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思了一會兒,說算了,我另外想辦法。

林佑說好,我給你郵件,有更新的消息了,我再聯繫你。

掛了電話之後,我思索了好一會兒,方纔又打了方閣主那邊的電話,不過電話沒有接通,我有點兒意外,過了一會兒,黃小餅的電話卻是打到了我的手機上來。

我接通,黃小餅開口說道:“志龍現在有些事情要處理,讓我跟你聯絡——你小子在哪裏呢,我聽說你不在於大師那裏了?”

我與黃小餅頗爲投緣,跟這位聊天反倒是輕鬆許多,說我不是等消息麼,閒着無聊,就在長三角附近的城市晃悠了一下,手機大部分時間關機,剛剛開來,看到有兩個未接電話——怎麼了,有什麼事情麼?

黃小餅說對,的確是查到了一些東西,你方便說話麼?

我說可以,你說便是了。

黃小餅說這件事情也是有點兒巧合,我們是在調查千通集團的王員外時得到的一些消息,之前志龍跟你說起過那個太皇黃曾天的真實身份,也講起了他在2013年年初的時候已經死亡的事情,但是這兩天我們還有更進一步的發現——千通集團,包括與王氏父子有着密切聯繫的合作人、員工等等,在幾乎同一時間,兩個月以內,不斷有人意外死亡,和那個李富貴是一樣的情況……

我一愣,說都是從樓上摔下去死的?

黃小餅說怎麼可能,死法各異,不過讓人懷疑的正是如此,所以我們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推論,那就是這些死者極有可能還活着,並且還是這個什麼三十六層天體系裏面的一員……

我不禁有些背脊發冷,說你的意思,是這麼多的人,極有可能與那個李富貴一般,莫名就變得格外厲害了?

黃小餅沉默了一會兒,問我道:“那個太皇黃曾天劍主,真的很厲害?”

我說對,屬於當世間的頂尖高手行列。

黃小餅說比之七魔王哈多如何?

七魔王哈多是我們出道以來打敗過的高手裏面,最有代表的人物,所以他纔會這般說起。

至於趙公明這樣的人物,因爲傳聞很少,所以黃小餅未必知道。

我沉思了一會兒,認真將七魔王哈多與那位太皇黃曾天劍主對比了一下,這才艱難開口說道:“根本沒法比,那位什麼劍主強太多了……”

是啊,連陸左都差一點兒敗在那人的劍法之下,七魔王哈多算得了什麼?

聽到我的話語,黃小餅不由得嘆息一聲,說如果是這樣,天下即將大亂矣——唉,上面的人是不是知道了這麼一個情況,所以纔會選擇用嚴打的手段,來解決這件事兒?

我苦笑,說我不過是一江湖浪蕩子,哪裏知道上面的說法呢?

黃小餅沉默了一會兒,說不管怎麼說,你們殺了太皇黃曾天劍主這件事情,有點兒麻煩,我們這邊會盡量幫你隱瞞身份的,不過也小心會有人神通廣大,查到是你們乾的——不管怎麼說,三十六個啊,如果是真的,足以碾平整個江湖了……

我說好,我會注意的,你們也小心一點,既然這件事情跟千通集團的小王總有關係,而他又看上了慈元閣,說不定會用些什麼手段。

兩人簡單聊了一會兒,我想起一事,問道:“對了,你知道葫蘆島的無影刀紅英大俠麼?”

黃小餅一愣,說知道啊,東北道上的大豪傑,有名有數的快刀手,怎麼了?

我說我聽到消息,說有一個叫做太明玉完天劍主的傢伙,去參加了無影刀紅英的壽宴,所以想問你一下,能不能幫我找到無影刀的一些資料,包括地址和聯繫方式,我想看看。

黃小餅說這個簡單,我讓慈元閣去幫着查一查,明天應該就能夠有結果,我直接發到你的郵箱裏面來。

我說謝謝。

黃小餅說你客氣了,現如今我們的敵人是共同的,幫你就是幫我們自己,大家齊心協力,方纔能夠度過現如今的難關。

與黃小餅結束了通過,我的手機有消息提醒,原來是林佑發了郵件過來。

我打開一看,郵件的內容不多,有一張照片,是一個側影,那是一個與我們差不多年紀的一個年輕人,長得很帥,有點兒像是剛出道時的謝霆鋒,不過表情太過於冷漠了,深邃的眼神彷彿有滅殺一切的高傲。

這是一個給人看一眼就覺得印象深刻的男人。

我彷彿地打量了許久,方纔移開目光,然後關機換卡。

弄完這一切,我找了一個地方,開始閉目養神起來,等待着明天的到來。

如此假寐,一直到了半夜時分,我突然聽到一樓那兒有動靜,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睛,站起身來。

我來到樓道這邊,往下望了一眼,卻瞧見居然是之前離開的那個年輕人,他卻是醉醺醺地回到了家裏來。

這傢伙之前估計去逛夜店了,回來的時候,身邊還帶着一個打扮妖豔性感的女郎,正扶着他,兩個人摟摟抱抱地往二樓走來。

我心思一動,過去準備叫屈胖三,結果一回頭,這傢伙居然精神抖擻地站在了我的身後。

我一臉驚訝,低聲問你怎麼醒了?

屈胖三嘻嘻笑,說好戲馬上開場了,我這個當導演的,怎麼可能不在場?

他的剛剛說完,二樓走廊處就聽到那女郎嬌聲說道:“哎呀,你家這兒怎麼這麼亂,bra都到處亂扔哈——小壞蛋,你告訴我,你到底帶了多少女人來這兒啊……

聽到這話兒,李俊似乎清醒了一些,而幾秒鐘之後,我聽到猛然的一下摔門聲,那傢伙開始大吼大叫了起來,其中髒話更是飆翻天。

屈胖三這個時候笑了,輕輕打了一個響指,說醒過來。

我們兩個人趴在三樓的樓道欄杆往下看,卻瞧見一個光身子的男人神色倉惶地從那邊跑了過來,結果李俊跟了過來,飛起一腳去,將這人踢到在了樓梯間,一陣翻滾。

不過那個小馬也是一健壯漢子,身手不錯,摔了幾下,居然又連滾帶爬地起來了,然後匆匆下樓,離開了這裏去。

李俊應該是喝得有點兒多了,踢了那一腳,自己個兒也暈了,一下子癱坐在地,那女郎過來扶他,而他卻不領情,一把推開那妹子,然後怒氣沖天地大罵道:“我艹、我要殺了他……”

罵完之後,他拿起了手機來,撥通了一電話,開口就是:“哥,咱媽給人**了,你到底管不管……” 李俊是真的喝多了,說話的措辭都有一點兒口不擇言,而且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就算是想追上去弄死那個小馬,也未必可行,說不定還要給人打一頓。

屈胖三在小白臉身上做了手腳,不過人一來,他立刻就解開了。

理論上來說,小馬完全能夠弄得過李俊的,只不過他自己有點兒心虛,所以纔會倉皇離開。

只是……

這會兒夜裏有點冷,他估計是得凍着了。

而且雖說是夜裏,但是隨意裸奔,其實還是挺傷身體的。

但是對於這個,我和屈胖三都不太關心。

這傢伙弄這事兒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他若是真心待那女人,我們倒也不多說什麼了,這擺明了就是想要吃軟飯,是個男人都會鄙視。

李俊打完了電話,然後又跟那個從夜店裏帶來的女孩兒大吵了一架。

兩個人本來也只是約約炮、一夜情的關係,現如今攪合成這個,誰都沒有了心思,那妖豔女郎甩了他一巴掌,便摔門離開了去。

李俊蹲坐在樓梯口那兒,過了好久,酒方纔醒了過來。

而她母親其實也是醒來了的,自知理虧,一直都在房間裏捂着被子哭,難過得不要不要的。

李俊守在門口,臉陰沉得嚇人。

而我和屈胖三則留在三樓,一直監聽着下面的動靜。

李俊清醒過來之後,瘋狂地砸東西,嚇得他母親更是不敢出房門,將門都給反鎖了,生怕這小子鬧將起來,連自己也打了。

天快亮的時候,我們瞧見有一輛黑色奔馳來到了這邊的別墅前。

有人從上面走了下來,然後過來開門。

屈胖三看了一眼對方,雖然並不仔細,還是對我說道:“新來的這個有點兒門道,開啓遁世環,小心一點兒,不要給人發現。”

我說好。

兩人藏在了三樓的樓梯轉角那兒,隨時可以聽到二樓的情況。

新來的人來到了一樓,一直顯得十分狂躁的李俊迎了上去,喊道:“哥,你到底怎麼回事,咋纔來呢?”

那人沉聲說道:“我接電話的時候在葫蘆島呢,現在過來已經夠快了——到底怎麼回事?”

來人卻是李富貴的大兒子李曄。

李俊將半夜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然後恨恨地說道:“馬勒戈壁的,我當時酒喝多了,沒有攔住那個傢伙,要不然我非弄死他不可。”

相比暴躁的李俊,他大哥要顯得成熟許多,他沉吟了一會兒,說那男的什麼來頭?

李俊說我特麼怎麼知道?這個得問媽。

李曄問道:“那媽呢?”

李俊說從昨天半夜就一直鎖着門,在那裏哭哭啼啼的,根本不肯開門,也不肯把那小子的情況告訴我——我艹,我跟你說,那小白臉比我大不了幾歲,一想起這事兒來,我就特麼的想殺人!

李曄沒有附和他,而是說道:“殺什麼殺?別一天到晚就打打殺殺的,你以爲這種事情就那麼好玩?你好好學習就行了,這事情我來處理。”

李俊有點兒惱怒,說什麼叫做我好好學習?憑什麼你可以跟着小王總走南闖北,我就得窩在那個野雞大學裏面混日子?

李曄說這還不是爲了你好?就憑你這性子,還想要闖江湖?說不定哪天就給人砍死了。

李俊嘴倔,說砍死了也總比現在強。

他大哥沒有理會他,而是走到了二樓來,然後來到了他母親的房間門口,開始敲門,沉聲喊道:“媽,我回來了,你開一下門。”

李富貴老婆聽了,就是不肯開,在裏面哭着說道:“李俊欺負我,你也要破壞我的幸福麼?”

李俊一聽這話兒,頓時就火冒三丈,說我老子還沒死呢,你就要找幸福了?

李富貴老婆喊道:“沒死?沒死怎麼幾年都不露一面?”

李曄在門外沉靜地說道:“媽,老爸死沒死,這個你應該知道;那骨灰盒裏面裝着的人是不是老爸,你也應該知道;千通集團每個月給的這麼多錢,你也知道怎麼回事。我們是小輩的,不好評價你什麼,你把那個人的情況跟我談一談就行,沒別的。”

李富貴老婆說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怎麼想的,我把他情況跟你說了,你回頭殺了他那可怎麼辦?殺人償命,既害了他,也害了你。

李曄說媽你別擔心,我不殺他,就是跟他聊一聊。

李富貴老婆不信,說小曄,媽從小看你長大的,你什麼性子我不知道?別的事情都可以談,就這件事情,我絕對不可能告訴你的。

李曄嘆了一口氣,說媽,我要真的想找他麻煩,小區裏面不是有監控?我直接調出來,發動手上的力量找一下就行了,只要他還在東北道上,就跑不了的,不過那個時候,我會怎麼對他,可就很難說了……

李富貴老婆聽到,頓時就慌了,吱呀一聲,一下子打開了門來。

她好像抱住了自己的大兒子,哭着說道:“小曄啊,你可別犯錯啊,人是殺不得的,這會害了你啊……”

李曄的語氣很冷,說媽,到底怎麼回事,你能跟我講一下麼?

李富貴老婆一下子就哭了,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睡得迷迷糊糊就過去了,結果聽到小俊鬧,才知道小馬過來了——但我根本沒有叫他過來啊,我讓他趕緊離開這邊的……

李曄似乎聽出了什麼來,說也就是說,一切都是那個傢伙的錯,對吧?

李富貴老婆哭着說你也別怪他,他是個好人。

李曄和氣地安慰了她幾句,又開始打聽起那人的情況來,李富貴老婆是個沒什麼心機的女人,三兩下就給套了出來,李曄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她好好睡一覺,別多想。

哄住了李富貴老婆,李曄離開房間,而這個時候李俊走了過來,急切地說道:“哥,這事兒就真的算了?”

李曄陰寒地說道:“你覺得呢?”

李俊聽出了兄長話語裏的意思來,說弄那小子的時候,我也要在場——我要親手殺了那個傢伙。

李曄冷聲說道:“這件事情交給我,你別管了。”

李俊不願意,開始鬧,而就在這個時候,李曄卻突然間開始往三樓快步走了過來。

啊……

蹲在樓梯口這頭的我心臟一陣激烈跳動,知道這個傢伙肯定是發現了什麼,下意識地準備起身離開,結果卻被屈胖三一把拉住。

他掏出了兩顆隱身念珠,直接捏破了去。

念珠的效果一起來,將我們兩人各自籠罩,那李曄也衝到了上面來,就在我們身邊兩米遠的地方站着。

好險。

剛纔那個時候,跑肯定是來不及了,而如果使用地遁術,相關的炁場波動也會引發對方的懷疑,所以此時此刻,隱身念珠反倒是最好的選擇。

我擡頭,朝着這個李俊大哥望了過去。

結果在瞧見對方的那一瞬間,我的心臟頓時就忍不住激烈跳動了起來。

我擦,怎麼會這麼巧?

瞧見李曄的那一瞬間,我頓時就有點兒懵住了。

因爲這人我是認識的。

就在林佑發給我的郵件裏面,那張照片上的人,也就是他所說的太明玉完天劍主,正是我面前這人。

一模一樣。

我渾身發僵,瞧見那人低頭望下來的時候,趕忙屏氣凝神地轉過頭去,不與他對視。

儘管此刻隱身念珠的效果還在,但是我卻有一種預感,如果我與他對視,他一定能夠感覺得出這個地方有問題。

高手的直覺是很敏銳的。

李曄四周望了一下,打量一圈,而這個時候李俊走上了樓來,問他說怎麼了?

李曄沉聲說道:“三樓住着人麼?”

李俊說沒有啊,三樓這兒一般都放着雜物,我們都住二樓……

李曄點頭,緩步往前走,每一個房間都瞧了幾眼,然後回來,走下了二樓去。

這兩人離開了好一會兒,我和屈胖三身上的念珠效果慢慢消失了,而我們也不敢停留,小心翼翼地移動,翻窗來到了樓頂,然後趁着沒有人注意,使用那地遁術離開了這個小區。

一直來到了外面,我和屈胖三方纔輕鬆一點兒,長長呼了一口氣。

我有點兒後怕地望了一眼那邊的別墅羣,說道:“真的沒有想到,這太明玉完天劍主,與太皇黃曾天劍主,居然是父子關係。”

屈胖三拍了一下手,說我們這一次,看起來是來對了。

我說對,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幫莫名其妙崛起的力量,跟千通集團的小王總有着密切的關係——對了,你覺得那個男人怎麼樣?

屈胖三想了想,說雖然沒有他老子厲害,但是卻已經很不錯了,你估計是弄不過他。

我嘆了一口氣,說到底怎麼回事啊,什麼時候頂尖高手都可以批量生產了?

屈胖三說我們不能再在這裏待了。

我說對,得走了,要萬一被發現,再來幾個,我們估計都走不了了。

我們兩人準備離開,然而剛剛拐入一個巷道,那兒卻站着一個男人,看着我們,平靜地說道:“兩位鬼鬼祟祟,弄這麼多事情出來,不就是想見我一面嗎,怎麼一個招呼不打就走了呢?”

啊……

瞧見堵在巷子口的李曄,我臉色一下子就白了。 這個人比我們認識的太皇黃曾天更加難纏,因爲比起他老子來,這個人的城府實在是深太多了。

他應該是在別墅裏面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我們的。

結果他居然能夠忍到這個時候才發難,這纔是真正讓人畏懼的,更何況我們都已經離開了很遠,他還能夠找到跟前來,這一點無疑是表明了他的修爲,絕對是很高的。

至於是不是比他老子太皇黃曾天高,這個估計得打一架才知道。

而且看樣子,這一架是跑不了的。

我和屈胖三之所以選擇迴避,不與此人剛正面,一來是不想惹麻煩,暴露自己,二來也是對這幫人的實力有點兒把握不準。

一個突然冒出來的頂尖高手太皇黃曾天還可以忍受,但兩個三個、十幾個、幾十個這事兒,可真的讓人有點崩潰。

但是既然事情找上門來了,我們也不可能一昧逃避。

得選擇面對。

所以我在短暫的失神之後,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微微一笑,說學習雷鋒好榜樣,做了好事不留名,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閣下不用這麼大張旗鼓的感謝,弄得我們怪不好意思的。

李曄盯着若無其事的我,冷冷說道:“也就是說,閣下自己覺得,你是在做好事咯?”

我有些吃驚地說道:“難道不是?”

李曄搖頭,說自然不是。

我說爲何?

李曄說家醜不可外揚,我母親這點事兒,你覺得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只是我父親現如今與往日不同,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又不能再用當今的身份,只有假死,理論上我母親已經是一個寡婦了,她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力,但是這一點我弟弟卻不懂,你展露在他面前來,把事情鬧大了,你覺得我會感謝你麼?

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