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夠從他身上聞到一股腥臊的味道,這傢伙,還真的就是被眼前裝神弄鬼的傢伙給嚇尿了。

“叔叔,這些木盒子,都是通過搬運符來控制的。除了車前的那隻木盒子以外,其他的木盒子之所以能夠顫動,是因爲裏面藏着一些提線的傀儡。”

說話的是一名叫做慶兒的孩子,如今念恩在沉睡中,他就成了這羣小鬼中的孩子頭。

“對極,叔叔,他用來控制這些傀儡的,都是又細又韌的絲線,就算是在白天,也很不容易看出來,更何況現在了。”

這次說話的是喜兒,一個性子絲毫不比慶兒差半分的鬼靈精。

“慶兒,要不咱們這樣,去把那些線都弄斷,我看這傢伙還怎麼玩。”

喜兒對着對面的慶兒詭譎的眨着眼說道。

這些小鬼就和真正的小孩子一樣,都有着一副相當重的玩心,喜兒的話一出,立刻就得到了其他十幾個小鬼的附和。

“叔叔,要不要一起和那個傢伙玩玩!”

慶兒滿臉祈求的看着我問道。

“好啊!”

我被這些小鬼激起了玩心,索性的裝出一副恐懼到不能再恐懼的樣子。

“大人,你真的能夠保證不殺了我嗎?”

“哼!”

之前那個聲音傲然的冷哼一聲,話語裏充滿了傲氣。

“只要你能夠將我要的東西給我,我自然會放你一條生路!”

“好,那你容我找找,我記得那東西

我就放在了自己的書包裏!”

我委屈的對着面前的紅色巨棺迴應了一句,將手探入包裏面,假裝在裏面摸索了起來。

就在我摸索的過程中,那些小鬼已經衝了上去,直接將巨棺裏伸出的絲線全部剪斷。

“哼,那就快一點,本尊最不耐煩的事情就是等!”

巨棺裏的人怒吼着,顯然是想再像我展示一下自己的威嚴。

但是,除了他自己所在的棺材以外,其他的三隻巨棺,卻已經完全的沒有辦法再動。

棺材裏的人顯然也是不信自己對於巨棺的操控會失靈,不斷的實驗着,但是,除了他們藏身的巨棺之外,其他的三隻巨棺,依舊的還是紋絲不動。

“哈哈!”

看着眼前的情形,我再也憋不住,忍不住的朗笑了起來。

“小兔崽子,你笑什麼!”

偏執霍少的專屬微光 巨棺里人的忍不住的厲聲喝問道。

但是,他的聲音聽在我的耳朵裏,卻始終都有着一種裝腔作勢的嫌疑。

“好了,遊戲到此結束,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趕緊從棺材裏出來!”

我不想再和他玩下去,索性的將那瓶綠茶從書包裏取出,厲聲的對着巨棺怒喝道。

“陳亮,你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居然敢和本尊如此說話,你信不信本尊只要一根手指頭,就能讓你死上七八回!”

“那就來試試!”

我怒喝一聲,右手端着平底,心底飛快的唸誦着控水的陀羅尼經咒。

瓶中的綠茶瘋狂的奔涌了起來,世界本是由水組成的,只要是有形的水,都能夠成爲我攻擊用的武器。

奔涌的綠茶從從瓶中噴射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水刃,瘋狂的朝着對面的棺材劈了下去,直接將那巨棺從中間劈成了兩半。

“我的娘咧,你這小子還真是夠心狠手辣的,居然真砍啊。”

一聲慘叫隨之響起,聲音裏充滿了狼狽。

被劈成兩半的巨棺轟然倒地,三個狼狽不堪的身影呈現在了我的面前。

那是兩名奇醜無比的漢子,在他們的中間,卻偏偏簇擁着一名看上去柔弱纖細的美麗少女。

少女不過十七八歲,梳着一條相當可愛的馬尾辮,五官小巧,但是排列起來,卻是有着一種清純柔美的味道。

“我的娘咧,老大,我早說這活棘手,現在你應該相信了吧。”

少女左手邊,一個腦袋看上去比南瓜都大的傢伙苦着臉叫嚷了起來。

“大頭,還不都是你夠笨,這才泄露了咱們的行蹤啊。”

另外的一名醜漢忍不住的對他抱怨了起來。

“紙狀元,最先暴漏的是你個癟犢子好不好!”

大腦袋緊握着拳頭怒吼了起來。

“好啦,都別瞎吵吵了,都給我站好,要不然,我的下一刀還真不知道會不會劈在你們誰的脖子上!”

我板着臉,厲聲的對這幾個怪模怪樣的傢伙威脅道。

“我的娘咧,別啊!”

大腦袋慘兮兮的對我擺起了手。

“都是爬山趕海的,大家以和爲貴,以和爲貴!”

(本章完) 面對着嬉皮笑臉的大腦袋,我毫不留情的做出了一個砍頭的手勢。

大腦袋嚇得縮了縮脖子,躲在少女的背後不敢言語。

“你夠狠!”

少女的聲音聽起來波瀾不驚。

“你贏了,要殺要剮隨便。”

少女說着話,一雙明亮的眼睛相當狡黠的轉動了幾下。

“不過,姑奶奶我可是沒有時間陪你玩了!”

女孩說完,雙臂用力一甩,兩顆好似雞蛋一樣大小的彈丸已經被她重重的甩在了我的面前。

張天的煙霧彌散了開來,完全的讓我睜不開雙眼。

這個該死的傢伙,居然想要用這種方法逃跑。

只可惜,這種方式註定是不能奏效的。

當我再度睜開雙眼的時候,這三個傢伙依舊的還在我身邊的不遠處轉着圈圈。

豪門的嫁衣 “喜兒,你還真有兩下子!”

慶兒歡快的叫嚷着。

“你是怎麼做到的?”

喜兒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你別在這裏裝傻了行不,鬼打牆,鬼打牆,把這些傢伙迷魂後圈在原地,本來就是咱的本命神通好不好?”

這兩個小傢伙,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上,都成長的相當迅速,現在已經和四五歲的孩子那樣,可以完整的說出一串串的話來。

“喜兒,你真的是太棒了!”

眼看着那三個狡猾的傢伙被喜兒困住,我忍不住欣喜若狂。

“那還用說,你也不看看是誰出手。”

喜兒牛皮哄哄的笑了笑。

“三位,怎麼樣,是不是還打算再逃跑一次呢?”

我傲然的站在三人的面前,抱着雙臂說道。

“不跑了,不跑了!”

大頭一屁股坐在了地下,喘着粗氣對着我擺了擺手。

“是啊,不跑了!”

另外一個乾瘦無比,身穿白衣,看上去就像紙片人一樣的傢伙同樣一臉頹然的朝着我嚷道。

“陳亮,放他們兩個走,有什麼朝我來!”

女孩傲然的挺起了自己並不偉岸的胸脯,怡然不懼的朝着我嚷了起來。

“好,我看看,怎麼處理你們纔好。”

我說着話,直接從口袋裏取出了手機,迅速的撥通了韓雨的號碼,將這裏發生的事情簡要的對她敘述了一遍。

韓雨聽完,立刻放下電話,風風火火的帶着一羣人趕到了現場。

“小亮,看來晴姐說的一點都沒有錯,你就是我們第一大隊的福星。”

看着垂頭喪氣的三個傢伙,韓雲朝着我高高的豎起了大拇指。

“這件案子晴姐已經報了上去,上級對此相當的重視,已經批准成立專案組進行偵察了。你捉到的這幾個傢伙,絕對是一網大魚啊!”

“小事一樁。”

我笑着對她擺了擺手。

“時間不早了,接下來的事情,恐怕還要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們的職責所在。”

韓雨對我溫婉的一笑,直接帶人將三人押走。

我再度的回到了出租車司機的車上,讓他拉我去了朵朵家所在的小區。

經過剛纔的事情,司機對我尊敬了很多,臨下車之前,還特意的將我給

他的一百塊錢又還給了我,說是要和我交個朋友,免費的拉我這一道。

我推脫不掉,只好將錢收起,對他道了幾聲謝,這才大步流星的來到朵朵家的門前,輕輕的按響了朵朵家的門鈴。

“小亮,你總算是回來了!”

朵朵媽媽驚慌未定的聲音從門內傳來。

明星武俠大逃殺 “姐,我不在的時候,又發生了什麼事!”

眼看着她面色慘白,頭髮凌亂,我心知這裏鐵定是又出了事。

“你去問黃小姐吧,我也……也說不清楚…….”

“朵朵沒事吧。”

“沒…….倒是黃小姐,受了一點傷……..”

朵朵媽和我說着話,將我迎進了客廳。

三名彪形大漢,被牀單捆的結結實實,好似大糉子一樣的倒在了客廳的地板上。

而黃寧兒,則是傲然的坐在她們跟前,一邊用紗布包紮着胳膊上的傷口,一邊對着倒地的幾個傢伙大罵不止。

“王八蛋,居然連老孃都敢惹,以爲憑着你們的三腳貓功夫,就能和老孃叫板的嗎。”

“寧兒,這邊到底出了什麼事。”

看着倒地的幾個傢伙,我忍不住的對黃寧兒發問道。

“這幾個傢伙,居然扮成了電工,想要進來襲擊我們,結果被老孃發現,一頓拳腳,就放在這裏了!”

黃寧兒餘怒未消,一邊罵,一邊朝着幾個好似滾地葫蘆的傢伙狠狠踹上了幾腳。

“你可算是立了大功了!”

我對着黃寧兒誇讚了幾句,無奈之下,只好再度的撥響了韓雨的電話。

不過半小時左右的功夫,韓雨就上了門,帶領之前的那幾名刑警,將三名大漢也帶了回去。

“小亮,黃小姐,真是太感謝你們兩個了!”

朵朵的媽媽眼含熱淚的對我們說道。

“大姐,你快別這樣。”

我最怕的就是看到女人掉淚,連忙的扶着她安慰道。

而黃寧兒卻是眼珠一撇。

“姐,我們爲了你們母女,可都算是拼了老命了。但是,我們這麼拼,你總要給我們一個理由,告訴我們爲什麼。就算我們死,你也要讓我們做一個明白鬼不是?”

朵朵的媽媽相當驚慌的躲閃着與黃寧兒的目光接觸。

“我…….我也不知道,這些人都是偉民生前的仇家,他們來找我們,應該是爲了生意上的事,而偉民生意上事,我一個婦道人家,是根本不過問的…….”

“你夠了!”

黃寧兒抓着她的領口,直接將她逼到了牆角。

“你們是夫妻,不可能什麼都不知道的!”

“我真的…….真的什麼也不知道…….”

朵朵的媽媽哭的泣不成聲。

“那你又到底知不知道,今天扮成電工來殺我們的,到底又是什麼人?”

黃寧兒怒喝着,好似一頭被激怒的雌虎。

“他們是職業殺手,還是那種絕對不可能留下任何活口的那種,只要我們稍有不慎,別說我和小亮,就算是朵朵,他們也不會放過。”

聽到關於朵朵的事,朵朵媽媽頓時嚇得面色慘白如紙,輕輕的將自己的

頭垂了下去。

“我告訴你,那些傢伙,已經抱定了必殺你們母女的心,而我和小亮,也都和你一樣,都被綁在了一起。”

黃寧兒的面色變得無比猙獰。

“這些傢伙的手段很殘忍,他們報的,是寧可錯殺也絕對不會放過的原則,我和小亮接觸過你,那麼,他們也必然會殺掉我們……”

“好,我想起來了,偉民在世的時候,似乎和我提過一次,他有些什麼重要的東西還放在了我們的老家,具體的地方,我帶你們去…….”

經過黃小寧的再四威脅,朵朵的媽媽終於還是吐了口。

“小亮,你留下保護朵朵,我和她一起去取那些東西。”

黃寧兒說着話,手指卻是沾了桌上的咖啡,用身體擋住,飛快的在茶几上寫了幾個字。

我對着她點了點頭,示意她我已經看懂了她的意思。

“你放心吧,黃小姐。姐,你也可以放心,我一定可以保護的了朵朵的安全!”

“那好,朵朵的安危,可就全部都交給你了…….”

朵朵的媽媽相當不放心的看着我說道。

“行,姐,你們就去吧,朵朵的安全,你可以百分百的放心!”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