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唐麒這一聲抱歉指的是什麼,點點頭表示接受了。

現在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老爺子身上。

說實話,對於老爺子這截然相反的態度,我真的差點就被他們牽着鼻子走了。

跟剛纔在假山園裏不一樣的是,老家主現在看起來十分慈祥和藹的樣子,要是沒與之前的對比,我一定覺得這一定是一個沒有任何震懾力的老人家而已。

但是現在,不好意思,我還真沒辦法配合他上演什麼長幼一家親。

“唐老家主,既然你們已經把我帶到這裏來了。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 遍地都是技能樹 我面無表情地說道。

唐麒看着我疏離的樣子,看着我欲言又止,那眼神裏帶着某一種隱忍和愧疚。

相視一眼之後,我便快速地把目光移開了。

我沒工夫去猜測他爲什麼突然改變主意,也沒工夫去猜測他這麼做是有着怎樣的苦衷。

唐老家主朗聲大笑,然後點點頭說道,“小瑤果然跟小麒說的一樣,是個脾氣直率好姑娘,我喜歡,哈哈哈!”

聽着他這麼說,我怎麼一陣惡寒呢?

我盡力去保持臉上的表情,接着說道,“閒話咱們還是少說吧,唐老家主,你還沒告訴我,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唐老家主擺擺手,示意周圍的人退下,等到屋子裏就剩下我們三個人的時候,才說道,“沒錯!我把你留下來,自然有我的用意!”

我定定地看着他,示意他接着往下說。

唐老家主大概是沒有想到我一刻都等不得,假意咳嗽了一下便接着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直說了。你其實不是天生就能看見鬼魂的,沒錯吧?”

我一驚,不敢相信地看着唐老家主。

我原以爲,他們知道我能看見鬼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畢竟過了這麼長時間,這已經算不上是什麼祕密了,但是爲什麼他會知道這個?

這件事情,除了我自己之外,根本就沒有人知道!

我咬緊牙關,沒讓自己問出來,我不能讓他察覺到我的震驚。

可是老爺子芝士碎一地掃了我一眼,說道,“小丫頭,你這點功力在我面前根本就不夠看。對我來說,你承不承認,根本就不重要,因爲我現在已經得到了確切的答案了。”

“你!”我知道自己這點程度根本就不可能真的瞞得住什麼,但是被唐老家主這麼直白地拆穿,我還是覺得十分難堪。

唐麒同樣一臉震驚地看着我,“爺爺,你說什麼?小瑤竟然……”

接下來的話他沒有往下說,但是我不用猜都知道他想說什麼,無非就是想問唐老爺子爲什麼我以前看不見鬼,後來卻莫名其妙能看見鬼了。

唐老爺子看了唐麒一眼,然後捋了捋鬍子說道,“這就是我想要跟你說的。小麒,就算你對爺爺有什麼誤解,等聽完了爺爺的話之後,你再想想爺爺到底有沒有做錯!”

“我知道了爺爺!”唐麒低着頭悶悶地說道。

“接下來,就該說說你了,小姑娘。”

唐老爺子賣了個關子。

很可惜,我並沒有配合他表現出十分想知道的樣子。

我們素未相識,就算是剛纔的第一次接觸,似乎也並沒有多愉快。現在我更加不可能對這老爺子產生一絲一毫的好趕來,所以對於他故意賣弄玄虛的樣子,我還真的沒什麼興趣。

更何況,我並不覺得他能對我瞭解多少。我這個人說白了,就是一個幾句話就能說完的人生,既然這樣,還有什麼好期待的呢?

“哼!定力看起來不錯,就不知道一會兒你還能不能像現在這麼淡定了!”唐老爺子有些惱羞成怒地說道。

而我,在唐老爺子這麼一頓折騰下來之後,忽然覺得整個人的心情異常平靜。

就當是聽故事好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唐麒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的他畢恭畢敬地站在老爺子身後,對於老爺子這麼一番作態,他除了一開始的震驚之外,什麼表現都沒有。

說着,老爺子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說道,“聽清楚了,丫頭!你之所以能看見鬼,那是以唐琅的壽命爲代價得到的!你應該沒忘記,你能看見鬼的那天,正好就是我們家唐琅忽然死去的那天吧?”

“什,什麼?!”我瞪大了雙眼看着唐老家主。

這根本不可能,唐琅絕對不是因爲我纔會死掉的!

不會的!不會的!

我根本就沒想過要擁有這種驚悚的特殊能力,也從來沒有想過要結束唐琅的生命。

可是誰來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呆呆地看着唐老家主,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我有心想要反駁他,可是心裏卻有一個聲音在告訴我,他說的是對的!

“看來,你已經想起來了對不對?張小瑤?!”唐老爺子笑眯眯地說道。 老公太神秘:嬌妻又撩又甜 我大驚失色地看着唐老家主,“爲什麼會這樣?”

如果說唐琅真的是因爲我而死的,那麼,誰來告訴我這是爲什麼?

“爲什麼?現在,你終於想知道爲什麼了嗎?我還以爲你一直都會這麼淡定呢,原來不是啊?小丫頭!”唐老家主逮着機會就對我一陣冷嘲熱諷!

我知道他這是不滿剛纔我對他的態度太過於冷淡,現在找這機會了正報復我呢。

我妥協地說道,“不好意思,我爲自己剛纔的傲慢道歉。 攻妻不備:老公大人別太壞 現在呢,請告訴我吧。”

唐老爺子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只是像是故意拖延時間一樣,唐老爺子竟然閉目養神起來了。

那優哉遊哉的樣子,真讓人氣得牙根癢癢的。

我知道他就是故意這麼做的,故意拖延時間來折磨我!

可是除了忍耐,我別無他法。

不得不說唐老爺子抓住我的弱點了。換作別的東西,我根本就不在乎,可是關乎唐琅,我卻沒辦法做到完全不在意。

我攥緊拳頭,就這麼不停地告誡自己一定要忍耐,一定要忍耐。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就在我幾乎要以爲等不到唐老家主說話的時候,他終於有了動作。

只見他緩緩睜開眼睛,隨意地掃了我一眼之後,然後說道,“還不錯!比我們唐家那幾個臭小子定力好很多!”

說這話的時候,唐老家主還掃了唐麒一眼,只把他看的低下了頭。

“爺爺,有什麼事情,你就快說吧。這麼吊着別人的胃口,真的挺幼稚的!”唐麒小聲地說道。

說的老爺子神色一僵,沒好氣地說道,“你小子!怎麼說話呢?誰幼稚了?”

說着,唐老爺子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說道,“你小子這話,該不會是想替她說話吧?”

唐麒沒有看我,只是看着唐老家主說道,“爺爺您說到哪兒去了。我這不是爲了替您着想嗎?好歹您老人家也是我們唐家的一代家主,要是傳出去您跟一個小姑娘置氣,多不好聽啊!是不是?”

唐老家主半信半疑地看着唐麒,然後又看了看我,這才點點頭說道,“臭小子!行了,我知道了!”

說完,老爺子沒再繼續賣關子,而是說道,“在這之前,我得先說一件事情,關於當年我大哥的事情。”

唐老爺子說起這個事兒的時候,神色暗淡,顯然這並不是一段美好的回憶。

“當年我的大哥,也遇到了這樣的一個人。也正是因爲這個人,讓他一~夜之間忽然變成了一隻鬼。……”

唐老爺子慢慢地向我們說起了當年的這件事情。

在他的敘述中,他的大哥唐玉石當年之所以被逐出家主,是因爲唐家有一條族規,那就是,但凡莫名橫死之人,都必須要離開唐家,否則將會給唐家招來災禍!

也不知道爲什麼,唐家幾乎每一代都會出現這麼一個人,這就像是一個詛咒一樣,在唐家世世代代中流傳下去,永不休止。

而唐老爺子經過了大半輩子的研究,終於找到了解決的方法,那就是找到這個純陰之人,只有從根源上解決掉這個問題,唐家人的詛咒纔會停止。

而這個根源,指的就是我!

我面無表情地聽完了整個故事之後,對於唐老家主的這個請求沒做任何迴應!

雖然唐老家主說話的時候,一臉的悲慼,而這個故事聽起來似乎也沒什麼毛病,可是我知道。整個故事漏洞百出。

事情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如果真如他說,唐玉石當年被逐出家族的時候已經死了,那爲什麼又到黎城去結婚生子,還生活了那麼多年呢?

老魏不也說過嗎,當年還是唐玉石救濟的他才讓他活了下來的!

更何況,唐琅也不止一次地跟我說過,當年他父母去世的時候,是他爺爺把他帶大的。

而且似乎他爺爺是在他十歲的時候才過世的。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唐老爺子他在撒謊!

其實只要仔細想想,我都能理解唐老爺子爲什麼要撒這個謊。他這麼說,無非就是說給我聽得,又或者說,他是想通過我轉述給唐琅聽得。

或許,他覺得,我看起來比較好騙?

“現在,你知道我們爲什麼要把你請到唐家來了嗎?”唐老爺子說到最後的時候,語氣誠懇,情真意切。

“小瑤,我知道讓你爲難,但是請你幫幫我們老唐家吧。我們也不需要你做什麼,只要你一點點血就夠了。我跟你保證,我們唐家一定會給你一份豐厚的報酬最爲感謝的!”

我的血?

如果在這之前沒有發生這麼多的事情,我真的還察覺不到自己的血竟然是這麼的特殊,說不定他們早上幾個月找到我,我沒準就聽信了這一切而乖乖地放上半碗血給他們。

但是現在,別說是半碗血,我一滴都不會給他們!

“不好意思,我答應過別人,不會輕易讓自己受傷,也不會讓自己流血!”我疏離地說道。

我起來我也並沒有欺騙他們,唐琅的確這麼跟我說過的,而我也真的答應了他。

更何況,現在不僅鬼對我的血感興趣,就連活人對我的血也感興趣,我不得不謹慎起來了。

“小瑤你!”唐老家主詫異地看着我。

他大概沒有想到,自己費盡口舌地講了這麼多,我竟然還是這麼油鹽不進。

唐麒看着我這樣,竟然也跟着來勸我,“小瑤,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有些爲難。但是你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幫幫我們?”

重生之億萬富翁 我有些好笑地看着唐麒,說實話,這件事情對我來說,還真不是什麼爲難不爲難的問題,而是,他憑什麼認爲,在現在這個時候他還可以這麼要求我?

難道他一點都沒聽出來,這個故事根本就是他爺爺編出來的嗎?

難道黎城的唐家,唐琅都是虛擬的?

唐麒看着我一臉的諷刺,臉上有些不自在,可他依然咬咬牙接着說道,“你不知道,我爸爸現在因爲這件事情,忽然變成了植物人,我們都看過了,他是因爲魂魄離體了纔會變成這樣的。爺爺說了,只要用你的血,一定就可以把我爸爸的魂魄找回來的!”

我面無表情地看着唐麒,“你怎麼知道,我的血一定就能把你爸爸的魂魄找回來呢?”

唐麒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因爲你是純陰之體啊!”

我愣愣地看着他,過了好一會兒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你說我是純陰之體?嘖嘖,聽起來好像很牛掰的樣子啊。”

唐麒忙不迭地點點頭,看着我似乎不相信的樣子,唐麒還說到,“你等一下,我讓爺爺跟你說。”

說着唐麒就像是爲了讓我相信這件事情,轉而向唐老家主說道,“對不對爺爺?小瑤她就是純陰之體,剛纔你不也跟我說,她能救回我爸爸嗎?”

我注意到,唐老爺子在聽到唐麒這話的時候,眉頭皺了皺,而且他似乎並不像讓唐麒說出這些話來似得。

“唐麒,你給我住嘴!”唐老爺子大聲呵斥道。

只可惜,唐麒已經失去理智了,他說完之後,又看着我說道,“小瑤,我求求你了,救救我爸爸行嗎?你就當做是不小心磕了一跤,然後不小心流掉了一點血。好不好?”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內心洶涌的噁心感,我以爲只有唐麟那種人纔會說出這麼無恥的話來,卻沒想到自己再一次看走眼了,原來有些東西真的會遺傳的,老的不要臉,小的根本就不可能要臉!

就當做是摔了一跤磕出點血來,這麼荒謬的話,唐麒是怎麼想出來的?

我冷冷地看着這一切,甚至莫名其妙地產生一種唐麒是故意這麼做的錯覺來。

可是當我回過神來看向唐麒的時候,我瞬間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這怎麼可能呢?這個傢伙根本就是露出了本性,這纔是他的真面目吧!

不得不說,我真的被噁心到了。尤其是看到這爺孫倆的嘴臉時,我真恨不得把昨天晚上吃的東西都吐出來。

唐老爺子大概是沒有想到唐麒會在這個時候壞他的事,重重地在桌子上一拍,然後怒斥道,“你要是再胡說八道,就給我滾出去!”

被唐老家主這麼一下子,唐麒這才安分了不少,只是他依然用祈求地眼神在看着我。

我決定無視他!

唐老家主看起來被唐麒氣得不輕,指着唐麒的鼻子罵道,“老子把你帶過來,是想讓你幫忙勸服她,不是讓你來搗亂的!”

唐麒忽然反應過來的樣子,十分後悔地說道,“對不起,爺爺,對不起!”

“哼!給我滾一邊站着去!”唐老爺子冷哼一聲,然後轉過身來面目慈祥地看着我。

“這麼說,除了我之外,沒人能救得了你爸爸,還有你們唐家?”

那聲音,有着連我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悲涼和諷刺。

唐麒似乎什麼都沒聽出來,目光灼灼地看着我說道,“你,你同意了?”

而唐老爺子也正一臉激動的看着我。

從他們的眼神中,我覺得自己在他們面前,就像是貪財的人忽然看到一座無人的金山一樣,那目光炙熱而貪婪,就差沒有當場把我生吞活剝了。

我淡淡地收回目光,漫不經心地說道,“不好意思,我不同意!” 唐老爺子似乎並不意外我的這個回答,他同樣面無表情地看着我說道,“張小瑤,我勸你還是考慮清楚一點。”

“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壞處不是嗎?不過是一點點血而已,換來的,將是你後半輩子的榮華富貴。你甚至都不用再去當什麼小~護~士了,吃喝玩樂度過後半輩子,豈不是很好?”

不得不說,唐老家主這口才還真不是蓋的。

提出來的建議也很誘~人。但是很可惜,我只是一個胸無大志的人,我並不想要這種衣食無憂的生活,我想要的,不過就是能陪在唐琅的身邊而已。

“小瑤,你就別考慮了,答應爺爺吧。我跟你說,我爺爺很講信用的,只要你答應幫忙,我爺爺一定會同意給你好多錢的!你不是說很羨慕我是個富二代嗎?只要你肯幫我們,我保證,你一定會變成富一代的!”唐麒趁熱打鐵地說道。

只是唐老爺子卻似乎把唐麒剛纔的話聽進去了,因爲他正笑眯眯地跟我說道,“小瑤啊,原來你也羨慕我們家唐麒是嗎?”

“也是啊!從小就在孤兒院長大,然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工作了,現在竟然連工作也丟了。難怪你會羨慕我們家唐麒。想來,這些日子你的處境也不太好吧?”

我看着唐麒,似乎看到他飛快地朝我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後就迅速低下了頭。

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快的幾乎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我趕緊收回心神,面對唐老家主的話,我雖然還是十分疏離的態度,但是我決定稍微改變一下自己的態度。所以我點了點頭。

唐老家主笑眯眯地說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咱們就把這件事情當做是一個交易吧。你賣給我們一點血,我們付給你鉅額的報酬,怎麼樣?”

跟剛纔的祈求味道不同,現在的唐老爺子擺出了一副跟我談生意的樣子,而且他的架勢看起來,不像是在求我幫忙,而是我佔了他們巨大的便宜一樣。

“聽說你以前在醫院上過班,沒錯吧。”唐老家主忽然說了這麼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我點了點頭,這一點,不需要否認。

更何況,唐老家主剛纔的話不也表明了,他們其實早就把我的情況摸清楚了嗎?

只是不知道爲什麼,唐老家主跟唐麒一樣,從頭到尾都沒提到過唐琅一句。

“那就更好辦了!”唐老家主看着我說道,“想你你在醫院也看到過醫院是怎麼賣血給那些病人的。而我們現在,同樣是跟你買血。”

“不過,我們會付出比醫院十倍甚至百倍的價格。這對你來說,應該是是一筆絕對划算的買賣。我想,你應該不會拒絕我們吧?”唐老家主勝券在握的樣子。

很顯然,唐老家主很確定我一定不會拒絕他們的。

可是,他這算盤註定是要落空了。

因爲我似乎並沒那麼缺錢,而且,答應過唐琅的事情,我是不會食言的。

只是可惜了爲了說服了,他們竟然不惜大費周章地給我洗腦,結果卻以失敗告終。

我想到這裏,忽然覺得有些滑稽。

唐老家主看着我露出了笑容,他也跟着笑眯眯地說道,“怎麼樣?你考慮好了嗎?”

我沒有回答唐老家主的問題,而是很隨意地問道,“唐老家主,我能問一下,爲什麼你要讓人把一個菸斗放到我家裏嗎?”

唐老家主神色一怔,似乎有些意外我的這個問題,只是一瞬,他就恢復了神色,“菸斗?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