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到了一個小鎮子,蕭然說我們先休息下再趕路。

我知道他也實在是累了。

於是在鎮子的找了一家旅館住下。

景言一直沒醒,之前一直沒有機會,這次我慢慢的扯開了他的衣服,只見他光滑的身體上,出現了四五道裂紋,而且胸口的某一片地方還缺了一塊!

雖然我不懂醫術,可我知道景言的情況很不好,非常不好。

我突然有一種感覺,再拖下去,他會不會就這樣一直睡着不醒了?

或者是要再睡幾百年纔會醒?

“景言!”我輕輕的摸了摸他的臉,他睡得很安靜,長長的睫毛像兩隻蝴蝶的翅膀。

“他怎麼樣了?”

蕭然進來時看到景言的身體也是一愣。

“他怎麼了?是不是要睡很久?”我問。

嫡女煙雨 蕭然沒吭聲。

“是不是?他是不是傷的特別重?”

看着蕭然的樣子,我知道我的猜測可能應驗了。

“他可能要休眠很長一段時間。”

“很長是多長?”

蕭然嘆了口氣:“不知道!”

“你不是鬼醫嗎?你一定能救他的對不對?”我乞求的看着蕭然,多希望他能點頭告訴我“是”

可是他沒有他只是搖搖頭叫我冷靜一點。

“我沒有辦法冷靜!”我靠着牆腦子一片混亂,景言睡了一千年,現在剛剛醒了沒多久,又要他再睡幾十上百年麼?

“蘇顏!”蕭然突然看着我:“你真的願意和景言過一輩子?”

他這話什麼意思我不明白!

“如果你想好好的生活,景言這個樣子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蕭然說。

我這才明白了。

是啊,如果是從前我會覺得這個男鬼,是我一個擺不脫的噩夢,是我一直要甩掉的麻煩。

可是我現在怎麼了?

我看了看躺在牀上的景言,燈光下他睡的很安靜,只不過胸口的那幾道裂紋卻怎麼看都刺眼。

他現在完完全全就是一個陶俑的樣子。

沒有心跳,沒有呼吸,沒有溫暖,像個假人!

蕭然或許說的沒錯,我真的要和這樣的景言過一輩子麼?

獨家佔有:老婆,吻你上癮 亦或是幾年後當我容顏老去時他還是會毅然決然的離開我。

即使他不離開,我又怎麼和他繼續相處下去?

我和景言是不是註定沒有未來?

八零甜妻萌寶寶 “你知道景言一旦醒了,他也不會輕易放過你!而且你對他真的不是很瞭解!”

蕭然嘆了口氣:“你還想他醒嗎?”

我還想他醒過來嗎?

我一遍遍的問自己。

腦海裏不斷的回想起我和景言這幾個月的點點滴滴。

他和我一起吃飯的樣子,耍賴的樣子,很正經的捉鬼的樣子,爲我煮麪的樣子,一次次救我時的樣子…

我捂着頭,蹲在地上,眼淚一滴滴的落下來!

忽的,我發現,其實過去的時間裏我和景言不只是他纏着我,我也纏着他,從認識他之前我也是孤獨的無助的,後來我的安全感都是景言給的,從他第一次和我擠在老家那個小牀開始…

我站起來,擦了擦眼淚。

“你有辦法是不是?”

“你決定救他了?“蕭然問:“不會後悔?這可是你唯一能擺脫他的機會了!”

“我要救他!”我說的很堅決。

“景言在地下埋了一千年,這一千年鬼知道他經歷了什麼?你才認識他幾天就這麼信任他?你確定他對你是真心的?”蕭然又問了我一遍。

我知道蕭然是爲了我好!

“不管他對我是不是真心的,我都離不開他了!”我苦笑着看着蕭然。

從前我覺得那些爲了男人要死要活的女人簡直就是傻叉,可是真正輪到自己頭上才發現原來真正喜歡一個人就是“不管他對我怎麼樣,我就是不能沒有他!”

“好吧!”蕭然嘆了口氣!

“用你的血,興許可以!”

“我的血?”

“白伯父說的,做景言這個身體的時候他加了你的血,防的就是今天這樣的情況!”

“好!”

我看了一眼牀上的景言,然後故作輕鬆的一笑:“借我一把快點的刀!”

我承認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對自己下這麼狠的手,鮮血順着我的手腕慢慢的流出來,疼得我倒吸了好幾口涼氣。 我把手腕放在景言身邊,讓血可以流在他受了傷地方,鮮血一入他身體瞬間就被吸收了,而且慢慢的那些裂紋盡然開始癒合了…

“管用了!”我高興的說。

蕭然極其複雜的看了我一眼,那樣子彷彿在說:傻叉!

我沒有理他,忍着疼一點點的把血滴在他傷口上!

“蕭然,你看!”我有點興奮。不過還是疼得呲了呲牙。

“差不多了!”蕭然走過來,把我的手拿開!

“你再檢查一遍看看他身上還有沒別的裂痕!”

“我檢查三遍了,如果景言知道被我看了這麼多次,我就慘了!”

說完他想起什麼似的:“你怎麼自己不檢查一下?你和景言不會還沒…”

我沒吭聲,低着頭!

蕭然突然用一種極其複雜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景言!然後幫我拿止血藥,又包紮好才說:“但願你以後不要後悔!”

我衝他笑了笑:“我不後悔!”

心裏卻泛起了嘀咕,爲什麼他一直要這麼說,是不是他知道什麼?

“我去睡覺,累死了,早知道就不來看什麼換魂術了!”他邊說邊收拾東西。

我想站起來送送他,可是一站,卻發現自己頭暈的厲害,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兩個傻叉!”

蕭然嘀咕了一句:“哥這是是造了什麼孽,爺爺說的真是一點都沒錯,好奇害死貓!”

我醒來的時候,車子已經駛進了林市。

“蘇蘇!”

我一側頭看到景言正緊張的盯着我。

我心中一喜:“景言,你沒事了?”

“嗯!”景言拍了拍自己:“我好了!”

不過他話雖然這麼說,我卻感覺的到他的臉依舊蒼白。

他拿起我被紗布裹着的手小心的看了看問:“蘇蘇疼嗎?”

“不疼!”我嘴硬,其實疼得要死,我長這麼大都沒流過這麼多血。

“咳咳…”蕭然很煞風景的咳嗽了兩聲說:“回去後我會送藥過來,老規矩,八折!”

我吐了吐舌頭:“蕭扒皮!”

蕭然哼了一聲,然後說:“也不知道祁平還活着不,我得找他賠燈去,不狠狠的宰他一筆,哥就不姓蕭!”

我和景言對視一眼,其實我也在隱隱的擔心,萬一祁平沒有活着出來,那我們豈不是前功盡棄了麼?



蕭然把我們送回家,我說要自己走回去,可景言說我失血過多,非要抱我回去。於是我就在路人複雜的眼神中被景言抱了回去。

景言把我小心的放在牀上,深怕我磕了碰了的。

我笑道:“我又不是傷了腿,那麼點血不礙事,補補就好了!”

“對,蘇蘇得好好補補!”他說完就出了門。

沒一會大包小包的提回來好幾包東西。

“你買什麼了?”我看着塑料袋裏各種肉不解。

“這是豬肝,超市大媽說最補血了,還教我做法了!”他說完又掏出了好多東西,看這食材都夠做一桌滿漢全席了。

“蘇蘇,你去休息,我去做飯!”景言說完提着菜就進了廚房。

“你會做嗎?” 泰坦輓歌 我有點擔心。 新婚難眠,總裁意猶味盡 畢竟這位唐朝公子哥迄今爲止就只會做面而已。一下子讓他挑戰這麼高難度的飯菜裏我有點擔心。

“放心吧蘇蘇!”景言說完就把我關在了門外!

我只好坐回到沙發上看電視。

一個小時後,唐朝公子哥的飯終於做好了,我早就聞到了香味,饞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這幾天都沒有好好的吃過東西。

飯菜很快端了上來,搭配的倒是不錯,有葷有素。

我聞了聞特別的香:“都是你做的?小夥子很有前途!”

我拍了拍他的臉。

“嗯!”景言點頭,把一張小紙條放在了桌上。

我一看,這字歪歪扭扭的看着就不是景言寫的。但是寫的很詳細,每個菜先放什麼後放什麼都很全!

“超市大媽幫我寫的!”景言說完端了碗拿了筷子,搬了把椅子就坐在我面前。

“你幹嗎?”

“我餵你!”

我一怔:“我傷的是左手,不影響右手吃飯!”

“不行!”景言很固執的的舀了湯放在嘴邊吹了吹纔給我喝。

我非常彆扭的喝了一口,味道還真心不錯。

“蘇蘇,你爲什麼要救我?”景言突然問。

我一愣!

“讓我睡着不是很好嗎,就沒人纏着你了!”

他聲音不高,像是平常在嘮家常一般,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我一愣!

難道那個時候景言還有意識,他聽到我們的談話了嗎?

“你聽到了?”

“嗯!”景言點點頭,夾了一塊肉,輕輕的放在我嘴邊。

我張口,慢慢的咀嚼着嘴裏的肉,邊吃邊說:“我也不知道,或許我也害怕失去你!我怕你睡過去再醒來的時候會忘了我!”

我衝景言笑了笑:“我也很自私的,習慣你在我身邊,就覺得你是我的…”

我的話還沒說完,景言的脣就附了上來,只不過這一次他只是輕輕的吻了我一下。

可是偏偏就是這蜻蜓點水的一吻,卻比之前任何的親吻都然後我心動!

一頓飯磨磨蹭蹭的終於吃完了。

蕭然打電話讓景言下去取藥,不一會景言就帶着個盒子上來了,我打開盒子,裏面是一個精美的小銅盒子,打開盒子,一股淡淡的香氣縈繞在鼻尖,裏面是淡粉色的藥膏,看着就讓人覺得舒服。

“蘇蘇,我幫你擦!”景言小心的幫我擦藥,他的動作很輕,深怕弄疼了我,不過儘管如此他還是有點笨手笨腳的。

我笑了,這位唐朝的幼稚公子哥,估計這輩子第一次幫人擦藥!

藥膏很舒服絲絲涼涼的,倒是一點都不疼了。

鬼醫的名號真不是虛的。

我拿過手機,給蕭然的卡里轉了十萬。

很快蕭然微信回了兩個字“收到!”

我一向不喜歡欠別人太多,尤其是關於金錢的事情,親兄弟明算賬!

蕭然的藥也不是白撿的,隨便拿別人的總歸不好。

何況還是那麼珍貴的東西。

好在蕭然也很明白!

“對了,蕭然有沒有說祁平他們回來沒?”我問。

“回來了,不過因爲陣法被打斷,我們三個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傷。所以他們都還沒醒!”

“回來就好!”我鬆了口氣:“等他醒了就去把釘子拿回來,從此我們再不和祁家來往!”

景言點頭,我卻沒有看到他眼裏的那一抹複雜! 深夜!

林市郊外某處。

五十多歲的清虛,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站在山上焦急的等着。

偶爾飄來的幾個孤魂野鬼在看到他後驚恐的飄走了。

裕人不解的問:“師父我們在這做什麼?”

“不該問的別問!”清虛有些不耐煩,或者說緊張,他修道生涯這麼多年來唯一一次緊張,甚至是忐忑。

他知道自己這次能不能成功,這麼多年的心血,能不能成就看今晚了,只要他今晚成功了,那麼以後他的路都會是順暢的。

裕人閉了嘴。他自然不知道師父的想法,不過從師父的態度來看,他最好少說話,畢竟上一個師兄就是因爲沒有眼力見被師父處死了。

他想活的長久,而且他也想知道師父這次的佈局能不能成!

師徒兩,各懷心思!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