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柳青兒此時對於我的這幅態度,心裏是要多無奈有多無奈,我想我得找個機會跟柳青兒好好說一下這個事情,不能一直這麼下去。

到了晚上七點多的時候我和林二以及林一我們三個人就已經將晚飯做出來了,而我師傅和柳三爺入座以後,柳三爺看着我師傅笑着問道:“喝點酒?”

我師傅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來點!”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在清靈那住了一段時間,可把我饞死了,一口酒都不讓喝。”

而這個時候柳三爺跟着笑了起來“清靈那女人也是爲了你好,這麼多年了,我覺得你也該放下了吧?”

我跟着也入座了,而我師傅看見我坐在旁邊以後看了一眼柳三爺說道:“行了,這個話題就別說了。”說着話我師傅拿起來酒杯就給自己倒了一杯白酒。

我跟着坐在一旁想問一下,但是卻始終沒有開口,畢竟這是我師傅的隱私,或許我師傅不想讓我知道吧,但是我卻更加的確信了,我師傅和清靈阿姨肯定有着一種不一樣的關係,也許他們之前是情侶,又或者說是一對相愛的人,但是這也都是我自己的猜測。

想到這以後我看了我師傅一眼便沒有說話,倒是柳青兒此時看着我師傅笑眯眯的問道:“邱爺,你說說唄,你和清靈阿姨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還沒有開口呢,柳三爺率先開口說道:“你這丫頭問這些幹什麼,趕緊吃你的飯。”說到這以後柳三爺便吩咐着柳青兒低下頭吃飯了。

柳青兒哼了一聲以後,我跟着在一旁笑了笑說道:“三爺,青兒也是好奇吧?其實我也挺好奇的。”

柳青兒瞪了我一眼,沒有理會我,而我師傅這個時候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眼神閃過一絲不爲人知的回憶之色,很快便一閃而過,於是我師傅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行了,這些事情跟你一個小孩子也沒有什麼關係,你趕緊吃飯吧。”

我跟着哦了一聲以後,便低下頭開始吃飯了,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倒上酒以後,一邊吃着飯一邊喝酒,林一林二也陪着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喝了不少。

而至於我呢,我師傅不讓喝酒了,因爲我身體纔剛剛恢復,喝酒傷身,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也是頗爲的無奈。

吃飯的時候氣氛也都非常的不錯,大家有說有笑的,而柳青兒在整頓飯中,自始至終沒有搭理過我一句,想想我心裏也是有些無奈。

吃完飯以後已經是九點多了,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兩個人去休息了,而林一和林二則是扶着我師傅他們去休息了,剩下的一桌子飯菜碟子還有筷子什麼的,就交給我柳青兒兩個人收拾了。

柳青兒坐在旁邊一言不發的樣子,我看了她一眼,跟着清了清嗓子,看着柳青兒說道:“青兒,收拾吧?”

柳青兒根本沒有搭理我,但是卻站了起來開始收拾這些碗筷了,我和柳青兒收拾好了這些碗筷以後就進了廚房,準備洗一下這些碗筷。

等着將這些東西放進水池的時候,我看着柳青兒問道:“青兒,你還生我氣呢?” 277 前往江川市

而在韓玉兒的心裏或許我只是一個過客吧?

即使是過客又如何,我想我要努力的拼一下子,我要告訴她這些,想通了以後我便不在去想這些事情了,躺在牀上閉上眼睛開始睡覺了。

等着我第二天早上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八點多了,我師傅把我叫醒了以後,我便迷迷瞪瞪的去洗臉刷牙了,洗漱完以後,我發現柳青兒也坐在了院子裏,大家都在等着吃飯呢。

不用想我也知道,早飯一定是林一和林二大哥做的,我跟着坐下來以後,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你在這坐着幹啥呢?”

我愣了一下,隨即開口問道:“不是等着吃早飯麼?”

“那你還打算讓你林大哥給你端到桌子上嗎?”我師傅看着我沒好氣的說道:“自己端去。”

我聽到這以後心裏感覺特別的不公平,爲啥我就得自己去端飯,而這個時候柳三爺看着柳青兒說道:“青兒,你也一樣,別傻坐着。”

柳青兒跟着點點頭以後吐了吐舌頭對着柳三爺沒好氣的說道:“知道了。”

我跟着嘴裏嘟嘟囔囔的說道:“切,就知道使喚我們倆。”

我師傅當即就不樂意了,巴掌就伸出來了,看着我問道:“你是我徒弟我不使喚你,使喚誰啊?”

我跟着趕忙躲開了我師傅的巴掌,悻悻的搓着手看着我師傅說道:“我去,我去。”

說着話我便跟着柳青兒一起進了廚房,端好飯以後,我們便坐了下來,我師傅看着我們坐下來以後便對着我和柳青兒說道:“青兒,小貴,吃過早飯以後,我和你三爺要出門一趟,我們這幾天都不在家,你們在首都玩幾天,另外,讓林一和林二跟着你們,我也能放心不少。”

我跟着下意識的開口問道:“師傅,你們出門幹啥去?”

我師傅白了我一眼說道:“你問這個幹啥?”

柳三爺笑了笑說道:“小貴這孩子估計以爲咱們是去執行什麼任務呢。”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我和你師傅這次既然到了首都了,總是有些人要見見的,都是圈子裏的人,這次見見面,可能這幾天就不會回來了,你們好好在家呆着就行了,我和你師傅也沒啥大事情,也都會平平安安的。”

我聽到這以後跟着撓了撓頭看着柳三爺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三爺。”

柳三爺和我師傅看着我們答應了以後,便放心了的點點頭以後對着林一和林二開口說道:“林一,林二,這段日子辛苦你們兄弟倆了,天天跟着我們忙前忙後的,你和小貴他們也趁着這幾天輕鬆輕鬆吧。”

林一和林二笑了笑,林一率先開口說道:“邱爺,三爺,你說的這哪裏的話,這也是我們的職責所在,不必客氣的。”說到這以後林一頓了一下“放心吧,邱爺三爺,我們兄弟倆一定會盡全力照顧好小貴和青兒的。”

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兩個人聽完了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既然你們這麼說了我也就放心了,趕緊吃飯吧。”

隨後我們早上大家一起吃過飯以後,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都換了一套衣服,鬍子也都刮掉了,看着年輕了許多,我隱隱之中感覺我師傅這次去見的人肯定不一般。

但是我師傅既然不讓過問,我也就沒有多問,而我師傅走了以後,我和柳青兒以及林一和林二我們三個人便開始商量着接下來要幹嘛。

想了半天,大家都不願意出門,於是我們決定,打麻將,正好這裏有麻將機,我們又是四個人剛剛好,商量好了以後我們便開始打麻將了。

這麻將一打就是一整天,我們四個人都沒有下廚做飯了,而是叫外賣,打到晚上十二點多的時候,大家都支撐不住的時候,我們在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一連好幾天,我們都是如此的放縱,而這段日子而已確實讓我非常的開心。

等着到了第六天,我師傅他們出去了以後已經是第六天了,我們四個人商量了一下,不能在打麻將了,畢竟太頹靡了,決定出去轉轉。

當天的時候,林一大哥開着車子帶着我們去了故宮,買好了門票以後,我們便進去了,在故宮裏兜了一圈以後已經是一上午過去了,下午的時候我們便又去了鳥巢和水立方,本來我還打算去長城來着,但是離得太遠了,實在不太方便我們就沒有去了。

這一天過去以後,我們當天晚上就將家裏收拾的乾乾淨淨了,因爲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馬上就要回來了。

果然,第七天下午的時候,一個奔馳車停在了小院的門口,我跟着走了過去以後,車上下來的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兩個人。

看着他們下了車以後,我跟着趕忙走上前看着我師傅笑了笑說道:“師傅,你們回來了?”

我師傅摸着鬍子衝着我們點點頭說道:“是啊,你們這些日子沒有出什麼事情吧?”

我跟着趕忙點點頭說道:“沒,都挺好的。”

柳三爺笑了一下說道:“行了,進去說吧。”

說着話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兩個人邁着步子便走了進去,我跟着走在我師傅他們走進了院子裏以後,倆老頭便坐在了樹下的搖椅上。

我跟着看着我師傅他們問道:“師傅,你們這些日子都幹啥去了?”

柳三爺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還能幹啥?都是圈子裏的人,大家見了面,吹吹牛逼喝喝茶,然後說說自己的發展。”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以後跟着開口問道:“三爺,你們確定這不是同學聚會麼?”

柳三爺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差不多,只不過同學換成了一些道家法師和巫術法師而已。”

而我和柳三爺以及我師傅正說着話的時候,柳青兒也從房間裏走了出來,看見我師傅他們坐在院子裏呢,她也跟着湊了過來。

最後聊到一半的時候,我師傅看着我和柳青兒開口說道:“今天最後一天,下午收拾收拾東西,明天咱們就要離開這裏了。”

我聽到我師傅的這句話以後當即有些興奮了起來,看來又有事情做了,於是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這次去哪裏?”

“去江川,找你黃傑叔叔。”我師傅看着我說道。

說道黃傑以後,我忍不住回憶了起來,我記得我和他有過幾面之緣,當時好像就是在我和我師傅他們準備進入死亡森林的時候見過他,後來我們準備進林子的時候我師傅便讓他回去了,於是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去找他做什麼?”

“你還記得去年他在死亡森林的事情嗎?”我師傅看着我問道。

我點點頭說道:“當然記得了。”

“那就對了,他有一個工程要動工了,但是他總感覺這工程不太對勁,所以讓咱們跟着去看看去,他的工程也就是最近開始動工,去年的時候我讓他停下了,因爲要處理死亡森林的事情。”說到這以後我師傅不禁有些感懷的樣子看着柳三爺說道:“咱們和黃傑也算是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了。”

我聽到這以後當即就明白了,因爲我師傅當初剛剛落戶到那個村子的時候,黃傑和我師傅他們年齡相仿,於是也就都相互認識了,而這些年我師傅和柳三爺雖然離開了村子,但是他們卻沒有斷了聯繫,看我師傅話語之中的意思,這黃傑現在應該是做生意的。

想到這以後我衝着我師傅點點頭說道:“師傅,那咱們明日就出發嗎?”

我師傅嗯了一聲,柳青兒有些好奇的看着我問道:“黃傑是誰啊?”

我跟着笑了一下必看對着柳青兒解釋了起來,柳青兒入門晚,自然不知道黃傑是誰,而我對於黃傑也只是知道一點點,還都是從柳三爺的嘴裏知道的,當我把這些跟柳青兒說完了以後,柳青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道:“原來如此。”

隨後當天下午的時候,我師傅便讓林一和林二大哥他們回去了,而我們都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了,準備前往江川市。

第二天一早,我們師徒四人就出發了,而對於這次的事情我心裏懷着一種興奮有忐忑的心情,因爲每次跟着我師傅處理一些事情都是會有一些危險的,而這次的事情肯定也是一樣的,若是好處理的話,我相信那黃傑必然不會找到我師傅的。

想到這以後我便坐在車上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你知道咱們這次要處理的是什麼事情嗎?”

我師傅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暫時還不知道,不過應該很棘手。”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不過也沒什麼了,我和你三爺一起出手,必然不會有太麻煩的事情。”

柳三爺也跟着在一旁點點頭說道:“是啊,應該不會是什麼太難的事情。”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再說了,小貴,即使難,不也還是要去做麼?” 278 黃傑的豪宅

聽到柳三爺最後嚴厲的語氣以後,我意識到了自己說錯話了,當即趕忙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了,三爺。”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跟着在一旁笑了笑看着柳三爺問道:“師傅,那江川有沒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啊?”

柳三爺歪着腦袋思索了一下,看着柳青兒點點頭說道:“有沒有好玩的地方我不知道,但是有好吃的,那邊海鮮便宜,到時候讓黃傑帶你們吃海鮮,狠狠的宰他一頓。”

我師傅也跟着哈哈哈的笑了起來“是啊,這些年黃傑這老小子賺了不少錢,不宰他真過意不去。”

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說說笑笑的樣子,我感覺這黃傑和我師傅他們的關係肯定非常的好,年輕的時候他們應該也經常在一起吧。

想到這以後我便沒有繼續說話,等着車子到了江川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我們進了江川市以後,我看着這江川市一副燈火闌珊的樣子,想來這個城市發展還是非常不錯的。

而這座城市裏顯得有些人潮擁擠的樣子,我師傅坐在車裏看着我耐着性子解釋道:“這裏和首都一樣,外來打工的人特別多,所以城市裏顯得會擁擠了很多,不過這江川還是一座非常繁華的城市呢。”

我聽到這以後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我師傅問道:“師傅,你來過江川?”

柳三爺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你師傅不止來過一次兩次,這裏有很多東西值得你師傅牽掛的。”說到這以後柳三爺像是想起來什麼了一樣,突然不在說話了。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看了一眼柳三爺笑着說道:“你又何嘗不是呢?”

柳三爺跟着沒有說話了,我師傅也不說話了,氣氛顯得有些沉悶了,柳青兒坐在前面自顧自的看着車窗外的風景。

很快,車子到了市裏一個小區的時候緩緩的減下來了速度,我打眼看過去的時候才發現這裏真的很厲害,因爲這小區明顯都是大複式,想來應該裏面都是大複式,住在這裏的人怕是非富即貴吧?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羨慕的說道:“師傅,咱們什麼時候也住在這種地方就好了。”

我師傅在一旁白了我一眼以後,沒好氣的說道:“你這臭小子,怎麼這麼喜歡貪圖名利呢?”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咱們修道之人講究的是一切從簡,至於住在這種地方,對於咱們來說,住在那裏都是一樣的。”

而這個時候司機已經將車子開進了小區裏面,等着到了一棟大複式的時候,車子停了下來,而那司機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說道:“邱爺,三爺,已經到黃總家裏了,黃總應該馬上就出來了。”

果然,這個時候黃傑從裏面走了出來,依舊是和我之前見到他的樣子一樣,穿着一身黑色阿瑪尼的西裝,帶着一副金絲邊的眼鏡,文質彬彬的樣子。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我師傅看見他出來了以後,跟着開口說道:“咱們也下車吧。”

柳青兒這個時候第一個打開車門的,我們幾個人也都跟着一起下了車,隨後黃傑看見我師傅以後,雙手抱拳的對着我師傅說道:“老邱,老柳,好久不見了!”

我師傅跟着笑着抱拳以示迴應,笑着說道:“是啊,自從上次死亡森林一別,到現在已經有些時日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不過,你這些日子看着又健壯不少了。”

柳三爺也跟着在一旁笑着打趣道:“是啊,我看老黃這幅樣子,日子應該過的不錯吧?”

黃傑嘆了口氣說道:“就那樣吧,得過且過,日子總得想辦法過不是?”

說到這的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而這個時候黃傑也注意到了我和柳青兒的存在了,於是他看了一眼柳青兒便對着柳三爺說道:“老柳,這丫頭就是你上次跟我說,你收的徒弟吧?”

而這個時候柳三爺點點頭看着柳青兒說道:“叫黃叔叔。”

柳青兒跟着點點頭笑着說道:“黃叔叔好。”

黃傑跟着笑了笑,顯然也注意到了我的存在,跟着黃傑笑着摸了摸我的腦袋“臭小子,你又長高了不少?是不是不認識你黃叔叔我了?”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黃傑熟的哦啊哦哦:“怎麼會不認識的,死亡森林的時候我們見過,我一直都記得黃叔叔呢。” 279 神豪的生活

我也跟着訕訕的笑了一下,對於我被人下咒術的事情,我還是不太想提,我師傅看着我沒有說話,爲了避免尷尬,便看着那黃傑說道:“老黃,你那工程是怎麼回事?現在說說?”

黃傑跟着笑了笑說道:“這事情不急,咱們纔剛剛見面,沒必要談這些事情呢,等着你們在這玩幾天了,咱們再說這事吧。”

黃傑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師傅在一旁笑了笑,抽了口煙看着黃傑笑着說道:“行,你說了算,反正來你這吃,我們都是白吃白喝來了,你看着辦吧。”

誰料我師傅這句話說完以後,柳三爺跟着在一旁有些嫌棄的看着我師傅說道:“瞧你那點出息,白吃白喝,我還準備走的時候白拿呢。”

我跟着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而這個時候那個叫劉媽的已經把茶端了過來,黃傑把茶洗了一遍以後便給我們幾個人一人倒了一杯子,倒好了以後黃傑看着我師傅笑了笑說道:“知道你對酒不挑剔,但是你們兩個對這茶我覺得還是能品出來個一二三呢。”

柳三爺跟着我師傅對視了一眼,兩個人跟着把這茶杯拿了起來放在嘴裏抿了一口,吧唧了吧唧嘴巴,緩緩的將這茶杯放下了,然後看着黃傑說道:“這大紅袍的口味不錯,這玩意你弄的挺費事的吧?”

黃傑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知道你們要來,我專門託人弄到的。”

黃傑這句話說完以後,我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個黃傑確實很平易近人,而且思慮周全,想到這以後我不禁看了一眼黃傑。

柳三爺喝完茶以後放下了茶杯,看着黃傑笑着說道:“有心了,其實咱們都是自己人,你沒必要的。”

黃傑跟着微微的搖了搖頭,說道:“不管有沒有必要,你們都是我黃傑的兄弟,沒有你們我這生意也做不了這麼大不是嗎?”

柳三爺聽到這以後愣了一下,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這是你命裏終有的東西,我和老邱只不過是給你添了把柴。”

柳青兒跟着笑嘻嘻的說道:“黃傑叔叔,你一個人住在這麼大的房子裏嗎?”

黃傑看了一眼柳青兒,微笑了一下“是啊,不過工作忙,很多時候我不住在這裏,大多數都是在公司的宿舍,只不過這次你們過來了,我尋思着大家都住在這裏,相互有個照應,住這也都方便,啥也不缺。”

柳青兒跟着哦了一聲,有些羨慕的樣子看着黃傑繼續問道:“可是黃叔叔,你該不會也和我師傅他們一樣,都沒結婚呢吧??”

柳青兒的這句話一出口,氣氛頓時變得沉默了,就連我師傅和柳三爺也都不說話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有些疑惑,這是什麼情況。

而柳青兒看着大家都不說話了,顯然也意識到自己好像問錯了問題了,於是便趕忙開口說道:“黃叔叔,我就是隨便問問的。”

柳三爺在一旁淡笑了一下說道:“行了,咱們該說點啥說點啥,都是一些陳年往事了,過去了就讓她過去吧。”

黃傑跟着點點頭說道:“對,就讓她過去吧。”

隨後氣氛很快便恢復到了之前,我師傅柳三爺黃傑他們三個人開始互相調侃了起來,我和柳青兒也被他們逗的一陣陣的笑了起來。

聊了半個多小時的時候,那個叫劉媽的阿姨走了過來,看着黃傑恭恭敬敬的說道:“黃總,菜都坐好了,請幾位入座吧。”

黃傑跟着點點頭,擺了擺手以後說道:“行,我知道了。”說到這以後黃傑站起來,頓了一下,看着我師傅他們說道:“行了,吃飯吧,時間不早了。”

我師傅跟着便起身了,柳三爺也起身了,我跟着便和我師傅他們一起起身,黃傑在前面帶着我們進了餐廳,不得不說,他家的房子真大,吃飯還有專門吃飯的地方,想想都有點羨慕,而且裝潢一點都不次於客廳的裝潢。

進了客廳以後,像是進了一個宮殿一樣的感覺,牆壁上掛着一些油畫,而最明顯的就是一個長條桌,我們幾個人入座以後,黃傑看着劉媽說道:“上菜吧。”

劉媽點點頭便轉身去吩咐去了,而柳三爺這個時候跟着笑了笑說道:“老黃,你這次準備的是什麼酒啊?”

“十五年的茅臺,行不?”黃傑笑着問了一句。

我師傅和柳三爺聽到這十五年茅臺幾個字以後,頓時兩眼放光,搓着手看着黃傑說道:“不行,老黃,你這個不仗義,回頭我們走的時候也得帶走幾瓶,行不?”

“行,我這邊有十瓶,到時候送你們兩瓶,咱們三個人今天先開兩瓶喝着點。”說着話黃傑便轉身衝着身後的酒櫃走了過去,他打開酒櫃以後跟着從裏面取出來兩瓶茅臺,擰開以後放在了桌子上,看着我師傅他們笑了笑說道:“等你們準備走的時候,我去酒窖裏給你們在拿兩瓶去。”

我師傅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甚好,甚好。”

我不得不說這黃傑簡直是個神豪,這十五年的茅臺從他嘴裏說出來簡直非常的平淡,我甚至有些好奇了起來,這黃傑到底是多有錢呢?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彷彿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樣,跟着笑着說道:“小貴,你黃傑叔叔的可是個非常非常有錢的人,你要是想吃啥儘管跟你黃叔叔說,肯定給你安排妥當。”

而這個時候黃傑嫌棄的看了我師傅一眼,嘴上沒好氣的說道:“老邱,這纔不到一年沒見,你小子還是跟以前一樣,就知道調侃我。”說到這以後黃傑的臉色變得也非常的平淡,看着我淡笑了一下說道:“小貴,雖然你叔叔我不敢說太有錢,但是你想吃啥,叔叔都儘量滿足你,缺啥了儘管跟叔叔說。”

“你看,我說的沒錯吧?”我師傅跟着笑着看了我一眼。

我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黃傑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黃叔叔。”

而黃傑跟着看了一眼柳青兒笑了笑說道:“青兒,你也一樣,缺什麼了儘管跟叔叔說,你師傅他們平時不在乎錢,花的也是一切從簡,但是來了我這裏不一樣,我不講究這個,我就是個普通人,不像你師傅他們一樣,知道嗎?”

柳青兒乖巧的點點頭以後看着黃傑說道:“謝謝黃傑叔叔。”

黃傑點點頭以後,笑了笑說道:“看到你們兩個孩子我都不禁想到我們年輕的時候了。”說到這以後黃傑的眼神也忍不住泛起了一陣回憶之色。

而這個時候劉媽也開始給我們上菜了,第一道菜就是牛排,其次放在我旁邊的是什麼遼參,而且都是一人一位的,我倒是第一次吃到這些東西。

當我想拿起來刀叉的時候都感覺有些尷尬,我發現我居然不知道怎麼拿刀叉,反觀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倒是非常自如的樣子,左手拿着叉子右手拿着刀子,就連柳青兒都知道怎麼用。

我跟着比葫蘆畫瓢的樣子學着他們拿刀叉的樣子開始吃了起來,第一次吃牛排,有點甜味,有點胡椒味,但是口感卻非常的不錯。

一邊吃的時候,黃傑已經把酒倒上了,而這個時候黃傑看了我師傅一眼,笑着問道:“這倆小傢伙,讓他們喝點果酒吧,沒啥度數,都是我自己釀的。”

我師傅跟着拿起來口布擦了擦嘴以後衝着他點點頭說道:“行,那咱們開始喝酒吧!”

而這個時候菜還在一個一個的往上端着呢,好多菜我見都沒有見過,甚至有的都不知道怎麼去吃,而柳青兒雖然見識過點世面,但是看柳青兒的樣子顯然也有的不知道如何下手,這些五顏六色的菜,還飄着香味,看着我都感覺非常有食慾。

黃傑這個時候看了一眼身後的劉媽笑着說道:“劉媽,你去酒窖裏打一壺果酒過來吧,讓這倆小傢伙喝點果酒。”

“好,黃總,我這就去。”說完以後劉媽便轉身去打酒了。

黃傑跟着把那十五年的茅臺給我師傅倒了一杯又給柳三爺倒了一杯,跟着黃傑站起來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這次算是給你們接風了,都是在自己家做的菜,你倆也別嫌棄嗎,湊合吃。”

我草,這也菜還能嫌棄?想想我都感覺有點恐怖,媽的,有錢人的生活真的是沒法理解,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嘆了口氣。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跟着笑了笑說道:“行了,別廢話了,咱們先走一個,老長時間沒在一起喝酒了。”

說着話我師傅和柳三爺以及黃傑碰了一下,三個人拿着杯子便一飲而盡了,非常的好爽,很快,黃傑又將第二杯白酒倒了上去,我師傅跟着笑了一下“走三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