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吶,你們竟然這麼暴殄天物!”

“好了文森特,趕緊工作吧。”

“嗯吶!”

文森特拿起黑鑽的戒指,笑吟吟的走到了李天然的身旁。

“小帥哥,來,把左手擡起來,一會我再教你幾個動作哦。”

李天然擡起手,文森特很做作的給李天然戴上了戒指,這種接觸讓李天然十分不爽。

下一刻,文森特笑眯眯的來到了李天然的身後,臉上閃過一絲調皮的神色。

“小帥哥,一會你就用這個姿勢哦。”

文森特一邊說,一邊將手放到了李天然的腰間,另一隻手則是來到了李天然的胸口處。

李天然猛地被文森特這麼一摸,立馬渾身一顫!

“我草擬嗎啊!”


李天然實在忍不住了,擡手就是一肘打了過去,直奔文森特面門! 李天然是沒怎麼用力的,但也依舊把文森特打出去了兩三米遠,摔了個四仰八叉。

“哎呦喂!”文森特發出了一聲娘們唧唧的慘叫。

“李天然,你在幹什麼!”宋嫣然發出一聲怒斥,緊跟着連忙小跑到了文森特面前。

“文森特,你怎麼樣,有沒有事?”

文森特的五官都疼的扭在了一塊,鼻子上紅彤彤的,一隻手還在揉着自己的屁屁,臉上寫滿了痛苦二字。

“還好還好,就是我的屁屁摔的有點疼,哎呦喂。”文森特被攙扶着站了起來,一隻手不停的揉着,好一會才緩了過來。

看到文森特這幅慘樣,宋嫣然剛要訓斥李天然,結果文森特自己走到了李天然的面前。

“小帥哥,你幹嘛這麼暴躁嘛,不過說實話,你的胳膊還真是有力啊。”

文森特一邊說,一邊還想伸手去捏捏李天然的肌肉,結果被他一個眼神給嚇得把手縮了回去。

一旁的宋嫣然連忙喝住李天然,生怕他再出手,畢竟文森特可是李氏集團的首席造型官,要是把他給打跑了,那可就麻煩了。

文森特卻在這時候笑着開口說道:“沒事沒事,小問題,保安隊長嘛,就是應該這麼霸道,牛批,是個爺們,我喜歡。”

雖然文森特此時的笑比哭還難看,但李天然倒是對他多了一分好感。

“好了,來來,咱們繼續工作啦。”文森特挺直腰板,拍拍手招呼工作人員開始爲李天然拍照。

李天然也十分配合,不過文森特是不敢再上前貼身指導他擺姿勢了。

不一會的功夫,第一組照片就出爐了,文森特興奮的拿着照片說道:“瞧瞧,瞧瞧,什麼叫時尚,這纔是真正的時尚啊,簡直太完美了,哈哈。”

宋嫣然也覺得這組照片十分漂亮,就連李天然自己都很意外。

“確實很不錯。”宋嫣然滿意的笑着說道:“文森特,你的水平越來越高了。”

文森特吃吃一笑,盡顯嬌媚的用小拳拳拍了一下宋嫣然的肩膀,笑吟吟的說道:“哎呀,嫣然然,你這樣誇我,我會驕傲的啦。”

李天然眉頭一皺,啐罵出聲:“擦!”

一旁的文森特嚇了一跳,連忙往後到退一步,緊張兮兮的看着李天然。

宋嫣然則是立馬出聲道:“李天然!”

李天然訕訕一笑,回道:“別誤會啊,我是想說,擦,真好看。”

文森特一聽,頓時呼了口氣,拍着胸口說道:“哎呦,嚇死寶寶了,真討厭。”

李天然再次眉頭一皺,這次他是真的想再出手揍他。

宋嫣然苦笑了一下,說道:“既然你們都很滿意,那就趁熱打鐵,把這個黑鑽系列全部拍攝完畢吧。”

“好的呢。”文森特笑眯眯的就繼續去搞準備工作了。

雖然這傢伙有點惡趣味,但工作起來還是很認真的,流程也一點不拖拉。

“天然,這次辛苦你了。”宋嫣然對李天然說道。

李天然表情複雜的說道:“只要你記着答應我的事就行,今天我就當忍辱負重了。”

宋嫣然被他給逗笑了,彎着月牙眼回道:“咯咯,你啊,就是太暴躁了,冷靜點嘛。”

李天然看了眼不遠處的文森特,這特麼換做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都冷靜不了啊。

接着,李天然又換了一套衣服,戴上黑鑽的項鍊,拍攝了一套廣告,隨後又換上另一套衣服繼續拍攝。

這麼一來二去,直接忙活到了下午,李天然換了七八套衣服,廣告也拍攝了許多的版本。

當忙活完的時候,李天然本以爲終於可以結束了,但卻只見文森特愁眉苦臉,唉聲嘆氣的。

宋嫣然上前詢問後才得知,文森特很想今天把粉鑽系列也給拍了,最好是和李天然配合着,那才叫完美。


聽到這個,宋嫣然也是這個意思,但很可惜的是,粉鑽的模特並沒有找到。

“今天看完這位小帥哥拍攝的黑鑽,我心目中已經有了粉鑽的最合適人選,最好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小美眉,既清純,又漂亮,還有一絲成熟的感覺,要是再有一些質樸的感覺就更好了,嘖嘖,那纔是完美啊。”文森特兩眼冒光的感嘆着。

宋嫣然苦笑道:“就你這條件,恐怕根本找不到人選。”

“我倒是有一個人選。”李天然突然開口說道。

“嗯?”宋嫣然和文森特的目光一下子就匯聚到了李天然身上。


李天然笑着開口道:“昨天我剛認識了一個小姑娘,她就有文森特說的全部特質。”

接着,李天然把趙靈兒的情況給他們介紹了一番,文森特聽完後迫不及待的表示想要見一見她。

宋嫣然聽完後也被勾起了好奇心,並且表示如果這個人真的合適,那麼公司就會給她提供五萬塊錢的酬勞。

這筆錢對於趙靈兒來說,絕對算得上是一筆鉅款了。

於是乎,李天然當即便離開了公司,前往小吃一條街去親自接趙靈兒。

而就在此時此刻,李氏集團頂樓,林雪蓮辦公室內。

田曉夢滿臉不開心的坐在椅子上,林雪蓮站在她身旁,正苦口婆心的勸着她。

“現在公司正缺少一個粉鑽模特的人選,你如果願意,現在就可以去攝影棚拍攝,這樣一來,等到粉鑽發佈,你也能擁有自己的實力,完全可以擺脫李少傑。”

田曉夢皺着黛眉回道:“雪蓮,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我並不想接受別人的施捨,我想靠自己。”

林雪蓮嘆了口氣,沉聲說道:“首先,我並不是在施捨,我是在幫助你,其次,你認爲現在你真的在靠自己嗎,李少傑他爲什麼籤你?他就是爲了利用你,你不要執迷不悟了,難道你寧肯一直被利用下去,也不願意接受我的幫助嗎?”

田曉夢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低頭不停擺弄自己的衣角,由此可見她心中也十分糾結。

“走吧,跟我去攝影棚,就算你不肯接受我的幫助,但這對你個人來說不也是次機會嗎,而且我真心感覺這個模特的人選你很適合,否則我不會找你,畢竟你也明白這個珠寶系列對公司有多重要。”

“雪蓮,你真的覺得我很適合嗎?”

林雪蓮認真的點了點頭:“沒錯。”

田曉夢深呼吸了口氣,隨後站起身來說道:“好,我聽你的!”

“這就對了。”

林雪蓮帶着田曉夢下樓,直奔攝影棚而去。

她們兩個來到攝影棚後便見到了宋嫣然和文森特。

見到林雪蓮後,文森特迫不及待的就把李天然的照片拿給她欣賞,並且一個勁的誇讚李天然。

林雪蓮並不知道這件事,她有些驚訝和疑惑,宋嫣然這時上前解釋了一番,林雪蓮這才明白。

對於李天然拍的這組照片,林雪蓮也很喜歡,在看到第一眼的時候就被驚豔到了,她甚至感覺照片裏的李天然跟現實中的他是兩個人,他的確是黑鑽最適合的模特。

一旁的田曉夢也看到了李天然的照片,她也認爲照片很好看,但並沒有說什麼,畢竟她可是很看不慣李天然的。

接着,林雪蓮向文森特介紹了田曉夢。

文森特圍着田曉夢轉了兩圈,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

“確實挺合適當模特的,嫣然然,你覺得呢?”文森特轉頭看向宋嫣然,使勁的給她打着眼色。

宋嫣然也有些苦惱,林雪蓮都親自帶着田曉夢來了,這該怎麼開口啊。

思來想去,宋嫣然乾脆直接開口說道:“林總,剛纔李天然推薦了一個人選,他已經去接人了,我們要不要等他回來?”

聽到宋嫣然這話,林雪蓮頓時一愣,一旁的田曉夢則是滿心憤怒,這個李天然,怎麼哪都有他啊。

林雪蓮略一沉吟,看着文森特說道:“你的意見是什麼。”

文森特拖着自己的下巴,一副認真思考的模樣,片刻後說道:“曉夢姑娘的條件確實很好,我覺得就算有別人,肯定也比不過曉夢姑娘的啦,安啦安啦。”

林雪蓮點了點頭,隨後說道:“既然文森特都確定了,那麼曉夢你去換衣服吧,時間不早了,抓緊時間拍攝吧。”

田曉夢心裏一暖,感激的看了眼林雪蓮,接着便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去換衣服了。

林雪蓮並不覺得李天然會帶來比田曉夢更適合的人,所以並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讓田曉夢去換衣服了。

一旁的文森特和宋嫣然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猶豫之色,但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大概十分鐘後,田曉夢已經換好了衣服,粉鑽也已經準備好了。

看着那耀眼奪目的粉鑽,田曉夢內心發生了細微的變化,她的心中油然而生一種自信和驕傲的感受,自己能夠爲如此漂亮的粉鑽當模特,又何必屈尊李少傑的公司?

帶着內心的激動和興奮,田曉夢滿心期待自己戴上粉鑽的模樣。

然而,就在工作人員準備爲田曉夢戴上粉鑽的時候,李天然回來了,他的身旁跟着趙靈兒。

當李天然帶着趙靈兒來到攝影棚前的時候,衆人全都被震驚了,尤其是文森特,他渾身不停顫抖,眼裏甚至冒出了熱淚。 看到衆人震驚的樣子,趙靈兒有些被嚇到了,尤其是文森特的表情,的確有些嚇人,於是趙靈兒下意識抓住了李天然的胳膊,眼中流露出一絲驚恐。

“藝術,藝術品啊!”文森特激動的衝了過來,圍着趙靈兒不停的打量。

李天然往前面一站,直接擋住了文森特說道:“我說你丫能不能正常點,要是把她給嚇跑了,我可不負責。”

文森特連忙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深呼吸了兩口氣,儘量冷靜的說道:“抱歉抱歉,sorry,我實在是太激動了,我的錯。”

李天然微微一笑,回道:“文森特,看你的這個表現,靈兒當這個模特,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文森特當即點頭回道:“當然沒問題,她符合了我的全部要求,清純漂亮,年輕樸實,還有一絲絲成熟的味道,最重要的是,她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簡直太迷人了,哎呦,真是讓我心都化了。”

話剛說完,文森特就突然一愣,隨後便表情複雜的轉頭看向了林雪蓮。

林雪蓮當即就明白了文森特的意思,也明白了田曉夢並不是文森特的第一選擇。

文森特臉都紅了,尷尬的說道:“林總,我…”

林雪蓮直接打斷了他:“文森特,不用說了,我全都明白,我不會怪你。”


“那就好,那就好。”文森特拍了拍胸口,長舒了口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