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注視着那隻怪物,它吞噬了怨靈之後,也偏着頭注視着我。

只是不叫不吠,竟然……

挺乖巧的?

然後它淺淺地看了我一眼,竟然安安分分地鑽回到了地下……

就好像它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可是,我看到它了;曉燕和王星也看到了!王星還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

“那是個什麼東西?”王星率先爆了粗口,眼睛都快要掉下來了,“不行,這地方我們得快些離開,太詭異了!”

曉燕也是連連點頭,然後王星就要拉着他離開,不過被曉燕攔了攔,說是有些話要和我說,讓他先收拾收拾東西……王星皺了皺眉,但到底沒有違背曉燕的意思,然後就自己進了屋子裏收拾。

把我和曉燕關在了外面。

曉燕有事情要和我說。

我皺了皺眉,就瞧得曉燕非常爲難地看着我,臉上的表情那叫一個爲難。又是停頓了一會兒,纔是開口說。“念溪,王星這個人就是這樣,你千萬不要介意。他從小在那樣的家庭下生活,就喜歡用錢砸人。”

他有錢,並且相信錢是萬能的。

我聳了聳肩,半開玩笑地將這頁給翻了過去。“沒事,倘若有人用錢砸我的話,我也會非常高興的。我跟錢又沒有仇……不過就他這樣的性子,早晚得栽個大跟頭。”

“是呀。”曉燕也對此表示認同。

同時又是擔憂地看了裏面一眼。我以爲她還在擔心之前的那隻怪獸,就把手微微往外一攤開,“你放心吧,剛纔那隻怨靈也已經被吞噬掉了,它不會再跟着你們了。”

曉燕這纔是鬆了口氣,然後同我說了聲謝謝。

然後問我這家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爲什麼會有那麼多奇怪的東西?

這個,我也挺想知道。

但只能對曉燕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我覺得吧,其實這些你並不用知道的。”

知道得太多,反而不是一件好事情。

曉燕看

着我,將信將疑地點了點頭,然後帶着感慨地同我半開玩笑地說,“念溪,你說我們明明年紀差不多,可爲什麼你感覺比我成熟那麼多呢?你一定經歷了很多的事情。”

嗯,我是經歷了很多的事情,但那又不是我想的。

然後曉燕輕輕地嘆了口氣,“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讓着王星一下,別招惹他。”

“我知道了。而且你們不是很快就會離開了嗎?”我衝着曉燕笑了笑,然後和她互換電話之後就離開了。因爲房間隔着不遠,所以我繞過幾個房間,就來到了炎炙和我住的房間門前。

裏面有細碎的動靜,他應該在裏面。

又想到石蓮子之前說的話,我本來打算直接推門進去,也只能改爲扣了扣門,然後開口問他方便不方便……

“小溪,你先在外面等等吧,五分鐘就好了。”炎炙的聲音從裏面響起,聽着有些急促。分明是因爲突如其來的敲門聲,讓他有些猝不及防了……

“哦。”我應了一聲,然後點了點頭。

就乖乖地等着了。

不過心裏微微有些失望,好似什麼被挖空了一般。他有個祕密,不能告訴給我知道……

或許,還不只是一個。

我這樣想着,就把手落在石蓮子上。

我貌似除掉知道炎炙是鬼將之外,其他的,竟然一無所知。

然後默默地靠在門上,保持着和炎炙同款的動作,慵懶地靠在上面做思考狀……順帶着將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再簡單地過了過。

我的電話,在這時候響了起來。

是左教授打過來的?

左教授告訴我數,有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是在東北一家醫院實習做醫師助理,問我有沒有興趣報名參加。

那所醫院的名字,我不但聽過,而且如雷貫耳……甚至我們整個醫科大學的學生,都盼望着能夠去那所醫院,別說是實習了,就是去參觀參觀都是賺的!左教授告訴我倘若我要去的話,他就幫我報名,還說依着我以往的表現,十拿九穩。

可是,我人還在豐都。

(本章完)

щщщ ●t tkan ●c o “念溪,這個機會可是千載難得,倘若我是你的話,就一定不會錯過!”左教授見我有所遲疑,就連忙開口同我說,那叫一個一本正經。

平心而論,這個機會真的非常重要。

“也沒有讓你立刻就去東北,等到條件審覈完,或者雜七雜八的事情忙完之後,怎麼也得等到國慶之後了。”我去豐都是請了三天的事假,左教授擔心我忙不過會拒絕,所以就給我尋了這個理由。

也是,炎炙點燈也就這麼一兩天的事情。

之後國慶我就帶着他回家,爺爺把冥婚給取消了……到時候就可以和那個光怪陸離的鬼怪世界完全脫離關係。那時候去東北實習,不是剛剛好嗎?

我這一想,的確沒有拒絕的辦法,就應承了下來。

再和左教授聊了一兩句之後,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我剛剛掛斷電話,石蓮子裏面就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小溪真想去東北嗎?”

“嗯。”我點了點頭。

然後,他就陷入到了長久的沉默當中,停了一會兒才頗有感觸地繼續往下開口說。“出遠門雖然可以結識更多的新朋友,但離開之後會和以前的朋友斷了關係……”

它這話,有另外的所指。

我也明白。

不由得就陷入到了深思當中……

門卻是突然一下打開了,因爲我整個人靠在門上,又在想着事情,這沒有注意的身子自然往後一倒……

眼看着就要後腦勺着地了!

不過被人拉了一把,順勢就進了他的胸膛,然後再狠狠地震了震。

炎炙嫌棄且抱怨地看了我一眼,皺着眉頭開口。“你瘋了是不是?哪有人就這樣靠在門上的?我突然打開你摔下來怎麼辦?還是學醫的,不知道這樣後腦勺着地,是會出人命的?”

他焦躁着,一連問了我好幾個問題。

我都沒有回答,只是盯着他頭上的火焰……剛纔擁我入胸膛的時候,它明顯地顫抖了下!

天知道我有多怕它會熄滅……

不過幸好,它非但沒有

熄滅,反而燃燒得更旺盛了……我也長長地,鬆了口氣。

“你剛纔在想什麼?”炎炙皺眉問我,順帶着將桌子簡單地收拾了下……我注意到那裏還殘留着一些燒過紙留下的灰燼,從灰燼判斷,應該是符咒吧?

他燒了符咒?

可這世上的符咒千千萬萬,不同的符咒往往有不同的功效……我連他燒燬的符咒是什麼都不知道,哪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

就微微用手,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

“也沒有想什麼吧,只是剛纔左教授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是東北有家醫院有個實習的名額,想要幫着我爭取一下。因爲那家醫院非常有名氣,他是希望我可以趁着大四課業不重,去實習個。”

一般來說,大四的學生,只需要處理好兩件事情就是了。

第一件是畢業論文,第二件就是實習報告。當然,要考研另算……

畢業論文我不擔心,這還有大半年的時間,但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至於實習報告,倘若可以去那家醫院實習的話,簡直是人生的轉折點!一想到那些高科技的儀器,我的眼睛就露出了滿滿的星星!

別提有多喜歡了!

炎炙好看的劍眉微微蹙了蹙,卻是帶着遲疑地開口。“小溪要去東北?”

我點頭,是真想去呀。

“那行。”我本以爲他會反對,沒有想到竟然答應得那麼幹脆,然後就回躺在了牀上,“反正我們明天就可以點燈,點燈之後你要去東北,也沒有關係……”

我也默默地看着炎炙,並沒有告訴他,在點燈之後,去東北之前,我還打算做一件事情。

回我在死人溝的老家,廢掉冥婚。

我輕輕嘆了口氣,重新坐回到炎炙的身邊,然後帶着感慨地開口。“對了,王星和曉燕也走了。他們在來豐都的路上就招惹到了個大麻煩,到鬼店來就是尋求幫助的。”

我剛剛準備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同炎炙說一遍,他則蹭了起來,離着我就那麼一兩寸的距離……近得,他的呼吸聲我都聽得到!

然後他同我說。

“念溪,你這算又把我們的鄰居給趕走了……我覺得吧,這事情你不得負責嗎?”

他言笑晏晏地,開口帶着魅惑。

“又不賴我……”我往後躲了躲,這事情怪我?不是呀,這事情和我有什麼關係……可是炎炙一貫不講道理,尤其是不會和我講道理。所以……

所以我只能將手微微攤開,順帶着再將話題一轉。

“再說了,沒有鄰居,難道不是一件好事情嗎?”我尋了一個理由。

炎炙將眼睛微微眯成一條縫隙,似乎也把這事情簡單地在心裏面過了過,然後衝着我點了點頭,“你說得沒有錯,沒有鄰居,倒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我剛剛打算鬆口氣,但是他又補充了個。

“但是吧,誰知道下一個住進這裏來的,會是什麼人。”他冷哼一聲,然後從牀上坐了起來。

“應該沒有關係吧,畢竟我們明天點燈之後,就可以離開了呀。”我將手微微攤開,想着就那麼四十八小時不到,應該不會出什麼大事情吧……

但是,我顯然太樂觀了。

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 因爲炎炙看不下去了,他順帶着提醒了我一件事情。

“小溪,我知道你不想惹事,但你以爲你不惹事,就沒有事情了嗎?”他將手微微一攤開,非常遺憾地開口。

是呀,我不惹事情,但是偏偏事情會一件一件,統統地找到我來。

就好像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道尖銳的聲音。

“念溪,出來!念溪,出來!”

是孫婆婆養着的那隻鸚鵡?

我皺着眉頭,也豁然地瞪大眼睛……它找我?

還在詫異的時候,門卻被那隻鸚鵡打開了,我就看它腳下拴着鑰匙……這動物是成精了嗎?竟然還會開門?

炎炙也一臉嚴肅地看着它。

“孫婆婆找念溪?”他對這隻鸚鵡尚且算是客氣?不過這客氣應該只是衝着孫婆婆的面子,斷然不是因爲一隻鸚鵡……

“當然。”那隻鸚鵡,桀驁不訓地,回了兩個字。

狂、拽。

(本章完) “只有念溪?”炎炙將眉頭緊緊皺成一團,帶着試探性地繼續往下問。

我注意到他習慣性地將手握成拳頭,那意思也非常明顯,他是在隱忍自己的性子,生怕到時候忍不住,能直接把那隻鸚鵡給撕了。

可是偏偏那隻鸚鵡還興高采烈地,上下攢動着,提醒了炎炙一句。“當然,當然,孫婆婆就見念溪一個人!”

“我不能跟我過來?”雖然話音還是挺平靜的,並沒有什麼起伏,但分明是在隱忍着脾氣,我覺得吧,他下一瞬就能暴走了!就好像是暴風雨來臨之前,平靜的海面……

看着,別提有多滲人了!

但是,那隻鸚鵡是真不怕死,還能頂風作案,絲毫不帶掂量地繼續往下說。“那是當然的。孫婆婆就找念溪!”

炎炙就差暴走了!

我只能嘆了口氣,然後把他給拉了回來。雖然我一個人去面對孫婆婆是挺危險的,但倘若不去的話,問題又會變得非常棘手……

所以爲了穩定炎炙的情緒,我只能同他說。“說不定是爲了點鬼燈的事情,一會兒就過去了。”

雖然他臉上還是陰晴不定的,但看着應該不會把鸚鵡給撕了。於是我趕忙下牀,然後走到鸚鵡的面前,“那就勞煩您,前面帶路了。”

鸚鵡上下跳動了下,這就算是答應了。

然後衝着我點了點頭,帶着我走了出去……

我將門關上的時候,炎炙仍一雙眼睛全神貫注地注視着我,皺眉用脣語同我說了兩個字。

“小心。”

只這兩個字,就讓我心頭瞬間一暖。

有人惦記着真好……可倘若廢掉了冥婚,是不是就沒有人惦記了呢?我將脣瓣緊緊咬住,莫名會覺得有些落差。

等等,今天已經28號了。

距離我回家的日子,只剩下那麼兩天、三天了……

鸚鵡帶着我,朝着前面緩緩地走着,時不時的,也會回頭看看……不過將目光落在我身上的時候,總是多了一抹奇怪……它看我,就跟看怪物,那是一模一樣!

不過

,也沒有走太遠,就在轉彎處遇到了佝僂着腰的孫婆婆。

她仍然拄着柺杖……因爲上了年紀的關係,所以臉上被歲月侵襲,長滿了老年斑,一塊疊着一塊,但縱然是這樣,也遮掩不住她尚且算是不錯的五官。倘若只從這點進行推斷的話,年輕時候的孫婆婆一定非常漂亮。

可是她未必是人,也未必會有年輕的時候。

一想到她在地下室的密室裏養了只人身狗頭的怪物,心中便更是覺得不安……

可是孫婆婆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後將手背在身後,緩緩地朝着外面走去,也示意我跟上來。 最佳上門女婿 我遲疑了下,還是跟了上去……

那隻鸚鵡,就落在了孫婆婆的肩膀上。

然後回頭看着我,尖着嗓子開口。“快跟上來了,別掉下了。”

那隻鸚鵡,就是孫婆婆的代言人。

只是孫婆婆不會說話,他們又是怎麼溝通的……更何況,鸚鵡只會學舌,應該沒有自我思考的能耐。

我這思考的時候,就走過之前王星他們住的房間。

然後鸚鵡就扯長了嗓子開口,“我聽說他們都搬走了,就想問問你,是不是把我的客人給趕走了?”

鸚鵡說完之後,孫婆婆擡頭,用那道陰冷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我覺得,我整個人都被塞進了冰窖裏!

也就這麼一個眼神!

我覺得吧,孫婆婆比炎炙還可怕……可是炎炙不是傳說中的鬼將了嗎?

又想起石蓮子之前提醒過我,說孫婆婆性情不是很好,讓我千萬不要招惹……我現在想想,還真是如此呀!

惹不起呀。

“我,沒有,他們都是自己離開的。”我心虛地說了個。不過同時在心中暗暗地腹誹了一句,還不是因爲這地方奇怪得厲害,所以他們纔會相繼離開的。

要知道,這就是個鬼店,他們都是正常還活着人,怎麼可能入住鬼店呢?

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嘛。

只是我這解釋,孫婆婆未必會相信……

果然,她用遲疑的目光,將我從上

到下打量了一番。然後輕輕咳嗽了一聲。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