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轉頭對媛媛說:“去叫翊帆,有好戲看了。”

媛媛用眼神一瞟說:“在那裏了。”

我看過去,翊帆正焦急地站在一旁,看着下面的秦川和李紅楊。但是我知道,她在爲李紅楊擔心。

我從上大學的時候就經常有一種想法,每當我看到一個美麗的女孩子被一個其貌不揚的男人追到手就會憤憤不平,這樣完美的女孩子怎麼會看上那頭豬而不是我呢?後來,慢慢的我才明白,其實每個人的審美都有差異的。我們根本不會明白爲什麼她會喜歡李紅楊,雖然這是沒道理的。但是喜歡一個人,還真的就沒什麼道理可講。

尤其是女孩子,標準差異化特別大。有的喜歡胖一些的,有的喜歡瘦一些的,有的喜歡強壯一些的,有的喜歡幹練一些的。不過,她們還是有統一的標準,那就是一起喜歡能賺錢的。

至於翊帆爲何會喜歡李紅楊,我無法理解,但是還是能接受這個事實。曾經身爲屌絲大學生的我,早就經歷的太多了,身旁一個個美麗的學姐學妹都被豬拱了的事情早就麻痹了我的大腦。

無法理解的事情在社會上有很多,我不能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每個人。人家怎麼活是人家的事情,我看到了在心裏偷笑就是了。

秦川停手了,身上的火焰慢慢消退。他看着李紅楊說:“跪下!”

李紅楊看着秦川說:“秦川,你我並無深仇大恨,你爲何要趕盡殺絕!”

秦川笑着說:“我和你說話真的就是太給你面子了,你跪下和我說話可以嗎?”

李紅楊一指秦川說:“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好歹也是堂堂一天尊!”

秦川指着他說:“帶着你天尊的榮耀頭銜,給我跪下!”

李紅楊擡頭看看城牆上的我,然後看看四周,他哈哈笑了起來,說道:“大丈夫寧折不彎,豈能貪生怕死?!”

秦川一笑說:“送你一首詩讀讀,聽好了。”接着,秦川朗讀了起來:“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殺了我一個,還有後來人!”

李紅楊說道:“什麼意思?”

秦川說:“你很悲愴啊!你不是喜歡唸詩嗎?我送你一首詩,你念完了就可以死了。”

李紅楊又擡頭看看我,然後呵呵笑着說:“秦川,如果你沒有後盾,覺得能殺了我嗎?有本事,你我來個一對一的決鬥!我們選一個沒人打擾的地方怎麼樣?在這裏,你勝之不武!”

秦川呸了一口道:“你當我傻啊,還沒人的地方。你跑了我去哪裏找你!就在這裏,小爺我陪你到底!打餓了還可以吃飯。”

其實我清楚,在這裏的每一秒對李紅楊都是煎熬。他明白,打鬥結束的時候,就是他死的時候。試問在這樣的心態下,怎麼可能取得勝利啊!

WWW¸ ttκд n¸ C O

李紅楊實在是不想打了,他對我喊道:“道君,我要棄暗投明。”

我說了句:“你憑什麼?”

“我是天尊啊,在化境,天尊的數量不超過三百,難道你不覺得我是人才嗎?”

我說:“我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殺光了人才,這樣,比我聰明的人都死了,我就是最聰明的了;比我個子高的人都死了,我的個子就是最高的了。”

最美遇見你 “糊塗!”李紅楊喊道。

我指着他說:“你這是在說我比你笨嗎?你指出了我的錯誤,就證明你比我聰明瞭啊!於是,我更要殺你了。”

納蘭英雄哈哈笑着說:“李紅楊,你還是做你的寧折不彎大俠吧!”

“我堂堂一天尊淪落到此等地步,竟然被爾等如此欺凌,生有何歡?”他說着就把長劍橫在了脖子上。

此時,就聽翊帆喊了句:“不要!”

她喊不要,這李紅楊還真的就沒有動,我知道,這都是假裝的,這是在裝君子呢。畢竟很多時候,在這樣的情況下都會峯迴路轉。

翊帆過來,她直接就跪下了,說了句:“師弟,哦不,道君,你就放過他這一次吧!”

“師姐啊!難道你分不清真假美醜嗎?你還分不清什麼是真君子,什麼是僞君子嗎?”我站起來,用手指着李紅楊喊道:“你自盡吧,免得受辱!”

“你在逼一個德才兼備的堂堂一天尊,你逼死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看着他喊道:“你死了,翊帆師姐就會不惦記你了,就這點好處。”

李紅楊突然放下了長劍,他本來就不敢自殺,他也沒有勇氣自殺,只是做做樣子的,總算是找到放下來的機會了,他長劍一扔,很瀟灑的樣子。然後說:“道君,我和翊帆師妹清清白白,我們之間的友誼純潔無暇,我們之間沒什麼好惦記的啊!如果你是因爲這個殺我,那就太可惜了,我根本就對翊帆沒有一點的眷戀!”

翊帆聽完直接懵了,她隨後還是說:“請道君饒了他一命吧!”

“我不需要女人爲我求情,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臥槽!這混蛋開始裝蛋了!我感覺得到,他的男子漢氣概裝的一點都不好,完全是在演戲。這麼一說,翊帆一個頭磕在了地上:“道君,請饒李紅楊天尊一命吧!只要是你饒了他,我保證他能爲道君效力。”

我看着翊帆說:“師姐啊,你的眼前始終有一團迷霧令你產生幻象,令你看不到本質。花言巧語,巧言令色,也就是對你們這些女孩子管用了。你太在乎表象而忽略本質了。”

秦川此時舉着劍喊道:“李紅楊,跪下!”

我指着李紅楊喊道:“自盡,不然就要凌遲!”

聽到凌遲二字,李紅楊頓時噗通跪在了地上,他渾身顫抖了起來。我猜,他也許見過凌遲酷刑吧!他喊道:“道君,我知道錯了,請饒我一名吧,我給你當乾兒子!”

這變化我是有預料的,但是翊帆卻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她直接傻掉了,站起來扶着欄杆看着城牆下的李紅楊。她迅速地擦了兩下臉蛋兒上的淚珠,隨後撲哧笑了一聲。

“翊帆師妹,求求你爲我說幾句話,道君喜歡你,還是可以聽你的話的啊!我當牛做馬,做兒子做孫子都行,求求道君,饒了我的命吧!”

他開始瘋狂地磕頭,秦川到了他的身旁,渾身燒起了火苗,長劍舉得高高的。

翊帆袖子一揮,轉過身走了。

我手一揮說:“殺了!”

秦川一劍砍了下去,頓時,人頭落地。

我指着罵道:“敗類,殺的就是你這個德才兼備,堂堂一天尊!”

有人來報,練城主不知去向,但是家眷還在,問我怎麼處置。我說家眷全部趕出城,送上玉女峯。納蘭英雄問我爲什麼,我說:“我想看看,張軍會怎麼對待這些家眷。”

納蘭英雄問道:“要不要包圍玉女峯呢?”

我說:“沒用,我們還沒有實力圍殲玉女峯,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對峙。現在化境都在我們的控制之下,這玉女峯想翻身,就難了。” 至此,這化境的絕大部分勢力都在掌控之中了。也可以說,除了這玉女峯之外的任何地方,都是在我的控制範圍之內了。

但張軍此時似乎並不着急,他根本就沒有下山來。而是穩穩當當在山上等我去攻打。

按理說,此時的玉女峯上應該已經是人心惶惶了吧!但看起來一切都那麼的平靜。這張軍在幹什麼呢?

至此,我每天都在玉女城裏修煉,他張軍不着急,我更沒有必要着急。我有預感,三天內我就會升級。此時,我已經在這玉女城住了有一個月時間了。

五行大成,相生相剋,內世界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平衡和繁榮。稍加引導,便能揮發出無限的潛力。可以說,五行大成爲我打開了能量的大門。

納蘭英雄和秦川也都沒閒着,兩個人晉級都很快,紛紛達到了五品地尊的程度。這種速度是驚人的,似乎是在趕場一樣,前赴後繼。媛媛更是已經恐怖的到了九品地尊的境界。

我總算是在三天後晉級了,順利地成了一個一品地尊。這我已經很滿足了,雖然比他們都慢,但我是厚積薄發,實實在在的實力在,品級低,剛好證明了我潛力無限。畢竟,等級是爲實力來服務的。

越是到了高等級,需要的招數越是簡單,現在我只需要兩招就夠了,一招太極劍法,一招曼陀羅。太極劍法精益求精,隨着實力的增強,速度和威力越來越大,最主要的是用的巧勁,每一劍的對攻都能令對手的武器震顫起來,這是很恐怖的。

曼陀羅就更加的好用的,定向攻擊,威力大增。隨着等級的提升,我開始壓縮真氣,將曼陀羅控制在拳頭大小,這樣不張揚,攻擊的時候很隱蔽。嚴格來說,這樣的攻擊形態,越是隱蔽越好!

練凝凝被關在屋子裏有一段時間了,這禁制是菩提老祖下的,菩提老祖看到形勢穩定後,就把練凝凝交給了我。他便回了菩提山去了。而我,給她設了五行大鎖。

這種鎖,姬老頭可以解開,我可以解開,其他人還真的沒有人能打開。也就是說,只要我看住姬老頭,練凝凝就逃不掉。似乎,她也並不想逃!

這天,我從她房錢路過的時候,她在門前露着大白腿對我招手:“來,來啊!”

我呵呵一笑說:“沒時間,我還要去交電費呢。”

這只是戲談,這鬼地方可沒有收電費的地方。練凝凝咯咯一笑說:“楊落,你真可愛!”

我去了茅房,回來的時候,她還在門前靠着,手裏夾着一支菸在抽。很明顯,這水天朝的東西,她問我:“你要麼?”

我說:“怕你給我下毒!”

“黃鶴樓!”她說。

我左右看看,這才問了句:“哪裏來的?”

“存的貨,以前去天朝混過,存了一批。”她咳嗽了兩聲,然後說:“楊落,不如我們回去天朝,做一對眷侶吧!離開這紛爭之地,他們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與我們無關!”

我一拍大腿說:“好主意,只不過,還不是時候!你還是準備好和蔦蘿合體,形成完整的自己比較好!”

“楊落,你想過沒有?合體後,練凝凝沒有了,蔦蘿也沒有了,有的是一個創始元靈!”她擡起頭看着天空說:“捅破了天,惡煞來到了人間。不過幸好,女媧及時堵上了,不然指不定要出什麼亂子呢。”

她說到這裏又看着我說:“你說,合體後,創始元靈會不會再次捅開天呢?難道合體對大家真的有好處嗎?”

我說:“起碼可以殺了張軍和張靜這兩個惡煞!”

練凝凝搖搖頭說:“殺了他們做什麼呢?他們是惡煞不假,但是我還真的沒覺得他們有多麼的邪惡。比如他們阻止創始元靈合體,目的是什麼你知道嗎?你什麼都不知道,便這麼打來打去,你覺得自己很聰明嗎?”

我聽了後一愣說:“目的?什麼目的?”

練凝凝哈哈笑着說:“就是怕創始元靈再次捅破天,我有感覺,張軍和張靜是最不願意天再次破了的。”

我看着她說:“你的意思是,女媧和張軍在合作阻止創始元靈嗎?”

“也不是合作,很微妙的。你不會明白的,太複雜了這件事。不是黑白那麼簡單,這件事大多數都是灰色的,分不清誰對誰錯的一件事。也許,用感性的辦法行事是最好的選擇。顯而易見,能捅破天的人只有創始元靈一個人,她被分裂了,那麼這天就沒有任何的危機。她若是合體了,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一時興起,再次破天!”練凝凝說,“誰能說清,是創始元靈合體有好處,還是就這麼分着好呢?”

我一擺手說:“我不信你的話,你太陰險,你的話,一律不可信!我和你交談其實就是在耽誤時間!”

我站起來剛要走,練凝凝突然喊了句:“楊落,你別走!”

我轉頭問:“幹嘛?”

“我對你有莫名的好感,我沒有騙你!”

我哈哈笑着說:“練凝凝,你這是在示愛嗎?你不要忘了,你捅在我心臟上那一刀。那是你愛的表現形式嗎?”

她看着我說:“你沒有死。”

我說:“我沒有死不是因爲你手下留情,而是因爲我命不該絕。”

練凝凝看着我說:“那麼你打算怎麼對付我呢?殺了我嗎?你捨得嗎?”

我搖頭說:“不是我捨得不捨得的問題,而是我可不可以的問題,我不能殺你。我必須讓你和蔦蘿合體。找回一個完整的創始元靈!”

“迂腐,你找回她對你有什麼意義呢?對這個世界有什麼意義呢?只是一個隱患罷了。”

我說:“我已經對你失去了信任,你的話,我是不會做參考的。”

說完我就走了,她在我身後喊道:“你會後悔的,楊落,你失去我是你這輩子最大的損失!”

我沒有轉身,喊了句:“好經典的臺詞,不過,你沒有你說的那麼好!”

回到了屋子裏,剛坐下就聽後院又打了起來。秦川和納蘭英雄沒有少打架,勢均力敵。用媛媛的話說,這就是狗咬狗。

媛媛進了我的書房,這時候我正在看關於講述創始元靈的書,媛媛進來後,我就把書扣在了桌子上,她說:“師父,又打起來了,狗咬狗。”

很明顯,這兩位已經都入不了媛媛的法眼了。我發現,媛媛經歷過一些事情後,已經不會愛了。在她看來,男人不會有什麼好東西的,其實我在她的價值標準裏也是不合格的,她想要的是一個純潔專一的愛情。

但是,秦川和納蘭英雄這樣的男人,可能嗎?

我說:“不要這樣說,任何人都會犯錯誤,不管怎麼說,秦川和納蘭英雄這兩個人還是沒大問題的,尤其是納蘭英雄,以後你不要開口就罵他,這樣對你不好!”

“我罵他怎麼了?納蘭狗,叛徒,我要是師父你,早就把他殺了!”

我心說,我不殺他是有原因的,我要給兩個人面子,一個是梅老師,另一個就是媛媛你啊!

我說:“你如果再罵他,就不要當我是師父了。”

媛媛開始抓着我的胳膊晃了起來:“師父,你這是怎麼了嘛!你怎麼向着他說話了啊!”

“我這是爲你好,不要罵納蘭英雄了,這對你沒好處。”

“納蘭狗,運氣太好了。”媛媛嘟囔了一句。隨後又說:“我真想一劍殺了他!”

事情有時候就是這麼不可理喻,女兒要一劍殺了父親,這成何體統啊!我不得不一拍桌子喊道:“媛媛,我看你還是不要胡思亂想,乾脆,你回道君山去吧!我這裏不需要你了。”

“師父,你這是怎麼了?”

我糾結的很啊!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實情,這件事遲早是要說的,日子很長,一天不說,內心就糾結一天。一天不說,就多受一天的折磨。但是說出多年前的騙局,我又沒有勇氣。

“師父,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媛媛立即過來了。

我擺擺手,往椅子裏一坐閉上眼了。

是啊,這件事說出來,確實需要勇氣,但是此時是最好的時機。不說的話,時機錯過了,下次指不定到什麼時候了。

我睜開眼看着媛媛說:“媛媛,師父有一件事要對你說。這件事你要認真對待。”

“師父!”媛媛笑了,“你這麼嚴肅,幹什麼呀你!”

於是,我把很多年前偷換嬰兒這件事詳細地講了一遍,一直到我找到她,然後阻止她和納蘭英雄在一起。我說的故事是真的,所以她一聽就知道這是編不出來的。

聽完後,她沒有像我想的那樣激動,而是擦了一把汗,然後笑了:“這樣啊,師父,你怎麼不早說啊!”

我看着她說:“你沒事吧!我說的都是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師父,當初你要是摔死我的話,可就沒這麼多麻煩了。也許,我真的早就該死了吧!”

我說:“說實在的,我想了,但我實在是下不去手啊!”

媛媛嗯了一聲說:“師父,這件事我知道就行了,我不想讓納蘭英雄知道這件事。”

我點頭說:“你能原諒師父嗎?”

“其實,沒什麼對錯,都是造化弄人!”她嘆口氣說:“那一世,你是父親,我是女兒。這一世,你是師父,我是徒兒。”

“媛媛,你在想什麼?”

媛媛撇嘴一笑說:“好了,我沒事了,師父,你看書吧,我回房了。”

時間悄悄地流逝着,轉眼又到了深冬。那個柔柔患了自閉症,很久沒說話了。秦川對她並不好,但是孩子都有了,還要在一起過。秦川總是抱着無所謂的態度對柔柔,你愛說話就不說話,你愛吃飯不吃飯,你愛睡覺不睡覺,一切與他無關。

柔柔的自閉症院子秦川一劍砍掉了李紅楊的腦袋。秦川也是,你難道就不能考慮下柔柔的感受嗎?讓納蘭英雄去砍就不行嗎?

這個秦川,我也看出來了,心裏沒有柔柔。並且,秦川開始去向菩提老祖提親,要迎娶翊帆師姐爲夫人,柔柔做小老婆。

我總覺得這件事不妥。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去勸說。

秦川是有點過分了。

這山上的人倒是能穩得住陣腳,到了快過年的時候,我忍不住了。

我打算上山一趟,我要上山去打探下虛實,順便看看明月和女媧的生存狀態。畢竟,我現在根本就不瞭解張軍和女媧到底是什麼關係。

這次,我要好好了解下山上的情況,再作打算! 世界上有這樣一類男人,他把所有的女人都想象成潛在的*。在他看來,只要是引導得當,任何女人都經不住誘惑的。金錢,權利等那些改變命運的東西擺在女人面前後,任何女人都會屈服。

這樣的男人見到任何女人,不管是少婦,還是老女人,都會根據她的喜好評論一番,然後制定一個讓她變成*的策略,但是很少去執行。這類人以此爲樂。

正所謂是物以類聚,人以羣分,這樣的人,通常會聚在一起,猥瑣地笑着談論一個個的女人,毫無羞恥之心,也沒有什麼罪惡感和畏懼感!

當我上山的時候,就聽到了幾位聚在半山腰的一座道觀裏在談論女人,我就騎在獵狗的身上,在院子外靜靜地聽着。

這些人先是說張靜是個怎麼樣的女人,怎麼才能把她變成一個蕩婦。說的是津津有味。之後開始說女媧是個怎麼樣的*,是個什麼樣的破貨,講着以前她是怎麼給陸壓道君送太陽的;最後,連創始元靈都不放過,講的是唾沫橫飛。

有一個人說道:“你們不要覺得創始元靈就多麼高高在上,她也是女人,是女人就需要幹那種事,她憋得慌了自己也會摳幾下。把她騎在身下,照樣讓她服服帖帖,只要你技術夠好!”

“師弟,我看你還是不要說了,這麼說不合適。雖然說的都是大實話!”

“我呸!有什麼不合適的,難道她比我們多什麼嗎?還不是一樣都是人,要是我有機會,一定玩玩這個傳奇的女人。師兄,難道你不想嗎挑戰下?”

“好了,還是說說別的吧!”

這是無上的聲音,此時,這混蛋竟然和無上山的餘孽躲在了這個地方,但是很明顯,他們沒有得到去峯頂的資格,只能在這山腰苟延殘喘了。

一羣人說的熱鬧,我也沒打擾,慢慢聽着。此時我算是明白了,這羣人成了玉女峯的看門狗。這道觀後面是山門,山門那裏有專人把守,一旦山門有事,這些昔日的堂堂天尊們便會一涌而出,威風八面地去解決一些麻煩事情。

這道觀裏供奉的就是女媧娘娘,此時沒有人上山來膜拜了,倒是成了這些傢伙吃肉喝酒的地方,裏面推杯換盞,酒過三巡,我就在院子外靜靜地聽着,一動不動,一聲不吭。

接着,就聽裏面有人說到了這次戰爭:“這次,李紅楊據說死在了秦川的劍下,這是真的嗎?李紅楊書生劍多麼厲害啊,怎麼就死在了秦川的手上呢?”

無上說:“不要小看秦川、納蘭英雄和楊落。尤其是那個楊落,邪得很啊!”

另一個說:“一個人尊,再厲害能厲害到哪裏去?這是師父命令我們不參與,撤退到了這玉女峯上,要是我在,一定殺得楊落屁滾尿流。”

無上呵呵笑着說:“師弟,你還真的威武啊!不過,楊落的確不好對付。不過,要是元始和通天能和我們同仇敵愾的話,楊落,不足爲懼!”

另一個說:“師兄,你不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啊!難道你還打不過一個楊落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