊……用第三者的身份再見一次,似乎一下子擊中了他太長時間繃緊的心弦,將他微微有些疲憊和迷茫的內心給拉回了原點。《我竟是異世界唯一的人類》第四卷:綠茵鎮287章:無能狂怒的安德里 自從大虎於村口一拳擊碎石磨,村中青壯和孩童的熱情更高了。

原來傳說中的神話人物可能真的存在。

如大虎所言,傳說中的飛天遁地也並非沒有可能。

一想到了有朝一日也能如傳說中的人物一般,每個人的心中對力量的渴望是越來越重。然而所有人都沒有想過,傳說中那等飛天遁地無所不能的神話人物非常之少。

那些人,不但有努力和時運,更有天賦。

如果世間人人都掌握那種神話一般的力量,又將是何等樣的景象?

大虎又在河邊釣魚,河邊恬靜清閑。

現在的眾人都已自覺的在村口熬練體魄,已然不需要他再監督指點。現在就就算是最小的孩子也知道熬練對自已有莫大的好處,再也沒有孩童在河邊嬉笑玩鬧。就算村中的村婦,也都是匆匆洗完衣服,再也不拿大虎打趣說笑,,,,,,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轉眼已達半年之久。

眾人熬練體魄的結果十分可觀,青壯之中其中幾人力量成倍的增長,身形越發的強壯,其中兩三個出色之人已然有能勉強舉起千斤重的石磨,只是如大虎一般徒手擊碎石磨還是遠遠不如。大多數的人力量也已能舉起數百斤的巨石。孩童之中一位天賦極高孩子名號鐵蛋,身形如雨後春筍般突突長高,雖然只有十三歲,然而已然比之成年壯漢也不顯得弱小,也能舉起千斤重的磨盤,,,,,,,

村長每天都在陪著大虎釣魚,隨著時間的流逝,越發覺得這個孩子神秘。

單是大虎的那份心性,就有著同年人不曾有的成熟,也不知道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才能教出這樣一個怪胎,,,,,,

看著村中眾人越來越強壯,孩子們也拙壯成長,村長眼中除了欣慰,更多的卻是擔憂,,,,

「還是不夠強大啊。」村長時常長嘆。

大虎表情依然平靜,但也漸漸變得偶爾會笑上一笑。

村裡的孩童對大虎越發親近,村中青壯也對大虎越發尊重,老人們面對著大虎越發的慈愛。村中的婦人們已然在村中為大虎物色著少女,很多家中有丫頭的村婦時常以各種借口為大虎送來可口的肉脯,,,,,,

一切過的恬靜和和諧,類似於黑金熊一樣的凶獸事情再也沒有發生,,,,,

隨著大雪的落下,凱凱白雪為天地披上一床雪白的被子之後。大虎卻是感到了心中的不安,那種不安,竟是源自於骨子裡,,,,,,

村長時常送來吃食,每次都欲言又止。

然而大虎卻明白村長是想讓大虎離開。

可是,村長現在卻根本開不了口,自已這個半大的孩子,或許已是村中所有人心中的支柱。若然自已留下村中,村中眾人活下來的機會也行會更大一些,,,,,,

這是村長的私心,為了村民活下去的私心,,,,,,

村中的一切寧靜無比。

月光輕灑在雪白的大地之上,更顯安靜淡然。

村中的眾人早已睡下,村落里的林中偶爾落下幾塊從枝間滑落的雪塊,砸在地上啪啪的輕響,引起村中幾隻老狗的叫聲,,,,,,,

大虎早已躺在了炕上,草屋裡曖洋洋的十分舒服,然而大虎卻怎麼也睡不著。

縱然已有睡意,大虎的心中卻是越發的感覺到了不安。

那無形之中的壓抑,竟是讓大虎隱隱有一絲喘不過氣來。

猛的大虎雙眼一睜,卻是再無睡意,獨自一個人推開草屋的門。

然而房門剛推開一半,一道黑影猛的急撲而來。那黑影尤在半空之中,卻突然張開血口大盆,一口直向大虎的咽喉之處咬去。那黑影還未咬到大虎,濃郁的腥氣卻早已撲面而至,竟是讓大虎胃中一陣翻騰,隱隱作嘔,,,,,

大虎眼見黑影兇惡,急忙揮拳直迎上那血口大盆。

『呯』。

大虎一拳直擊在血口大盆之中,一拳生生將那黑影的腦袋擊碎。那黑影的身子卻是倒飛出數丈,大虎身形如影隨形,急搶上前,入眼的卻似是一隻黑狗身子,只是比一般的家狗大子一倍有餘,,,,,

「狼。」大虎的眼色急變。

這時猛然認出這種動物,卻是心中不由大急。

狼是群居動物,一向出動都是傾巢出動,絕對不會有單動行動的獨狼。

即然這裡出現了一隻狼,那麼其他的狼又在何處?

村中青壯雖然現在都已練得一身強壯如牛的身體,但大多數的人卻都是老弱婦儒,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自保的能力,,,,,

想到此處,大虎猛的一聲大吼,聲音如若洪鐘。

寂靜的村中突然響一聲吼叫,各自的家中也是連連響起吼聲,這是村落之中遇到危險彼此傳遞信號的聲音。無數的青壯抓起衣衫向著村口急奔而來,有了黑金熊的教訓,村中的老弱卻是卻也沒有了看熱鬧的愛好,各自從家裡抄起菜刀木棒,躲到了家裡可以躲避的角落,,,,

大虎眼見眾多青壯向著村口而來,心中不由大急,向著眾青壯飛奔而去。

幾個跳躍之間,近百米的距離瞬息而至,大虎對著為首的一名青壯大聲叫道:「快回去,所有人都快回去。」

眾人都跑的氣喘吁吁,聽得大虎之言,各自面面相覷,卻是根本不明就裡。

「你們那些家人呢?」大虎大急。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